高智晟今年8月刑滿家人仍不知其現狀輿論擔憂出獄仍要坐“家獄”

2014-06-20|来源: 自由亞洲電臺

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在被當局重新收監兩年多後,將於今年8月7日刑滿,當局近兩年來不準家人丶律師會見。有分析認為,根據高智晟的的性格及其涉及的法輪功案的敏感度,即使出獄,當局也會對他嚴加控制,甚至讓他繼續坐“家獄”。


兩個月前在新疆沙雅監獄剛過完50歲生日的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在被當局重新收監兩年多後,將於今年8月7日刑滿,目前外界不清楚他是否能順利出獄。

記者周五聯絡到了高智晟的哥哥高智義,他對記者說全家都盼望著高智晟出獄,家人已經將近兩年得不到他的消息。按規定家人每月可以探視一次,但到現在為止家人總共才看了兩次,擔心弟弟是否在沙雅監獄裡出了什麼狀況,才導致不準讓家屬來會見。

高智義:“一直要求看他,誰知道什麼情況,我們也不知道,什麼消息也沒有。說不擔心是假話,但誰說什麼都不管用,家人只盼他早點出獄。”

記者:“現在家里人什麼心情?”
高智義:“咋說呢,也沒辦法說,擔心也沒辦法,到時候看吧。”

記者:“最近公安局有沒有找過你們?”
高智義:“沒有”

記者:“你們有多久沒收到過高智晟的消息了?”
高智義:“去年接過,就再沒有接過了,到現在兩年了。”

記者:“你有沒有和政府聯繫過?”
高智義:“聯繫也是白聯繫,我後來也不聯繫了。”

而據高智晟岳父耿雲傑表示,兩年前他到沙雅監獄探望女婿兩次,前後兩次體形有變,第2次時看見他嘴唇裂紋較多,聲音較小,聽不清楚他講話。

關注高智晟的南京獨立媒體人孫林周五告訴本臺記者,高智晟刑滿但不一定能被獲得自由,區別是繼續呆在監獄還是回到“家獄”:

“我不樂觀,從他的知名度到案件的背景上來看的話,他刑滿後當局對他的控制會比控制我們更嚴格。根據他的性格和他在監獄裡發出的聲音,當局會對他嚴加看管,由於他的案件涉及到法輪功,這是當局最頭痛的,而且凝聚力太強。怕他個人出來活動,當局會對他看管力度高,一個是坐犯人的監獄,一個是坐家裡的監獄,就這是個差別。”

高智晟為中國著名律師,從2003年起參加陝北石油事件的維權活動。他從2004年到2005年,連續三次上書中共領導人,揭露政府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2006年8月起,高智晟長期處於被當局綁架失蹤狀態。同年他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 2011年,高智晟被關進邊遠的新疆沙雅縣監獄。他的妻子耿和為躲避國保無日無夜的監控和騷擾,2009年1月在友人的幫助下,帶著孩子逃到美國。

今年4月8日,一部描寫高智晟生平故事的記錄片《超越恐懼》受邀在歐盟總部所在地佈魯塞爾的記者俱樂部舉行放映會。歐洲議會副主席的發言人在放映會上發布聲明,呼籲中共當局釋放高智晟。

一直關注著高智晟律師和他家人的美國民間機構對華援助協會也在國際上發起了“自由高智晟”的行動,已有近二十萬人簽名聲援。

而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今年2月也向聯合國被迫和非自願失蹤問題工作組遞交申請,敦促調查高智晟的現狀。

對於高智晟受到的高度國際關注,孫林表示,國際社會施壓對中國政府未必能起作用,中國政府違反自己的法律,不允許家人探視丶和高智晟通信和會見律師。且聯繫到最近對維權律師的各種打壓,外界對中國法制的信心幾乎是蕩然無存:“國際上的關注度我們大家有目共睹已經相當高,關注是針對有理性的丶懂法的丶要臉的人來說的能起的作用,但對於一個不要臉的政黨來說,關注丶輿論有什麼用呢?比如說最近的浦志強案丶郭飛雄案丶張林案丶許志永案,呼籲的還少嗎?甚至對於郭飛雄,美國議會都開了討論會,(當局)理睬過嗎?對於一個不要臉的政黨,輿論不起效果。”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