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紀委終身問責制專門〝伺候〞江澤民

2017-01-09|来源: |标签:石濤 中紀委终身问责制 江澤民 

中紀委破天荒的開了第七次全會,BBC報導《紀委官員腐敗中紀委稱將加強自身監督》中說:〝中紀委在進行為期三天的第七次全體會議之后對過去一年的反腐行動作出總結,并為2017年部署新任務,提出〝信任不能代替監督〞,對紀檢官員本身的監督特別受到關注。〞

BBC這篇評論純粹是為了報導而報導,沒有過多的評論,我認為〝監督〞是中紀委職能重點,突出監督本身是突出中紀委是黨的內部機構,它不能代表法律,不能跨越在法律之上,突出監督的意義實質上在弱化中紀委的權力。中紀委不能代替司法,不能有雙規的概念,不應該限制人身自由,不能對被監督的人采取詢問和拘禁,甚至酷刑對待。這些都是對法律的侮辱,所以這次會議中首先明確了中紀委的責任,就是監督包括中紀委成員自我的監督,同時弱化了中紀委在過去四年以來曾經擁有的權力。

六中全會是一個標志,與三中全會的地位絕對是等同的。三中全會開啟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全國深化改革小組,六中全會結束,這是習近平和王岐山在被推到黨和國家的權力巔峰位置之后,利用三年時間,奪取權力的過程。反腐,是他們奪取權力的手段,在六中全會之后,從黨的權力向國家體系的權力轉移,標志就是監察委員會的成立。

《成報》也沒有過多的評論,只是把中紀委三天會議的內容提煉出來了,《中紀委全會閉幕反腐敗爭成績迎接19大》中說:〝公布指出要強化監督和問責,堅持依規治黨和依法治國,修訂黨內監督條例、頒布問責條例,設定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方案,確認時間表及路線圖,在北京、山西及浙江省部署試點。〞

〝依規治黨和依法治國〞就是把黨和國家分開,在新的地方政府中,宣傳部長和統戰部長不在政府的常委中,地方可能也沒有政法委書記了,紀委人員還在地方的常委中,但紀委人員和當地反貪人員的工作要融合,向監察委轉移,這次會議也明確講,要在省市縣建立監察委員會,所以監察委員會從中央一直到地方,到三級政府和四級政府,建立完整的監察體系,把中紀委廢了,只作為黨內的監督機構,政法委沒了、宣傳部和統戰部也沒了。對應著劉云山沒了,政協主席沒了。這些全是黨的系統,從上至下,在政府部門中曾經不可缺少的官位,都從政府的系統中被剝離了。

單獨成立的監察委,上與人大和國務院平行,下到縣級單位,這就是真正的權力轉型,黨與國分開。

我認為2017年3月人大開會的重點一定在監察法,國家監察法,就是在國家體系中成立了法律,有著對等的司法機構,結束他被黨體系侮辱的過程,就是剝離了共產黨體系的整個建架結構。

〝今年工作總體要求有七點,第一是嚴肅黨內政治生活,強化黨內監督,嚴明換屆紀律。紀檢機關要履行黨內監督專責機關職責,以黨內政治生活準則和黨內監督條例為尺,嚴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堅決維護黨的團結統一。〞

大家要明白,中紀委就是監督黨員的,這是它真正的職能,其他的都不應該存在。

〝以強而有力問責督促各級黨組織,履行全面從嚴治黨政治責任,嚴格執行問責條例,加大問責力度。〞

問責,是從中紀委的五中全會和六中全會開始的,特別強調終身問責,這就是弱化中紀委的司法權力,轉移給監察制度,用問責制度清除黨內的野心家和陰謀家。到了中共六中全會,習近平列出了黨內周永康等與他對壘的力量,所以他是在壓倒性反腐的背景之下,極端強調問責制,后面就不是個人反腐了,而是追繳他們的責任。在江澤民統治的整個黨的系統當中,對中華民族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惡,這份罪惡讓很多中國人缺失了做人的道理、尊嚴,這些人應該被問責。這就是2017年反腐的真正目的。江澤民、劉云山和曾慶紅死定了。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