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之聲編輯部】新年展望 美國回歸傳統 世界何去何從
【希望之聲2017年1月27日】(希望之聲編輯部特稿)2017年1月28日是中國新年,是全世界華人紀念最大的中華傳統節日之際,也是美國新總統川普上任一周的時間。

川普在第一周內,簽署了17項行政令,包括減弱奧巴馬全民健保、退出“環太平洋區域貿易協定”,凍結聯邦政府增僱人員,凍結新的政府法規、撤掉美國的墮胎資助,放行北美輸油管線建設、啟動美墨的邊界長牆、加強邊境管控人力、撤銷對“庇護城市”的聯邦經費等多項政策。

川普在第一周內,還會見了美國最大的製造業公司總裁、勞工界代表,參眾兩院兩院的兩黨領袖、拜訪了情報單位與國防部,接見了來訪的英國首相梅伊,與以色列總理、埃及總統通話,與墨西哥總統做電話談判,以及給他的兩千萬粉絲髮布了數十則的推文。

我們從川普第一周的行動中,讀出了什麼呢?

川普真的說到會做到

在川普投入選戰,就移民、稅務、外交、國防提出他“政治不正確”的各項政綱時,很多人在驚詫之餘,會猜想這些是不是為競選而提的花招,在川普就任一周之後,即使是川普最尖銳的批評者,都得出結論:“川普真的相信他所宣稱的”。川普上任以來出臺的所有政策,都是他當初承諾的,而且無論激起多少國內國外的反彈,他都是我行我素,並無含糊與動搖。對於美國國內的人民,以及世界各國領袖,對於讀懂川普,他的第一周可能給出了最清晰的信號。

美國向右轉回歸傳統

在奧巴馬當政的八年之內,美國的“演變力量”(progressive)明顯佔據上風,從同性婚姻得到的承認,到軍隊放鬆同性戀限制,對墮胎權利的保護,以及對人體胚胎幹細胞的使用,對非法移民的過度容忍與保護,都與美國的傳統的保守理念越來越遠。

奧巴馬的政策也體現出福利社會、擴大政府支出與權力的特點,奧巴馬當政期間,美國聯邦政府開銷增加了11%,美國債務翻了一倍,聯邦政府祭出兩萬條新的法規,涉及環境、銀行、健保、通信網絡等多個方面。

川普以共和黨人參選,儘管他有以個人為特色的務實與靈活,但是整體而言,他確實是美國保守觀念的信奉者和代表者。美國的保守觀念,強調對上帝的信仰,強調傳統的家庭與婚姻,強調勤勞而不是福利,強調小政府,政府少干預社會、政府尊重納稅人的錢,政府不可以以福利之名行“搶劫”之實,認為對弱者的同情不能沒有原則,同時還必須尊重法律與秩序。

國際關係回歸常識

川普在競選期間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存在質疑,對美國耗費財力在世界各國提供軍事保護質疑,對TPP,NAFTA和各種國際貿易協定質疑,包括對俄國展現“友好”態度,都讓美國的盟國有點驚心,大家不知道這個由民意推入白宮的政治素人將把美國帶向何方,將把世界帶向何方。

但是,檢視川普從走入競選之初到他執政一周的作為,其實可以看出川普僅僅是在用“常識”執政。目前的國際秩序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建立的,美國以最大的戰勝國走過二戰,在戰後一方面承擔起重建歐洲與日本等國的責任,一方面針對蘇聯的威脅建立了對抗共產主義的陣營,打造了今天的國際秩序。為維持這個秩序,美國在世界各地投射軍力與資金,讓盟國得到保護和安全。

但是,在二次大戰結束70年和冷戰結束25年之後,世界的局勢已經不一樣了,各國在70年的整體和平中都有長足的發展,而美國卻在維護世界秩序的消耗中,付出了巨大的資源。在世界各國現代化的過程中,美國本身的建設卻因為沒有資金投入而停頓。

美國為自由貿易的理念指導下,積極推動各種拆除貿易門檻的國際貿易協定,本意是促進貿易,繁榮經濟,但是凡事物極必反,走得太過,就會出現問題。在WTO協定囊括世界大多數國家後,全球化在1990年代加速發展,大量的美國製造業公司外移到勞工成本低廉國家,美國的藍領勞工大量失去了工作,造成美國國內中產階級的萎縮。

同時,並不是每一個政府都如美國一樣是嚴守協議的“君子”。在這種國際貿易中,很多國家,特別是專制國家,都會運用匯率操控、補貼出口、侵犯知識產權、不顧環境以降低成本等方式取得貿易優勢,導致美國與許多國家的貿易中長期處於逆差,不斷流失資金。美國從1975年以來,年年都是貿易逆差,流失大量資金。

川普一生在市井之間,體會到國態民情,覺得原先的美國外交與貿易政策與現實已經脫軌,但是美國政治人物卻視而不見,因此才提出乍看是“離經叛道”但卻是他認為與現實接軌的治國策略。

從某種意義上講,無論是與歐盟的關係,還是與俄國、中國、墨西哥的關係,川普的政策展現的其實就是一種經營常識:雙方互利,才有貿易。如果一方長期受損,是無法繼續的。

所以,從世界各國對川普行為憂心忡忡的時候,是否體認到:川普僅僅是把貿易與國際秩序帶離開冷戰時代,帶離不平等的國際貿易協定,帶回到經商本身的傳統與常識之中?

川普當政下中國的處境

中國是美國對外貿易中最大的逆差國,每年逆差超過2000億美元,川普競選時的一個政綱就是“要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就是因為川普認為中共在對外貿易中大量運用政府力量干預,造成貿易優勢。

中國今天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除了貿易上的不公平之外,中共的專制體制,軍事力量的大幅成長,對美國的宣傳性滲透,人權與勞工權利的種種劣跡,都讓川普執政團隊警惕,甚至可能視為頭號敵人。而今天的美國,已經不象70年代末建交時那樣需要中國牽制蘇聯了,美國需要的是一個誠實的、公平的生意夥伴,但是,在中共專制體制下的中國,不可能成為是一個誠實的夥伴。

回歸傳統與常識的美國,其實是一個蘇醒過來、重新認識現實的美國,也仍然是一個毫無爭辯的世界第一強國,習近平治下的中國,在共產制度的積弊之下,能夠在貿易上、軍事上抗衡一個強大的、重新蘇醒過來的美國嗎?中共如果在和川普的角力中失去了中美貿易的巨大收益,將如何處理國內可能被催化的種種危機呢?習近平要如何考慮,才能把中國真正帶入一個現代的、新的、被世界信任的國際秩序之中呢?

在中國傳統佳節到來的日子,在美國回歸傳統與常識的同時,中國是否應該考慮自己傳統價值的回歸?這是今天中國要思考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