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的政府調整極具時效性和時效性

2018-03-13|来源: |标签:石濤 习近平 政府调整 时效性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中國機構改革:加強中央權力組建移民管理局整合金融保險等多部委》。

他這個改變太巨大了,所以我們簡單的隨便那么去講,我們只能講一個框架。這個事是非常大的事,在西方媒體當中,幾乎所有都是以近似突發正文的方式來報導這件事情。而且一些明白的人,大媒體了,都強調中央權力。在報導當中,我以為BBC相對比較確實它是它有非常豐厚的經驗了。

強調中央權力是什么意思?給予國家主席和國家副主席實權。所以修憲是手段,不是目的,完全構架國家機構的實權,這是目的。當國家機構從上至主席,下至村長,他既有責任又有實權的時候,黨委書記沒用了,所以他叫大變革。

到今天,咱話說開了,到今天我做節目的時候,他做的事跟我從2013年底三中全會之后說的那個說法,還沒走樣,咱先說開了,說了5年了,沒走樣。明天走不走樣,不知道。一天說一天,你明天到底吃餃子還是吃面條,連你都不知道,你自個的事你自個都不知道,對不對?人就是人,咱就走一步說一步,走一步說一步。但是5年前,我就跟大家講過,這是他唯一的一條生路,這條生路是在和平的狀況下建立國家體系,不擇手段的建立國家體系,這不擇手段本身包括黨的一切手段,這是他的唯一生路。而他在整個5年奪取權力的過程中,與全黨的精英、全黨的機構、全黨的規矩、全黨的安排,黨的一切在作對,但他的名義是要把黨給弄好了。我跟大家說了,他就是一個驢糞蛋,說一定把驢糞蛋給洗干凈了,洗完了那東西是什么啊?沒了,是不是啊?

我原來舉個例子,天安門廣場那兒有個廁所,那廁所在我小時候那年代那是很高級的,那是搪瓷的,我們那時候就叫搪瓷的,瓷的。原來府右街上廁所那不是,那都是大坑。不方便的時候,解大手會濺一屁股的,這都是真正的生活。那天安門廣場那個,在觀禮臺下頭那個就這個,我不知道現在有沒有了。說你非要把這廁所擦干凈,如果那搪瓷的擦得锃光瓦亮,你到底讓人上不上廁所你?不可能,誰也不敢上了。因為不知道上完了有什么后果,因為誰都明白這東西是紀念物了,這不是廁所了,不是茅坑了對不對?一個道理。

2014年就這么說,擦廁所。反正就這樣了,他沒走樣。

根據該方案,改革后,中國國務院正部級機構減少8個,副部級機構減少7個,除國務院辦公廳外,國務院設置組成26個部門。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首席經濟顧問、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劉鶴表示,中國正在改革國家機構的責任、角色和權力范圍,使其更有效率。

中國官媒《人民日報》周二上午刊登劉鶴的署名文章說,"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是一場深刻的變革"。

“大變革”是在我嘴里說出來的,不是改革。改革是說辭,因為人們習慣,變革是真相。變革就是手心改手背了,變革就是軍隊了。軍隊改編之后了。所以頭一天,習近平上軍隊,第二天,國務院的機構改革就出來了,劉鶴就寫了篇文章。

有朋友會說,劉鶴會把李克強嗆了,李克強就是那么個角色,沒有什么嗆不嗆的。李克強這總理很可能會就這么當下去,但是李克強的權力職責被分化了,這是一定的。他不可能為了一個李克強,那茅坑就不擦了。誰這么說,誰你自己是混球。不就這道理嘛?那到底是對李克強負責還是對國家負責啊?所以人的利益和貪婪,自私與淫蕩,在滲透其中的時候,你看到的就是以法律的名義、以正義的名義、以人權的名義,做著極其齷齪淫蕩的事情。所以沒有什么李克強不李克強的,他今天是玩命了。

李克強之所以是有狀況,是受著他的能力的限制。我跟大家講了,他是我們那個時候的學生會主席,那學生干部什么樣呢?咱知道。咱玩過那個,受不了夾板氣的扭臉走了,誰跟你扯這個?咱玩過那個,也是這么過來的。知道大學里系里的團支部書記跟學校里的團支部書記,我們學校里那個總團支部書記一天坐在圖書館就這樣,他能不這樣嗎?下面是同學,上面是老師,那邊有校長,就他是一個四六不是的,兩頭拿錘子錘他。

所以李克強到底有沒有能力是他個人的事,時代就是時代,那這個人如果不害人,沒有害過什么人的話,相信習近平也不會太對他如何,不會怎么樣的。那你說他的權力有多少,他權力少了,他責任也少了,就這么回事咧。

“具有歷史和現實必然性”,稱其是"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必然要求","是加強黨的長期執政能力建設的必然要求"。

中國共產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永遠在一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一個階段性的用詞,當它進行大變革走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我不知道他能撈上多長時間,中國特色沒了。為什么?我們要跟人一樣的生活,不要特色,就完了。

大家聽懂了?他要的是國家,就象我有期節目說,共產黨領導一切,我跟你說,董存瑞能犧牲,明兒他讓共產黨,共產黨非常偉大,最后偉大一把吧,你就頂了炸藥包吧。他干得出來。說句不好聽的話,擱我我也干得出來。那你就讓共產黨崩了,為了黨的偉大,為了國家的偉大,為了人民的利益,崩了。黨偉不偉大?偉大吧。死了。

彭博社說,中國當局公布了鞏固共產黨權威的"革命性"政府重組計劃,使習近平主席更加直接地掌控金錢和權力。

“掌控金錢和權力”是國家權力,“革命性的”是變革,“共產黨權威”這是西方精英媒體中它只能認識到這兒,它只能用共產黨說話。但共產黨是誰?習大大大了,共產黨小小了,這就是昨天《德國之聲》的報道。

中國全國人大3月11日投票通過憲法修正案草案,"國家主席連續任期不得超過兩屆"的條文正式從憲法中刪除。習近平通過修憲鞏固了個人權力,并確認他成為自40年前毛澤東逝世以來中國最有權力的領導人。

毛澤東死的時候都不是國家主席,這事就說不清楚了,你連共產黨跟國家都分不清楚,但是堂而皇之的可以評論很多,還掙錢,這都什么年代啊?我跟你說吧,精英全都成櫻桃了,這時候櫻桃又不好吃。

國務院調整部門,這里面比較有趣的就是,國家安全部沒有消失還存在,司法部他講的是叫重建,他重建跟原來的概念是有什么樣的,其它的,增加了一個退役軍人事務部。

退役軍人事務部,他這個說法我以為是習近平穩定軍隊的,老兵嘛,對吧?而軍隊是他根本。而軍隊在他的反腐中被打擊的七零八落,而且他已經撤銷掉團級軍官、師級軍官和連級軍官,只剩下排、營、旅、軍。那些軍官很多都會退役的,沒地方去了,當他都被砍掉之后呢,這些人肯定都會下到地方,他以國家的概念成立退役軍人事務部,是穩定退役的軍官,這都是你可以看到他的做法。

我跟你這么講吧,憲法都是他的手段。今天為了達到他的目的,他把憲法就可以這么改,有人說他以共產黨方式,他就是共產黨今天,共產黨沒死呢。就這么點事。

我記得在原來我跟大家分享過,我說你看當初摩西,摩西是埃及國王的養子,驟然改變了。蔣經國他也是這個,對吧?緬甸的軍政府的——我忘了那人叫什么了——在當時他也是獲得最高權力,韓國同樣是。一個社會一個國家的平穩轉型,一定是獲得最高權力的人人性的光輝,這是唯一的條件。而他掌控需要一段時間來進行轉型。

然后文章介紹比較多的是國務院其它機構的調整了,這個因為涉及的面太大了,我覺得就象剛才劉鶴那句話,人家BBC選的很好,劉鶴那句話說的很簡單:“深刻的巨大的變革”。不是改革。

《紐約時報》:《中國將合并銀監會和保監會,加強共產黨控制》。

原來是指銀監會、保監會跟證監會都合并,現在可以看到,它是銀監會跟保監會合在一起了,所以證監會它并沒有合。所以在習近平的政府調整中,它極具時效性和目的性。

保監會其實我們看到的肖建華也好,吳小暉也好,包括葉簡明,他都是利用所謂的保險的概念出現,而深度的進入金融市場,跟銀行合在一起,從而形成了把銀行老百姓存的錢,國家印的錢,以他們權力的方式全都給掏空了。

證監會還不是,證監會它圈錢的很多概念它還是跟社會連在一起的,大家都倒股票,人要發財,人太多,所以它概念不太一樣。它今天造成的金融危機的是保險公司跟銀行,在當時2015年造成股災的時候,同樣是這樣的單位作為后面的一個真正的操盤手出現的狀況。

我以為所以它表現出來不象一開始傳說的說是三會合并,它現在是兩會合并。有人說是習近平的權力受到影響,那也可能吧,因為政府這個機構改革,它已經在開會前都有了,就象說憲法似的,說憲法頭一天通過了,第二天小本本都出來了。有人說這純粹是胡說,沒錯,就是胡說,它就這么胡說,就這么來了。很多人說它胡說的事,你企盼著共產黨是人。就象我昨天節目中說的,它是頭驢,你非說它是馬,說馬不能這么騷,所以這個驢怎么怎么,你有病,不是它有病。你連驢跟馬都分不清楚,你非把驢當馬養,你不有病?

所以這話就是今天的很多高檔的知識分子們在評論中國問題當中,在我眼睛里最笨的一點。牲口你都沒搞清楚,你還養什么牲口?還罵什么牲口?自己都快成牲口了,是不是?所以加強共產黨的控制這里指的是習近平。其實呢,是《紐約時報》我以為它自個分不清楚了。

《德國之聲》:《國務院機構改革有人歡喜有人憂》。

所以,《德國之聲》在出這標題的時候,你看到的是什么?利益。有人歡喜得著了,有人憂失去了,利益,對吧?這就是在同樣一件事情上,不同的人的看點,我覺得無所謂,誰也改變不了啦。所以我覺得就是他配著劉鶴那句話就對了,“這是深刻的變革”,不是改革。

而對于習近平的終身制,《美國之音》出了條新聞《習近平終身制,白宮:中國的決定,美國不予置評》。

在這件事情上,《美國之音》的報導中相當具有情感性,在情感性的驅使下,我們會覺得非常有趣的。大家注意到,連線的新聞:習近平終身制,白宮表示中國的如何如何。可是它配的圖是什么?它配的圖是韓國人去朝鮮辦的那件金正恩的事。所以這是我說,我沒有埋汰人家,我只是采那個標題,采那個內容。但是我一看那個圖,它就這樣了。所以現在我們看到的東西是這么個水平。

華盛頓—中國人大3月11號投票修憲,讓習近平能終身擔任中國國家主席。對此白宮表示,這件事美國不予置評。而白宮今天也對川金會發表了看法。

所以它是兩個重大消息合在一起說的,那就配了那么張圖。所以這是在我個人的眼睛里認為,如果是這么大的媒體,就有欠缺。所以我才認為他們在習近平這件事情上,可能相當憤怒了,相當情感了。我個人完全理解,但是從新聞媒體對讀者負責任的角度來講,美國政府掏了很多錢,大家愛掙錢的,起碼得對得起工資吧,對得起讀者吧。

所以文章里主要介紹韓國青瓦臺國家安全室室長鄭義溶在白宮西廂外,宣布川普總統接受了金正恩在五月前會面的邀請,所以這個事情就是整個講的這么個故事。所以在這個故事背景之下,美國白宮發言人又接受了記者的追問,有關習近平的終身制問題。美國白宮發言人對此事不愿回答,但提到了習近平跟川普的個人交情,她說:“我不對那件事發表評論。我可以說總統跟習主席的關系很好。中國愿意出面,并且加強在對朝鮮施加最大壓力,顯然的很成功。而這大部分要歸功于他們兩人的交情。不過正如總統也說過的,他想要確保在貿易方面中國不會占美國便宜。我們將持續推進對美國最好的。”

我一直跟大家講,在這件事情上,川普對習近平個人極其贊許,在習近平獲得國家主席修憲這件事情上,川普也極其贊許。

咱說那么句話吧,共產黨死了,人活了。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