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攻打敘利亞或可震懾朝鮮

2018-04-16|来源: |标签:石濤 叙利亚 朝鲜 

前天,有個朋友在Youtube上我節目下面留言,說石濤我想問你,你心目中的天堂是什么?我在另外一期節目講的很長了,但我覺得這個話題比較有味道。我當時回答我說,心目中的天堂,每一個人的天堂不一樣,是因為每一個人的靈魂不一樣,每一個人的天堂就是自己靈魂的家。

有倆朋友留言,今天早晨我看,說濤哥你給我說哭了。說靈魂的家,這話說得太好了。我們每一個人都不同,所以在正常解釋宗教和信仰的時候,都說了一句:那是維系人的道德的一種方式。什么叫維系人的道德的方式呢?它高過人,我們人都一樣,但是我們靈魂全都不一樣,各自的家就是各自的靈魂的天堂。

當你真正認識到這一點,而用這一點去恪守自己的話,整個人的社會就是一個道德的社會,它絕不會侵占任何他人的東西。你的家,他的家,我的家,我們都不一樣。別的東西拿了之后,我回不了我的家,你也回不了你的家,他也回不了他的家。

回家是一個永恒的話題,在現實人的環境中,人們當要談到回家的時候,大家都非常感觸。共產黨說落葉歸根,就說我們這些漂泊在海外的人,很多被愛國主義洗腦的也說,你出賣祖國,要落葉歸根。

我昨天節目講的很艮,你爺爺四八年出生的,你爺爺的家在哪兒?你認四九年的中共政權,你把你爺爺賣了。除非你是雜種。中共的政權就這么邪惡。今天的人連這東西辨別能力都沒了。習近平自己大閱兵,都用的四五年的中華民國的軍人節。他也沒敢用,他根本就沒用四九年的共產黨。你傻帽似的缺心眼,窩頭翻個個兒,還在那兒跩呢。

落葉歸根,人一生走過來,他的靈魂能夠回到他的家,那是生命的根。那是你的根,我的根,你的家是你的家,我的家是我的家。站在人的利益的角度,把神的一切,靈魂的一切都看成一個,是因為人沒能力跨過去。一個螞蟻它怎么能知道一只鷹的想法呢?它沒辦法知道。盡管它抬頭能看見鷹,但它不知道鷹怎么看它,它也不知道鷹的眼睛里它是什么樣。就象我說的,人出生了,倆眼睛看不著自己的臉。

有朋友留言說了,他兒子問了:爹,我眼睛怎么看不著我的臉呢?他爹罵他:你這笨蛋,照鏡子不就得了嗎?他爹是真正的笨蛋,鏡子里的他是假的。他兒子說出這句話,就象說看到皇帝的新衣一樣。而爹受過教育,認為自己聰明,要教育自己的傻兒子,但他卻是失去了生命本質的過程。

所以今天的社會,在我個人以為,如果我們有機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能有這一份最簡單、但是最生命的認識的時候,在民間,我還是說那句話,這是2018年瞠目結舌,恐怕是5000年的輪回。什么意思?炎黃塑造的文化重新來一遍——不能叫重新來一遍——炎黃帝塑造的文化5000年,成為了全新的一個輪回的開始,他的結束。為什么講他的結束?全民高級動物,背叛了祖宗的教訓。黃帝是白日飛升的,今天人們普世的價值——中國人的普世價值——說那是迷信,所以出現這種狀況。

現實中真實的人,你會感覺到他負有使命,而這真實的人帶著人的七情六欲,但是他內在的根本是個真實的人,而不是被教育出來的精英。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川普跟盟國攻打敘利亞或可震懾朝鮮》。首爾——這是來自韓國的報導——美國、法國和英國星期六向敘利亞的三個化學武器設施發射了105枚導彈,以回應據信其政府軍在東古塔地區發動的化武襲擊。

那件事情是很奇怪的,東古塔地區在敘利亞首都大馬士格的邊上,是反政府軍就是反對阿薩德的軍人剩下的唯一的據點。換句話說,敘利亞本來,敘利亞政府軍已經占領相當優勢了,不理解的是他為什么要在這個時候使用了化學武器,一點必要都沒有。而使用化學武器的時間,跟去年同樣的時間類似,去年打擊敘利亞,在4月6號,今年打擊敘利亞是4月13號、14號,正好一年,理由都是一樣的。它使用化學武器,而這東西,是在聯合國明確被禁止的,因為它的屠殺性、它的滅絕性超乎了正常戰爭中人們用刀用槍的概念,所以招致了美國人的做法。

而美國人的做法同樣被俄羅斯,俄羅斯一開始很厲害,普京說你敢打,我就打你。川普就打他了,他跑了。然后普京說在聯合國發出了最強烈的譴責。有朋友開玩笑說,最強烈的譴責,譴責倆字行了。說普京你真是不愧來自于共產黨的,最后你也今天跟中共學了——最強烈的譴責。

因為俄羅斯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所以召開了緊急會議,俄羅斯發起要來譴責美國法國跟英國的聯合行動,而美英法恰恰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另外三個。而在聯合國的發言中很有趣,英國駐聯合國的代表是個女的,直接說,說你普京怎么把從共產黨馬克思學的那一套還用在今天了?這是很奇怪,Twitter上也說,很奇怪的說法,很令人震驚。因為蘇聯已經解體了,而當這件事情本身,當俄羅斯這么做的話,它就是把自己站在了殺人的角度。

而中共提出的說法說,美國人的做法破壞了聯合國憲章,用法律的名義去保護那殺人者。殺害幼兒的人,那是真正的邪惡。

這就是我跟大家講的,很多人強調的是法制自由人權平等,從來沒想過,一個人當你成為高級動物的理念的時候,你是魔鬼的化身,而一個魔鬼的化身可以利用人間所有的工具。就象在美國禁槍運動,美國人有殺人的,加拿大也有殺人的,有。但因為一個殺人的,一個美國人殺人了,兩個美國人殺人了,造成美國的法律將懷疑整個美國2億多人都可能成為殺人犯,這是對人類的尊嚴跟信任的侮辱。

而今天精英的價值觀,維護人的利益的價值觀的人,他自然站在人的利益被傷害的角度,去推崇這一份,因為他從來沒想過,信任是關鍵,他認為槍能殺人。打個嗝能憋死你,拉泡屎能讓你死了,那以后就讓醫院創造出一種東西來,人拉屎不能使勁?站在人的角度利益的角度看問題的時候,你就知道它擲地有聲的邪惡,不開玩笑。

所以真正中共的做法,其實類似在美國社會很多人要求禁槍的概念是一樣的。

而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講的很直接,說如果敘利亞敢再使用化學武器,那么美國人打擊它的名單已經列好了。然后普京又說,如果美國敢再打擊敘利亞的話,那它將承擔國際上的沖突。

沒跟你說嘛,普京一大老爺們老頭子,光著膀子秀肌肉你有病啊你!我不開玩笑,有病那是。就象一個70歲的老太太非要扮演一個17歲的小姑娘,無論她演技多好,我跟你講,那是有病。

在這個背景之下,就是我剛才介紹的這件事情的背景,出現現在的場面。

美國總統川普主導的對敘利亞的武裝打擊再次強調了他主張對跨越紅線的政權施加“最大壓力”的信息,在朝鮮的問題上,美國除了對其出口加大制裁、以切斷其用于研制核武的經費來源之外,川普總統也清楚表明不惜采取行動來迫使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終止其核計劃,不再繼續研發可以到達美國本土并攜帶核彈頭的洲際彈道導彈。

這是一種說法了,因為人們會自然這么聯想到。

所以這里有個問題,中共黨內系統的搞外交系統的官員宋濤帶著一個文工團,今天到了平壤,而在同一時間,中共政權在聯合國來支持敘利亞的做法。這是在過去很長時間里都沒有出現過的場面,而這個場面是中共政權邪惡生命本質的表現。

所以今天主政者到底為什么這么做?什么原因?這是一個非常清楚的問號。因為這個做法是回歸了原來江澤民年代它過去時間里真正純正共產黨的做法的標志,這兩個行動都是相當純正的標志。

所以在韓國,人們在討論是不是美國也可能對朝鮮采取類似的做法。

美國及其盟國把對敘利亞的軍事打擊稱為“人道主義干預”,以懲罰并防止其政府軍以國際禁用武器對平民進行的屠殺。分析人士認為,朝鮮可能會擔心如果沒有核威懾力量,美國也會以類似的人道主義理由來干預朝鮮政權對其民眾的統治,甚至推翻其政權。

不好說,現在可以明確的概念就是朝鮮跟中共政權的以共產黨的概念,在重新結盟,所以這是一個時代的變遷,環境的改變。

我個人的說法一直是那樣,走到今天在此之前,你走的對就是對,但當你走到明天,你再次跟共產黨能夠掛上鉤的話,那你就是邪惡。時間是個神,在延續過程中走到這一份上,時間的背景走到這一份上了,所以我以為真正佛法的慈悲是認可任何一個人做過的任何順天意的事情,但是當這個人以順天意的方式走到某一個位置而驟然反向行之的時候,那他就是超級大邪惡。因為你利用了神佛的慈悲。

《美國之音》:《白宮:川普總統希望盡快從敘利亞撤軍》。

所以這個也是真實的背景了,在使用化學武器之前,川普一再表示,要從敘利亞快速的撤出美國軍隊。

白宮說,川普總統仍然決心從敘利亞撤出美國軍隊。此前,法國總統馬克龍說他已經說服川普總統繼續保留在敘利亞的美國軍隊。

白宮新聞秘書桑德斯星期天晚上在一份聲明中說:“美國的使命沒有改變–總統始終十分明確,美國軍隊要盡快回國。”

馬克龍總統還說,他告訴川普總統,有必要對在敘利亞的空中打擊加以限制。這意味著川普總統本想擴大規模。

馬克龍對記者說:“推特上的推文有點兒過,但我們已經將他說服,空中打擊應該僅限于化學武器設施。”

川普本身對很多人而言認為就是出爾反爾了,這就是他的做法,這是一個真實人的做法,他內心中有著他明確的目標,就是打嘴巴。手心也可以打,手背也可以打。而普通人永遠有觀念,認為打嘴巴是手心,反著抽呢老讓人覺著出奇招兒。其實可能川普的想法就是我就是要抽你嘴巴,至于說我要抽的嘴巴是打上一拳了,還是給你撓撓腳心,我說了算,只要我沒出手的時候,我說了算。

精英們分析就是這個嘴巴怎么打,一直在想這個嘴巴怎么打,在我眼睛里,這就是精英者的愚蠢。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