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2千億關稅之重,中國能否承受?

2018-09-11|来源: |标签:石濤 2千亿关税之重 中国 

中美貿易戰,在上星期五的時候,星期四,還說到日子了,6號7號,到7號怎么川普沒聲音?說這貿易戰是不是不打了?媒體跟的很快,媒體就說,隨著川普執政一年多以來,大家意識到他很多話,他要做的事情,他一定會做的。但是新聞就這么回事了,只要到那個點上沒發生,它就算新聞事件了。很多新聞的內容里面包含著相當深刻的炒作成分在其中。

而在當時,川普其實正在把目標對在了《紐約時報》身上。《紐約時報》登了一篇匿名的所謂來自川普政府內部的高級官員的一名抗議者的信,他說我是川普政府中高級官員的一個地下抗議者。《紐約時報》在那前后兩天登了8篇到9篇文章,叫“沉默的抗議者”。里面通篇的筆法——怎么說呢——共產黨的風格,共產黨的文風,新華社的文風。

他的文風就是嘲諷,侮辱,形容詞的堆砌。作為民選的政府,那是美國人民一票一票選的,按照美國現政,而他作為一個政府官員,以他個人或者一小撮個人的他的嗜好的判斷,他的嗜好的取舍,去公然公開左右篡改甚至隱瞞掩蓋作為美國總統的任何對事情的做法和決定。其實他真正挑戰的是美國現政,而里面用的是形容詞,這種概念就是共產黨的概念。在共產黨的環境中,在中國共產黨控制下的公司學校社會團體的會場中,都是這個。

而《紐約時報》說,為了怕這個人丟掉工作,所以故意掩蓋他的姓名,為了保護他。而美國國家情報局的局長明確講,這封信是假的。根本不存在,《紐約時報》自己干的。

我個人比較認同《紐約時報》自己干的。

打的時間是9月6號,9月6號那天,對2000億中國進口美國的產品施加關稅,那是真正的貿易戰,500億那不叫貿易戰,那只是開頭。這是真正的貿易戰。所以9月6號24點,午夜12點,結束公共咨詢,9月7號應該開啟做決定。而這篇文章出現在9月6號。

《紐約時報》扮演著《新華社》的角色,在我眼睛里。

同一天,美國國家情報局長講,中共的間諜滲透了美國社會各個層面,我個人覺著也就那么回事。出賣者到處都是。而《紐約時報》的做法,這種匿名的社論的方式,是損害了這個社會的價值觀。

結果它的目標是要打擊共和黨的中期選舉,那就是埋汰川普了,但是這種文風,這種筆風,在《紐約時報》的背景之下,襯托的很厲害,所以當時非常熱鬧。但是一個周末一過去,連奧巴馬——《紐約時報》極力推崇的,在我眼睛里的虛假者,精英的欺騙,奧巴馬是比較具有代表性的——自己都說,《紐約時報》這個做法不地道。它也不敢往上去推崇,因為如果認可了這個做法,就等于把美國憲法推翻了。這個做法是純共產黨的做法。

所以在這個風波的過程中,結果星期六,川普突然在推文上連續打擊中共。我個人覺得沒什么回旋余地。他講說,2000億在過程中,另外2670億已經正在考慮中,那就是把所有中國進口美國的產品都在其中了。他連零頭都算里嘛,2670億,那一定是他的財長或者商務部長拿出的一個數據,他才說出零頭來。

所以中美的貿易戰,肯定打定了。而我們節目中也講,今天中共的主政者,絕對不會妥協的,因為他的“中國制造2025”,他就要靠搶,偷,騙。川普提出的3條,就等于把“中國制造2025”給毀掉了,那怎么辦?偷,用錢偷,買人。說你值1萬,我跟你10萬,你不賣。你給我出個價,我拿錢砸死你。就是土流氓的做法,而有錢能使鬼推磨,用錢的東西就叫魔鬼。

所以都是大攤牌的做法,在海外一切都是用錢賣,在中國的境內,一切都是靠大數據靠警察統治,就這么回事。今天整個社會的它統治概念就非常清楚了。以黨為突出,一切靠警察,一切靠威脅,一切靠工具。而養著這些警察的人,就是普通老百姓被中共搶走的錢,稅收的概念。而這些人反過來都是棒小伙子,為了多拿一點獎金,在街頭巷尾,從城管到協警,一直到中共最上層的每一個人,在利用各種說法,除了稅收之外,打壓著所有的人,包括他們自己。

劉希泳的死,他太太本身的中央電視臺的著名的女主持,而劉希泳掙錢,他一定有著背后勢力,他是改革開放大學恢復之后的首批留美的學生,應該同樣是這個社會的中堅。他的死和現在又開庭,說置他于死地的那9個檢察官被拿出來,這都反映出這個制度本身一層一層的這種關系看誰殺死誰。就象薄熙來的“死”一樣。而薄熙來當時好的時候,他在玩其他的人,完全一樣。

而今天的社會主政者走到最上層,這個國家是他的,這個政權是他的,當他把這東西改成這樣的時候,在全面貫徹他的說法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是一個“人類命運共同體”,將是一個完全被管制的社會。他為什么在海外用錢買?在非洲用錢買,為他未來做鋪墊,就是現在他的人類共同體做鋪墊。在西方社會用錢買,是為了拿到“中國制造2025”的技術。

所以人跟魔鬼在地球上展開了對壘。這是真的展開對壘。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川普再批美中貿易不公》。

所以這個做法一般就是講他2000億的概念。

【川普幾天來不斷對中國發出強硬警告。除了可能即將宣布的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稅外,他周五還表示,已經準備好對另外267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

這個就是在大家討論半天,現在看到的故事是這么個故事。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肯尼迪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表示,美中貿易爭端已經從最初的減少貿易逆差,向強調中國進行結構性調整、結束行業補貼等更深層次的要求發展。而且白宮強硬派的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標是希望美中兩個經濟體結束相互依賴關系,將產業供應鏈從亞洲轉回美國。】

川普也向蘋果直接講,讓蘋果的公司搬回美國生產。其實給蘋果進行最后制作的臺灣商人已經用了40億在美國在建廠,這是真的。

【美國彭博新聞星期天的一篇分析認為,從中國的角度來說,中國也希望在經濟上變得更加獨立,所以并不十分熱衷于維持與美國的相互依存關系。該新聞社駐北京記者舒曼以山東一家公司為例說,在貿易戰影響下現在消費者紛紛回頭轉向國內市場,令這家本來靠出口過日子的公司頓覺柳暗花明。而當中國人買中國產品而非美國產品時,中國政府也頗為高興,北京當然希望中國人買小米手機和吉利,而不是蘋果和別克。作者認為,美國的關稅可能不太會給中國造成足夠的痛苦,迫使中國做出讓步。

在另一方面,根據中國星期六公布的貿易數據,貿易戰至少并沒有重創中國上個月的出口,中國8月對美順差再創紀錄,同比增長9.8%。】

我覺著這個說法太短視了,它是有一個時間的過程。你鬧肚子往廁所跑你還有個時間的過程呢,它是一個時間的過程。500億,在中美之間的貿易額,只占了它的1/10,第一個。第二個,500億的實施剛實施了一個月。如果說對中國沒有打擊的話,你看看它現在的人民幣的匯率,你看看它現在的上海股市,你看看今天你到北京去換1萬美金你試試。

那都瞎掰,太表面了。這東西也算專家的話,我覺著連石頭子都不如。東西是動的,它不是死的。在這種貿易戰產生作用之前,在我眼睛里,它的貿易戰挑得越高貿易逆差挑得越高,它未來接下來被打擊性越大,它崩潰的那種粉碎性越高。

相生相克的理,誰也逃脫不了。

與此同時,在上個星期末,也就是2000億的關稅要拿沒拿的時候,當時提出一個焦點對話,也是《美國之音》的,《2千億關稅之重,中國能否承受?》。

它是請了一個中國問題專家了。

【參加討論的三位嘉賓分別是:紐約城市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政論作家陳破空先生;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先生。】

程曉農是個經濟學者,他原來是趙紫陽的智能團里面的。

【程曉農:中國的強硬態度是理性算計的結果。】

他是個學者了,大概的概念就是抗爭不抗爭結果是一樣的。就是中共在貿易戰中,向美國妥協和不妥協,最終的結果是完全一樣的。所以選擇了不妥協。大概他說的是這意思。

【北京決定硬扛的考量是,讓步比不讓步損失更大:在貿易方面,不讓步和讓步的結果都是對美出口減少,結局相同;在知識產權層面,讓步就意味著無法在科技發展上通過侵犯知識產權“彎道超車”,而不讓步則不僅免于認錯,而且可以繼續從西方國家千方百計“撈技術”。】

學術的人講的就比較穩妥,我早跟大家講過,它不可能讓步,它不讓步根本不是一個結果的問題,今天中共不讓步的原因它是要著眼于它的2025,繼續偷,繼續用錢買。

我引述的概念就是劉強東在出事前,他的說法:共產主義一定會實現,甚至在10年之內就實現,在他們這一代人肯定能實現。他45歲。實現的基礎就是智能產品跟云端技術。

而智能產品它崇尚的概念,就是那個阿爾法戰勝了中國韓國日本的所有圍棋選手,而制作者在他看到這個場面之后,他把阿爾法給摧毀了。而圍棋,琴棋書畫,是中國文人傳統流傳下來的,那里的琴棋,棋是指圍棋,不是中國象棋。圍棋是人類智慧的象征,東方智慧的象征。361個點是由縱橫各19條線構成。

曾經說過一笑話,能把財主給弄死。有一個人去跟財主打賭,說如果你輸了,你就在圍棋盤上,第一個格你放1個米粒,第二個格放2個,第三個格放4個,第四個格放16個……就是倍數增長。那財主說,這不開玩笑嘛。那放一個米粒,這么放過來,太簡單了。就答應了。一答應了,財主破產了。這是他智慧的象征。

所以當阿爾法能夠戰勝當今圍棋選手的時候,很多人把它說是外星人科技,這一份科技戰勝了中國傳統的人文文化當中的智慧的象征,卻成為了劉強東眼睛里的共產主義的實現。

所以川普就變成了一個阻止這種做法的中堅者,力量者。這場概念就一定會打下去。這里不是勝負的問題,它表現上勝負的問題,它背后是一個生命屬性問題。所以它寧肯硬扛,就是要偷搶騙拿,它的基礎在那兒。基礎是大陸被共產黨洗腦之后,遍布世界各地,以貪字為先。

在普通工廠打工的,我就遇到過,在手機廠修理的,你就能聽到同事說,這地方要偷它一個手機到國內能賣出錢去。把那個圖紙給它偷了。我都碰到過這種人說法。你說他是什么?你說他是間諜嗎?他為了錢,他什么都干。

這是今天共產黨真正它不撒口的基礎,大陸人被它們毀了。而遍布世界各地。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因為它的生命基礎在于它的無神論。上教堂純粹瞎掰,很多賣房子的Agent都去教堂,倆眼睛里覺得每一個人都要買房子。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