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屢碰壁 華為為何難令西方釋疑

2018-12-11|来源: 美國之音|标签:华为 任正非 孟晚舟 

華為高管、創辦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在溫哥華被加拿大當局拘捕,并面臨被引渡美國的消息傳出后,這家電信設備巨頭再度成為爭議焦點。美中兩國正在就貿易爭端展開關鍵談判之時,圍繞孟晚舟和華為的這一事件引起市場的波動。

盡管孟晚舟被捕是因涉嫌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令,并未涉及不斷升溫的美中貿易戰。但外界擔心它可能導致雙方剛剛就緩和爭端達成的脆弱的意向崩潰,令貿易戰惡化。

華為是一家中國民營企業,也是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生產商。即便在當前民營經濟面臨“國進民退”大逆勢之時,它仍能得到當局強力的支持。這是因為它不是家普通的民營企業。從孟晚舟被拘捕后中國官方的強烈反應可以看出,華為對當局來說非常重要。

過去的周末,中國當局以罕見的姿態,對一個有多本護照的中國公民因在境外被捕而發出強烈的抗議。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周六、周日接連召見加拿大和美國駐華大使,就事件提出嚴正交涉和強烈抗議。

北京甚至威脅加方,稱若不放人,“必將造成嚴重后果。”雖然尚不清楚何為“嚴重后果”,但顯然北京因此事件被激怒了。

華為的競爭者,同為中國民企的中興今年早些時候因違反美國對伊朗等國的制裁令受到美國商務部的處罰,險些關門。當時北京并沒有如此強烈的反應。

當然,中興在規模上遠不及華為,兩者間還有瑞典的愛立信和芬蘭的諾基亞。西方媒體認為,華為被視作中國崛起的縮影,因而北京會為任正非之女被捕而發怒。

華爾街日報網站的一條視頻,對華為的規模做了如此描述:“華為是一家全球電信巨頭。它在上個季度售出了5千2百萬部手機,比蘋果多7百萬部。它是第二大手機制造商,僅次于三星。它雇有18萬人,超過英特爾的雇員人數。它去年營業額達到925億美元。那可是臉書的兩倍。”

而這并不是全部,更重要的是,華為是全球5G網絡技術的領跑者。在這個不久將能夠把所有東西連接起來的超快無線通訊技術領域,華為最大的競爭對手是愛立信和諾基亞,而美國卻還沒有一家能夠與華為在5G技術上匹敵的競爭對手。

華為因此而引起美國的重視。美國擔心,如果華為在5G技術上最終勝出,美國將被迫購買它的設備。

沙伯力博士(Barry Sautman)是香港科技大學社會學系的訪問教授。他認為,美國毫無疑問會把華為視作發展5G的重要對手,因為美國想要確保在科技方面的全球主導地位。

沙伯力說,美國在談到中國科技發展時并不客氣。他說:“他們這樣說,部分原因是他們認識到中國在過去二十年里發展很快,雖然還遠遠談不上超越美國。盡管如此,在某些領域,中國卻可能超過美國。美國政府對此而感到擔憂。”

而更讓美國人擔心的是,這家中國的民營企業似乎和政府和軍方有著很深的關系,是潛在的國家安全威脅。

華為是個中國式的成功故事。1987年,從部隊轉業的任正非集資2萬1千元人民幣創立華為公司。華為最初依靠任正非在軍隊的關系代理生產解放軍駐香港企業的小型交換機,后制造萬門交換機成功。他的成功還得益于第一任妻子的家庭背景。任正非因時任四川省副省長的岳父,即孟晚舟的外祖父孟東波的關系,獲得巨量國企訂單。到90年代末期,華為和少數幾個競爭對手占有大部分的中國國內市場份額。到2007年,它在光傳輸網絡、移動及固定交換網絡、數據通信網絡等領域已經擁有強大實力,在全球市場開始和愛立信、阿爾卡特和思科等通訊公司競爭。

華為在全球范圍迅速擴展,并在印度、美國、歐洲、俄羅斯和中國主要城市設立研究所,是中國申請專利數量最多的公司。

但華為在美國的發展并不順利。早在2003年,思科狀告華為在多款路由器和交換機中盜用了其源代碼。后思科稱華為在路由器中移除了盜用的代碼,撤回控訴。

除了知識產權方面的糾紛,美國人對華為最大的疑慮是它和中國政府及軍方的關系。2011年,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華為收購3Leaf公司。

任正非的軍人背景或許是個原因。他以上校軍銜轉業后即成立了華為公司,且早期合約基本是解放軍控制的中資駐港企業,有明顯政府背景。另一方面,軍方長期無償向華為提供關鍵技術,使其難以擺脫軍方背景。

香港科技大學教授沙伯力認為,因為任正非和政府有良好關系而懷疑他有些奇怪。他說,在美國,沒有人會問某家公司的高管的黨派傾向,也不會認為他曾任軍官有什么問題。

但是,許多人看到,中國公司獨立于政府的程度比較低。簡言之,就是說,在中國所有事都和政府有關。中國的商界領袖們知道自己的利益從何而來,很清楚和黨搞好關系符合自己的利益。

中國政府在各個產業門類扶植的龍頭企業中,雖然大多是國有企業,但也有一些私營企業,尤其是在高新技術產業部門。華為就是中國在通信器材制造方面的龍頭企業。

華為希望打消外界的疑慮,并為此做了相當大的努力。公司發言人曾對媒體說,沒有政府實體擁有華為股份。

但中共不需要通過擁有股份對其施加影響 。中共要求在所有企業設立黨支部,民營企業也不例外。美國參議院情報特別委員會稱,“這些黨委是中共用于施加影響力、對公司施壓,以及監督其表現的方式。”

Tech.co一則有關華為的報道引述了美國智庫蘭德公司研究員蒂莫西·希斯對華為的看法。希斯說:“像華為這樣的高科技公司在開發用于監控中國政府潛在敵人的技術。中國依靠這類公司致力發展成為一個大范圍監控的國度,并刺探中國和國外的潛在威脅。出于這些原因,中國政府可望維持對華為的強力支持,在國家政府需要的時候,指望華為予以合作。”

去年六月中國通過的“國家情報法”中第一章第七條明確要求“任何組織和公民都應當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保守所知悉的國家情報工作秘密。”這更令外界相信,華為會在國家和黨需要的時候提供協助。

華為在美國引發國家安全方面的關注并非始于本屆政府。2014年3月24日,紐約時報和德國明鏡周刊根據美國國家安全局原合同工愛德華·斯諾登泄密的文件稱,美國國家安全局曾侵入并暗中監視華為總部的服務器。

紐約時報的報道寫到:華盛頓對華為的擔憂可以追溯到近十年前,由研究機構蘭德公司為美國軍方就中國的潛在威脅所做的評估。蘭德的結論是“像華為這樣的中國私營公司”是一個由公司、研究機構和政府機關構成的秘密合作的新型“數字三角”的一部分。

蘭德公司是在2005年9月發布這份題為“中國防務產業新方向”的報告的。

華為在對參議院情報特別委員會作證時矢口否認與中國軍方有關連。但那并不能掩蓋他和軍方的關系,包括同時用于軍方和民用的5G技術。

美國已經禁止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并且勸其盟國也對華為的5G說不。今年6月和11月,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先后以國家安全為由,決定禁止華為參與本地5G招標或使用華為5G設備。12月5日,英國電信也宣布,已將華為排除出其核心5G網絡設備供應合同的競標名單。日本方面也傳出消息,稱將禁止政府部門采購華為的設備。

美國因華為涉嫌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對孟晚舟提出的指控是否最終導致美國對其做出類似對中興的禁售懲罰,目前尚不得而知。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報道說,盡管華為在其高端手機上已經很大程度擺脫了對美國芯片商的依賴,但在其電信設備中,仍依賴美國的組件。報道說,大量的營業額來自中國的高通和英特爾對于華為而言,已不僅是供貨商。華為在其年度報告中將英特爾稱為在包括5G技術在內多個領域進行合作的“戰略伙伴”。

如果美國決定禁止本國公司向華為銷售半導體產品,可能令華為重創,也同樣會對美國的公司造成傷害。

圖:在北京國際信息通信展覽會上的華為展位顯示5G技術。(2018年9月28日)(Reuters)
記者:蕭洵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