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外困成不解之圍

2018-12-24|来源: |标签:石涛 习近平 不解之围 

現在看我節目的時候,北京地區在亞洲地區已經是圣誕夜,相當于中國人的大年三十,在西方的白人世界當中,這是一年中最主要的節日,就象中國人過年一樣。

因為這兩天都是過節了,在西方的媒體,包括政府,幾乎大家都放假,所以我們也入鄉隨俗。我們入鄉隨俗可不象國內似的,國內把圣誕節什么的都給封殺了,連圣誕樹都不許放。

其實這種做法在我個人眼睛里覺著挺正常的,在習近平頒布了有關中國共產黨員管理條例之后,中國共產黨員管理條例相當于中國共產黨是一個純的宗教體系,它對它人員的管理條例就是排斥一切其它的宗教和精神上的信仰,把任何其它的精神上的生活都當成是跟中共對立的概念來進行封殺。

所以我個人覺得是很到位的,其實這個做法也應對了他當時在十九大時提到的“方得始終”的概念。意思就是到今天的中國社會,是一個極其純凈的共產主義宗教的社會。而這共產主義宗教以利益為誘惑,以殺戮恐懼作為威脅,威逼所有的人要向它靠攏。黨領導一切,向他靠攏。核心意識是向他靠攏,習近平思想的概念一切以他為主。而中間卻對具體的人有著具體的管理條例。在管理條例中明確講,你要信宗教,你就不能是黨員,所有黨員不能信宗教。所以這是把中國共產黨跟宗教完全對立得非常明確。

沒什么可講的,這東西,他寫的共產黨員的管理條例,就象在寺院里的寺規,道觀里面的道規,天主教教堂里面的教規是一樣的。你要進這廟,你要進我教堂,你就得遵照什么什么規矩,你要按照這個規矩做多長時間,你才能成為什么什么。中國共產黨員一樣,你要成為黨員,你就絕對不能再信其它的,你必須遵照我的一二三四五六七。

所以我節目中講過,誰把共產黨當成政治,你是笨蛋他奶奶。它根本不是政治。它以政治為說法,以政治為基礎,行使的卻是一個純純正正的宗教儀式。而這種純正的宗教儀式它的中心是無神論,否定神的,信它自己的,進化論,人是猴變的。然后有它們自己形象的神——馬克思,有它們眼前的神,那就是習近平思想。前有主義,后有思想,前后對應200年,就兌現在今天了。

所以這是一個方得始終的概念,起始是人類的起始,終止是在現實環境中我們看到的這種純純正正背叛祖宗,背叛天皇地皇人皇,背叛中國傳統生命文化中的一切,與中國傳統生命文化完全對立的,然后它又去跟中國的傳統概念進行對立。對立的意思就是,共產黨承傳掌握中國五千年文化。它把它爺爺奶奶祖宗全都給糟塌了。

而這種做法不就回歸到,從最開始的三皇,天皇地皇人皇。人皇到了軒轅帝,給人指導的這個宗旨是修煉白日飛升,今天對應的軒轅皇帝的白日飛升,是死后見馬克思,它是猴變的。人是猴變的,那軒轅帝是誰啊?比你高級的猴還是落后的猴?人是進化的,軒轅帝就是笨蛋的,那你還拜什么啊?你爺爺比你就是傻蛋啊。

天底下有這么糟塌自己的嗎?

你一代強過一代啊?還從古時候拿著說法,青出于藍勝于藍,給放在這兒了。那軒轅帝不就是傻瓜嗎?你再去拜軒轅帝的話,你是傻瓜他是傻瓜啊?

大陸的共產黨的理論,流著鼻涕知道它是傻瓜,結果呢?盡是有知識的人。這些人出于自己的利益,糟塌自己。簡單的生命程序,簡單的生命過程,糟塌自己。

所以在圣誕節的時候,據說現在是全盤否定。可是在我個人眼睛里,因為有一個時差的問題,就想起來當年25號,圣誕節那天出現大海嘯,死了20多萬人。

大海嘯流傳了很多故事。在此之前大家從來沒有注意過,所以在印尼地震之后,引發出來的海嘯橫跨了整個印度洋。主要是在東南亞地區造成了巨大的傷害。所以里面流傳了很多故事,也有很多說法。一直延續到今天。

可是比較蹊蹺的就是在昨天,23號,在印尼,蘇門達臘島跟爪哇島之間海里面,兩個島之間的距離不太大,但在那一片有很多火山。印尼群島往上走,到臺灣列島,然后到日本列島,琉球群島再往上,這是歐亞大陸跟太平洋兩個板塊,一個是海洋板塊一個是大陸板塊交接的地方。

所以在整個外海的,就是臺灣日本印尼,在它外部這部分,就有著名的馬里亞納海溝,距離海平面大概一萬多米,高過珠穆朗瑪峰,而在它的另外一側,接近大陸這一側,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島國,所以通常這地方就是地震跟火山帶。因為它是一個破碎的兩個大陸板塊接恰的地方,所以是一個破碎的地方。

在蘇門達臘島跟爪哇島之間,它是一個很破碎的地帶,所以說那地方有很多活火山。結果在大概一個星期前,其中就有一座火山就在噴發。有人專門去到那兒玩去,就去看火山噴發。

23號晚上9點多,在火山噴發的過程中,下面突然出現了海嘯。有道理相信那海嘯的概念應該是伴隨著地震,但是BBC報導就講說,非常罕見,沒有意識到任何地震,海嘯驟然而來。

到我做節目的時候,死了200多人,傷了大概800多人,沒有說失蹤有多少。但是等第二天早晨看到的就是一片狼籍。

很多人去看火山,所以有些旅游的人,后來我看到一些人記述,有一個人是攝影的,他自己就說,他在看火山的時候,他的孩子跟他的太太已經在酒店睡覺了。他在海邊看,他就突然看到海水往后走了,他不知道為什么,他沒有意識到。他只看到海水往后走了,當他意識到的時候,海水已經撲面而來了。他跑得挺快的,他就往酒店那兒跑,找老婆跟孩子,往高處跑。他說第一個海浪不如第二個海浪高,前后有一個時間差。所以他跑了,他叫醒了太太跟孩子,跑到了林木高的地方,酒店整個給淹了。他說非常嚇人,沒有意識,沒有聲音,沒有任何跡象,所以里面沒有地震,這是非常奇怪的。

BBC的報導也說,根本沒有地震。正常的火山爆發驟然引發出海嘯。在電視里面已經把它用水墻來形容。水墻有多高呢?當時日本出現一次海嘯的時候,它那個技術是33米高。東南亞大海嘯的時候大概25、6米高。這個到現在沒說。但是等到白天看到的,一般在海邊的房子,汽車全都被沖掉了,汽車上房頂了,這些都有。

另外一個比較嚇人的就是,晚上9點多在一個小的劇場里面,正在舉辦音樂會,唱歌的敲鼓的,有一個人正在這兒拍,就突然整個連人帶舞臺全掀起來了。所以這個人拍下了當時整個水來的時候沖掉劇場時的樣子。這哥們還活著,手機沾了水還沒事,放在youtube上了。

那是嚇人的,把那唱歌的人整個就掀起來了,因為整個舞臺就給掀起來了。

所以這個問題就出了一個很特別的故事,就是說,它在發生海嘯的時候,沒有任何征兆,沒有地震這樣的表象。

我不知道應該怎么樣描繪,瞠目結舌2018,這是我們講的。大家看我節目的時候,走向了萬劫不復在劫難逃的2019。

如果人們的科學在過去時間里,在東南亞海嘯爆發之后,每次在沿海發生地震,自然都去頒布有關海嘯的警告,后來就都撤掉了,幾乎沒有再發生。

但這一次,沒人知道。所以真正真正在這天地間大自然中它的造化,而造化的本身對人的生命而言有著無盡的威脅和無盡憐憫。其實是相生相克的。而人們只去記住它的威脅,不會洞悉到它的憐憫,是因為人自身的貪婪。所以在現實的環境中,這個例子就顯得非常的突出。

在我個人的眼睛里,給我的感覺就是一種警示,其實也不叫警示了,就是一種預示在未來的時間里,將發生的具體的事情,不被今天的人,現在的科學手段和知識所認知,但是它將直接發生在現實的環境中,萬劫不復在劫難逃。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美國通輯了中共國安的黑客,習近平外困成不解之圍》。

現在突出的是他的外困了。其實從貿易戰開打之后,他內部包括反腐這些其實根本不是重點了,幾乎大家看到的都是外部,就是中美之間牽頭引發的全球的環境中與中共之間的對立。特別到了12月1號之后,孟晚舟被抓,成為了一個導火索。而孟晚舟被抓,中共采取的策略到了12月10號,采取了人質政策,讓西方社會從來沒有過的如此堅定的團結去反擊中共政權。

在一開始給西方人弄蒙了,搞不清楚為什么共產黨這么干。到后來,在上個星期,加拿大正面要求中共立即釋放被關押的兩個加拿大人,美國英國歐盟相繼跟進。從來沒有過這么強硬。而這個強硬的說法就是,中共是一個恐怖政權。

我們在節目中把它對等當時的ISIS,當時的索馬里海盜,面對西方社會的強硬,中共保持沉默,沒敢再說話了。跟之前的概念是兩回事。

結果就在加拿大強硬的背景之下,美國再宣布通輯兩名國安黑客。中共反應非常的快,講子虛烏有啊等等等等,無中生有啊,有這種形容詞去說。但是美國人堅定的信念,它首先拿出來之后,結果在五眼聯盟國家里,跟隨譴責中共的做法。

五眼聯盟包括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和美國,在五眼聯盟的策動下,日本、德國隨即也加入了譴責的行列,都在指責中共黑客透過網絡上的間諜做法,傷害到本國的國家利益,本國的經濟利益,本國國民的利益。

而這個做法就跟加拿大譴責中共,要求中共立即放人,歐盟等包括英國在內的所有國家聲援是一樣的。就是西方社會變成了一個整體,共同發出聲音面對中共。任何發出一個聲音都是共同的,他們相互鼎力,相互協調。

所以這是文章講的,習近平遇到了外困成不解之圍。

在貿易戰開打的時候,李克強習近平還去設想聯手日本或者聯手歐盟或者聯手英國,還對抗美國。現在有關孟晚舟的事件,華為的事件,加拿大被劫持的人質事件,以至于到現在的黑客事件,根本任何縫隙都沒有,人家是一體的。

在這個背景之下,習近平將怎么辦?沒有結果。

而我的眼睛里看到的黑客是表象,它去對應著在中美談判當中的一個主要的結構性改革,就是網絡盜竊,網絡竊取和知識產權保護的問題。

中國將如何面對這種指責?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