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百位公知「改革開放」感言遭封殺

2019-01-03|来源: 新唐人

在中共當局高調慶祝所謂改革開放40週年的同時,網上流傳一篇「中國百位公知關於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真實感言」,但迅速遭到當局封鎖和刪除。

歲末年初交接的時候,「中國百位公共知識分子關於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真實感言」,在網上流傳。署名學者中,包括北京大學、清華大學教授,中共中央黨校教授,以及法律界和媒體界的人士等。他們呼籲真正意義上的改革,還權於民,期待「人權」不會成為改革禁區,還要人人能夠敢講真話、能擁有思想自由及言論自由,經濟繁榮分享全民,而不僅限於少數人掠奪斂財。也有人希望能向正常國家、文明社會看齊。

其中,大陸藝術學者郝青松寫道:「任何後退都無法阻止思想啟蒙和靈魂得救。信仰自由是第一自由。」

郝青松1月2號接受訪問時表示,美國前總統羅斯福曾提出「四大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貧困及免於恐懼的自由。這其中,信仰自由應該是第一位的。

大陸藝術學者郝青松:「信仰自由,它和人的靈魂有關係。如果一個國家、一個社會,只在考慮制度的改變,這些都是外在的。如果一個人沒有真正的改變,那這種外在的改變都是表面的。」

郝青松說,現今中國,表面制度上規定有信仰自由,但實際上沒有得到落實。比如,當局對家庭教會逼迫,而對政教不分的「三自教會」,卻持許可態度。

而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認為,雖然一些知識分子希望中共能夠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但中共是不會這樣做的,因為它要維護自己的統治地位。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中共這個改革大家都知道,是經濟體制改革,而政治體制不改革。所以現在改到這就出現很大的混亂。所以經濟體制改革的空間已經非常非常狹小了。」

發表感言的學者公共知識分子,有不少是體制內人士。他們冒著被打擊報復的風險發聲,這份勇氣受到外界點讚,認為他們憂國憂民。

雖然文章迅速遭到中共封鎖和刪除。但「公民力量」組織發起人楊建利對《美國之音》表示,這些公共知識分子們在禁言成為常態的情況下能發出這樣的異議之聲,重要性不可低估。他認為,這份感言書內容並不新穎,但卻道出了「煤球是黑的」的常識。目前中共當局正大踏步的政治倒退。

郝青松:「不能說『不能說就什麼都不說』,這個是本能的責任感吧!而且也是為了這個國家更好,向一個正常的方向去發展。如果什麼都顧忌的話,那我們所思考的、所做的就完全沒有意義了。」

《縱覽中國》網刊發行人兼主編陳奎德:「這個事件表示,現在中國體制內外的人士、特別是自由派人士,對中共上層內政和外交都全面倒退的政策,已經忍無可忍了。」

《縱覽中國》網刊發行人兼主編陳奎德表示,中共現在四面樹敵,把它所謂的三個執政基石:權力精英,也就是官僚階層,以及經濟精英和知識精英,全都得罪了。而最先得罪的,正是知識精英。

陳奎德:「任何一個國家,也包括中國的知識界,它還是代表著社會的先知先覺,是一個社會良知的角色。而中共與知識分子為敵,毛澤東時代的反右、文革都是非常著名的例子。鄧小平之後雖然有所收斂,但是到了最後,危及到它政權的時候,它還是露出了它的本性,在天安門廣場屠殺了這麼多人。」

陳奎德說,尤其是近幾年,中共逮捕知識分子,控制他們說話的權利等。到了2018年底,中共的做法已經到了讓人「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程度。

這份百人感言,陳奎德認為是一個象徵性的行動,也是一個重要的政治信號。是那些希望改變現狀的知識分子,在2019年給世界的一份重要獻禮。他們認為,不管後果如何,現在到了必須站出來、豁出去的時候了。

圖片說明:大陸藝術學者郝青松在「中國百位公知關於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真實感言」表示,「任何後退都無法阻止思想啟蒙和靈魂得救。信仰自由是第一自由。」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