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浩】 北京對臺態度丕變 映射中共內斗激烈

2019-01-07|来源: DJY|标签:北京对台态度 中共内斗激烈 

1月2日,北京當局在《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之際發表談話,強勢宣告兩岸“必然走向統一”與“一國兩制”,兩岸問題“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我們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保留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選項”。

4日,北京領導人隨即再對中共軍方將領強調,“要強化戰斗隊思想及服務軍事斗爭準備,推動軍事斗爭準備工作。確保一旦有事能快速有效應對。”

北京罕見地高調整軍備戰,臺灣海峽的煙硝味,悄悄彌漫。

回顧去年下半年,北京為了臺灣九合一選舉,一度保持整整半年的沉默低調。如今兩相對比,北京的對臺姿態,堪稱驟然丕變。

然而,北京態度驟變的時機與動機,極不尋常。

北京對臺態度丕變時機與動機不尋常

自2002年起,中共對臺政策從江澤民時代的“文攻武嚇”,全面轉向“長期統戰”。歷經十多年的布局滲透,在去年臺灣九合一選舉收到一定成效,親北京政黨取得15縣市執政權,民進黨陣營大敗。

眼見2020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即將到來,中共理應繼續延續當前統戰伎倆、減少挑釁沖突,推出更多優惠讓利,即有機會延續、擴大統戰成果,在2020年選戰中爭取更進一步的勝算。

詎料,新年伊始,北京卻一改往常,接連釋出鷹派訊號,不僅強逼臺灣盡速統一,并且明確強調“九二共識”即為“兩岸統一、一國兩制”。言外之意,建政不滿70年的中共政權,要用一國兩制吞并由國父孫中山創建、年高108歲的中華民國。

然而,從中共統戰角度觀之,北京選在上一場“大勝”之后與下一場“大戰”之前的時間點,大幅改變態度與戰術,不僅不符合戰略邏輯,甚至還可能自毀多年來的統戰鋪墊。

特別是過去幾次大選證明,每當中共對臺灣強硬表態或文攻武嚇,必獲得相反的效果,往往是為反對中共的政黨助選加分、添材加火,促使更多臺灣民眾遠離中共及親北京政黨。

況且,這次北京還單方面定調“九二共識”是“兩岸統一、一國兩制”,完全抹殺過去兩岸的模糊回旋地帶,也讓親北京政黨陷入尷尬困境。

就連國民黨主席也不得不出面表示,北京說法有誤,“九二共識”原文是“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是對于它的涵義雙方同意用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達”,亦即“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不過,更引人質疑的是,為何北京對臺政策,要在此刻風云驟變?甚至不惜冒著得罪友方、毀損統戰成果,也要從“鴿派統戰”轉向“鷹派逼統”?原因可能涵蓋三大因素:

一、貿易戰誤判當局對臺強硬消弭黨內批評

去年美中貿易戰交火以來,北京方面誤判局勢,一度以“厲害了,我的國”的姿態,高調宣稱“奉陪到底”。結果中方一路挨打,鼻青臉腫,更引發世界各國群起抵制,中共不得不日漸放低姿態。

此外,國內經濟每況愈下,大量資金外逃避險,大批企業撤離中國或相繼倒閉、裁員,國內社會怨聲四起,網絡諷刺言論如潮,中共黨內批評之聲也不絕于耳。

故而,北京當局可能試圖藉由對臺灣“強硬”,對內重整政權形象,消弭黨內的批評聲浪。

二、中共內斗加劇當局需“不世之功”穩固權位

穩固黨內權位,或許更是北京對臺政策驟變的核心主因。

自北京領導人上任以來,雖在“反腐”工作上建立重大成就,但隨著當局與其它派系妥協,反腐始終未能向前再進一步、擒拿江澤民與曾慶紅等“虎王”。結果,反腐不僅未竟全功,并在黨內樹敵甚眾。

因此,當北京在此次貿易戰失勢大敗,許多曾被反腐波及的黨內政敵紛紛趁機反撲,對北京當局批評施壓,造成中共內部爭斗激烈,難以擺平。

特別是美中貿易戰造成諸多中國企業營收慘跌,也重挫中共權貴集團的利益與未來布局,不少權貴分子、紅二代們對當局怨聲載道,試圖逼宮或挑戰當局。去年底,《多維月刊》發生重要文章“一夜改頭換面”事件,即為中共內斗之冰山一角。

此外,北京領導人近日言論多次強調“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民主集中制”等關鍵詞,亦可看出當局要求各路諸侯聽令中央之迫切,也反映了中共權力核心并不穩固,爭斗頻仍,風雨飄搖。

所以,為了進一步集中權力、穩固黨大陸位,當局可能試圖通過加速統一臺灣,建立中共歷代領導人未可企及的“不世之功”,借此壓倒黨內政敵,為其“終身任期”鋪墊平穩道路;亦避免他日大權旁落,遭政敵追擊,自身難保。

再加上2021年將是中共建黨一百周年,或許不能排除北京方面有意在2021年前統一臺灣的可能性,或至少奠定重大的兩岸統一進展,借此作為當局的歷史性功績。

三、制造“外部敵人”轉移社會焦點加強集權維穩

中國經濟一路下滑,失業、討薪、維權、群體抗爭等社會問題與民怨也與日俱增。

在中共極權體制下,面對百姓民瘼,官方不是予以救濟疏導,而是出動國家機器強力鎮壓,表面宣稱維護社會穩定,實則維護中共政權穩定。然而,這類直接針對百姓民瘼的鎮壓維穩,往往引發海內外指責圍攻,也激怒更多民眾反抗當局。

因此,中共或許打算將臺灣樹立為“外部敵人”,一方面可輕易挑弄“愛國意識”,將人民的敵意推往臺灣身上,轉移國內焦點、舒緩當局壓力;另方面,也可順理成章地以“國家安全”、“時局緊急”為由,擴大集中黨國權力,恣意升級對國內百姓的暴力維穩與鎮壓,加強掃除中共政權憂懼的不安因子。

中共公安部即將于2月1日起,實施公安執法“免負法律責任”新規定,即可印證當局急于升級維穩;從中也可窺見,中國社會的紛亂頻傳,已為中共政權帶來威脅。

繼中共公安部發布維護警察權益的新規定,表示警方如果在執法過程中“侵犯民眾權益,將不需要負責”后,交警也可以持槍執法,以警治國,以黑治國的時代來臨!“轉發” pic.twitter.com/VXLe8Jf0Qb

—實話實說(@xiaocui2018) January4,2019

解體中共體制才能獲取至高權力榮耀

北京當局對臺灣強硬施壓、逼迫統一,不僅對臺灣人民的自由、人權構成威脅,也同時對兩岸人民的和平、安全、福祉帶來威脅。

然而,歸根結柢,北京當局之所以威脅臺灣、威脅兩岸人民的根本原因,是源自于中共內部的權力斗爭,以及人心對極權體制的無止盡權力貪戀。

為了一己之私,一時之權,中共領導人往往利用這個腐敗邪惡的權力體制,或者遭到這個邪惡體制挾持,在黨內進行無休止的爭斗,給全國人民帶來無止盡的苦難,并且破壞傳統禮教、踐踏普世價值、扭曲歷史文化、破壞道德信仰。

邪惡的權斗征戰過后,中國大地只留下一片烏煙瘴氣,不會走上偉大復興。

是故,倘若北京領導人或其他有識之士,真有心為中國全體人民開創安居樂業的福祉,為自己建立光榮永固的歷史地位,則不應緊握中共的黑暗魔戒,迫害大陸百姓、打壓臺灣人民。而是應該拋棄中共的魔戒誘惑,向五千年中華神傳文化取經。

九評編輯部新書《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的結束語,已經指明了出路:

“神安排了中共最后的解體。中國的執政者和其他掌握權柄的人,如果有意解體中共,神為其安排好了所有的一切,包括未來天賦神授的真正權柄;相反,如果死抱中共不放,必定會在最后的過程中遭遇中共解體所帶來的一切災禍、魔難。”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