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美中談判近尾聲現場照片透玄機
天地人誰都知道,所有古書中都這么說,現實環境中也這么說,共產黨的宣傳也這么說。

我們節目中說,每個人有自己的天,自己的地,有自己一個人。如果這地球上有兩個人一樣的話,那么他們擁有同樣的天,同樣的地,這地球上沒有。所以每個人的生命尊嚴,在這天地間,就展現出來了。

有期節目提到我說,其實天地是給人準備的,沒有這個人,天地是沒有用的,沒必要造天,沒必要造地。

有朋友說,濤哥你說胡話,人會比天高?

換個角度可以這么說。但人嘴,人念,人的欲望角度絕不能這么提,這就是兩回事。

站在這塊肉上,你是從夏娃那兒,夏娃的貪婪,對神的不敬,掉起來的這塊肉上,你敢這么說,你就大逆不道。但是從人的魂魄的角度來講,所有的人,在東西方的信仰跟宗教中,都是突破這一份天地。

上天堂跟地還有關系嗎?跟地沒關系吧。到了天堂還下來嗎?不下來了。你得到天上頭去,才叫天堂了,天下頭不叫天堂。

通俗的概念,你要想明白了,你就是一個超越。這里面問題就是對自己生命的認識。

我們講中共的邪惡,就邪惡在這點。讓人們只去注重這塊肉,而這塊肉是當初夏娃想與神比高低。撒旦跟夏娃說,你吃了那果子,你也能辨別善惡,跟神一樣。麻煩就在這兒。你是神造的,你敢跟神一樣?

有人說原罪,這都是人家宗教說的。我個人只說咱樸素的故事,就這么一句話,就這么一個故事,傳了千百年了。人就是人,永遠翻不過天,它是定數,它是決定你生命的來處。

今天人的麻煩的一切,都是要自己干嘛。就象我有時候嘲笑說,追夢者。你說我現在在這兒做個夢,你都睡不著覺。說我吃安眠藥我就追夢。你都吃了藥了,你追的什么夢啊?

這個詞都是形容詞,而這種形容詞都是站在人的欲望角度去說的。

你看看在真正的古書中,這種描繪的詞不多。這種描繪的詞在唐詩當中應該有,宋詞中也有,往往都是李白他們喝了酒之后。可是他們喝了酒之后,無論他們游月宮也好,去哪兒也好,對于他們來講,在那個時代的他們可能又是真的。

有朋友可能又聽不懂了。喝醉酒了追夢,人這塊肉醉在那兒了,他的魂魄去了。

你不用去讀那時候的書,就連《三言兩拍》里面講的也都是這故事。是那魂魄去了,肉身醉了。

夢跟肉身是兩個我們。拿肉身追夢,這是中共毀滅每個中國人,在它的邪惡當中表現得淋漓盡致。而它促成什么?促成每一個具體的人,對自我的侮辱。在他奮爭的過程中,在他奮斗的過程中,仕途的過程中,對自我生命的侮辱,對自我生命的迷惑。他的迷惑,迷惑在自己的肉欲中,欲望難填,男女都算上,抓耳撓腮,不知如何是好。為什么?就是欲火焚身,就是這塊肉上。這個東西可以促使一個人,外頭零下35度,他敢在外頭跑圈去。它有這么大力量。這個力量來自哪兒?這個力量來自于當初夏娃因為這個東西敢挑戰神。而敢挑戰神的背后呢?是條蛇——撒旦,是妖。

其實我以為,在佛教里說,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很低檔的說法。但它觸及到的根源是類似的。

色就是空,空就是色,有人有著不同的解釋。其實當你無法擺脫欲望的時候,你就無法擺脫撒旦。你如何想修成佛啊?你本身的生命在撒旦的根上,一個站在欲望的角度去想修成佛的人,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講,你跟魔鬼沒兩樣。你跟當初夏娃站在自己欲望的角度要跟神比天高,要象神一樣,你有什么區別?沒區別。夏娃是在那個角度上想象神一樣辨別善惡,被誘惑了。你站在肉身的角度上,人的鼻祖是夏娃,是亞當。他們是被神貶下來,貶出伊甸園,永遠不許回去的。這個概念的基礎上,你已經站在了一個肉欲的基礎上,想返回去?站在肉上返回去?不就是對神的侮辱嗎?

恐怕很多在宗教當中,自認為自己是個修行的人,修不成的根本在這里。我以為,但他不知道。因為誰跟自己的貪欲作對啊?你不站在靈魂上,你如何站在肉身上跟自己的肉欲作對啊?不可能吧。你生命的形式也不可能。

所以現在的周圍環境,如果這個東西是在定數中,現在的周圍環境是一模一樣的。只不過你會不會看。

有些朋友說,那你說2019會怎么樣?

我說中共跟習近平會出事出在七上,結束在九上——我自己認為。

1月7號,原來定好的,在川習峰會之后的首次中美之間的貿易談判。結果在1月7號,美國導彈驅逐艦,直接闖入西沙群島島嶼12海里的區域,直接挑戰中共在南海的所謂領海問題。

中共當然又嚴正聲明了,無所謂了。

而與此同時,1月7號晚上10點15分,金正恩帶著老婆,坐著他的裝甲專列,跨過鴨綠江進入中國。應習近平之邀,再次出訪中國,4天,在這里過生日。

你記住應習近平之邀,是習近平需要他。

所以同時間,習近平拿了金正恩的牌,美國用南中國海本身的壓迫,矛盾中心在北京的貿易談判上。

《德國之聲》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美中談判近尾聲現場照片透玄機》。

我覺得也沒什么玄機的,它是講劉鶴突然出現在現場。但是談了兩天之后,到我做節目的時候,沒出東西,沒人知道談了什么,細節知之甚少。但是,很有趣,參加談判的中方人員,100多人,美方大概有50人。所以這是一個完全細節上的各自分工,在細節上討論的內容。

是個大會場。這種大會場咱也說不清楚為什么是這么個談判。因為后面各自坐了一群人,帶著各自專家了。主談的人就是主談的人。但那些人陪著到底干嘛?咱不知道,沒談過。

劉鶴說自己盡地主之誼。比較突出的顯像,在去年2018年的幾次談判中,各自都很矜持。比較突出的就是美國代表團來到北京的時候,習近平拒絕見面。而當時美國代表團的級別非常高,它幾乎除了川普自己沒來,全來了。習近平以牙還牙咬人一口。咬完之后,因為這一次的談判級別是最低的,貿易副代表。劉鶴作為全權代表,帶著商務部長和商務副部長見面,也就這樣了。

這是一個表象了,因為在12月1號,美國貿易代表和他的財長跟劉鶴中午見面的時候,劉鶴說你別跟我談,我也不跟你談,晚上聽老大說話。當時財長就很吃驚。他是首席談判官,他全權代表習近平。他不談了。

這是前后的背景,我們可以看到這細微的變化,最大的變化是什么?川普用了半年時間把今天的中國經濟整體給打下來了,就半年的時間。真正的貿易戰的開打,只在9月份才真正開打,那2000億,500億根本不算事。2000億真正開打用了3個月的時間。

中國經濟跟社會整體衰敗,才出現今天的場面。

你可以說是賤骨頭,你說什么都成。反正他就這么回事。

【與劉鶴同時出現在照片上的還有中國商務部部長鐘山和副部長王受文。】

王受文可能是懂得外貿的。然后就講,這一次的不同就是劉鶴出面表示善意。你可以這么說。

我沒跟你說嘛,都逼到那份上了他才表示善意。

【與美方早早宣布副貿易代表格里什率團參加談判不同,中國方面此前一直沒有透露具體由哪些官員出席本輪會談。】

到現在也沒有,沒人知道是誰談的。所以這是很有趣的事情。

中共今天體制當中,我以為到現在,就是明天吃什么不知道,今天晚上吃什么到時候再說。就這個。你說劉鶴有提早安排,瞎掰。

當他在12月1號的定格是習近平自己定的時候,劉鶴就是一個聽使喚的,你說叫我干嘛吧。上洗手間,現在去。就這個。從禮儀上是這樣的,但他實際權力的展現上是另外一回事。

【中國人民大學美國問題專家時殷弘對南華早報表示,面對經濟下行的壓力,中國更有意愿達成協議,而且美方提出的一些要求其實也符合中國自身經濟改革的需要。】

時殷弘這個人有人說叫美國問題專家,有人說叫國際問題專家,有人說叫中國問題專家。現在媒體也都是怎么報都有。這個人很有名。但是好象就這么個專家,剩下都是石頭子。因為我看過不同的他接受采訪時,給他的名頭不同。我覺得就是說,什么操守不操守,職業道德不職業道德,就那么回事了。

但是很多國際問題,有些人把時殷弘的某些話,認為是一種判斷。

這都是沒用的話。它要的是結構性改變。今天在結構性改變問題上做不到。

【中國獨立智庫機構天則研究所所長盛洪在本輪會談開始之前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也表達過類似觀點。他認為,按照美國提出的"公平貿易"方向走,比如取消對于國企的補貼,開放網絡等,從長期而言對中國有利。】

開放網絡那就長期而言對中國有利,那就是共產黨死了。網絡開放共產黨死了,這沒什么講的。它自己講的。網絡開放,你知道,網絡警察得多少人失業啊?怎么也得上千萬人啊。所以這就基本沒用了。這些話說得都沒用。

所以專家有時候我覺著就是專家了,沒什么可講的。它要達到結構性改革,這些東西都得取消。那它不去做。

你看著猴怎么都象人,那你不能跟它結婚生孩子。就是這個道理。是你看著象人,但它不是人。所以是你的錯誤,不是它的錯誤。

共產黨下的大陸人有時候太自私了,所以非要把它改了。

"中國經濟形勢不佳,因此更有意愿達成協議",這是川普說的。所以川普在這個問題上,他一直沒提到習近平要自力更生,表達什么意思。你得對上。所以川普同樣有他自己的情愿、希望。但那是川普的風格。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也作出回應。

"至于磋商的動因是不是因為中國的經濟情況,我們從一開始就認為,中美經貿摩擦對雙方和世界經濟都不利。中方有誠意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以及對等的基礎上,同美方解決好兩國之間的經貿摩擦。"】

這都是瞎扯的話。

外交部發言人時間做長了,家庭一定是非常和睦的。如果他想和睦的話,如果他想拆不黨的話,可能比誰拆得就更好。全是嘴炮。

實話實說的主持人,他有一段片斷不到1分鐘,他說他自己是廣播學院畢業的,現在在廣播學院任教授,學的就是新聞。所以當初讓他主持實話實說,新聞聯播,談,焦點訪談,還有什么新聞101。他說我主持這個,我跟你說非常的流暢,我這輩子就是學這個的。

所以我認為當時講的那是非常到位的,我也相信他都是真的。

然后,他說,從中央電視臺我出來之后,當我成為觀眾的時候,不我再看著新聞聯播,新聞101,實話實說,我突然意識到一個詞,他背后有個大屏幕:正常說話。他說正常說話很重要。我覺得這話說的就挺梗,中央電視臺全都不是正常人,包括他曾經的自己。而他們覺得自己是對的。我覺得這是很可怕的。

這里的情況是一樣了,所以在中方來講,基本是被掩蓋的。到現在不知道。

【在另一幅流出的照片中可見中方出席會談的代表團人數至少有100人左右,是美方人數的兩倍。參與會談的雙方官員數量比去年在北京和華盛頓的談判人數大大增加。

除了格里什之外,美方與會代表還包括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首席農業談判代表陶德(GreggDoud),農業部主管貿易及外國農業事務的副部長麥克金尼(TedMcKinney)以及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副部長馬爾帕斯(DavidMalpass)。】

來這么多人,應該里面是有些專家的。這是想做成。為什么叫里頭有一些專家?劉鶴在去年第一輪談判的時候,沒辦法談。連一個懂國際貿易的都沒有,全是官,全是被習近平信得過的官。那就兩碼事了。全是吃喝嫖賭抽的,干活的連拿大煙都不會。他抽的時候,大煙都是別人給裝的,他不會裝。他唯一的本事就是習近平看著他舒服。這就是中共的官。

【在周一會談開始當天,中國買家在芝加哥期貨市場內再次購買美國大豆。這是去年12月中國恢復從美國進口大豆以來的第三次出手。不過,迄今為止中國購買的大豆數量僅為500萬噸,不到此前一年進口總數的20%。】

那沒多少。

【至少從對外表態來看,美國官員對于談判前景頗為樂觀。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Ross)接受CNBC采訪時表示,認為中美可以達成彼此均能接受的涉及所有核心議題的貿易協議。】

這個我可沒看到,英文我可沒看到所有核心議題的,因為直截了當說,真正最難解決的就是知識產權,知識產權保護,強迫轉讓技術,包括還有網絡盜竊。他說最難的就是這么多年來,中共從來都是用嘴騙人的,他達成了協議如何監督他?不知道。這是羅斯說的。

所以我覺得他是真的講了一句真話。

達成協議,今天中方一切都答應。然后我就騙你,當我騙你的時候,你要證明我騙你,你得需要時間吧?我就需要這么長時間,當我需要這么長時間的時候,我的華為起來了,我的5G起來了,我能制裁你。我的智能化產品出來了,再不成,我把中國人抓他8千萬,象新疆一樣,全進入勞改營,只管飯吃,一天工作20小時,你看我出口產品本身的價格下得來不?

14億人,抓8千萬跟1個億這不是笑話,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敢跟它抗衡,你想想吧。

現在在新疆就這么做的,根本不是笑話。

這是真真正正的魔鬼,還討論什么政治,瞎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