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明智避禍-老儒生韓某(18)

2019-01-12|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強。 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于氏父子明智避禍

于氏是肅寧的大族。肅寧就是現在的河北省肅寧縣。魏忠賢就是這個地方的人。魏忠賢是明朝時著名的奸臣。他以一個太監出身,在明熹宗時期,權傾朝野,人稱九千歲。各地官吏,阿諛奉承,趨之若鶩,在他專權時,把王侯將相們都看作是糞土一樣。

可是因為他生長在肅寧,從小耳聞目染,就是把于氏家族看得像晉代的王謝大族一樣,為侄子向于家求婚,非娶于氏的女兒不可。恰好于家的小兒子去參加鄉試,魏忠賢便置辦了酒席,強把于生請到家里,當面與他商議婚事。于生心里暗思,如答應了,大禍就在以后,如不答應,大禍就在眼前。倉促間一時不能決定。便對魏忠賢說自己上有父親在,不敢自作主張。魏忠賢說:“這容易,你馬上寫封信,我能馬上送到太翁那里。”

就是在那天晚上,于翁夢見死去的父親,還像以前那樣在給他上課,出了兩個題目,一是“孔子曰諾 (就是孔子說行,可以啊。)”,一是“歸潔其身而已矣’,就是說“回去獨善其身就行了”。

夢中他正在構思,忽然被叩門聲驚醒。原來是魏忠賢派人送來的信到了。 于翁看了兒子的信,他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夢中父親出的題的意思。于是馬上復信說答應婚事,同時附言說自己病得很重,叫兒子趕快回來。肅寧離京城有四百多里地,等回信送到,天剛微明,演的戲還沒有散場。于生按照父親的信說了, 匆匆地準備行裝出發回家。沿途中魏忠賢安排了,早有官吏迎候,搭好帳篷準備好一應物品,恭聽他的使喚。到家之后,于氏父子都對外宣稱有病,不再出門露面。這一年是天啟四年。

過了三年,魏忠賢垮臺,于氏竟免于受株連。事情穩定下來后,于翁坐著小車,遍游郊外,說:“我三年閉門不出,就是為了能象今天這樣賞花飲酒。想起來真是危險呵。”

當年于生回家,臨走時,魏忠賢給他一幅自己的小像,說:“先叫新娘見見我。”

于氏和我(紀曉嵐)家是表親,我小時候見過這軸畫像。魏忠賢身材修長偉岸清秀瘦削,臉色白中隱隱透紅,顴骨微凸,臉頰稍窄,目光如醉,(臥蠶以上)眼瞼下面,有赭石般淡淡的暈,好像有點腫似的,衣服是緋紅色的,座旁的幾案上,擺列著九顆金印。

紀曉嵐評論說,于氏父子,不為權勢所惑,即避近禍,亦脫遠厄,真是明智啊。
---------
老儒生韓某

獻縣的老儒生韓某,稟性剛正,一舉一動都要遵守禮法,鄉里推舉他當祭酒。(清時為中央政府官職之一,但品等僅為從四品。該官職主要任務為掌大學之法與教學考試,)有一天,他得了寒癥,恍惚之間,看見一個鬼站在面前說:“城隍神召喚你。”韓某想,氣數盡了就該死,抗拒也沒用,就跟著走了。到了一處官署,城隍神查驗了名冊,說:“因為姓一樣,弄錯了。”把鬼打了二十棍,叫把韓某送回去。

韓某心中不平,上前請問道:“人命關天,神為什么派這么個昏聵的鬼,以致抓錯了人?倘若沒查驗出來,我不是冤死了么?還說什么聰明正直!”

城隍神笑道:“聽別人說你倔強,今天一看果不其然。老天運行日月每年還免不了有誤差,何況是鬼神呢?有錯馬上就能察覺,這就叫聰明;察覺了而不袒護,不掩蓋,就叫正直。你怎么能夠知道這些道理?念你言行沒有過失,暫且原諒你,以后不要再這樣急躁亂來了。”韓某一下子蘇醒了過來。這是韓章美講的。
紀曉嵐評論說, 人對己可以嚴格苛求,俗說“嚴于律己”, 但對別人的無心之過,則不要苛求,要寬宥 。

責任編輯:紫君
(轉載請注明希望之聲)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