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逃不出七的定數

2019-01-21|来源: |标签:石濤 習近平 七的定數 

我們節目中說這個圈畫圓了,習近平說一個不忘初心,方得始終。誰說什么,他就把這圈給畫圓了,頂上。

昨天在香港《蘋果日報》登了一個短文,說神奇的數字14。

我一看給我逗得夠嗆,這數是真的,時間都是真的,什么都是真的。至于說國內報那個數是真是假的,他個人是不是藏著掖著的,他是他自個的事,但它報出來的就是這么個數。

2018年股市暴跌損失了14萬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多,但它是那么寫的。全國稅收14萬億,這是人家政府的報告。樓市交易額14萬億,中國人14億,一人1萬塊錢,股市賠了1萬,買房子交了1萬,為中共政府養著共產黨也交了1萬塊錢,所以每人整了3萬塊錢。但它們都在14上。2012年,要要要死(11月14日)那一天,習近平上臺。

2019年元月14號,習近平首次開殺戒,判加拿大白人死刑。法院在你手里頭成為工具。他完全以這樣的方式,以生命威脅的方式,是為了要那個孟晚舟。可是孟晚舟被她自己公司的董事長在新年賀詞一句話“沉舟側畔千帆過”,給說死了,所以沉舟就是死了。“病樹前頭萬木春”,共產黨死了,華為死了,別人都活了,其實就這么回事。所以就是孟晚舟死了,華為死了,今天共產黨死了,老百姓活了。這是12月25號圣誕節那天,華為執行董事長自己說的。

習近平開殺戒應在14號上,去賭沉在水里的沉舟,開殺戒碰生命,他把自己的一切就定格了。任何時候不能以任何理由傷及不該傷及的人。

有人說那是妖怪,那是另外一回事,咱先說好了,如果那人是妖怪,那是另外一回事,但人很難分辨妖怪。

為什么不能殺人?西方的說法中,亞當夏娃生了第一個兒子叫該隱,生了第二個兒子叫亞伯。該隱因為妒嫉,殺了弟弟,還欺騙神。神責怪了他,讓他永遠種地,而且地不好種。就這么來的。可是神也說了,如果誰因為該隱殺了他的弟弟,你們殺了該隱,你們死七回——也是七。意思是什么?他殺人,不是你殺他的理由。所以這是來防止人的現實環境中出于個人的私利妒嫉,假借公義濫殺,獲得自己的利益。

其實里面是這么一層含義,個體者有神在上,來盡可能來維持這個環境的道德。

習近平這么做,當他以這樣的理由與完全為私的理由,即使你以為以國家的理由,那是你說的,你以為的,而你以為的可不一定是天理啊。所以這個問題,在現實中的人必須要明白這道理。

元月14號開殺戒,犯大忌諱了,所以開始是14,結束又是14。這是這圈畫圓了。

2012年到2019年,這一開頭,7年,他懟了三條7,就在這件事情上,一下懟了三條7。沒有這么完美的,沒有這么完善的。

邊上還掛著另外一件事情,趙紫陽死去14年。趙紫陽,改革開放的代表式人物。趙紫陽整個他所代表的一切都是共產黨改革的生路,當趙紫陽今年死去第14年,習近平應在這14上的時候,共產黨任何改革的生路都沒了。

有些朋友會說,石濤你來迷信的。

傻小子,你的歲數就是一年一年長的,如果你把這東西當迷信,那你說你到底是個什么東西?你的歲數就是這么一年一年來的,你的年齡就是這么一年一年來的。你是個女孩子,你這個丫頭,從小長大,也是這么一年一年來的。我跟大家說的,就是這一年一年的數,誰也否認不了。

時間是個神。他所有的事把這點數往這一湊,它就湊成這樣了。14,應對在這件事情上,應對在這個環境中。

在我眼睛是什么呢?沒招兒了。

但是,我們話說好了,這同時又是個生。他代表的一切的死——其實也不叫死,死,人們會把它當成人死了,有一點詛咒似的——是這件事情七的定數的完結。

這不開玩笑吧,七的定數快講了三個月了。說到今天,他習近平一點都跳不出去,他跳不出如來佛的手掌。

但咱說完了,這個數是結束的時候,就是說,這么一個大的定數的完結,它融合了東西方的東西。怎么叫融合了東西方的東西?它秉承的是馬克思,馬克思是猶太人。猶太人真正的信仰中宗教中全跟七有關。

耶和華的七個節日,就這么說的。一年猶太人過七個大節,七個大節中間有三個是最主要的,春天的逾越節和秋天的住棚節,夏天六月初的七七節。沒招兒吧?

共產黨來自馬克思恩格斯,今天的猴理論,來自于馬克思恩格斯達爾文弗羅伊德愛因斯坦畢加索,他們橫跨了人的認識,人們的思想與哲學,人們的文學,人們的醫學,人們的科學,人們的藝術,全是猶太人。

畢加索是馬克思主義者,共產黨員,西班牙的共產黨,他是馬克思主義者,所以這是這么來的。而猶太人呢,最迷信,而灌輸的今天的科學的一切,是最不迷信的,最叢林法則的。

有某種力量要把人帶到地獄去,而今天習近平說的是什么?要用馬克思主義實現中國夢。

有見種不純的,沒見這么個雜交的。但他真的干了。為什么?他是七的定數的結束,因為在中國的文化中,佛家的文化中它同樣有七的定數,他來自于哪兒?他來自于正定縣,佛家的八大定之一就叫正定,其中的一個叫正定。原始古佛有七個,包括釋迦牟尼佛,合在他身上了。

所以七的定數結束了。這天地宇宙是全新的。在人這兒發生了。

我講的可是就是最表面的文化,你可以懷疑,但我問你,你怎么懷疑?它是數來的,它是時間走過來的,它是已經發生的真實,他是今天國內的口號,是你今天崇尚的叢林法則的根本。

天下最大的笨蛋!如果還不醒,還睡不醒,咱慢慢來。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2018年經濟增長6.6%,8964以來最低》。

它說1990年以來最低的。1990年是低的,這回又回去了。這不圈畫完了嗎?而89是一個標志,89是什么標志?趙紫陽下臺,改革已死。

這圈畫圓了,什么意思?現在早晨太陽出來了,一會兒晚上太陽沒了,明天早晨太陽出來了,一天過完了,一圈沒了,一個定數結束了。你又少活了一天,你離死又近了一步。誰都離死近了一步,不是我咒你。這不就一圈嗎?這不就圓了嗎?

最通俗的東西就是最大的道理。生命之道理。最奸的人才去研究,研究那是奸賊。沒罵你,純粹是善意的,就是說今天被灌輸的很多人缺少氣量,就是缺少眼界,盯的是自己一條“康莊大道”,就把自己弄死了。

2018年經濟增長率發布之后,各界關注,它是因為第四季度的經濟增長率只是6.4%,從多項指標表明中國經濟活動比官方稱的更大幅度放緩。與國進民退脫不了干系。

這都是表面的理由,你讓我說,這就是命。所以在我個人眼睛里,我覺得這東西無所謂,這是一個表象,面對表象很多人不一定承認的,就是他不一定改變自己的思想和想法。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中國經濟在第四季度增長6.4%,比第三季度增長6.5%更低。

財經評論家葉檀認為主因是經濟轉型,她認為6.6%的經濟成長率已經滿好的。她說:“經濟質量還不錯的話,6.6%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13%的時候也說挺好的。6.6%也是不錯的。經濟要轉型,每天都轉型,你信不信?明天的你,不是今天的你,你說叫不叫轉型?

我跟你說,這些詞都是人編的,為了表示自己的偉大和昌盛,在中國的環境,“昌”就是“娼妓”的“娼”,娼盛。這不是罵女孩子,意思就是整個淫蕩的,這東西畫圈了,當整個社會走向淫蕩的時候,跟社會最初的黃帝當時白日飛升,他是走了一個神的概念,走了一個魂魄的概念,靈魂的概念。

所以從中國的文化5000年前出來的被人們稱為神傳文化,被人們稱為神話的,實際是靈魂的,中國人從開始的完全靈性的東西,走到今天全是肉的東西,這圈圓了,這七的定數結束了,七的定數完結了。

今天全是肉,太多的去宗教里的人也是為了欲望,這塊肉。我信神,我就能上天堂,你看他一定這么說。人說你信神,神讓你死,你死不死?他肯定會罵不好聽的。我要上天堂,你怎么能讓我死呢?你算怎么回事,你是假的吧?他來了。他只要一吃虧,他就翻車了。這東西遍地都是,馬路上比麻雀多多了,都是這樣的。吹胡子瞪眼,欺騙,在教堂里干什么的都有。所以一樣的道理。

在我個人眼睛里,其實這些東西,就是無所謂了,它是一個配稱的環境,反映一個現實環境的真實,所以這個沒什么可講的,所有人都在這么報。《紐約時報》為了趕今天的出版寫的《中國經濟增速創新低,數字背后的情況可能更糟》,它是一樣的。

背后的情況更糟,在中共社科院的一個教授寫過一篇文章,他說真正的經濟增長數2018年,應該是1.67%。而這個東西是社科院一批專家一批學者他們揭示的真實數據,只給習大大看的,不給別人看。當然李克強可能能看著。給他們自己看的數,所以這就講背后可能會更糟的意思。

所以在我眼睛里沒什么意義,但它的很大的意義就是,1990年以來,這是最糟糕的。1990年我沒查是多少,可能這個圈圓了。就是2019年的增長數字跟1990年的增長數字幾乎是吻合的,等同的。

趙紫陽1989年下臺,14年前死去,在它公布數字的前后的同一個時間。他的死,應對著中國共產黨改革求生之路,當初的趙紫陽和胡耀邦確實想走向改革,把中國社會帶向民主,所以在中國共產黨的框架下,民主已死。

所以我說,習近平逃不出七的定數。就這么回事。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