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烏魯木齊-不服氣的仆人 (22)

2019-01-26|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強。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名叫烏魯木齊的人

現在一說烏魯木齊, 都知道是新疆的一個城市的名字了。翻譯成漢語的意思就是好圍場的意思。我(紀曉嵐)在烏魯木齊的時候,有個筆帖士(滿洲話書寫之人的音譯,是清朝滿人專屬官職之一,此官職配置于朝廷或地方的輔助部門,相當于正六品至正九品的官員。)名字就叫烏魯木齊。

算起來他起名字的日子,大約在西域平定前二十多年。他自己說他出生的時候,父親做夢夢到祖父,祖父對父親說:“你生的兒子,應當起名叫烏魯木齊。“夢中祖父還用手指畫出這幾個字給父親看。父親醒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夢中情節十分清楚。于是就給他起了這個名字。沒想到自己如今果然到了這個地方,他想是不是預示著我就要終老死在這里了呢?后來他升遷為印房主事,果然最后就死在官任上。從開始從軍出征直到死,這個烏魯木齊,就沒有離開過烏魯木齊這塊兒地方。說起來,事情都是以前定好的,不信真不行啊。

還是這個烏魯木齊他給我們講的:原來他手下有個做飯的名叫巴拉,隨軍作戰時,每次遇到敵人都全力奮戰。后來在一次戰斗中被流矢貫穿左頰,箭頭直從右耳后邊透出來,就這樣,他還奮力砍殺一個賊兵,最后他和那個賊兵一起倒下了。后來烏魯木齊到孤穆第(在烏魯木齊、特納格爾之間)辦事,夢見巴拉來拜見,只見巴拉衣冠修整,一點不像地位低下的雜役。夢中烏魯木齊忘了他已死,問他一向在何處,現在要上哪里去?

巴拉回答說:“奉命差遣路過此地,偶然遇到主人,特來與您敘舊。”

又問:“你怎么當了官呢?”

巴拉說:“忠孝節義,是上帝所看重的。凡為國捐生者,即便是下人仆從奴隸,只要生前沒有做過惡事,冥間必定會給他一份職位、差事。如果生前有犯過、作惡的,也會給他消除前罪,轉生為人。我現在是博克達山神的部將,相當于驍騎校(相當于今天的師長旅長)之職。”

問他到哪兒去? 說去昌吉。再問去做什么?則回答:‘帶的有文書,但不知道里面寫的什么。’

就在這時烏魯木齊猛然而醒,耳邊還好像聽到巴拉說話的聲音。那時是乾隆三十三年六月,到了八月十六日, 就發生了昌吉變亂。烏魯木齊說,看起來,巴拉就是要去處理昌吉這事的呀。但是鬼是不敢事先泄漏這個消息,這叫天機不可泄露吧。
----------------
不服氣的仆人

史松濤先生,名茂,是華州人,曾官至太常寺卿,與我先父姚安公是至交好友。我十四五歲的時候,記得他和父親說過這么一件事:某公曾經打死了一個挺能干的仆人。

后來這個仆人的靈魂附體在一個呆癡的婢女身上, 與某公爭辯,說:“奴才營私舞弊該當死罪。可是主人你殺我, 我實在心有不甘。 主人高爵厚祿,您受皇上和國家的恩惠,不遠遠地超過了我受您的恩嗎?你賣官鬻爵,積聚了巨萬金錢,不遠遠超過我受賂嗎?某事某事,你顛倒是非,草菅人命,不也遠遠超過了我竊弄權柄嗎?主人可以負國,怎么能責備我負你?!你殺我,我心中實在不服。”

某公發怒把婢女打到在地,她嘴里還是唧唧囔囔不停。后來某公也不得善終。

史先生說到這里嘆息道:“我們是絕對不會到此地步的。 然而我們這些人每天只是隨波逐流,坐食俸祿,卻常常責備僮婢不干事。他們在心底里是不是也會反詰我們呢!”

紀曉嵐評論說,自己做的更不好,還要去責罰別人,鬼都不服啊。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