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川普聲稱無結構性改革無協議 監軍中國改革進行時

2019-02-01|来源: 希望之声

今天劉鶴說他支持中美貿易協議的執法機制(enforcement),萊特希澤談話中則說了7個enforcement,其中兩處是連續說了三次。這種國際談判是史無前例的,別家就是達成協議,大家照章辦事,只有中美談判加入大量檢查監督機制。中共沒有信譽,這一點中國領導人也心知肚明,所以不得不接受。傳說中的川普監軍中共改革大幕正式拉開。

【希望之聲2019年1月31日】(本臺特約評論員秦鵬)緊張的中美華盛頓回合貿易談判,最后在川普和劉鶴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的會面中落幕。雙方談笑風生的提到了中方答應購買大豆將會讓美國農民高興,這當然更多是一種主賓會談中的客套,更多的真實意思則落在雙方其它談話和白宮新聞辦公室隨后發表的聲明中。那就是結構性改革和對此類條款的監督落實上。

談話中,川普提到金融服務進入中國時聲稱,如果中方沒有結構性改革,“協議將是不能被接受的”,他表示,如果無法達成共識,美方只好按期征稅。

川普這個表態,在意料之中。因為,中美雙方都清楚,通過購買更多大豆和工業產品,實現中美貿易再平衡的空間有限,結構性改革才是中美談判的關鍵。

比如就說這個大豆。2017年中國買了美國大豆3170萬噸,而當年一共進口了9000多萬噸大豆。美國當年產大豆1.2億噸,2017年出口約一半,價值260億美元,對中國出口140億美元,今后再增加的潛力有限。而且,一年幾百億美元的大豆,對于縮小中美雙方一年近400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也是非常有限的。即使中方想一天進口500萬噸,美方也沒有那么多可以賣啊。

能源產品也類似,雖然可以銷售更多,擠占部分俄羅斯供應,但是總規模有限,也無法完全平衡貿易逆差。而一些高科技產品,雖然價值很高,但是因為制度差異,美國短期內根本不會開放銷售給中國。

所以,最關鍵的還是結構性改革。否則,就目前體制和政策法規和實踐看,各種壁壘和體制因素導致了美國既無法向中國出口更多產品,也無法推動包括金融等領域的更多服務進入中國。

這方面可以舉的例子很多,比如,中國消費者現在已經知道的進口汽車,高額關稅、消費稅、牌照費等,按照中國商務部的說明,一輛27萬進口價的車,到了消費者手里高達90萬元,“替黨買一輛,替政府買一輛,最后一輛才是自己的。”再比如,納瓦羅抱怨的牛肉,雖然中國做了承諾購買,但是渠道壟斷只要輕輕一卡,最后質高價廉的美國牛肉到了消費者手里竟然比國產牛肉還高,根本銷售不出去。

而現在,對中國政府來說,不管是被動,還是主動,都使得結構性改革被提到了日程上。

從被動這個角度看,中共當局現在內憂外患,特別是經濟已經嚴重下行,資本市場和企業家信心已經喪失,一旦美國加大關稅、金融或技術制裁,可能造成崩潰性的嚴重后果,倒閉潮頻發、失業人口暴增,危及政權,所以中共的妥協是必然的。在這一點上,我與熟悉中國問題的人士,如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趙紫陽秘書鮑彤等人是一樣的,對于在3月1日大限前達成協議,并不懷疑。

另一方面,中國高層其實還有借機進行改革的動力。目前,中國的經濟問題已經到了不進行體制性改革,根本無法解決的地步了,這一點,國內外學者早已經達成共識,中國的高層也很清楚。但是,在盤根錯節的政治和經濟利益集團面前,現任高層僅憑自己的力量,靠反腐等簡單粗暴的方式,已經根本無法推動,所以,他們希望借助外力。這一點,在韓國電影《國家破產之日》里面,我們也可以看到韓國政府里有這部分改革的力量存在。而中國人嘴里的這個體制性改革,到了美國人的口里,就被叫做“結構性改革”,內外其實有很大的共同需求。

可能有人不同意我的意見,認為韓國是韓國,中國是中國。但是請看看1月10日,新華社《這次非同尋常的中美談判這三個細節很耐人尋味》這篇文章。里面這樣寫到:「美方提出的一些結構性訴求,乍一看似乎咄咄逼人,但仔細想,這正是我們深化改革開放所需要做的。」「還是中國的那句老話說得好:和氣生財。這就對了!」「危機危機,總是危中有機。這個世界,就沒有我們邁不過去的坎,就沒有中國人不能化為機遇的挑戰。」這篇文章被包括人民網在內的各大官媒轉發,官方已經提前做好輿論轉向準備了。

那么,也就是說,現在的問題只是,中方愿意在哪些領域做出足夠的讓步,美方對于這些承諾是否滿意,以及接下去的監督機制如何設定了。

說到監督檢核機制,在1月30日的白宮會談中,劉鶴說他支持中美貿易協議中的執法機制(enforcement),萊特希澤談話中則說了七個enforcement,其中兩處是連續說了三次。看來重要的事情說三遍,不僅是中國這兩年的一個流行方式,老美也是如此辦理。

這種國際談判的方式,毫無疑問,已經是史無前例的了:別家就是達成協議,大家照章辦事,只有中美這次貿易談判花了大量的時間談判、加入了大量檢查、監督機制。中共已經沒有信譽了,這一點中國領導人也心知肚明,所以不得不接受。

可以毫無疑問的說,傳說中的川普要監軍中共改革,這個大幕已經正式拉開了。

之前,從12月1日中美雙方領導人達成共識之后,包括新一輪談判過程中,中方為了表達改革的誠意,已經開始了對知識產權保護立法、停止強制技術轉讓、開放金融和服務市場的工作。比如,1月28日,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公告,接受標普信用評級(中國)有限公司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開展債券評級業務的注冊,標普已經正式進入中國市場。

再如,最新的,北京時間的1月31日,商務部發言人高峰再次承諾中國將加大對知識產權全方位保護力度,稱知識產權保護也是外商投資法草案涉及的重要內容之一,目前草案已經全國人大常委會二次審議,并將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審議,外商投資立法進入了“快車道”。

這些已經在路上的政策,對于中國的民營企業來說,當然是一個好事兒。因為按照美方要求,結構性改革的消除各種貿易和非貿易壁壘,包括取消對國企補貼、制定和修正法律使得更加透明和公正等的改革過程中,都是基于利益均沾原則(政策和法律不會單獨提美國,而會說對外企和民企),所以民營企業也一定會受益。

當然,比起中方購買商品的承諾,結構性改革的監督更加重要、也更加困難,美方如何保證中共兌現承諾將始終是一個難題。

但是無論如何,看起來,中國已經在上路,而且已經沒有退路。

責任編輯:宋月

圖源:SOH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