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誰擺脫中共 就是恢復人的尊嚴

2019-02-07|来源: |标签:石涛 摆脱中共 人的尊严 

今天是大年初三,在過年前有個新聞,但當時我們提前把節目做完了,就錯過去了。大概在陰歷29號,過年前一天,習近平跑北京前門那兒,到一個什么家去包餃子吃餃子去了,跟一個什么特殊的家庭......我一看我就樂了,這傻老爺們出不了這套了,沒招了。

包餃子過年那在北京是一頂一的最大的事,小時候就想著過年,過年那時候我們都沒有什么壓歲錢,沒錢,老媽老爹都沒錢。沒什么壓歲錢,能吃點兒上海大白兔奶糖就很不錯了,然后上海的那個有一種花生的奶糖,那是上月亮上月宮了,根本就吃不起。

大白兔奶糖這是能記得的,然后有一種叫酥糖,現在我還有看到,美國有,但是跟原來那個酥糖不一樣,什么意思?沒那純凈了。就像我說的面包可好吃了,擱嘴里可好吃,但總有一種特別的感覺,直接的感覺就是放三個月它不壞,就這么回事。所以在談到過年就等著吃餃子,因為平常做不起,老爹老媽也沒時間給你包餃子,哪有時間呢?因為我們都經歷過文革,那時候天天晚上學習,天天晚上政治學習,然后回到家,毛主席最高語錄一出來上街游行慶祝。

現在能理解當時爹媽生活,就是他的活著本身是很郁悶的,可能對他們而言有這么個兒子還得養著,這事兒不好辦,只能就這么忍著,身為父母的人很多就是這樣的,對吧?你現在有些單親的母親也好,父親也好,不活了就自殺了,連孩子綁在一塊跳河了,這不都有嗎?對吧。

在超市里頭,在這個大貿里頭跳,就是29號那天,有個男的把一個女孩從三樓上扔下去,自個兒又跳下去,他是這樣。但是在我們小時候那個年代沒太聽說過,因為那時候死也沒別的招,只能弄煤爐子,給自己熏死,冬天嘛,那時候又沒有互聯網,所以大家也不知道誰死了,只能左鄰右舍。就像我說的,西單商場那有賣人肉包子的。吃餡兒對北京人,在當時那個年代的人能吃上餡兒了就是過年了。

李自成當年進北京城就問什么好吃?餃子。那咱們天天吃餃子,吃了大概二十八天,就從北京城被打出去了,為什么?他本來能過二十八年,結果天天吃餃子,天天過年,湊齊了數,就給他打出去了,那就是命了,對吧?聽起來是個笑話是個傳說,其實就這么回事了,很多事是自己招上去的。本事再大,你只要展現自己的才智,你就在套里頭。

習近平吃餃子,“方得始終”,應對了當年吃包子,獲得了權力之后即刻跑月壇那兒吃的包子,慶豐包子鋪,我那時候以為他去西寺、西單,那是正經八百,到月壇那是后來的。可是月壇的包子鋪邊上是什么呢?二炮,二炮的司令部、二炮總部在那地方。

我不知道他為什么選擇月壇那兒吃包子,所以當年吃包子他真吃了二兩包子一碗炒肝加了一盤菜。還跟人說是不是有點濃?炒肝要濃的話淀粉打疙瘩。一說吃包子,我們說行,這招狠,玩的狠,這一下走到頭了,這家伙一下就把北京人心給買出來了。我當年吃包子吃不起,吃頓包子四毛二,府右街口那兒,原來沿街餐館也有那包子,因為對于我來講吃頓包子就是過節,老爹發工資那天有機會吃頓包子,那一年過年的時候有機會吃頓餃子,他習近平占了兩樣。

得了權力吃包子,整個要完蛋的時候他吃的餃子,過完年就完了,這一年完了,你看,“始終”。有些人說什么去演戲去表演,你太笨了,這餃子應對那包子,他就跑不出去,他真跑不出去,大年三十晚上吃餃子,這年有過的去就有過不去,吃完了不就完了嗎?就這么回事兒。所以這頓餃子應對那個包子,共產黨死在習近平手里,他們捆著個都死沒了,沒氣,就是應對著今年就完了,那對頭也是七年,七年頭上吃包子。非常有趣,這些很民俗的東西就是在他的做法中他有他的目的,現實很利益的目的,但是呢,你冷眼看就說一定對上他那個“方得始終”。

習近平其實怕死那句話了,他很欣賞那句話,所以他放在了真正獲得權力的十九大的臺子上,他那個橫批上。過了兩個星期,他就知道這句話很欣賞,但這句話把黨跟他自己全都說完了。

無論怎么樣,他習近平在他獲得權力中,他兌現了“反腐亡黨,不反腐亡國”的民間的說法,他反腐摧毀了整個共產黨,然后他以共產黨之名獲得了他自己的權力。當他獲得自己權力走到今天的時候就走向了亡國,他反腐沒有打到江澤民曾慶紅。就變相不反腐亡國,他兩條線全走了,亡掉共產黨就是中共之國之政體,但是他自己會怎么樣,就是這個人會怎么樣,我覺得呢,就天地良心,有老天爺,上頭有神有佛,人家定,咱也沒資格定。

但是我眼睛里就是他無論怎么樣他反腐亡了黨,這是真的,這你不能泯滅,說他目的不純,那沒關系,有他個人的目的。就像我說的哪吒托生的時候,那他還出來凈殺人凈殺這殺那了,他有使命的,他可以承載,他殺的很多也有他原因所在。

習近平有這意思,但他到了2015年啞然而止,改成人類命運共同體了,所以這頭也走了,那頭又走了,兩頭都給掐死了,都死在他一個人手里了,然后最后他開始兌現,方得始終兌現。有期節目我說習近平老“偉大”了,你換任何一個主兒都沒有,那鄧小平你跟他比?鄧小平就是一個毛澤東的翻版,就是毛澤東的手背,毛澤東是手心,他是手背,真正的真正的共產主義者,其他什么經濟改革那都是騙子。

毛澤東的年代當官的全換老婆,淫穢淫蕩。鄧小平的年代全換了,老婆換老公,老公換老婆,一樣,走到社會最底層,他的生命內在的屬性從來沒改變過,我以為就這么回事了,因為人就是那么來的。人不能從那中超脫出來,反而大行其道的話就是那東西,其他都是騙子。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挪威警告華為危機一直在持續,華為與北京政商一體》,我相信這翻譯的,挪威內部的情報機關警察保安局叫PST發表年度報告,該國通信網絡基礎設施的主要供應商與中共政權實際上是政商一體,那中共大使館發表聲明強調中國的法律沒有授權任何機構強迫企業安裝“后門”。

中國的法律有沒有?他定了。全國人民以習近平思想為中心,全國人民都不準有思想,你說那叫不叫法律?“豬年沒豬”,你今天打在微信上,你打在微博上,他說根據當地的法律,你這條發不出去,你說這是法律還不是法律?豬年沒豬,你說是違法還是沒違法?神經病,所以沒跟你說嘛,共產黨人是人才怪。

高級動物以法律的名義就是殺人的,侮辱人的。“豬年沒豬”,你現在在微信上你拿手機打,違反當地法律,你們家的法律“豬年沒豬”啊,這事就這么回事兒了。它不用什么任何借口,只要它一說話一出聲就行,其實不出聲也成,你就知道它怎么回事。警察保安局的局長這個人叫比約蘭,在新聞發布會上講留意華為的角色,商界的華為跟中共政權關系密切,只要中國的情報法規要求,任何個人和組織必須和相關部門展開合作,那就像華為這樣的角色就可能會受到其政府的影響,這是情報法。

華為的說法說我們不會為中國政府做什么,本身就是違法的,為了能夠向外面游說我們跟中國政府沒關系,卻公然去游說,公然去違法那條法律。而西方的人文社會,社會的基礎就是以法律為契約,所有的人尊重法律,那你華為的聲明公然蔑視法律,嘲笑法律,而且敢以這樣的概念去挑戰中國政權,只有你們是一個一體的老板才會敢這么說。

一個老板左右手,對吧,騙不成就搶,搶不成就偷,沒招了,只有你敢這么說,法律在你權力之下,法律在他的華為的真正老板的權力之下,他才敢公然以違反中國的法律支撐來表示自己的清白,有這樣的嗎?

華為自身的行為就是痛斥中共政權的情報法之邪惡,所以它的存在就是一份荒唐,依照著法律的說法和很多人去維系,出于自己利益去追尋和維系的話,你的存在就是個笑話,你這個人的存在是個笑話,禽獸不如的笑話。

因為當年人生于寅,獸生于寅,禽生于寅,禽獸跟人同生的,你根本不是人,當你不是人,你哪配做禽獸。在我個人眼睛里看,這是今天共產黨人將遭到正常的社會,正常的生命理念的大淘汰的必然的緣由。你禽獸不如,因為老天爺造人的時候是跟禽獸一起造的,禽獸是跟人在六道輪回中是通行的,所以不能罵共產黨人是狗,也不能罵共產黨人是豬頭,因為哪天你輪回轉世,你搞不好也是豬頭嘞,所以不能那么罵的。那么罵的人你自己沒有生命認識,就是共產黨文化里頭,咱說的可清楚,你翻翻西游記第一篇就這么寫的,人生于寅,禽生于寅,獸生于寅,都在寅時同時出生的,那是十二會當中的第三會,那屬于天干地支當中的地支。

這事兒就得辦,對吧。其實七的定數是在天干里面,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天地人是三,金木水火土是五,對吧,我們現在跟大家說的七的定數,在它之上是九,走到九就回到零,是個大循環,一到十是天干,很有趣。所以如果這個東西弄明白的話,你就知道這是一個大循環,這就是一個大定數。所以叫六十歲一甲子嘞,你都自己的一年一年活下來都成了一甲子,那不就是命嗎?對不對?你整這個不是連狗熊都不如,連狗熊掰棒子都不如嗎?一個道理。

新聞發布會上局長公布了年度的國家安全威脅報告,對挪威威脅最大的是俄羅斯,而中共政權在針對挪威進行各種各類的間諜行動中,包括通過網絡入侵IT行業。中共大使館發表聲明駁斥指責,大使館對相關報告和局長表示涉及中國的部分表示強烈不滿,堅決反對。它對世界所有正常人的做法都是強烈不滿,堅決反對。

禽獸不如,它不能叫做禽獸的動物,那它披著人的樣兒,它對人的行為是反對的。堅決反對并打擊任何形式的網絡盜竊跟攻擊,法律沒有授權任何機構強迫企業安裝“后門”,這不是胡說八道嗎?對吧。法律絕不能強迫任何一個中共領導人換老婆,個個換,現在的很多紅二代是他們老爹換老婆換,他們是“偉大”的共產主義的“斗士”。

現在很多紅二代很恨,北京不好聽的話,小媽生的,有法律嗎?法律是它定的。那愿意做小媽,是不是?那小媽生的紅二代現在賊橫,對吧。所以這個東西它用法律做幌子,它越這么做,我只講生命的概念,有朋友說濤哥你埋汰人,它不是人,我埋汰什么呀?它不是人,那頭娶了小媽兒生了紅二代,這一頭它對老百姓說我們堅決以法律,國家要偉大,你說的那是什么東西?你說它是什么東西?這不是糟蹋自己嗎?中國人自己在糟蹋自己嗎?對不對?那還用別人罵嗎?你自己的做法自個罵自個不就完了嗎?我都找不著詞兒啊。

有期節目我說這個老太太這個攥兒,老太太這個攥兒在這兒系著,就那么一套,原來是那種黑網子的。就是說呢,你這精英英的,精英者把自己糟蹋成禽獸不如的高級動物。對吧,個個還說我看過西游記,你糟蹋那本書啊。開篇第一頁你根本就看不懂,開篇第一頁講了你的來處,講了共產黨人不如禽獸,你有幾個看明白的,包括那國學大師。是不是,凈“虱”子。

一國當然有權利維護國家的安全,但不能打著安全的幌子,以“莫須有”的借口損害甚至扼殺企業的合法經營,我們反對有關方面以國家之名行貿易保護之實。那維護華為,保護華為已經成為了一個國家第一大國家行為,然后說它是民營的民生的,我覺得它已經就這樣了,就這么回事兒了。

情報部門用假設性的語言對中國無端攻擊,中國和挪威不存在任何利益沖突,中國對挪威不構成任何安全的威脅,我個人覺得就是荒唐。以現在的狀況,誰擺脫華為,擺脫中共,就是恢復人的尊嚴,國家是這樣,個人是同樣,所以是一種站隊。我說站隊的意思是,我說“萬劫不復,在劫難逃”的對2019的定性。習近平先吃包子后吃餃子,把這事兒都圓完了,所以它中共的體制一定走到黑,完全走到黑,這是肯定的。

一月初,挪威的司法部長已經表示要向美國、英國一樣,對華為采取相應的措施。北歐兩大挪威的電信商,挪威電信跟這個特利亞電信都在4G中大量使用了華為,在5G的通信網絡中的測試也考慮了,而華為在5G通信市場上主要競爭對手是愛立信跟諾基亞,分別是瑞典跟芬蘭,我以為這就是現實了。那另外一個幾乎是同時間發生的,丹麥襲擊了,在哥本哈根的這個華為丹麥分公司的一個辦公室,他說是在例行檢查中,兩名中國員工未持有有效居留工作許可,被限期離境,就等于是驅除了。

過去六年,華為在丹麥投資了數億美元,參與了4G通訊,那簽署了戰略合約,那在5G中扮演關鍵的角色,所以現在的問題就是說,我以為習近平的所有做法都要竭盡全力給華為爭取時間,簽最多可能的5G,甚至在條件未必能夠允許,就是未必能夠成熟的情況下,強行鋪設5G,連上多少是多少,他要下家伙,實現他心目中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跟人的正常的生存權,在競爭時間,這是5G的根本。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