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那些纏綿悱惻的愛 原來不過是相欠還債

2019-02-18|来源: 大纪元|标签:文化 紅樓夢 寶玉 黛玉 

文/秦順天

絳珠仙草修成人形,并不是為嫁寶玉,成就美滿姻緣。試想,如果姻緣如意,又如何淚盡人走、回天成仙呢?

人間無債不相逢

赤瑕宮的神瑛侍者,見三生石畔的一株絳珠仙草日見枯萎,便以甘露日夜灌溉。得天地靈氣和雨露滋養,仙草久延歲月,修煉成形,化為絳珠仙子。

而后神瑛侍者動了凡心,下世人間投胎了賈府的賈寶玉;為回報神瑛侍者的甘露之惠,絳珠仙子隨他一起,投胎江南林家,母親去世后,被賈母接到了賈府。

所以,黛玉初見寶玉便大吃一驚,眼前人怎會如此眼熟!寶玉也說:“這個妹妹我見過!”

這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后在另一時空的重逢。茫茫人海人萬千,偏有他二人一見鐘情,靈犀相通,原來也都是前緣鎖定。

人間無債不相逢,被洗去記憶的黛玉哪里知道,這種遇見,不過是以淚還債的開始。

迷中不知身是誰

《紅樓夢》前八十回中,黛玉一共哭了三十七次。“窗前流淚”,“獨在房中垂淚”,“掩面自泣”,“無言對泣”,“淌眼抹淚”,“兩個眼睛腫的桃兒一般,滿面淚光”,“汪汪的滾下淚來”……黛玉總是哭,“抽抽噎噎”,“悲悲戚戚”,但性格其實只是其愛哭的表面原因。

迷中不知身是誰,看不清因緣的黛玉,對世態炎涼、人情冷暖常有抑塞之氣。她一生情苦,為寶玉而哭,一直哭到寶玉娶寶釵之日,淚盡而死,才得以解脫。

如果黛玉知道,這一滴一滴的淚,就是要還給曾予她甘露之人,當年得多少甘露,如今還多少眼淚,這就是她前世自己發的愿,那還有什么多愁善感、枉自嗟嘆的呢?

神仙已無黏膩不再與凡人有親

寶黛情緣,緣起于還淚,當淚盡債清,黛玉就離開了人間,返歸太虛,在仙宮做了瀟湘妃子。

寶玉第二次夢游太虛,見了黛玉,寶玉不禁要訴衷情:“妹妹在這里,叫我好想!”結果馬上就被侍女攆了出去。人間情緣短暫,情債若了,緣分即盡,“誰知你的姐姐妹妹?”

黛玉的角色已成瀟湘妃子,看寶玉就是凡心肉胎之人,怎允許他在仙界逗留?寶玉失望地發現,死去的親人包括晴雯都不再認他,神仙已無黏膩,不再與凡人有親了。

但瀟湘妃子還能認出同等層次的神瑛侍者,為喚醒寶玉回歸神界做仙,瀟湘妃子命尤三姐提劍追趕寶玉,欲一劍斬斷他的塵緣。可見成仙后的黛玉,對寶玉也有良苦用心,但那已經遠遠超出男女私情了。

下凡不過是出演了一場戲

警幻仙姑領寶玉第一次游太虛幻境,原是要警示他,不要癡迷人生夢幻,及早回頭。未經世事的寶玉懵懂不解:為何古今之情,都不過是“風月之債”?

二次游太虛回來后,寶玉厭棄功名仕進,看淡了兒女情緣,“見他林妹妹的靈柩回去,并不傷心落淚”。

寶玉無情,因他終于看清,世上的情緣,都是些魔障,紅塵中的你情我愛,確實就是癡男怨女在償風月之債。

走過紅塵,歷劫情幻,才知自己下凡不過是出演了一場戲,哄了周遭人或喜或憂十九年,曲終戲畢,冤孽償清也好散場。于是寶玉,換了扮相,披一猩紅斗篷,光頭赤腳,隨一僧一道,飄然而去了。

絳珠仙草修成人形并不是為了嫁給賈寶玉

絳珠仙草修成人形下凡,并不是為嫁寶玉,成就美滿姻緣,試想,如果姻緣如意,又如何淚盡人走、回天成仙呢?

人間所謂悲劇,所謂有情不成眷屬,竟然都是一場完滿的清場。那些纏綿悱惻的情愛,原來不過是相欠還債;那些夜怨朝啼、春感秋悲,不過是癡迷中的自作多情、閑覓是非而已。

洗去記憶的我們,籠絡掙扎在名韁、利鎖、情網之中,不知道自己是誰,為什么來這里;不知道所有的缺憾,都是為了還債。

迷在自己這一世的角色中,按照著預定的劇本,你方唱罷我登場,共演一臺人間大戲。在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的劇情里,真的會錯把這人間的劇場當作故鄉啊。@*

圖片來源: 清·孫溫彩繪《紅樓夢》插圖。(公有領域)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