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美貿易協議誰輸誰贏?

2019-03-08|来源: |标签:石涛 中美贸易协议 谁输谁赢 

“善惡之別”怎么去理解?在封神演義第三章一開始紂王非要這個妲己,在他的兩個奸臣的這種懷有私心要害蘇護的這種慫恿之下,那蘇護不干,對吧?就干起來,打起來了。那北伯侯呢,去討伐,被蘇護打了。后來西伯侯姬昌寫了一封信,散宜生送去,直接跟蘇護說:你呢,王要什么臣就得聽,你不聽,這是你一大錯。你不聽了之后,你又在午門提反詩,這確實是你二大錯。那討伐來了,這個天朝來兵了,你把天朝的兵給殺了,將也給殺了,這是三大錯。

有按照規矩說,確實你有三大錯。冀州城是個彈丸之地,你這么扛下去,你扛不過整個商朝,你只是八百諸侯當中的一個小諸侯。你扛不過,那你扛不過的話,那帶來的什么?如果你這么扛下去。你的宗親滿門抄斬,包括你的祖宗的牌位全都毀了。第二,那軍人舞刀弄槍一定是死傷無數,打仗,那冀州城的百姓必遭兵戰之苦,生靈涂炭。如果你把女兒獻了,請罪獻了,那你的宗親,你的一切祖宗的牌位,這祖宗為上啊,祖宗的牌位都會留下來,那你的兵將不會受到生命威脅,不會受到軍馬之苦。

那冀州城帶來的將是封侯加爵,那冀州百姓會感激你的。因為百姓就是一個生活,他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愿意遭到戰爭。所以你個人的判斷,對紂王的判斷,是你個人的道理,但是呢,當你堅守個人的道理的時候,你給整個冀州上上下下帶來了傷害,沒有任何人得到好處。那蘇護一聽深明大義啊,說這個西伯侯真的是仁義之君啊,就聽了。所以就把北伯侯給嘲笑了,因為北伯候五萬兵馬損兵折,還背了罪了。

那這段故事呢,就講述了西伯侯的仁義之君、道德,那也講述了蘇護的正直正義。但是呢,見小沒見大,但其實沒有人往下說。蘇護要抗爭下去的話,他是被滿門抄斬,妲己是不是也死了?他要滿門抄斬妲己也會死去。蘇護拿著劍,他在兵馬來了之后,拿了劍進屋就要殺掉他們。在崇黑虎來的時候他就已經那么想了,因為他知道他打不過崇黑虎。

大家想想,當第三章完了之后,第四章蘇護送女兒進朝歌,然后狐貍就上去了,很有趣的。狐貍上去了,他明確講把這個妲姬的魂魄殺了。蘇護帶了三千兵馬四百家,把驛站圍得水泄不通。結果在進入驛站的時候,那是王家驛站,王家驛站那的人說這地方幾年前鬧過妖怪,蘇護怎么說?說胡說。

人家勸他說你不如住在你的軍帳里,讓這個小姐住在軍帳里。蘇護說胡說,這是給王送老婆,哪能住在兵帳里啊?我會怕這個妖怪?你這不瞎來嗎?他意思講的是背靠王家擁有正氣,邪不壓正,他用的是這個概念。

但紂王一要妲己的時候,他已經是邪了,而不是正。這是站在幾個不同角度,就是你站在生命境界不同的時候,你看到不同的道理。那文王在整個過程中表現就是道德,而他的道德,德義之軍對人而言,只在這一個層面上,而在這個層面上呢,又是順了天意,為什么?保住了妲己。可是保住了妲己呢,又毀了紂王。朋友說濤哥你要這么講,這扣解不開了。

對,人就是這么活著的,社會就是這樣的,不是我們想象的,不是我們努力的,不是我們追求完美的。從未來走向過去,其實就是從過去走向未來,這話要這么說,你聽得懂嗎?因為未來實際是過去,過去實際是未來。為什么是過去?我們遇到的一切都是有著因由關系,都是我們前生前世善惡之業力之緣分促成的。那是不是過去?奠定了今天我們活著的時候遇到的吃喝拉撒所遇到的所有的事情,那你說這事沒發生的是不是未來?所以既是過去又是未來,既是未來又是過去,中間不存在。

善惡是永恒的,我們產生元神的那個地方,他是不死的,他是戰勝時間,所以這是一個錘煉的過程。我想說的煉獄可能指的是人,對我們靈魂而言,我們肉體的一切就是煉獄。有一句話“欲火焚身”,“欲火焚身”它的根在撒旦身上,在這個夏娃身上。欲火焚身,所以煉獄就是人的環境,應該是,無人能抗爭,所以地球老繁榮了。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川普會不會在最后一刻不跟中國簽署貿易協議》,我個人覺得蠻有趣的。另外一篇報道:《2018年對中國的貿易逆差高達4200億美元創歷史新高》。我相信這里面有后面貿易戰開打之后,很多的那種變本加厲的訂貨是有關系的,比去年多了大概400多億美元。所以那貿易協議打到這份上,誰輸誰贏?是否走開,是因為川普在2月28號川金會上他離開了。他那一離開就給所有人弄懵了,這事兒不好辦了對吧?有探索各種因由的,因為這個,因為那個,各種說法都有,但川普當時就是不高興了。

種種跡象表明接近達成協議,那月底在海湖莊園要簽,但美國國務卿星期二說如果協議不完美的話,總統不簽署協議。而中國問題專家說美中協議還不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川普不太可能在最后一刻,但川普不太可能在最后一刻不與中國簽協議。你看一看川金會,類似。川普在此之前全是正面的說法,如果他沒有一個相應的協議做準備的話,他干嘛要去?他沒有意義。

對于他川普也沒有意義對不對?所以在準備中一定有有一個協議,包括從韓國傳出來的,當時判斷都是要有一個和平協議。去核的問題是一個長遠的問題,連川普自己也接受。美國國務卿也接受,說完全去核,他不太承認,他也認為不太可能馬上去掉,但是呢,他愿意上臺階一步一步走,但最終他還是離開了,所以很多問題是在這兒,是在這個角度說的。

星期一美國國務卿在愛荷華州接受采訪時說,可能會有未來的幾天,幾周會有重大的宣布。但是也是在星期一,紐約時報說華為要告美國政府,但白宮沒有任何說法。我們到現在我沒有看到白宮的說法,所以華為狀告了美國政府跟現在的貿易合同的本身出現了相當大的沖突。所以習近平不被動挨打了,人主動出手打你了,其實出現太大變量了。

白宮經濟顧問凱文也說接近了終止線,細節待最后敲定,但雙方為兩個總統最后達成協議作出了準備,可能在27號。27號的說法都有了,各個地方報道都說27號。但是呢,現在的狀況出現一個問題,川金會川普離開之后,在美國政壇和他的這個智囊的環境中,都獲得了贊許之聲。一個糟糕的協議不如沒有協議,這是當時川普的造成的概念,而沒簽協議最失敗的是金正恩,確實是金正恩。有人說金正恩回去就病倒了,其實你可以看到,當金正恩路過北京而不去跟習近平再來一頓棒槌,棒棰島,他跟習近平不碰面,就是哥倆沒得說了,沒得交換了,沒想到結果走到這份兒上了。

他原來計劃的一切全泡湯了,沒戲了對吧?你不用他們想說因為他們有權利擁有國家,他們就多聰明多智慧。瞎扯,一個是騙,第二個用錢買,就這個,他沒有任何別的。騙,中共每次叫簽協議的時候都是處于自己危難的時候,一定把協議作為騙子基礎,這是中共的生命線。用錢買,有錢能使鬼推磨是它的生命品質。當這兩條不好用的時候,完了。所以我們評價說川普好壞,他個人好壞,每個人有著不同的看法,但他是個真實的人,他不是一個政客,他是個生意人,那沒問題,他是個真實的人。這個鬼碰上真實的人,這事兒就不好辦了,其實是在這兒。

史劍道是個中國問題專家了,他的說法就不一樣,他說去年11月以來決定要跟中國達成協議,他最擔心的就是不要簽署糟糕的協議。但這種感覺火上澆油,不斷的有討論說貿易協議來推動美國股市上漲,而推動美國股市上漲不應該是我們的目標,那他是什么意思?

他同樣抨擊華爾街的專家,那誰是華爾街的專家的代表者,美國的財長,美國的庫德洛,這是政府身邊的,川普身邊的人。所以你看到的是美國股市在這種利好的消息中在波動,現在呢,基本就頂在這個臺兒這兒了,頂在接近它的最低點,不上不下。換句話說如果川普今天走開不簽了,他頂多再下10%--15%。就跟去年圣誕節的時候,價錢是一樣的。

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完全是有這個余量的。就是說股市現在的狀況,給予川普機會,一步走開。美國國務卿說有可能最后一刻達不成協議,這是他星期二接受采訪的時候,他說協議不完美就不簽,必須有利于美國,如果不是的話,我們將不斷的敲打,我們愿意得到自己的正確的結果。貿易談判我一直在旁邊,看起來很好,它必須是正確的,必須是確保真實的。目前的問題他討論的就是執行問題,其實真正討論更多的,我們看到的就是執行問題,而不是協議問題。協議的細節大概有130頁,那老厚一本書了。130頁的協議細則,但如何執行?這個對美國人來講,頭大了。

舉個最典型的例子,到底什么叫國家補貼?我怎么查這個國家補貼,他就有點說不好了。中國有沒有私人銀行?那中國就像中國有沒有私人企業一樣。馬云是不是私人企業?其實你在中共黨的體制的環境下,你會發覺不存在,因為他們必須都是黨員。華為在抗爭的過程中,他說中國政府從來沒有要求他們按后門。法律的條文他們也說可以拒不執行,中國政府如果要求他們去提供資料的話,他們可以拒絕。從上至下誰也沒敢說,中國共產黨問他們要東西,他不給。他即使吃上八斤豆子放成九個屁,他也不敢說他不聽黨的話。

老外,太多的人就搞不清楚這個。他敢說不遵守那法律,但他不敢說不聽黨的話,那不就完蛋了,對不對?就這么點兒事兒,就很多外國專家就搞不清了,還討論。有啥可討論的?對不對?如果你這人是有宗教信仰的對不對,那宗教信仰的話,如果你信奉的神,人家拿過來給你踩地下,你接受嗎?你肯定不接受,對不對?甭說神了,別人拿你媳婦照片踩地下,咔給絞了,你不得拿菜刀剁他?一個道理。他們不敢碰共產黨就是這個。那為什么敢碰中國政府?那就是件衣服,對吧?衣服可以隨便扔啊。

有時候想想我覺得挺悲劇的,我們節目做得多,有時候感覺無奈也在這兒,這個很簡單的道理,為什么人們不聽?是太多的人要占便宜。華為的東西就是便宜,物美價廉對不對?沒跟你說嘛,它展現就像女人展現自己的酮體一樣,你要不要?他剛要了,走了,沒要錢,那你要不要?好家伙,邊上都圍著看,簡直是不知道該怎么辦了,為什么?那些人的宗旨叫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眼見得便宜走了,他就是那么個人啊,你干嘛不讓我賤呢,對吧?就跟妲己似的往那一站,你看里頭妲己進入朝歌的時候有個潛臺詞,那兩個壞官要害蘇護,那蘇護送女兒來了,到了這個午門外面,那個紂王就想殺蘇護,但是別人又保蘇護。

在這個背景之下,這倆壞人要害蘇護,就借紂王的手,說大王你見見他女兒,你要不喜歡,倆一塊殺。多壞,因為蘇護沒給他們送禮,紂王就見了,紂王見的是狐貍,這個妲己一進大殿,紂王就從王椅上就站起來,就扶著案子了,他就站不住了,那個妲己一給他作揖,這紂王說散朝,那就全瞎了。然后跟蘇護說封官加爵,就這個,對不對?一開始說的好極了,那個時候連他們想害都害不了了。現在是一樣的,華為展現出來的就是那個。就像那個妲己往那一作揖說王爺萬歲,完了,王爺就垮坐那了,封神演義就這么寫的。所以為什么華為的力量大,我眼睛里有它背后的原因了。

布魯金斯學會的中國問題專家何瑞安,這個人跟史劍道名頭差不多,他講說以目前的情況來講可能會達成一個協議,但最終會怎么樣要看最終的。這話沒得講。何瑞安是在奧巴馬期間,曾經是奧巴馬的顧問。川普總統不會被在河內談判破裂而在美國付出重大的政治代價。他對美國國內與中國達成任何實際的內容所反應的敏感度要高于克服在河內未能與朝鮮達成任何的協議,其實挺能繞彎兒的。

史劍道倒認為川普不太可能走人,但是在美國商業電視臺,前天美國商業電視臺有一個很著名的人,這個人叫吉姆,一個白人,他負責一個專欄節目,叫《瘋狂金錢》。他是討論股票,他在前天發表了很長的一段評論,他認為現在川普遇到了一個10年來最好的一個黃金機會,談判時走開,給習近平腦袋上施加壓力。習近平現在的國內的經濟狀況巨差,他背景的壓力巨大,所以一定要一個好合同,一定要一個好結果,一定逼習近平就犯。

如果錯過這個機會,以后放掉中共,那就是叫養虎成患。所以他同樣作為專家,他就認為應該要壓死習近平。美國商業電視臺有多大的實力?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從那來的。商業電視臺經常采訪的客人全是在美國股市上市的CEO。馬云、比爾蓋茨、巴菲特是他們經常被采訪的人,那就是頂尖的。而這個吉姆是他們那兒的著名的主持人,所以他的看法就我來講,我感覺他要比史劍道他們來的更有力量。史劍道他們太學者了,而吉姆是在他的電視頻道中專門給人解答經濟狀況,具體股市的買和賣的,他的看點。所以在我眼睛里看來最終的結果只能聽命運,誰也跑不出命去。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