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母親發公開信 要求平反六四

2019-03-09|来源: 希望之聲|标签:兩會 六四 天安門 母親 平反 

【希望之聲粵語廣播電臺2019年3月9日】(本臺記者宇翎綜合報道)中國“兩會”之際,由“六四”遇難者家屬組成的“天安門母親”組織發表祭文,要求為一九八九年愛國民主運動平反正名,并將“六四”問題納入法治軌道,公正解決“真相、賠償、問責”3項訴求。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年整,“天安門母親”在網站發表祭文以及致中國國家領導人的公開信,指三十年前,全副武裝的戒嚴部隊用機槍丶坦克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但事后當局卻編造歷史,甚至在去年編寫的《改革開放四十年大事記》,把“六四”標明是“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

「天安門母親」是前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副教授丁子霖等人發起,由「天安門事件」死難者的母親組成的組織。1989年6月3日晚,丁子霖17歲的兒子蔣捷連在前往天安門廣場途中,在木樨地附近的復興門外大街前被子彈擊中喪生。

「天安門母親」發言人尤維潔3月7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重申她們關於六四「真相丶賠償丶問責」的三項訴求,永遠不會改變,要求中共現政府給「國民有一個交代」。

尤維潔表示,選擇在中共兩會期間發布公開信,是希望兩會代表能聽到她們三十年來的心聲。

公開信說,30年前,在全世界的聚光燈下,中共動用機槍、坦克、甚至國際上已禁用的達姆彈,屠殺毫無戒備、手無寸鐵的和平請願的青年學生和市民,奪走了成千上萬名鮮活的生命,讓成千上萬個家庭墜入無底的深淵。

事后好幾年間,北京的許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彈孔累累、血跡斑斑。盡管30年后,這些罪證已被林立的高樓、立交橋等一派“繁榮”景象所掩蓋,但大屠殺的鐵的事實已鑄入歷史,任何人都抹煞不掉,任偌大的權力也改寫不了,任何等巧言簧舌也無法抵賴!

六四學生和市民,只是為了“反官倒”、“反腐敗”,卻被中共扣上什么“動亂分子”、“反革命暴亂分子”的罪名;同時,當時中共當權者放言“殺二十萬人,保二十年穩定”,調數十萬野戰軍進京殺人放火;事后,當局卻相互推諉,卑劣怯懦地編造歷史。

「我們失去了兒女、親人,29年來我們每個家庭飽受著痛苦的煎熬。如今,父母親們大多已進入了耄耋之年,年老體弱、令人堪憂。迄今為止,我們群體中已經有51位難屬永遠離開了我們。」

其中最慘烈的是「六四」遇難者軋愛國的父親軋偉林,73歲的他實在熬不住這艱難歲月,在2012年5月26日自縊身亡。

公開信說,盡管被屠殺的六四親人驀然離去,但他們為了死者與生者的尊嚴,打破沉默,公開譴責六四大屠殺,譴責這場民族劫難的制造者,要求公布屠殺六四學生和市民的真相,追究大屠殺劊子手的罪責。

公開信說,為了守護親人們生前所秉持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天安門母親」從1995年起就向歷屆的「兩會」及中共國家領導人發布聯署公開信。

但「『兩會』」年年開,『六四』年年過,我們的公開信也年年寫,年年用掛號信寄出。然而,石沉大海,杳無音信……換來的只是公安、國保、國安們對難屬更為嚴厲的控制」。

據2017年10月英國解密文檔顯示,在六四事件中,中共軍隊至少殺害了10,000人,屠殺手段慘不忍睹。這與此前美國白宮的六四機密檔案披露的共有10,454人被殺的數字基本相同。

美國之音記者3月7日致電丁子霖時,她表示:「我不便接受採訪。」丁子霖曾對外媒透露,每年六四週年前後的日子,當局都會在她家門口監控,攔截採訪的記者和訪客。

“天安門母親”的公開信說,凡是參加公開信署名的六四死難者親屬都生活在中國政法部門的關注之下,“一到敏感時期家門口就被人和車站崗放哨,不得隨意外出和接待來客,即便被允許外出,也有警員(或便衣)、車輛相隨。電話被竊聽、電腦被‘黑客’”,但是作為“守靈人”和“守望者”,天安門母親不會被高壓所壓倒。

丁子霖希望告訴所有關心她的人:“謝謝。我很好。”

另據西媒報導,約130件紀念「六四」的藝術作品日前在美國舉行轉交儀式。作品將在全美主要城市巡展,並於6月4日被送至洛杉磯的自由雕塑公園,當地將成立「六四」博物館。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