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共開兩會 多名港人上訪申冤

2019-03-09|来源: 希望之聲

中共開兩會, 多名港人赴京上訪申冤. (希望之聲)

【希望之聲2019年3月9日】(本臺記者李清採訪報導)中共目前正在召開兩會,多名香港人今日(9日)啟程,前往北京上訪。她們分別是王艷、王亞珍、陸偉萍、肖敏兒等。過去多年,她們已多次到大陸各地上訪,但至今仍無果,這次難得趁兩會“敏感”時上京,希望能引起社會關注,冤情得以解決。

一年一度的中共兩會備受關注,不少訪民均會趁這個“敏感”時,赴京上訪,希望藉此施壓,令自己的冤情得以解決。香港訪民亦然。

大約下午2點,多名港人整裝來到香港紅勘火車站,預備啟程上京。臨行前,她們手持寫有“冤”字的紙牌,高呼:“還我公道,依法辦事”。到京上訪的包括王艷、王亞珍、陸偉萍、肖敏兒等8人。

王亞珍:我要為被害死的先生討回公道

王亞珍告訴本臺,她這次是帶病上訪,目地是要為先生王文金討回公道。

她透露,她丈夫王文金1992年到山西投資開礦,原本是獨資,後被政府遊說合資,之後公司被“搶”,目前由其他公司在經營。他先生狀告北京法院,2006年仲裁獲勝訴,勒令清算該公司,但山西當地政府不執行。王文金隨後多次上訪,結果2011年被山西當地抓捕入獄,之後更以詐騙罪判處11年徒刑。

王亞珍表示,先生最後被關押10個多月後釋放回家,但身體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出來後,什麼都不清醒,孩子都不認得,迷迷糊糊,吃飯都吃不了,話也講不出,小孩的名字都不記得。”

不久後,王文金含冤離世,至今已5年。王亞珍表示,他一定要為先生討回公道:“我就是說,要還他公道,判他11年,他是投資者,你判他11年,還說他是詐騙。”

王亞珍上訪多年,近幾年,每年都到大陸上訪2次,她表示,所有政府部門對她不理不睬:“這麼多年,我一直上去上訪,找政府部門,找檢查院、法院,我想找的都找不到,一個人都不見我,不理我。”

她透露,去年10月份去,當地法院跟她說,投資是有風險,就當做王文金來“回報祖國”:“我說,有沒搞錯,你把人整死,不還公道,還說回報‘祖國’,還把他抓到監獄,判他11年,還說他詐騙。”這次去的結果預知會是怎樣?她說不知道,但“我什麼都不怕,就是死也要給我先生討一個公道!”

陪同、送行媽媽的王冰池表示,父親一審判決後,父親提二審上訴,按中共法律,照道理2個月一定要公布二審結果,就是父親有罪還是無罪,是不是犯了詐騙罪,但至今拖了5年多,二審結果都未出:“如果它敢,就公布二審有沒罪,這算什麼!抓去留了半條命回來,最後死了,最後不給二審。把二審拿出來,我們公布給世人,看看它的法律依據是什麼。”他斥這簡直是法律謀殺,投資者怎能變成詐騙犯。

陸偉萍:我要“依法辦事”

93年曾在大陸投資的港人陸偉萍表示,這次到北京上訪,訴求就是4個字:“依法辦事。”

她透露,自己是投資商人,之後同樣被“搶”,後來法院判她贏了,結果執行時,只賠償她一小部分,其他的錢卻不知所蹤:“究竟是法院把執行給我的錢私吞了,最後也不知道還有的錢有沒執行,也不給我。”“我要求把侵吞我們的資產還給我們,我們沒其他的任何訴求。說我們搞政治,我們搞什麼政治,我要懂政治,我就不去投資。”

陸偉萍多年前曾成立港商關注組,組員有200人左右,估計中共對此非常緊張。但那時一些個案得到處理。但現在很多港商死的死,老的老。陸偉萍透露她先生也中風,說到此處,陸女士一時哽咽:“有的死了;有的年齡大了;有的被恐嚇,嚇的不敢去了;有的還在那邊(大陸)有生意;死不死、活不活的都有,很麻煩,不管有沒用,我們都要去。有的命都沒有了,我先生已中風了差不多是半個植物人,有5年了……。”

陸偉萍的案子至今拖了20多年,她說,上次上訪時,法院也說處理她的案件有瑕疵,但現在就是採取拖延,“想拖死我們這幫人。”

陸偉萍93年去投資,她承認,當初投資是愛國,但沒想到,國(黨)不愛她:“當初投資是愛國,相信,是不是?現在我們愛國國(黨)不愛我們,有的人去了被抓,被打,被關都有,很慘!”

王艷:打斷4根肋骨兇手還在“逍遙”

港人王艷告訴本臺,多年前家裡的土地和父親的養老保險被“搶”,後來她上訪,結果懷疑被當局請黑社會打斷4根肋骨,她還被拘留多次,關黑監獄多次:“還沒解決,今天去北京反應。”“我借北京開會的機會,再次反應。”,

她重申:“最重要,關我一年勞教,要給我公道,要賠償,請黑社會打我,兇手要抓。”

王艷透露,她2005年上訪,至今已經14年,北京、中南海、天安門,武漢、縣裡、省里,14年上訪無數次。2015年去北京,還被非法關押23天,最後更被拒絕入境:“我們也沒違法,我們幾個香港人(上訪)關在北京東城看守所,關了23天,後來,拒絕我入境差不多一年。”

多次上訪的王艷,可以說是“身經百戰”但她深知這次去不一定有結果,一到北京可能被抓。但沒辦法,還是要去:“沒有希望也要抱希望,沒辦法。”

她們隨後乘搭火車上京,對於去了後結局會怎樣,各人都表示茫然,因為,不知會是否一到北京就會被抓。

此外,根據媒體的相關報道,今次兩會期間,北京慣常安保嚴密。北京的異議人士被公安強制旅遊,各地政府已啟動“戰時機制”,控制“重點人員”及集體進京的上訪者。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