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來自中共政權的威脅令人震驚

2019-03-10|来源: |标签:石涛 中共政权 威胁 震惊 

2月28號川普跟金正恩談崩了,沒有人想到,2月28號談崩了之后就進入了3月份。去年的3月份是習近平獲得權力的,就是修改憲法,一切是從3月份做完的。3月份做完之后,他反其道而行之,突然就見了金正恩。金正恩23號進入中國,25號、26號見了習近平。到北京之后,一開始都沒公布。那見完習近平,兩個人談好之后才對外公布。所以3月份就成了標志,而金正恩同樣是標志,它的標志的概念是習近平的標志。

誰也沒想到習近平在修憲之后,獲得權力之后卻反過來以共產黨的名義重塑中朝血肉之軀的友誼,而一切都是以黨的名義走的。那對頭走走到今年的2月底,走了一年。那在這期間,川普跟金正恩之間開啟了美朝之間從來沒有過的全新的概念。而習近平卻以中共黨的名義和中共的利益的角度插了棒槌,在棒棰島插了棒槌。這樣對頭走過來一年,金正恩跟川普在越南,本來所有人都看好,起碼有個結果吧,沒想到的結果是川普起身離去。大家談崩了,完全崩盤了。

這是沒有任何人想到,感覺起來連川普自己也沒想到。所以川普他的隨意性,就是他跟著自己感覺走的隨意性,在左右著相當大的局勢。那我們有期節目我說那川普離身而去將代表著某種標志,將代表著某種事情的發生。它發生在2月28號,28號四個七。

結果就在同一天開始,華為展開了它凌厲的攻勢。25號到28號在巴塞羅那華為召開的這個相應的會議,不是華為召開,是世界電信大會,行業大會,大概有4000家電信商。所以大家要明白全世界有4000家電信商,華為現在拿到的5G的合同是30個,少之又少,不用吹牛,少之又少。華為在170個國家和地區有自己的生意,它才拿到30個具體電信商的合同,不堪一擊,實際可以這么講。這個數字在這兒,都是他自己的數字,對吧?所以你別聽它吹牛皮,因為沒牛皮可吹,只能吹牛皮紙。

真實的狀況迫使華為突然的破釜沉舟,展開了大規模的做法,也在28號。干了一個星期,主要以美加作為目標狀告加拿大政府花錢買北美的記者參觀總部,華為的老板見媒體,都是它一系列活動當中的組合部分。孟晚舟3月6號出庭,請了13個律師,5個律師行。而也就在同時的時候,在3月1號的時候是美國跟中國的貿易戰的關稅的所謂的緩行時90天當中的最后一天,川普讓步了,就是給習近平讓步了,所以就把這個延長期就延長了,延長到川普跟習近平見面。結果在這時候華為造大漲式似的,跟美國政府看干上了,狀告了美國政府。

3月7號正式狀告美國政府,所以它干了7天,在第7天上告美國政府,這是華為干的。而這期間本來是應該所有輿論拿到的消息都是川普要去懲罰華為,結果華為反其道而行之打他。川普也提到在貿易協定中可能會包括華為跟中興。結果華為不讓,先下手為強告你美國政府。那現在得美國政府是川普是老板,就等于變相告了川普,對吧?而川普在處理類似的事情的時候,像中興是習近平個人出面,罰了13億,把這事兒解了。他現在不了,原來說私了,現在不私了了,反其道而行之,而川普最近的日子最不好過,他自己國內遇到了一些麻煩,在最不好過的時候習近平落井下石打他。

習近平落井下石的意思就是中共的所有外交系統跟新聞系統配合華為大漲式,那就是政府行為,所以華為的做法已經完全把自己跟中共合在一起了。華為的高管敢說,中國政府從來沒有要求我們安后門。任正非敢說情報法你錯解了,根本我可以不聽的,中國政府讓我做這種事我也不會做的。但他們都回避了中共政權中的核心的權力者:共產黨、習近平。習近平是獨裁的,如果我是記者要問他,我就跟他說習近平讓你安,你安不安?

在西方媒體,他有一些觀念,所以在提問題上的時候,他提不到硍節上。你不提中國政府,今天是習近平一個人說了算,劉鶴談買賣,跟川普談買賣,談一次習近平寫一回信,就把劉鶴當傻瓜使了,你已經讓劉鶴作全權代表了,你還說什么事啊?你就讓他干這活就完了嗎?習近平不,非得當眾念一封信,這劉鶴就是我的拐棍,沒必要吧?但他就這么干了,所以如果問任正非,今天習近平讓你上安后門你怎么辦?外國記者還是不懂這個,我覺得還是對共產黨那一套差一點。所以在華為的所有的對外的活動中回避共產黨,回避習近平,用西方的國家的概念、法律的概念去說,其實這就是后門,大家想想這就是后門。因為他可不敢說我絕不聽共產黨的,他更不敢說我不聽習大大的。

習大大心眼兒小,你讓他任正非敢當眾說我不聽習大大的,習大大一定讓你安上翅膀飛了,你不任正非嗎?讓你飛了對不對?飛起來想下都下不來,什么意思?弄個二踢腳給你崩碎了算,他其實就是這個。那這是今天顯露出這個體制的邪惡,他在做法中他根本回避不了這個問題。無論他的場面多大,無論他多有錢,他回避不了這個問題對吧?但是他逃不出那定數去。橫豎就跑不了這個七了。但七呢,是結賬的數,我說結賬的數就是一個大循環的結束,我們看到的都是結束對吧?講了太多了,我們看到的都是結束。

前天有朋友說濤哥你最近說這個《封神演義》說得太少了,我說也是,結果做節目累了就隨便翻《封神演義》,翻到第三章,就是云中子去朝歌勸阻紂王的時候,他其實就是勸善。后來紂王經不住狐貍一看它,所以就把那把木劍就給燒了,燒完之后,云中子沒離開朝歌,他就在寺天臺。寺天臺其實就是在當時古時候就像那種觀天臺,是天、地、人當中,對人間有著善意、有著影響、有著提示的,應該講是一個在古時文化當中、人類文化中最關鍵的東西。

后來周文王建的靈臺,類似。周文王建靈臺,用周易觀天天象,風雨協調。紂王建鹿臺與妲姬狐貍之這塊臭肉盡享人間榮華富貴。因為鹿臺是從民間搜刮的所有財寶,她用珍珠紅藍寶石瑪瑙鑲嵌起來的一個臺,所以這個臺代表著人間的財富珠寶上頭都放了一塊女人的肉。

靈臺不是,靈臺是周朝民間老百姓自己付出做出來的,當時是那么做的。而在挖靈臺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尸骨,文王非常的悲傷說傷及生命了,但周朝的百姓對文王非常的尊重,那文王最后就把這個挖出的尸骨移到高處。就是說他對生命對已經走的生命和未到的生命有著至尊的概念。而鹿臺是殘害的概念,這是對比。所以你遇到奔肉去了,就是邪惡的,就這么講吧,有一個算一個今天的人,奔肉去了就是邪惡的。奔天意,奔人的靈魂去了就是善的。所以今天是萬惡不赦的一個環境。

而華為走的方向走的概念是純肉欲的,以至于最終淘汰人。AI產品跟這個5G合在一起,真正造成社會垃圾的是人本身,人本身成為了這個社會的多余者,因為他被掌控在專門殺人而生存的共產黨身上,這個時間很有趣。而再回過頭來云中子在寺天臺題了詩之后,講述了紂王將來哪天死。那主管寺天臺的三朝老臣杜元喜看到這個云中子的詩之后,他沒看懂,然后他就觀天象,他也看到了妖怪。他看到了妖怪,所以他就上書了,因為上書最后他被殺了,被妲己設計殺了,妲己一句話就殺了他。但是他里面提到了一個問題,就是說如果紂王不能改邪歸正的話,就是愧對祖宗,愧對七廟。“七廟”沒見過這詞,后來就查了一下,我們大戶人家、普通人家都會供奉祖宗牌位,那得有大戶,戶要小了根本就沒有對不對?

其實中共也有這東西就是八寶山,有類似東西,八寶山。但七廟是什么?當時只有文王才有的東西,天下的王才有。而最早是指自己的祖宗牌位,你就這么講,是祖宗牌位,到了諸侯這一部分只能做五廟,到了士大夫只能做三廟,到了大學士只能一廟,到了普通的老百姓只能用家里面的祖宗牌位。人,自己活著的人跟自己的祖宗接洽的概念,他已經死了嘛,而這接洽的最高數是七。佛家說的地獄閻王有七個對吧?人死后有頭七對不對?七七四十九天誰也不能過這坎,我無意中看到的。而大家也知道《封神演義》里面他其實主要是在道家里講的,從道家的學說在講的事情。

今天中共一切都遭遇在七上,根本就逃不了。就像華為這么抗爭,它都在七上。你這么算,從今年的1月7號,1月1號開始從7號開始你就往下算,唯一區別的,我覺得唯一稍微出格的就在1月2號的習近平的《告臺灣同胞書》,確實有點出格,我也沒想出來。但是后面1月7號、14號、21號、28號,到了2月的7號、14號、21號、28號到3月7號沒走樣,一點都沒走樣,跟中共本身的生命息息相關,3月14號還沒出來。

昨天3月7號的時候我說你看這兩天會安靜點,因為他打到頭了,沒見過華為去告美國政府,同時又告加拿大政府,邪了門了。一開始給大家嚇一跳,后來回過神來,知道逗你玩兒,他什么東西都不會得到,他唯一得到的就是一個大聲勢。我跟大家說這些意思就是講到七的定數的意思的真正含義,就是說你記住人從來沒說了算過。今天走的已經根本就拐不了彎兒了。換個角度說,地球上的人有一個人算一個人,每個人的命運已經定死了。

由人組合的一切,公司也好,買賣也好,賺錢也好,買房子置地也好,都定死了。而它的核心的邪惡在中共身上,在華為身上,它是一體的。它們會率先完全磕死在定數上。他就是把小拇哥那塊村那個勁,腳后跟那個力量都使出來,喚醒他兩個月吃他媽奶的那個勁兒都使出來,他也逃不出七的一點點,沒戲。如果數定下來了,也就是大家就走個過場吧,每個人都走個過場。

但是反過來人們還有向善的機會,在《封神演義》的萬絕陣當中通天教主的大弟子,他做了六個幡,這個幡書老君、元始天尊、接引道人、準提道人、姜子牙、周武王,要置他們六個于死地,就像念咒訣一樣。當然后來知道根本就動不了,動不了元始天尊跟老子。因為他們是來的,那是順天意的,再邪惡的東西也動不了正的。因為真正的背后有著更加高的力量支持他。可是他的通天教主大弟子在最后對壘的時候他反車了,他把這東西帶到了元始天尊、老子面前,師伯,弟子對不起,我的師父讓我干這個,但我覺得有點太邪了,弟子不敢干。所以那是在最后的時刻看到了一種中國人留下的文化,是一種生的機會,所以對每個人依然有著生的機會,說太長了。

BBC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中共政權的威脅遲遲沒有引起重視》。美國安全首腦警告,BBC寫東西有時候寫的拐彎兒,美國FBI的老板他在題目上寫的是美國FBI的老板。但是在他的主頁上,FBI的老板否認中國的電信巨頭華為爭議背后有政治動機,他直接講來自中共政權的威脅令人震驚,卻長時間沒有引起美國的重視。

我個人覺得不只是沒有引起美國的重視,是因為中共在過去時間里搞了太多的代言人。唯利是圖者身居官位,對自己的生命的認識,在利益上去認識。我的意思就是有些人信宗教,在利益上信宗教,基本就是邪的,所以就被人買了。新西蘭的原來的總理,澳大利亞原來的總理、部長,英國的前情報的主管,加拿大的前駐中國的大使都是類似了。

我覺得之所以這種現象很正常,共產黨不夠強大,共產黨不能夠讓人感到恐懼的話,它存在也沒有意義。它的存在讓太多的人最大限度的暴露出每一個人在貪婪上的程度。而每一個人的貪婪的程度正好測試了這個人背離神的這種程度,也就是背離自己靈魂的程度。所以在這種定數下,我們感到了我們今天攤上的是一個大的變化。如果從人的文化上說,現在是新版的封神演義。那如果是新版的封神演義意味著什么?封神演義叫改天換地,連神仙都換了,三界里的365個神仙全換了。

365對著365天,一天一個神仙。而今天人貪婪根本想象不出,關我什么事兒?我今天還得吃點補點呢?為什么?今天是周末,我得找地方高興去,他是這個。大多數人是這個,而這個的本身卻是共產黨存在之后,衡量每一個具體人背離自己靈魂的程度。那說得多飄啊,對吧?我今天吃點兒好的,我周末找哪兒去happy去,那多實在。這就是現在,不墮落到這份上,共產黨也沒完成任務。

克里斯托弗掌管FBI一年半,美國司法部對華為和周永康的刑事指控,在這個過程中與政治沒有任何關系。他是犯罪的對吧?他講的是犯罪的。而中共說有政治關系,是因為孟晚舟也好,華為也好,它的背后的老板是中共政權。所以當美國人針對具體公司、具體人,他犯罪之后觸及到中共政權的在表面上的政治機構,所以中共自然怎么想他都是政治問題。而在西方的社會中你偷我的,你搶我的,你占我的,那你是沒經過許可的,那你就叫犯罪,所以問題在這兒。

孟晚舟跟伊朗做生意,那是黨的要求。所以當她在真正出庭的時候,就像華為去狀告美國政府的時候,我就覺得很奇怪,如果美國法官把這些東西都問你,那你得給我答,就像任正非你得來吧,到這兒出庭來吧,你得跟我說,你當時這個事為什么這么做啊?你個人出于什么目的?那任正非會不會說對不起,這是黨的指示,這不是我個人的主意,他會不會這么說?在他個人受到威脅的時候,他其實是這兒。

大家還討論什么叫政治因素,但對華為來講一切都是政治的,那當然就會這樣,他也會當然就這么想。英國每日電訊報克里斯多福說這跟貿易沒有關系,跟政治也沒有關系,甚至不屬于外交事務,只是法治問題,做的一切都是以獨立事情作為依據,不管最后牽扯到哪里發生什么,也不管牽扯到什么人,也不管什么人愿意不愿意。是,抓著他偷東西了對吧?所以就是你這個人犯罪了。如果這個人生扛了,說我一切都是我自個兒,我說你你偷那東西干嘛?我回家玩對吧?那沒問題,你只要扛下來。可是中國的文化,共產黨的文化是出賣文化。

任正非他們同樣是出賣文化。你看任正非說他女兒,同樣是出賣,那是出賣文化出賣的行為。原因他只有出賣才能發展,任正非沒有出賣的過程,就沒有華為的今天。習近平在小的時候被他媽媽出賣了,所以才促成了今天他很奇怪的心態。生命受到傷害,那是共產黨傷害的,很悲劇。所以他現在的執政的概念,很多人不理解,其實沒什么不理解的,解氣,他今年66歲,當年出事,他媽媽給他送到勞教所13歲,等了50多年。對他個體的傷害、個人的傷害,那是一個典型的事例,他一定還有別的事情。所以他等了50年,今天有權力讓所有他權力之下的人去共享他曾經遭受過的迫害,這就是今天修改憲法之后的故事。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