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朝鮮在準備進行導彈試射

2019-03-12|来源: |标签:石涛 朝鲜 导弹试射 

今天是3月12號,其實3月11號的時候,看到一篇文章,因為時差的原因,是一個臺灣人寫的。311是日本大地震出現大海嘯的時候,當時臺灣很創記錄的向日本捐了很多錢,我忘了多少億了,捐了很多錢。寫這篇文章的人是一個寫博客的,這是一個老文章,他說大概大地震后的第三年還是第四年,他到日本去旅游,到京都,結果在旅游之前,他遇到了人生的大麻煩。但是想來是他已經安排好了旅游了嘛,所以他非常懊喪,就是情緒非常低落。

在京都有一天他去吃飯就擠到了一個餐館里,餐館很忙,他坐在靠最外面的一個人坐的地方。只有一個店員,然后店員就問他說你哪的人。因為京都外國人太多,那個臺灣人很多來旅游。問他是哪來的,他說是從臺灣來的,臺灣人。他自己日語不太好,過一會兒這個小伙子跑堂的就跟老板娘站在他跟前兒了,說日文就給他鞠躬,鞠一個,鞠兩個,鞠三個,就給他弄慘了,他就不知道為什么,那他日本又不好。后來這個老板娘就找張紙,因為很多日本人會寫中文,不會寫簡體字啊。其實它原來很多文字都是中文。就寫311大地震,日本人感謝臺灣人。給他鞠躬的原因是感謝,就給這小伙子弄蒙了。后來他說是,我也捐錢了,但是他就沒想過是讓人這么感動,讓人這么感恩。

老板娘等鞠完躬之后,就跟在座的人就用日文說這人是臺灣的,吃飯的人凡是日本人全站起來給他鞠躬。他說給他鞠傻了,就是讓他感觸非常深,因為他情緒很低落,但是當受到日本人如此尊重的時候,只不過是因為在當時大難時,臺灣人的表現和做法那是正常人的做法。一個普通的人,簡單的人,正常的人的做法你不用上升任何境界,中共的詞全是騙人的,所有形容詞都是騙人的,因為它是高級動物來的。

不看人說什么,看人做什么,這是人,對吧?這件事情對他的影響太大,因為完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一切都是似乎跟他沒有任何關系,而唯一的關系是他是個臺灣人。他透顯出臺灣人整體人的素養,素質跟他做人的基本道理,同樣透顯出日本社會日本人對臺灣人曾經做過的一切,那一份內在的生命的感觸。懂得感恩的人,懂得感恩的民族,在某種意義上,他的生命是走在了一種靈性上,一種靈魂上。

我覺得有趣的是,臺灣人也好,日本人也好,中文的文字在他們的文化中貫穿始終,中文的文化在他們過程中貫穿始終,但他們擁有人的素質是今天大陸人根本不具備的。大陸他根本的概念就是高級動物的概念,進化論跟無神論和叢林法則摧毀著每一個具體的人的靈魂,讓具體人在它的受教育的過程中就是轉變成臭肉的過程。朋友說你別那么狠,我也這么過來的,沒有什么狠不狠。

讀了20多年書就是變成臭肉的過程,只是一個欲望的載體,一個貪婪的機器,需要別人向你感恩,從來不想感恩別人,就這么回事。而任何說沒有,我感恩了,你感恩的過程是為了從對方獲得更多的索取,騙子,很多都是騙子,因為不這么做,在中國大陸他生存不了。其實這些拿著生存做借口的人,都是賺錢發財的人,官途、仕途的人。真正在中國社會討生存的人,他沒有機會也沒能力去展現這一份,你想吧,真正在中國求得生存的人,他也沒能力,他也沒機會轉變成臭肉的過程,對他機會小,所以這是我個人相當感觸的。

他說去京東,我也去過,所以就在那個二橋板三橋板,給你做個比喻吧,你到長城去,在八達嶺進八達嶺口的地方很多做買賣的,30多年沒去過了,原來在八達嶺那個山洞下面那都是做買賣的,二橋板三橋板就是這樣的街鋪,類似。沒有一點點紙屑,沒有一個煙頭,那個店鋪很多人,跟王府井似的,人擠人,地面一點沒有臟,沒有灰塵,那是露天的。

所以這是民族的素質,在這種過程中你看大陸人去,他凸顯的那種在靜水之下,一個喧囂的動蕩的占有的貪婪的生命,在一個靜水之下就像鏡子一樣,就一下就出來了。他就是一個文章紀念性的文章,到后來這個人說他回到臺灣出奇的順利,他就說他的很多苦難就迎刃而解,讓他很不明白為什么的,甚至他講說有一種神跡的感覺。

然后他每次去京東一定要去看這個老人,然后一定請這個老人到臺灣去旅游,他做地主。他就講這段對他的影響太大,關鍵就是說他說很神奇,不明白為什么在后來他的命運轉向,從那么低落的一個環境下突然就變好了,里面很多神奇的概念在其中。所以我個人的說法就是今天地獄門向你打開著,人們以臭肉為基礎大步流星的蜂擁而至,而神佛在你背后,卻取決于你個人人的生命的認識。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對朝鮮可能的導彈活動不存有幻想》,川普也承認了,而且川普就講說讓他感覺到非常的遺憾,對金大帥非常的遺憾,然后川普他講說如果這事情是真的。而這個事情的發生是在川金會之前就已經發生了,所以有報道說朝鮮在準備進行導彈試射。

可想而知在當時川普跟金正恩沒談成,川普起身而走,應該是對金正恩的打擊巨大。而川普的本來可能也就是覺得這實在談不成了,沒意思了,那他的性格決定了他。他的性格,他的做法,談不成還吃什么飯?瞎掰。所以我個人以為,當時的不高興,就像我一直說就像劉鶴的500萬噸大豆,他不知道為什么,他當時就覺得是對的。所以某種特別的力量,某種特別神奇的力量,在這些重要的人物中,在他們的背后已經開始彰顯了。

習近平的念稿,劉鶴的500萬噸大豆,任正非竟然侮辱式的說她女兒永生永世不會成為CEO,全都是表現。再加上我們看到的川普起身而走,沒有任何理由,他現在不解釋,他只說協議達不成,沒勁了,不浪費時間,他不在乎半個小時嘛,因為那個飯都準備好了,馬上吃飯了。稍微有點禮節,他不就吃頓飯,然后就算了?反正沒達成就完了,他沒必要離身而去,很多朋友根本沒能力理解,精英的更是這樣,精英的非說一加一等于二。一加一不等于二,一個就是一個人、兩個人、三個人,這是單一的。

如果你加到一百個人,一百個人發出來的力量不是簡單一到一百。一百個人發出的力量超越了一百個單個體的疊加。正的力量是這個,惡的力量也同是。所以一加一等于二是精英,一加一不等于二是生命。今天的人都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精英,在學校訓練出來的。所以當觸及到生命問題的時候,立刻這些學校就變成了利益的、出賣的。這個東西也是一樣,對吧?那川普想達到某種概念,其實是金正恩在欺騙了。那金正恩欺騙,這種相互利用的做法,就是正與邪的這種對壘,而正與邪的生命背后的因素在起作用,我個人以為其實應該是正的生命在起作用。習近平、劉鶴、任正非,包括金正恩是出丑的,他們的行為都是出丑的。

出丑的意思就是明顯的錯誤,明顯的不應該。以他的身份,那個禮儀環境,是明顯的不應該。而川普他的下意識的行為直接打擊了金正恩。所以我以為這就是在定數中走向結束的時候原形畢露了,或者說有著某種力量在打擊著他們,讓他們沒有辦法,他們對自己都沒有信任。習近平不愿意去海湖莊園見川普,他怕川普離身而去,當他怕川普離身而去的時候,他沒有能力抵抗,沒有能力平衡這種局面的出現。

大家想想這意思,很有趣的,而他的沒有能力的一切,是顧及到他自己,顧及到中共現實的體制環境。所以這是我說可能正的力量在顯現。正的力量顯現,支持那順天意的。什么叫順天意的,跟共產黨作對的。

白宮在星期天對朝鮮是否正在恢復導彈試驗不存在任何幻想,拒絕對顯示平壤正在組裝一枚新導彈的商業衛星照片加以評論。博爾頓在廣播公司講,美國對朝鮮的監督不是間斷的,我不會去對商業衛星照片的內容進行評價。商業衛星照下來的,那跟軍事衛星照下來的,概念不一樣。作為國家來講,現在發達嘛,所以商業衛星在某種程度上很多秘密就被披露出來了。

但是作為國家安全的角度來講,它肯定是按照他國家安全系統、軍事系統。2月22號公布的衛星照片,似乎朝鮮正在組裝一枚新的導彈,美國依賴自己的衛星監測手段會得出自己的結論。他提到說不抱任何幻想,就是面對現實。我們知道他們正在做的一切,我們每天都看會匯報,不想推斷他們在做什么。而川普認為金正恩會兌現他的承諾,不會恢復導彈試驗。

博爾頓說川普相信他與金正恩之間的關系。我覺得這就是很有趣的一種概念,它表現出來很多內容是沖突的,但是在他們具體人身上,就像我剛才說的,在他們具體人身上,你會看出有某種力量在打擊著惡,而且集中在個人身上,某種力量在打擊著惡,同時在揚善。川普說如果恢復試驗的話,他非常失望。但他提到跟朝鮮關系很大改善,奧巴馬當政時朝鮮是災難,不管你們知道不知道,都在走向戰爭,我接手的是一大堆爛攤子。

這是川普的特點,他在描述的很多問題,他會突出他個人。但是在突出他個人的時候,你可以看明顯的看到,在他的身上做出的決定比較突出的就是驟然離開,而他的驟然離開卻被今天的人們都接受,包括美國政界當中的、國會當中的也都接受他的做法。如今沒有試驗了,什么都沒有了,讓我們看看會發生什么?

第二次峰會失敗,朝鮮人認為美國是導致失敗破裂的原因,那是宣傳的概念,那應該就是這樣了。峰會就朝鮮會關閉多少核措施和美國相應解除多少經濟制裁陷入僵局,從而如何如何。這是表面上,對吧?談不成陷入僵局,那川金會峰會,在此之前大家都談好了。

不談好,他不會去見金正恩,而金正恩確定的日期跟朝鮮確定的日期2月27號和28號,擠掉了習近平原來計劃在海南島見川普的時間。你想想它中間的力度有多大,而這份力度,誰都沒想過他們會崩盤的,所以應該講很多事情出乎了中共的意料之外。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