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蔡英文推反制習近平「一國兩制臺灣方案」

在《封神演義》萬仙陣最后的時候,通天教主留了一手非常狠毒的招數,他自己親手弄了六個幡。幡就像前兩天這個“還愿”游戲似的,游戲里頭給習近平弄了一個小熊維尼對吧?就像那種咒語類似的。通天教主弄了六個,然后讓他的大弟子,他的看家的大弟子,說最后把他們害了。老君、元始天尊、接引道人、準提道人、姜子牙、周武王六個。所以當時他大弟子弄的時候,就心里一咯噔,就說師父也太狠了,還有這么干的,太狠了。所以太狠的概念在他的概念中其實也認為如果用這種陰損之招、暗招,太壞。

老子跟元始天尊都是他的師伯,通天教主是老三。到萬仙陣最后的時候通天教主知道打不過,其實通天教主挺厲害的,一個人頂四個。因為是元始天尊,老子、接引道人、準提道人四個人在圍著打他一個。在兩次交手中都是四個人在打他。他不怵的,所以通天教主是有他自己的本事,而且是他們師父最喜歡的一個弟子。里頭就這么講的,沒有誰對誰錯。在這個背景之下,通天教主最后的時候就跟他的大弟子說干了他。

他的大弟子抱著那個幡跑了,他實在受不了,他的生命良心受不了。之后跑到元始天尊跟老子的這個大草棚這兒。萬仙陣打完了,都回來了,老子他們回到棚子,結果哪吒才跟老子說外頭這個師叔的弟子在等著,因為他得管通天教主叫師叔了。老子說你干嘛來了?你怎么回事?因為那等于是背叛師門了。那他就跟老子他們講他的師父干什么了,可能給元始天尊,老子他們也稍微一震。老子挺厲害,老子跟元始天尊說,咱倆試一把,看看這東西動得了咱,動不了咱?然后就讓他這個師侄說你就照著規矩做吧。

好像那師侄一開始沒敢做,后來老子說你就做,沒事,你干吧。他就給做了,就等于是去詛咒他們,就把咒語啟動了。沒用,在老子跟元始天尊身上沒用,他們有無盡的那種護身法寶,根本動不了他。所以這里面在表面上你可以看到這是老子跟元始天尊,好像他的功力比通天教主高,而實際在過程中通天教主確實又得到他師父的一些偏愛。而我能理解的,這就是正與邪之間的對壘。

萬仙陣就是天意已到,再邪惡的東西,他本事再大,在更大的天意背景之下,他無功而返。只能表現出生命更至邪至惡的品質。而正的力量表現上,是老子跟元始天尊有著無上的這種法力。更大的原因,在他們背后有著更正的因素在其中。因為老子跟元始天尊在《封神演義》中都參與其中了,當他們具體參與其中的時候,一定有著更背后的因素。

女媧只是在一開始一結束有露面,那中間在瘟神出現的時候女媧有露面,她通常都沒有露面。人是女媧造的,而女媧露面的時候,同樣你能體會出她有背后的因素,有著更高的神佛道不被人知道,人不配知道。當大的天象變化的時候,你永遠記住善的力量永遠是后出手。在表面上有他表面的理由,因為,所以,各種法寶,各種工具。而他真正的結果是在生命中贊揚善,生命中贊揚善是一種歸屬,是現實的生命,你比如說人的環境吧,讓人的生命有希望。

人的生命有希望,是指人的魂魄有回家的希望,回歸的希望。人的肉身是爹媽給的,但人都有魂,魂哪來的?我們各自的魂的家在哪兒啊?這是關鍵。你車再好,我買的蓮花跑車,我花了150多萬,我花了300萬,它是車,它是你嗎?它不是你。開在馬路上呢,它是你,這就是人的環境。所以當人們傾注在花多少錢,花1000萬、2000萬買一輛車的時候,這個人就失去了自己,就像這衣服似的,人做件衣服有穿10萬美金的,然后脫了還是那塊肉,打嗝放屁吧唧嘴,所以就是個笑話。但你說絕對了,我就破衣啦撒,胡來,這事兒就這么回事兒,吻合這個環境,懂得知進知退那叫識時務者。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蔡英文召開中華民國的國安會議,反制習近平的一國兩制》。所以現在人都用臺灣,被共產黨搞的都是臺灣,他老說臺灣,誰都會把中華民國淡忘,那不就自然跟你共產黨劃開了嗎?但共產黨為什么不能說中華民國呢?共產黨一說中華民國就是承認自己當初是殺人搶來的,對不對?他的邪惡,他的卑鄙,他的一切,他知道,所以他只能說臺灣。然后把屎盆子扣在臺灣身上。所以你不在事情中,你身在局外,靜觀事情的走法,你就看出什么叫惡,而且惡的人、惡的生命就是個笑話,他的存在是個笑話,真的是個笑話。對他的笑話沒有任何惡意,談不上嘲諷他,他不值得你嘲諷。

一個大男人要以自己的權力,以自己的服飾來彰顯自己的力量,神經病。就像中共的政治局個個都是博士,瞎掰,你把那倆字兒給廢了,誰都知道你是騙來的,連耗子都知道你是騙來的。但你覺得我是博士,那這男人就廢了,對吧?一個女人嫁給這么一個男人,你說這女人算什么東西?有朋友說濤哥你有所指?沒有,遍街都是。因為大家就這么生活的,所以就墮落到這份上。所以現在男的不是男的,女的不是女的,都是反的,我眼睛里就是笑話,沒跟你說嗎?一塊爛肉,一塊臭肉。

有個朋友是北京的,年齡挺大,他看過當初毛澤東給中共上層印了200本《金瓶梅》。我不知道習仲勛是不是拿著了,那時候習仲勛是不是夠那資格拿到了?他看過那原本的,大開本的,他說大開本的當時就為了看這畫。后來我還樂,是不是商務印書館印的?他就這樣,所以你要看不懂這個本質,糾結在事情本身上,你也挺傻的。

習近平提出一國兩制,那蔡英文就提出了反制。11號蔡英文針對習近平提出的一國兩制臺灣方案,召開國家安全會議,各層面聽取相關報告,提出反制指導綱領,增加國防預算,防止統戰滲透。其實這是最關鍵的。國民黨批評蔡英文此時刻刻意提出該內容,要抬高自身聲望,并呼吁政府不應該刻意嚇唬民眾。國共合作根本就不存在,我們可以這么講,你幾乎在共產黨問題上,當你以利益作為說法的時候,你基本就是助紂為虐。

一個妲己往那一站,你從利益的角度,那就是色欲、欲貪,你一定要她,500塊錢拉拉手也成。你從生命的角度來講,你只能拒絕誘惑,因為她是只狐貍。人面對這種東西,他會是有被誘惑的,所以你就要自我的能夠喝口涼水管住自己。這就是我個人說的在共產黨問題上,你只要談利益,你就是個下賤者,你以什么名義都沒關系。因為他的生命本質在那,對吧?所以什么這黨那黨,無所謂。蔡英文針對兩岸經濟國防提出反制,北京將統一臺灣的工作納入政治議題,使得兩岸關系進入極為嚴峻復雜的階段。這都是表象了。

主張維持現狀,捍衛中華民國主權獨立,強迫臺灣與中國統一,臺灣絕大多數不接受。兩岸和平發展,關鍵在于中國是不是走向民主化。民主化的概念就是對人的尊重。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作為中共來講,它的呼聲很高,它在很大程度上也在仰仗著自己,就是期待著自己AI產品,就是智能化產品、5G等無人化的這種高科技產品,當它達到一定的科技水平,就是當它進入到一定水平的時候,他有力量跨過臺海,這種物理化的風格,有力量跨過臺海,然后擊碎整個臺灣領土。那是可以打碎的,現在你可以看到。

馬云就曾經說過誰要阻止AI就是阻止智能化產品,是絕不會得逞的,是胡來。在利益的角度是對的,在生命的角度各自在站線對吧?所以你看馬云又是太極拳又是什么禪學,說了一大堆,扭過臉來,他要把人給廢了。量子計算機是他要干的,做芯片是他要干的,他要把人廢了。人廢了回家都練這個去?傻瓜!練得出來嗎?他如果真練明白了,當初就不會給王林送大金門了。王林已經死了,玩蛇的。2013年6月份送了個大金門,他一送完了,王林沒扛住,過兩天出事兒了。這個要練明白了,他就不會找那個玩蛇玩貓玩狗的了。玩蛇玩貓玩狗的都是邪門的。

可是中共從上至下,從上面江澤民他妹妹到賈慶林一大堆都去找他玩兒,然后那個演藝的女人個個就跟他過水面似的,垮垮都過他一手。你想想一大男人穿個小褲頭,三角褲頭,旁邊仨女人照張相,說為什么,我剛才把蛇給弄出來,那不是妖怪,什么是妖怪?有時候我想想真的挺難的,人的貪欲已經到了腳后跟那塊皴上了,咱們都是盡力而為了。

北京舉行兩會呼吁,有官員呼吁臺灣接受一國兩制。呼吁臺灣接受一國兩制都是拍馬屁的,就那么回事兒了。蔡英文的推文:我代表臺灣人民嚴正表達反對一國兩制,特別召開了國家安全會議,跟國安隊一起研究措施,叫應用及反制一國兩制的臺灣方案。這是一個相對針對而言呢,所以我剛才跟大家解釋善的東西一定是后的,一定是后制的,一定是被打的,那叫善。主動去打別人那叫善嗎?以各種理由去打別人那叫善嗎?就這么回事。

針對蔡英文大動作提出的綱領,國民黨的黨團書記說蔡英文借此拉抬自身聲望,政府應開創新局面,避免沖突,不刻意放大嚇唬民眾。這就是政治需要,瞎掰了。蔡英文講中共竊取臺灣高科技的技術,制造大量假消息,從內部直接破壞民主體制的公平開放,在地方政治上滲透社會內部,以政治性采購誘導臺灣的地方民眾,甚至招納村里長出任大陸村委執行主任。是,因為今天的人就夠貪婪,他這個招數就像華為去狀告美國政府一樣。

華為出大價錢請了美國的頂尖的律師,頂尖的律師去狀告自己的美國政府,而狀告政府的內容是直接要推翻美國政府和國會通過的相關國家法律。顛覆國家政權罪對不對?在中國人的眼睛里怎么看,都是反黨反政府反國家反民族反人民,全是反的,是不是?一個美國人,你怎么拿共產黨的錢,去反對美國政府,反對美國的國會,反對美國的法律?那今天如果川普不高興了,請了中國的律師狀告中國的最高法院,狀告習近平的情報法跟反恐怖主義法是犯法的,是傷害民眾的,在哪兒告的呢?在河南省的省的高級法院,高等法院要向習近平發傳票,一樣吧?開玩笑吧?誰是人誰是鬼,你還看不清楚啊?

他就出了這事兒,這事兒還做的還理直氣壯,對不對?旁邊看著呢,王毅的話,還說不做沉默的羔羊。不能叫畜生,畜生是跟人一起造的。你說他不叫高級動物,什么叫高級動物?他可以做得出來,他可以平鋪直述,他可以毫不顧忌人們在這種對比中說你看這東西不是東西。他只覺得自己強大了,我必須反制,從利益的角度去思考,大張旗鼓的干出這種事情來,那所有的人都看著,所以他們不是人。

他們覺得他很到位,有朋友說里頭有老外。老外認錢,他請的那個律師去告的話,你問問他一個小時給他多少錢?這個道理就在這里。習近平的朋友自己說他們有病啊,怎么會干出這種離奇的事兒。但是他干得很張狂,很直截了當。所以我沒跟大家講嘛,他們背后有著某種力量,讓他們看似很正義的事情卻被揭示出生命的根本。

他在采訪中就有各自的考量,有這種考量,有那種考量,民主的考量,什么統戰的考量,都有不同的說法,表面上都會有著不同的說法。但是中華民國抗爭中共,在順天意的概念中,各自的總統、各自的領袖有著他自己擺放的位置,表面上是政治事件,實際是善惡的歸屬。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