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李克強承認經濟遭遇了“新的下行壓力”

我比較強調的就是圍繞著習近平呢,強調一個說法:“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十九大,他在權力真正在轉移的過程中,他放在人民大會堂的他講話的二樓的這個正好他抬頭上,這是最重要的一句話。而在當時開十九大的時候他、王岐山還有栗戰書都很講究,男人在穿衣上講究就是領帶。當然你說有些人在襯衫上有個袖扣什么的,那個有,但它不像領帶的顏色那么直接,對比的那么直接。中共原來全是紅色領帶。其實在習近平十八大他上來的時候,他也都戴的是紅色領帶,他們不敢戴別的。唯一敢戴別的就是王岐山藍的,王岐山在正式的場合幾乎沒換過顏色,他有戴過紅的,暗紅色的,但是絕大情況下是藍的。

在習近平上臺之后十九大的時候,他戴的是褐紅色,我跟大家說,那種褐紅色就是廟里的紅墻那個顏色,廟里的那個墻壁那個顏色。你到雍和宮、廣濟寺,你就看那個紅墻粉就那個顏色,很暗,其實就是血凝固后的顏色。栗戰書戴紫的,那紫領帶很難找,很少賣,因為它太不好配衣服,不好配這西服,而且它那個顏色怪。只能叫怪,我也說不好別的詞,正常環境很少戴紫的。

赤橙黃綠青藍紫,第七個顏色,同時它是道家的。那褐紅色就是佛家的。王岐山戴個藍色,藍色一般講開明,一般這個那個,我們也說過他,他就應了“岐山”那倆字。那是很有趣的,他們就這么戴的。到了一年前開兩會,其實就現在結束了,就是大概今天17號。習近平跟王岐山、栗戰書三個人率領宣誓就是這一天,真正真正他獲得權力,這是一周年。他們同樣戴的,一個是褐紅的,一個是紫的,一個是藍領帶。

一年之后的今天,也就是現在,他們就花著戴了。但是王岐山還是戴他的藍的,可是栗戰書不再戴紫的了,戴的是紅的還是藍的,習近平戴的是藍的,參加這個人大會。獲得了一切,我就是爺了,我就不需要顏色的那個保佑了,我不需要那些了。

我給大家介紹過,說你看那個孟晚舟。孟晚舟出庭一直戴個紫帽子。那個帽子說心里話,我沒覺得她戴上多好看。紫帽子,紫衣服,紫紗巾。那條紗巾一萬多美金,要那牌子。那條紗巾一萬多美金,就是十萬美金,她也得戴紫色,她跑不了這紫色。因為她怕這紫色,她得讓這紫色保她的命,對不對?她戴紫的好看不好看,咱放一遍,橫豎有戴紫帽子,連她當時第一次出庭時穿的那個小棉襖都是紫的,全是紫的。

紫色的孟晚舟,她到底在乞求著什么?她怕什么?她什么都不怕,對不對?那她怕什么?她怕這個紫色,用這個紫色在壓什么?那是真的,不開玩笑,對吧?這是她倒霉的時候。她沒倒霉的時候,不是,她穿什么色的衣服都有。可是從這一次她倒霉之后,她就全是紫的。習近平的十九大“不忘初心,方得始終”,這“方得始終”用了倆禮拜就改了,他不再用了。

我們當時在節目中,在《今日點擊》、《石濤評述》,我所有的節目中,都在評論他為什么這么用,對吧?他很有意思,在十九大之后還在這么用這個顏色,當他宣誓,一年前的今天宣誓結束之后,他不用了,我成功了,挺狠的。非常的利己,非常的自我,非常的牛掰,真的。如果你信這東西,你就得尊重,敬。你尊敬尊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說我今兒上來,咔嚓把人給殺了,天下沒這么惡的啊,但他們確實是這么做的。所以這一年到頭就正好是今天17號。因為他們整個政府宣誓拖了三天,他們故意在那次開會是故意拖了多少天,我忘了,我還做了期節目。他是故意拖到那個日子,因為很顯然他宣誓不用分三天。

他第一天宣誓的只有習近平、王岐山、栗戰書。第二天宣誓他把總理給隔開了,李克強給擱后頭了,第二天總理宣誓、副總理宣誓。第三天是部長宣誓。他把他內部分成了三六九等。你分開宣誓也分開了,對不對?你干嘛按天分開?所以他故意在拖那個天數。

我印象中蠻深的,所以這是周年紀念。昨天還是前天,有朋友發短信給我,就是在推文上。說濤哥給你張照片,我一看是習近平在政協會上發言,我就不知道他在政協什么時候發的言。“不忘初心,方得始終”,我們不忘什么初心?南湖紅船。朋友發過來就說這個挺有趣兒的。如果他是今年說話,他在給他們解釋什么叫“不忘初心”,又把“方得始終”拿出來,那是挺有趣兒的。干嘛?我說不好,但是呢,在2017年“方得始終”這句話用了倆禮拜,我們大概做了七八期節目,他就給刪了,再也不用了。

他的宣傳口號、宣傳語錄全改了。那我們當時講的是他把共產黨說死了。而這句話卻來自于佛教里的那些佛教徒當中的一句話,它不是佛經里的原話,它是一些佛教徒在他們的感悟中感悟出來的,“方得始終”這句話。有始有終,如果習近平把這個南湖紅船再作為開始的話,那你今天不就又死了嗎?“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沉舟,孟晚舟;病樹,共產黨。這是去年華為老板說的,那我們跟大家解釋,從七的定數來講,今天沒有任何人懷疑。

在香港媒體,臺灣媒體,海外的中文媒體,很多人用我們節目當中的某些說法。但他們很有趣,不愿意說出處,變成話是他自己的話。好像你看有這么個規律,那個香港的媒體做電視的,他用粵語去講,然后人們明白的說濤哥誰誰用你的話,那你都說完了,他變成他的話。我沒有任何排擠別人的意思。那這些人都在做政論的分析,對吧?有站在經濟的,站在新聞的,站在這個社會的,站在人文的,站在文化,站在各個人的層面的角度。

但是當他們用我們的這種推斷,用我們的這種感悟的話,說明什么問題?站在他們各自專業的角度,已經解讀不了今天在中國和世界發生的事情。而站在一個真正修行者的角度,自己有師父。能夠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就這么爬著走出一點的東西,我就形容我自己爬著似的,爬著能感悟的那一點東西,那對很多朋友都是非常借鑒的。所以已經不是人中的文化政治經濟社會的問題,是生命大轉型的問題。前兩天說這么一句話:人永遠戰勝不了共產黨,你只能與神同行,記住不是宗教。

網上有篇報道,BBC的文章題目這么說的,《中國兩會總理記者會:李克強承認經濟遭遇“新的下行壓力”》。結束的會,星期五的,應該是記者會了,每年兩會的時候都會有這個。溫家寶就是當年在這樣的會議上,2012年就是在類似的會議上把薄熙來給干了。李克強承認經濟遭遇了“新的下行壓力”,這里突出了一個“新的”。記者會三個小時,跟當年溫家寶一樣,回答18個問題,涉及到經濟、中美關系和媒體關注的焦點。

溫家寶這一次的總結,很多人多少有點贊語,就是說溫家寶似乎在盡他可能表達某些事情的真相。我想原因就是這過去一年里面,但是現在對頭正好一年,這過去一年里面真正的風口浪尖都是習近平個人,而李克強在中美貿易談判中又被劉鶴搶了,搶了整個的他的身影,對吧?所以李克強就顯得極其虛弱,而每到開大會的時候他就老擦汗。大陸人有一種很奇怪的心態,似乎這是憐憫弱者,憐憫叢林法則中的失敗者。他把自己定位成一個強者。

憐憫者把自己定位為強者,他能看到自己的慈悲跟善良,很有趣的。但是你一旦觸及到他利益的時候,他就像拍蒼蠅一樣拍死你。所以在共產黨框架下的大陸人,生命概念被扭曲之后展現出來的,沒別的詞兒,只能用高級動物。中美貿易戰背景經濟增長大家關注,李克強報告2019年GDP目標是6~6.5%,比上年還低,減稅、基礎設施投資。總理在記者會上,前兩個問題都是經濟和企業十五。問問題的都是旁邊國安指定好的,有朋友說不可能是國安吧。

好像是新西蘭的記者還是哪的記者,問過一個問題就是新疆的問題,旁邊出來倆老爺們就把他的記者證就從胸前給抓下來了,出去,可有權力了。我沒跟你說嘛,就是塊臭肉,那個人活著就是塊肉啊,真的,很可憐的。所以他的可憐就在于他擲地有聲的去做著,自己根本都不明白的,但他認為很明白的一個高級動物,不屬于神造的,人生于寅,禽生于寅,獸生于寅,他連禽獸都不配的做法。很多人沒有能力意識,真的,所以在我眼睛里就是個笑話。你的生命的過程是個笑話,你的生命的過程是浪費,浪費了你自己的靈魂,浪費了你生命的來處。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