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事出有因-少女神言(38)

2019-03-27|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事出有因

羅仰山通政(清朝中央級的官職, 相當于正三品,職責為審閱校閱題本) 在禮曹做官時,總是受到同僚的排擠傾軋,做什么都被掣肘,走一步都象行走在荊棘叢中。羅仰山的性格本來就很迂闊呆板,漸漸的積憤成疾。一天,自己一個人悶悶不樂的坐著,恍惚中夢見自己來到了一座山中,山中花放水流,風和日麗,一片清新空曠,他頓覺神思開朗,胸中的郁悶全消了。沿著溪流漫步走去,見到一所茅舍。院中有個老翁請他進去小坐一會兒,兩人談的很投機。老翁問羅仰山為什么看起來有病的樣子,羅就把自己的郁悶全都對老翁傾訴了。

老翁聽后長嘆了一聲說道:“這都是有夙因的,你是不知道罷了。七百年前你是宋朝的黃筌,你那個同僚某即是南唐的徐熙呀。徐熙的畫,本來高出黃筌之上。可是黃筌擔心徐熙搶了他的供奉受寵的地位,就在君王面前對徐熙巧言排斥貶低,使得徐熙不能得到賞識重用, 沉論貧困潦倒,銜恨終生。后來輾轉輪回,你們二人幾世都沒能相遇。今生業緣相合,兩人同朝為官,他才有機會報其宿仇。他現在對你做的, 就是你從前曾經對他做過的。 您又有什么可以抱怨,遺憾的呢?”

老翁接著說, 有來既有往,沒有往而不回復的,這是天道;有施予就有回報,這是人情。種下了前因,就必定有結果。這個因果的氣機之間的感應,就如同磁石吸針:沒有靠近也就罷了,一旦靠近那就被牢牢吸住不得解脫。怨毒形成的糾結,就像可引火的火石:不觸則已,一觸即發。不會自己消釋。

老翁解釋說:“如同疾病隱患,早晚要發病;冤家對頭終有相聚相遇的那一天,就如日月旋轉,必定有交會的那一刻。可見凡人做的種種害人之術,恰好都是害自己的呀。我過去世中曾經是您的舊友故交,看到您沒有醒悟,所以今天特意來為你講述今日你的煩惱的因由。現在你和他的冤怨已經有了了結,自今往后,小心謹慎不要再造惡因,結惡緣就可以了。”

聽了老翁這一席話,羅仰山頓覺省悟,心里輕松,得失成敗爭勝負的心全都消失干凈。幾天之內,宿疾舊病全好了。

紀曉嵐說,這件事是我十幾歲時,聽霍易書先生講的。

有人說:“這是衛延璞先生的事,先生(紀曉嵐) 您偶然記錯了。”終究不知道到底是誰的事, 就一并寫在這里吧。

(注:黃筌和徐熙都是歷史上有名的畫家。黃是當時帝王家的御用畫家,名稱供奉。受皇家寵幸。徐熙一直是民間的。 )

--------------

少女神言

我的三女兒,從小許配給太仆戈仙舟的兒子為妻。可是她才十歲那年,就是乾隆五十五年夏至那天得病死了。就在她臨死的前一天,病的已經十分沉重了。就要不行了。我那時正因為公事出差在方澤。

那女兒忽然自己自言自語,說:“今天是初八,我會在明天辰時走,還來得及見父親一面。”

問她怎么知道,就閉著眼睛不說話,也不回答。等第二天初九我辦完事回家,果然趕上看到她最后一面。她死的時候,墻上掛的洋鐘正好敲了八下。這也真是奇怪極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