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通俄門調查與美國政治的黨爭化

2019-04-02|来源: 台湾上报|标签:通俄门 民主党 

美國民主黨在2018年中期選舉之后,對川普展開暴風雨般的進攻,主打的王牌是穆勒“通俄門”調查及時刻在準備著的“彈劾”。不妙的是,最近這發炮彈成了啞炮,民主黨手中還剩下兩根救命稻草:強烈要求司法部向公眾公布通俄門調查報告全文,繼續紐約南區檢察院對川普競選經費使用的調查——政治一旦墮入黨爭,就毫無理性可言。

主陣失利:通俄門調查失敗

2019年1月5日,《紐約時報》發表社評《人民訴川普案》(ThePeoplev.DonaldJ.Trump),稱“川普以權謀私、違法亂紀、妨害司法、侵犯民權、顛覆民主體制,美國人民必須盡快決定怎樣保衛民主。”

當時,美國主流媒體都充滿欣喜地預言,通俄門調查將證明川普通敵叛國,川普為了自己與家人不入獄,將以主動辭職作為交換條件。只有資深民主黨政客南茜·波洛西表示,要慎言彈劾。當時,對這種漫天煙塵的疑兵陣,我在推特上直接質問過一些美國主流媒體:通俄門在中期選舉前已經結束調查了,如果真有什么不利川普的結果,那就將結果亮出來,何必采取這種嚇唬小孩的戰術:你與你的家人有罪,想讓我們不彈劾你,乖乖主動讓出總統寶座,否則,監獄大門為你開著——在以法治傳統自豪的美國,主掌立法機構的民主黨公然將法律懸為利益交換的標的物,只能說是法治的衰敗。

民主黨“逼川普下臺”的黃梁美夢終于在3月下旬結束了。歷時近兩年、花費納稅人2520萬美元、傳喚2800個人與500位證人的穆勒調查報告終于公布。3月24日,美國司法部長巴爾向美國國會提交了穆勒報告的摘要,結論稱,特別檢察官的調查沒有發現川普團隊或與之相關的任何人與俄羅斯串通或與俄羅斯協調,以試圖影響美國2016年總統選舉。

其實,民主黨的高層在中期選舉前,就已經知道通俄門調查并無證據證明川普及其家人通俄。他們有意延至現在公布,就是想多贏得一點機會,為明年大選鋪平道路。他們沒料想到的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穆勒調查報告結論宣告特別檢察官穆勒及民主黨“獵巫”的徹底失敗,也預示著美國媒體行業的整體失敗。前者賭上了政治信譽,后者輸掉了媒體業的原則與新聞記者的職業榮譽。連以反川普為己任的《紐約時報》也不得不承認這為川普今后執政與競選連任鋪平了道路。

綠色新政零贊成總統建墻終成行

對民主黨來說,3月24日之后的幾天,當真是“禍”不單行。

“綠色新政”(GreenNewDeal)是美國民主黨新星議員科特茲(AOC)提出的環保計劃,倡議美國在十年內停止排放溫室氣體、百分百使用再生能源等。因為其中一些非常極端的建議((我在《美國“綠色新政”終于現出社會主義原形》中概括為“綠八點”),在美國引發巨大爭議,但卻是美國民主黨2020總統競選者中絕大多數一致支持的一個方案。

3月26日,美國參議院針對推進“綠色新政”提案投票,參院多數共和黨以57:0的結果否決提案,民主黨黨團除4票反對外,其余43人全部投了“出席票”(Present),無人贊同該提案。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共和黨參議員麥康奈爾(MitchMcConnell)曾在投票前嘲諷該倡議,稱“民主黨同僚急于實現極左愿望,而這是其中一項”。

參議院的民主黨人為何不愿意投贊成票?只能說他們心中也清楚這個方案太極端。美國國會最年長參議員戴安娜·范斯坦(DianneFeinstein)曾表示:“在現階段,我并不支持這項計劃,因為人們對它的看法非常粗略。它是一個非常大的項目,政府投入巨大,而這些都沒有被研究過。”AOC的最大支持者參議員桑德斯,也未對其愛將提出的方案投贊成票。

大多數主流媒體是AOC的支持者,對這結果沉默以對,只有少數媒體用“美參院表決‘綠色新政’,0票贊成”作為標題,加以報導。

另一場敗戰就是民主黨阻撓川普在美墨邊境建墻宣告失敗。川普入主白宮之后,一直想要實現他競選時的承諾,在美墨邊境修建一道隔離墻,阻止非法移民進入。主張開放邊境無限制接納非法移民的民主黨始終堅決反對建墻,并多次推動美國國會拒絕為修墻計劃撥款。今年1月份,川普政府和國會民主黨人因“是否修墻”而無法通過2019財年總預算的1/4撥款,導致財政部、農業部、國土安全部、商務部等九個美國聯邦部門停擺。2月15日,川普宣布美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這意味著他可以在未經國會允許的情況下動用80億美元資金用于修建邊境墻。民主黨對此事做出了激烈的回應,并在2月26日川普前往越南會見金正恩時,推動眾議院通過了一項旨在推翻川普“緊急狀態”的決議。由共和黨控制的美國參議院也出現了“倒戈”現象,在3月15日通過了“反緊急狀態”決議。

這項民主黨投入全部戰力務求其成的阻止修墻計劃,最近卻泡了湯,3月26日,美國眾議院當天就推翻川普否決令一事進行了表決,雖然反對總統否決令的議員占了多數,但由于未能達到推翻總統否決令所需要的三分之二票數,因此無法推翻川普的決定。

民主黨應該反思什么?

習慣了兩黨政治與權力制衡的美國人,尤其是中間派選民,現在也不得不為民主黨今后的前程捏把汗。

2018年中期選舉后,民主黨在整體加入民主黨的社會主義者幫助之下,奪回了眾議院的控制權。傳統的民主黨人與社會主義者在政見與行事方式上多有不合,能夠讓他們暫時凝聚在一起的力量,只有對川普的濃濃恨意,連川普的“美國優先”在他們眼中也成了萬惡之罪——放眼全球,哪個民主國家的選民會認為本國總統主張本國利益優先是罪?穆勒調查結果公布后,在大部分中間選民心中,民主黨已經成了漠視美國人民現實需要、熱心政治攻訐的政治聚合。

自從2016年敗選之后,民主黨從未真正反思過自身的錯誤與失策,百年老報《紐約時報》最近那篇奇文《“通俄”讓我們忽視了美國根本的弱點》,通篇就是怨天恨地,錯誤都是別人的:拙劣的人民,嘩眾取寵的科米(FBI前局長),作者指責“民主黨人完全無視攪亂他們陣營的經濟和社會不安情緒,提名了一位極不受歡迎的候選人(希拉蕊),她對美國生活沒有任何新穎的愿景”,編輯與作者已全然忘記,這家報紙當時連篇累牘地贊美深受美國人民喜歡的希拉蕊,在大選前的三天再次發表預測:深受美國選民愛戴的希拉蕊將以98%的勝率碾壓川普。大選期間,該報多次發表聲情并茂的文章,幻想過前總統夫人如今成了總統,前總統成了總統先生,美國人應該如何稱呼希拉蕊夫婦才合適。

民主黨要權力,這無可厚非,值得探討的是他們追逐權力的不擇手段。現在,民主黨不是致力于從社會經濟政策方面吸引選民,20多位要參加2020大選的總統候選人的競選綱領口號,基本上是全球氣候變化、全民醫保、政府給居民發放生活補貼。美國選民關心的經濟議題,他們根本拿不出任何方案。但他們挖空心思、想方設法為民主黨“做票”:比如試圖讓全國680萬重罪犯獲得投票權——毒品泛濫的佛羅里達已經立法,讓140萬重罪犯恢復投票權。該州毒品泛濫,主張毒品無罪化的民主黨算準:這些重罪犯多與毒品犯罪相關,選票一定會投給本黨;一些民主黨掌控的州則宣布讓非法移民獲得駕照,今后憑駕照投票;更有一些藍州,準備繞開憲法規定的選舉人團制度(按本州選民投票數量決定,贏者通吃),自行決定投票給全國得票數量多的候選人。

美國一直以法治國家為驕傲,如今民主黨因為黨爭,肆意違憲修法。這種狀態下,無論民主黨在2020大選中是輸贏如何,美利堅合眾國都必然成為輸家,因為美國的法治與自由、民主傳統正在被嚴重侵蝕,美國這座“自由燈塔”正被蒙上厚重的污垢,不僅無法照亮世界,連本國都難以照亮。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