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林鬼-吸毒石(44)

2019-04-18|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節目。我是苑怡。《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林 鬼”的故事。

滄州有個盲人名叫劉君瑞,曾經多次來我家吹拉彈唱。說他有一個姓林的同伴,一天傍晚,有人上門來召喚說:“某位官員的船現在停靠在河岸邊,聽說你善于唱彈詞,邀請你去船上演奏試試,如果確實好,定有重賞。”

當即催促他抱著琵琶,來人牽著他的竹杖領著他走。走了大約四五里地,到了船邊,一番寒暄之后,就聽主人說:“船上很熱,你就坐在岸上演奏,我靠著窗戶聽就行了。”

這個姓林的想著能得到重賞,就很賣力的彈唱。估計大概是快到三更的時候,他彈得手指酸痛,喉嚨干渴,想要水喝卻一滴都沒有。 側耳細聽,只覺得四周圍男女雜坐,笑語喧囂,不像是官宦人家,又覺得也不像是在河邊。

于是他停止演奏要站起來,就聽周圍的那些人都發怒叫道:“你這個瞎眼賊什么東西,竟敢不聽使令!”

許多人對他拳腳相加,令他痛不可忍。于是哀求別打了他再接著演奏。

又過了很久,他聽到人聲好像是漸漸遠離了,但還不敢停止演奏。

忽然聽到耳邊聲音喊:“林先生怎么太陽還沒出來就坐在這亂墳圈子里演唱,是覺得清早樹底下涼快嗎?”

林某吃了一驚,原來是他的鄰居早起出去賣貨經過,看到他。

這時候姓林的心里明白是被鬼給耍弄了。哭笑不得,很狼狽的收起琵琶回去了。

這個姓林的平日里很有心計,外號叫“林鬼”。聽說這件事的人都取笑說:“今日鬼遇鬼矣。(今天是鬼遇上鬼了。)”

----------------

吸毒石

《左傳》(《左傳》相傳是春秋末年魯國的左丘明為《春秋》做注解的一部史書) 里面記載:“深山大澤中,是龍蛇生長之地。” 我家的小奴名叫玉保的,烏魯木齊流人的孩子。(流人: 古代指流放的人, 或者也有離開家鄉, 流浪外地的人。)

起初隸屬于特納格爾軍屯。曾經有一次跑進山谷去追一頭只羊。看見一條大蛇象房柱子那么粗,那么長。盤踞在高崗之頂,迎著太陽曬麟甲。 那蛇全身五顏六色,璀璨鮮艷,遠看就像一堆錦繡。蛇的頭頂上長有一角,角有大約尺長。忽然有一群野雞飛過,那大蛇張口一吸,雖然那野雞離蛇相距還有四五尺遠,

但都翩然而落,就好像投壺之矢(就好像瞄準了往壺里投擲的箭一樣。) 玉寶這時心里明白 ,那只羊一定是被蛇吞了。趕緊趁著大蛇還沒有發現自己, 沿著山澗逃回來了。嚇得幾乎掉了魂。

軍吏鄔圖麟說這條蛇是至毒。可它頭頂上的角能解毒,就是人們說的吸毒石。見了這蛇,可以用幾斤雄黃,在蛇的上風頭處燒,那雄黃的煙味順風而下, 這蛇一聞到這氣味就渾身酥軟不能動了。這時把蛇的角取下來,鋸成一塊塊的,當人剛剛長瘡長癰疽時,用一塊貼在瘡頂上,即如磁石吸鐵一樣粘在一起不脫落。等把瘡毒都吸出來,就自己掉下來了。再把這塊用過的蛇角放到人乳中, 吸進去的毒會被奶水浸出來。浸出毒以后, 還可以再用。

瘡毒輕的,人乳變綠,稍微重的奶水就變青黯,極重者變黑紫。人乳變黑紫的,要吸毒四五次才可以把毒吸凈。其他的吸一兩次就行了。

我記得堂兄懋園家里就有吸毒石,治瘡瘍癰疽很有效;那個吸毒石看著既不是木頭也不是石頭。至此聽鄔圖麟這么一說, 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就是這蛇角。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