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關系緊張 華裔科學家處境微妙

2019-04-23|来源: VOA

美國《休斯敦紀事報》4月19日報道說,在休斯敦的德克薩斯大學MD安德森癌癥研究中心正在開除三名科學家,此舉跟擔心中國試圖盜竊美國科研成果有關;這是自美國聯邦政府有關官員指令一些學術機構調查某些特定的教授違反研究資金發放機構政策之后第一批公開透露的處罰舉措。觀察家們認為,這一新聞凸顯出在美中關系緊張之際華裔科學家處境之微妙。

《休斯敦紀事報》的報道說,在采取上述舉措之前,MD安德森癌癥研究中心去年接到美國最大的生物醫學研究公共資金發放機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電子郵件,那些電子郵件指稱該中心有五個教授有利益沖突,或沒有報告來自外國的收入;得到美國聯邦調查局幫助的國立衛生研究院要該研究中心在30日內作出回應。

MD安德森癌癥研究中心被認為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癌癥研究中心,在2018年獲得國立衛生研究院1.48億美元的研究資金。該中心主任彼斯特斯在接受《休斯敦紀事報》采訪時說,假如中心不采取行動,假如為申請研究資金而提交的材料有不實或不完整信息,國立衛生研究院就可能不給MD安德森癌癥研究中心發放資金。

《休斯敦紀事報》的報道說,“在MD安德森癌癥研究中心采取上述行動之際,華盛頓和美國各地日益擔憂中國和其他外國政府正在利用美國政府資助的研究為它們自己謀取好處,那些國家為此征召學生和訪問學者從不公開的研究申請中竊取知識財產,引誘科學家在外國設立和運營另一套試驗室。”

MD安德森癌癥研究中心向《休斯敦紀事報》提供了五個相關案件的內部文件的副本,涉事的科學家的名字在文件中被遮蔽,但該中心主任彼斯特斯說,那些人都是亞裔。《休斯敦紀事報》和《科學》雜志證實,其中至少3人是華人。

在紐約出版的政論雜志《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美國媒體相關的報道顯示,那些受到處理的科學家的問題是沒有按照規定在美國報告他們在中國的收入和活動。這顯然是個別人的問題。但對來自中國的人來說,這個問題有它的特殊的復雜性。

胡平說,“畢竟這么多年來中國到海外、到別的國家成為別的國家的公民這種情況應該說還不是太多,因此很多中國的人還沒有樹立起一種觀念,這就是,你加入了另外一個國家的國籍,你就成為那個國家的公民,你應該首先效忠那個國家。這對很多西方國家的人來說就是理所當然很正常的事情。比如德國人,瑞典人到了美國加入美國國籍,他們就認為自己是美國公民。但我們哪怕是在外國第幾代了,我們還認為自己是華人,認為我們是中國人。現在牽涉問題的還都是第一代,這個情結就更重了。”

胡平說,華人本來在國家認同和效忠對象的問題上就有一定的歷史和文化障礙,中國政府的所作所為,其中包括一度公開大張旗鼓地推出并宣傳的從海外挖頂尖科研人才的所謂“千人計劃”更是使問題復雜化,惡化。

胡平說:“在現在這種背景之下,中國政府很知道利用你的這種情緒,利用這種感情,讓你做出一些不符合美國的利益,不符合你所在國的利益的事情,而很多人缺乏國家效忠的觀念,覺得回到自己的祖國,回到中國做一些事情好像是理所當然,而且可以得到一些精神上和物質上的回報,并為此感到相當的享受。這自然就使這個問題變得格外嚴重。”

美國國立衛生院也向同在休斯敦的另一個重要的生物醫學研究機構貝勒醫學院提出了該學院四個研究人員的問題。但貝勒醫學院沒有開除一個人。《休斯敦紀事報》報道說,MD安德森癌癥研究中心的調查提到該中心受到調查處理的五個教授當中有3個可能參加了中國的“千人計劃”但都沒有報告,但貝勒醫學院沒有一人參加“千人計劃”。

外國人在美國盜竊科技研究成果拿到國外去被其他國家利用的問題在美國并不是一個新出現的問題。美國作為當今世界頭號科技大國,因此也自然而然成為竊賊所覬覦的對象。美國2017年的一份報告說,中國的知識產權盜竊活動給美國造成高達每年6000億美元的損失。但胡平說,美國現在之所以特別擔心美國科技研究成果被竊取為中國所用也是因為有另外一種憂慮:

胡平說:“中國又是一個專制的國家,專制的政府,而且它的專制性隨著它的(在經濟、科技、軍事上的)崛起而日益增長,這當然是對美國,對普世價值都構成挑戰。就是這個大背景,我覺得才使整個問題變得特別嚴重。而且中國現在的所作所為,尤其是習近平上臺以來的所作所為,明顯地表現出對普世價值的敵對,當然也有對自由國家自由世界的敵意。”

就在《休斯敦紀事報》報道MD安德森癌癥研究中心在擔心被中國竊取科研成果的大背景之下開除華裔科學家的消息之前的兩個星期,中國官方媒體刊發中國共產黨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一篇正式講話,習在講話聲言“資本主義最終消亡、社會主義最終勝利”。

鑒于美中關系緊張,再加上來自中國的人似乎在國家認同和效忠對象上有特殊的障礙,包括中國人、華人在內的很多便認為所有的華人都成為被懷疑的對象,都被蒙上了陰影。胡平說,在法治國家必須強調個人,而不能以族裔判斷人。

胡平說:“認真說來是跟族群族裔沒有關系的,因為每一個人都是具體的個人。即使是按照統計有一個族群做某種事情的人多一些,但具體落實到你張三李四,你就是你,他就是他。哪怕某一個族裔的人做某種事情的人比較多,但你偏偏不是其中之一,那你就不是。”

在中國日益在國際舞臺上咄咄逼人、挑戰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歷來以美國為主導的國際秩序之際,美國政界和政府也對來自中國的威脅日益感到擔憂。

去年2月,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雷伊在美國國會作證,指出中國正在使用非傳統的情報收集者對美國社會進行面的滲透,“尤其是在學術場合,無論是教授,科學家,還是學生,我們在聯邦調查局在全國各地幾乎所有分局都看到這種情況。”

雷伊的這番話立即在美國引起激烈爭議和抗議,尤其是華人社團群體的抗議。長期在中國生活的美國媒體人和中國問題專家利明璋(BillBishop)在接受《外交政策》雜志采訪的時候表示,雷伊的這番話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非常危險,會導致一種風險,給華裔造成不良影響。利明璋說,“我非常擔心,尤其是在眼下這種環境中,尤其是鑒于自2016年美國選舉以來的(有關中國威脅的)種種言論,這種話可能很容易演變為非常惡劣的東西。”

在另外一方面,在警惕來自中國的科學家竊取美國科技成果的言論甚囂塵上之際,美國也有很多人,包括科技界的很多人擔心,這種環境會導致具有中國族裔背景的科學人才對美國望而卻步,轉而去他國家發揮自己的才能,從而使美國的科研蒙受無形的、甚至可能是重大的損失,因為當今世界的國力競爭,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人才競爭。

金哲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