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城隍判破棺-王驢遇鬼(47)

2019-04-26|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城隍判破棺

乾隆四年,我和東光(縣名)的李云舉、霍養仲一塊兒在生云精舍讀書。一天晚上,我們三人偶然的談論起鬼神來,

云舉認為有,養仲認為沒有。幾個人正爭論中,

云舉的仆人忽然說:“世間本來就有很多奇事,如果不是奴才我親身經歷的,我也不會相信的。 有一次我從城隍廟前的亂墳崗子經過, 不小心一腳踏空,竟然踩破了一具棺材。當夜夢到被城隍派人抓去,說是有人告我毀了他的屋子。我心里知道說的準是踩破棺材的事,

就辨白說:‘你的那個屋子不應該在路上, 不是我侵害你 。’

那鬼又爭辯說:‘是那條路通到了我的屋子上,不是我的屋子故意設在路當中的。’

城隍微笑對我說:‘大路人人走,這不能怪你。人人都沒有踩破他的屋子,怎么就唯獨你踩破了呢?不能就這樣放了你。你應該用冥錢來給他賠償。’

之后又說:‘鬼不能自己修理棺材。你給他在棺材上蓋上木板,再鋪上土就行了。’

第二天我就按照城隍神的指示辦了。還燒了紙錢。就見一陣旋風過來把燒紙錢的灰卷走了。后來一天夜里,我又從那兒經過,聽到有人叫我,招呼我坐一會兒。心知是那個鬼,急急的跑了回來。那個鬼大笑,那聲音聽著磔磔像是夜梟 (貓頭鷹,夜貓子)。就是現在想起來,還覺得毛發倒豎呢。”

養仲聽了對云舉說:“你的仆人幫你,我一張嘴說不過你們兩張嘴。但是我總不能把別人見到的作為我見到的。”

云舉說:“如果叫你審理案件,你是樁樁件件都要親眼目睹之后才相信嗎?還是要從有關證人的證詞中取證呢?事事都親眼目睹絕不可能。從眾人的證詞中取證,難道不是把別人見到的作為我所見到的嗎?你還有什么話說?”

此時大家相視一笑,結束了這個話題。

這個故事,有鬼無鬼,大家可以各持己見。但是有一個問題倒是很重要,那就是凡事不一定都非要自己親眼所見才相信。不然我們還學習書本上先人留下來的知識做什么?況且,即使是親眼所見,有時也不一定就是真實的。眼見為實,不一定是正確的。
---------------
王驢遇鬼

村里農人叫王驢的在田里耕地,累了在地頭枕著土塊躺下來休息。忽然他看見一頂轎子從西面過來,隨行的仆人車馬很多。轎子里面坐的是我的先叔父儀南公。

王驢奇怪儀南先生不是正臥病在床呢嘛,怎么出來了? 王驢急忙跑到儀南公面前請安問好。叔父和他說了半天話,才往東北方向去了。

王驢下地歸來,聽說叔父已經去世了。聽他說的他所看見的車馬仆從,正與家里給叔父燒的紙錢紙馬的數目相符。

我家仆人沈崇貴的妻子,親耳聽王驢講的這件事。過了一個多月,王驢也得病死了。 可知大白天遇見鬼,是因為他陽氣衰了不足以抗陰氣,鬼才在他面前顯現。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