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香港人重返街頭抗議中共

2019-04-29|来源: |标签:石涛 香港人 重返街头 抗议中共 

1997香港回歸之后,在剛剛回歸的時候,其實對于香港來講很多人抱有希望,在1997之前,很多香港人移民到海外,當時主要的移民地點就是新西蘭,澳大利亞,加拿大,美國,主要是北美和澳洲這些國家。美國就不用講了,其它三個國家都比較平穩,比較安靜,同時它是英聯邦的地區,在當時香港回歸之前,也是歸英國管,所以在相應的移民的條款中,肯定有很多便利的條件。

在這個背景之下,等到了2000年到2001年,在回歸之后的起始階段,顯示出比較平穩,很多人又開始回流。所以在他們移民出來的前后,大概1995年1996年這幾個國家,澳大利亞、新西蘭和加拿大,房屋的價格飆漲,大概前后持續了三四年。到了2000、2001年,驟然下跌。跌得比較慘,大概我看過它們房屋的那個價格的圖線,半年的時間,因為香港移民,大概在它原來價格的基礎上,上漲了60%左右的價格。

這是當時顯現比較特別的。等到了2003年,二十三條,反國家顛覆法,要通過的時候,那個時候,在香港再次出現了相當的動蕩。而正是那批人,就是回流到香港之后,結果香港又要推出二十三條,叫顛覆國家政權罪。當時那條法律定出來它真正指向是法輪功,是想在香港封殺法輪功學員。

為什么叫反顛覆國家政權罪?中共收走了香港,在主權問題上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如果香港又執行一國兩制,所以它的司法獨立是最關鍵的,如果通過了反國家顛覆法的話,任何在香港地區,只要說中共不對,就是要顛覆國家政權。顛覆國家政權罪這是極其邪惡的罪名,用在一個國家是管制而不是服務性質的環境下。

它的邪惡的概念就是,它可以以國家的名義虐殺一切,來保住永久的江山,它的邪惡之處就是這樣。而保住永久的江山,所有的人都是它的敵人。這條法律其實是極其極其邪惡的。

可能有朋友也說,那美國社會可能也有類似的法律,有可能我沒讀過。但是我跟你舉個例子,你娶了你媳婦,明媒正娶,你強奸了女人,你是邪惡無盡的,就是一樣的。形式是一樣的,但是這主人公的邪惡真好是相反的。完完全全一樣。當這句話放在共產黨身上的時候,它就是強奸者。

強奸者是指它與對方是等同的,還沒有到人獸那份上,但是它以它自己的貪欲的快樂為中心,對方只是它的工具,就象花錢你到廣州去買一個娃娃一樣,概念是一樣的。

香港自然就會引起很大的風波,當時全球的法輪功學員在直接指謫出中共的所謂二十三條的邪惡。所以在香港爆發了反二十三條大游行。50萬人,其實我印象當初應該有70萬人。所以這是香港經歷過的第一次大游行。大游行之后,二十三條無限制推遲。然后董建華下臺。葉劉淑儀應該是辭職,挺邪門的,是個女人。如果你查查葉劉淑儀的背景,后面一定有某些故事。

2014年的雨傘運動,那是整個江家幫來借助香港,曾慶紅的勢力來打擊習近平。劉云山的香港610白皮書,完全再一次跟法輪功連上,很特別的。

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之下,它出了香港白皮書,刺激著香港人進行占中公投。2014年6月20號到22號,將近80萬人支持雙普選,當時針對的是2017年。而到了7月1號,大游行,說是52萬人,后來引發出包括雨傘運動。整個前后的時間從610一直到年底,半年。年底在津中清場之后,占中結束。整個雨傘運動結束。

昨天再次爆發了反引渡法。引渡法這個概念,是香港政府今天又是個女人——我跟女人沒有仇啊。咱說的意思,中間在命理中,在生命的概念中,當初人出狀況,是夏娃出的。夏娃的貪心在先,有了貪心,被撒旦誘惑,出現了淫蕩,毀了男人,創造了人間。

它就這么來的。你說不對,那沒關系,讀《圣經》的人每天幾千萬人,上億人,你說對還是不對?它這故事就是這么寫的,那是《圣經》。你愿意反你反了,隨便你啊。不是我說的。所以當初就這么來的。

結果今天它展現出來的林鄭月娥,三個七,她得票777張,三條七頂到頭,所以她是給習近平背書的。

2017年7月1號上臺,你說怎么著吧?她就這么來的,她逃不出去,所以我說這些七的意思就是,七的定數盯死了習近平。他可以擺脫出來,為什么?當七的定數結束的時候,他自己也在同一年說出了“方得始終”。當它結束的時候,那一定是有著更高的神,我們說就是未來佛已經在世了,所以他順應其佛法,順應除惡的概念,其實他反腐有著除惡的概念,當他順應這個東西的時候,他就破掉了他的命運。當然新的佛出來之后,就是可以破掉命運的。

《封神演義》里十絕陣跟大家講過好幾回,元始天尊先后派了三個小弟子去破十絕陣,進去就死了,那個人本事大了,其中一個姓謝的,是從天上飛著來的破陣,修了150年。你看那姜子牙都不會飛啊。那個飛著來的,飛進陣里,嘩全碎了。碎了之后,扭臉就被封神了。為什么?他省了1000年。這就是改變命運的概念。因為天地在重塑,因為神在重新被封,其實跟今天是一樣的。

他習近平有機會,有機會借助他曾經反腐積下的陰德,從而突破他七的定數,但他沒有,他貪心。他的貪心來自于他的自卑,自卑獲得了權力成為了自負,當他把所有東西給串在一起的時候,只做夢的時候就變成自戀了。

就象很多女人在鏡子前頭,弄三四個小時一樣的。非常自戀,在鏡子前頭弄三四個小時干嘛,掩蓋自己的不足,展現自己的魅力,就這么點事。掩蓋自己的不足,那就叫化妝,展現自己的魅力就是把眼睛勾起來。

正好到了林鄭月娥,相對應的命運里面出現了昨天的事情。4月28號。

引渡法它的邪惡超過了二十三條,所有香港人和所有途經香港的人,只要共產黨想抓你,他就會用這條,要求香港警察在香港本地抓你,然后引渡到中國深圳去。香港這一條通過之后,每一個過香港的人,你拿著護照只要一過香港,你就可能象孟晚舟,被扣在加拿大。孟晚舟被扣在加拿大,加拿大還有相應的法律程序。如果在香港,等走到這份上,我估計這東西就全省了,這頭扣了,扭臉就給你送了。深港澳大橋已經建完了,所以當別人以后的深港澳大橋全是警車往那送了。搞不好警車都不夠用的,用出租車就往那兒送了。只要送到深圳,這事就完了。

昨天出現了大游行,有一些法輪功學員從臺灣和日本本來去聲援當地的人,都被香港的海關給攔了,7、80人。

類似了。如果這條法律它通過的話,這些學員想進入香港的話,它可不就攔這兒了,它就給你扣了,然后用汽車給你送到深圳了。

所以這條法律,它要遠遠超過二十三條的邪惡。二十三條是要經過香港的司法系統,香港法院來判定。這個不是。這是就連法院都過不了,扭臉就給你送過去了。

所以昨天就出來了13萬人。

如果按照《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叫香港人重返街頭。這話挺特別的,香港人重返街頭抗議中共。

BBC:《香港逃犯條例引發萬眾抗議折射不滿與不安》。

它報是13萬人,有人說是23萬人,22萬8,但是我沒有得到另外的確認。從我昨天現場能夠看到的概念,跟2014年七一大游行有的一比。

今天已經是4月底了,在我個人的理解中,距離7月1號只有兩個月,中間會發生什么,不知道。但可以能夠預見,7月1號,如果香港政府不撤回這個修改條例的話,可以想象出7月1號將出現,會不會整個香港人都出來?香港大概有7、800萬人,如果他要出來100萬人,那幾乎就是每家都有人出來。有可能的。

而現在的否定的概念就完全不同了。2003年否定的是董建華,2014年當時否定的概念其實是梁振英、曾慶紅、江澤民,因為當時香港出現動蕩的概念是在打擊他習近平。今年不是,今天這個概念直接是沖著習近平去的,沖著林鄭月娥去的。所以習近平如果逃不出七的定數的話,只能說他完全按照舊的,共產黨的勢力的概念,被淘汰的過程合為一體了。共產黨做的所有的惡事,將放在他頭上。

【“民間人權陣線”稱有超過13萬人參與。現場視頻和圖片顯示,有游行人士高舉“撤回修訂逃犯條例”、“林鄭賣港”的標語,還有人舉起黃傘、高呼口號,要求香港現特首林鄭月娥下臺。】

整個故事基本就是這么個故事了,場面是相當感人的。我看過一些看我節目的很多人,在節目下留言,什么上街了,怎么辛苦啊,蠻累的,但是非常的興奮。有很多人認為是很快樂,壓抑了很久的內心的東西,透過這次游行,展現出來了。而更特別的就是,因為游行結束是晚上八點半,下午三點四十五出發,所以它前后走了五個多小時。你說得有多少人走過去?

比較感人的一段視頻,那是一個滾梯的位置,滾梯基本是露天的。下面是游行的隊伍,結果上面滾梯的人嘩嘩給下面游行的人鼓掌。所以很多人提出問題,到底多少人算是游行的人?是,它代表了民聲,代表了真正老百姓的聲音。

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周一下午表示,修訂逃犯條例刻不容緩,希望立法會暑假休會前通過。】

你看,她抓緊時間。她死磕了。我覺得就是這個東西是這樣的。這種死磕的概念就是,在定數中奔死去了。

你可以看看習近平的做法,基本也就這樣了。你看不出他有任何回頭的概念,就是人生活在夢境中。

有人說,這不好。沒什么不好的。這個東西就是結束了。這事了啦,完了。它將預示著中國出現真正的大清洗。大清洗的概念就是,不配做人了吧。我覺得是這樣了。

【香港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稱,游行人數多寡并非重點,不少憂慮是源于未了解實際情況。香港政府發言人針對周日游行表示,此次修法是針對刑事案件修補法律漏洞,希望將來就社會上不同的看法解釋和協商。】

這是扯淡了。2014年他找張德江說出了香港試法,所以現在這一切,都是騙子。他找張德江試法,他是人大委員長,就意味著,中共所謂的憲法,高過了香港本地的基本法。那就不叫一國兩制。所以用中共的,用國家主權的概念,然后用中共的憲法,強奸香港基本法,完成了夫妻之間的故事。它看得起你,但它要你的身子。

2014年,一樣的。

【去年年初,香港人陳同佳在臺灣殺害女友后逃回香港,由于港臺之間沒有引渡協議,臺灣政府無法要求香港代為拘捕陳同佳,把他送回臺灣受審。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早前稱,修訂《逃犯條例》是為了堵塞現行法律的漏洞,讓司法機構可以處理類似陳同佳案件。周一陳同佳被控洗黑錢罪,法院判他入獄29個月。】

所以才出現目前的狀況。而也就在去年年初前后的時間,在香港的立法會,本來在2017年,在立法會選舉中,泛民主派占有否定權的人數,結果在宣誓的過程中,在這一次的立法會的競選中,半年多前,突然出現了港獨的勢力,港獨的勢力全是學生,全是年輕人,沒人知道他們來處,他們獲得了一席,在立法會的宣誓本身上,展現個人的愿意、喜歡來表現極其極端的挑戰,給香港政府借口,廢掉了他們的席位,從而使得泛民主派失去了本身在香港立法會的否決權。所以林鄭月娥才這么干。

如果在香港沒有出現類似的事情的話,香港的立法會,泛民主派,還具有否決權。我跟你講,共產黨還就死不了。你還別看。共產黨死的時候,一定死在它擁有所有權力。人面對中共,已經無力抗爭,它才會死,神才會出手,其實它死的是這個。

我節目中我說,人戰勝不了中共,唯獨與神同行。很多人明白說的什么意思,很贊許這句話,其實就這么回事了。人,但凡還有點力量,但凡他覺得還能抗爭的話,很多人今天的人不信神了。你別看他反共,不信。他相信他自己牛X。

我覺得反過來也就是對人以教訓,所以就象那個煉獄一樣,就象那個老君爐煉丹一樣,我覺得是類似了。

【不少人對中國大陸司法制度缺乏信心】

我覺得沒什么可講的了,剛才已經介紹了。

各界的聲音,這是昨天游行中反映出來的。

陳淑莊,這是個比較特別的,占中九子當中應該是唯一的一個女士,結果她患有腦瘤,聽起來她應該不是惡性的。在判九子入獄的時候,法官考慮到她身體狀況,所以沒有判她入獄。但是她為了參加這次游行,推遲了她手術的時間,這里面就講述了她在整個游行過程中,我感覺應該是在Facebook上,她發表了這篇文章,寫了一段話。所以這是很具有代表性的。

腦瘤我相信對所有人都是個巨大的壓力,她的代表香港人的抗爭在拼命了,沒有什么機會,就是說,今天她不站出來,明天再站出來,就可以抓她。

今天不站出來,明天再站出來,就是妄圖顛覆中共的統治,就是要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那你就是犯顛覆國家政權罪。

到深圳受審,然后給你關到新疆去,很容易的。還得讓你自己掏車費。

所以這就是昨天在香港發生的事情。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