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吉兆兇兆-壁中人面(49)

2019-05-04|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節目。我是苑怡。《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吉兆還是兇兆”的故事。

人們把靈芝稱為‘瑞草’,認為靈芝代表祥瑞。其實也不一定。靜海的元中丞在甘肅做官時,官衙中長出九株靈芝,以為是祥瑞之兆,還用這個給自己起了個號,叫‘九芝’。結果沒多久即被罷官撤職。我的舅父安公占,有棺材停放在室內,忽然一日發現棺柩上長出一棵靈芝來。也都以為是吉兆。可是卻從此以后,家道越來越微弱,人丁衰減,到現在已經沒有后代了。

一般來講,禍福將至,氣機先動,都會有所預兆;但是那些反常的兆頭,按道理講都不會是空穴來風,應該是有原因的。只不過這個預兆的是福還是禍,則不是我們所能夠預知的了。

我的哥哥晴湖這樣說:“人只知道各種預兆是由鬼神發出的,而將有人事發生加以應驗。其實人不知道這預兆實際上由人所為而引發,鬼神只不過是據人事 而反應。如此看來,兆頭也不是不可預測的啊。”

這說的還是,人的一切,禍福吉兇,都是人自己招來的。自己所作所為符合天理,那不用測, 也是吉祥的。如果一味的為非作歹,違背天理,那怎么算也沒有用,下場是一定的。神佛也不能保佑邪惡之人。

———

壁中人面

南皮人許南金先生,膽量特別大。在寺院讀書時,和一個朋友兩個人同睡一張床上。半夜,就看見屋子北面的墻壁燃起了兩只燈火。仔細一看,卻是一副人臉從墻里伸出來,象簸箕那么大。兩只燈光就是那個人臉的兩只眼睛發出的光。許南金先生的朋友不由得兩腿顫抖,嚇得要死。

許先生披上衣服,慢慢坐起來,說:“正想讀書,可是蠟燭用盡沒辦法,你來得正好。”

于是拿了一本書,背朝著墻壁坐穩,瑯瑯的讀起書來。沒讀幾頁,那目光漸漸消失了;許先生還用手拍著墻壁呼喚它,那個人臉再也不出來了。

又一天晚上許先生上廁所。一個小童仆舉著蠟燭跟著。又是這個人臉突然從地面冒出來。沖著他們笑。小童仆嚇得扔了蠟燭撲到在地。可是先生卻拾起蠟燭,就放到這個巨面怪臉的頭頂上,

說:“正愁沒有燭臺,你來得又很是時候。”那個怪臉仰視著許先生不動。

先生說:“你哪里不能去,非要在這里?海上有逐臭之夫,不會就是你吧?那可不能辜負你的來意。”

說著就用一團廁所的擦屁股紙朝那個巨臉怪的嘴擦抹過去。巨臉怪大口大口嘔吐起來,狂吼數聲,熄滅蠟燭自己就消失了。從那以后再也沒有出現。

許南金先生曾說:“鬼魅都是真實存在的。也時而會讓人看見。但檢點自己生平,沒有做過不可面對鬼魅的虧心事,所以心中無愧,也就沒什么可害怕的。 ”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