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美貿易戰:北京已經無牌可打

2019-05-14|来源: |标签:石濤 中美贸易战 北京 

我在節目中,大概在4月底的時候,跟大家說了,我說5月份會忙的,反正就是會忙,忙著出門,忙這個忙那個,出的事也在5月份。我們也跟大家解釋過,我說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事兒趕事兒,也正是忙的時候,那忙的這個時候忙到這個硍節兒上。昨天我在節目中說了,我說昨天是法輪大法日,就我自己來講是我自己師父的生日。

那在現實的環境中,在我個人的角度來講,就跟大家說過,法輪功在我心目中是唯一真正的信仰,而不僅僅是被很多人稱為在現實環境中很多人稱為宗教的概念。信仰,里面是生命。宗教,是人中的文化。如果你覺得聽起來有一些距離的話,哲學是人現實環境中在某種程度上表現自己人中的精明和看問題的這種透徹,而他的問題的透徹是在因為所以上轉圈,既是因為又是所以,所以他沒出去。就跟習近平說的“方得始終”,他在圈里頭。所以在希臘,你看到的是哲學。

在中國,你看到的是儒家。但是在他們之上都有神的存在,都有道的存在,有佛的存在。正是因為他們詮釋了在人的文化中的環境當中的因為和所以,自己自成一統。馬克思他也是自稱一統叫辯證唯物論,對吧?他的辯證唯物論就是用你的上嘴唇罵你的下嘴唇,說你為什么嘴唇沖上,你這不地道,下嘴唇罵上嘴唇,你整天眼皮沖下,你一點不仁慈,打起來了。一打起來呢,人就有語言說話了。人一有語言說話呢,就造了孽了。佛不說話,佛叫打手印,對不對?佛叫打手印。

原來跟大家解釋過,我說我覺得很奇怪,各個宗教留下來的經書,全是大白話,全是故事,全是白話,沒有任何形容詞。東西方留下來的,能夠度人的,被人們尊稱為經的道的、佛的、佛法的,里頭有沒有沉魚落雁之容啊?有沒有閉月羞花之貌啊?有沒有路邊的野花不要采呀?有沒有不采白不采啊?他肯定沒有,對不對?他沒有任何形容詞,

只有最平鋪直述的。他吃飯了,一個饅頭。神造了個人,后來起個名字叫亞當,后來亞當一個人呆著挺憋。神就給他造了另外一個,用了他的骨頭叫夏娃。然后他們就在伊甸園上相安無事,摘果子,農民。后來來個六翼大天使,這六翼大天使呢,不服耶和華,結果要挑戰耶和華,那神就把他打了。打完之后呢,他咽不下這口氣,我非毀了神的東西。

那人,亞當也好,夏娃也好,那是神親手造的,所以我把你造的東西毀了,怎么毀呢?我讓你找不著我的毛病,我讓他自個兒回自個兒你看,我讓他找不著,我讓你找不著我的毛病,我讓他自個兒毀自個兒。他去誘惑夏娃,夏娃被誘惑自己吃的果子,那果子可不是撒旦摘的,果子是夏娃自己摘的,就這故事。而這故事表面看,誰都看得懂,對不對?誰都看不懂。

誰都看得懂,誰都看不懂,這叫方得始終。誰都看得懂,不言而喻。誰都看不懂,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理解,但誰都理解不到耶和華對他的所注入的內涵。如果你完全理解到耶和華所注入的內涵的話,你今天跟耶和華平起平坐。那你跟耶和華平起平坐的時候,你就呆不了了。換句話說在你帶著這塊肉的時候,你永遠到不了。

當然反過來說,他塑造了一份文化。他在其中有7的定數,當這9的定數的背后的未來佛,也就是西方說的彌撒亞在世的時候,那他這個在世的神他一定看得過,看得明白耶和華造神造人的這一段故事,一眼就看到,透透的,一定可以。因為神留下的東西在人間傳著,那未來的神來的時候一定超過他,一定超過他才會擁有未來,超不過他怎么會有未來呢?那就過去了。

自己的師父在給弟子教誨中一直講到過去和未來,永遠沒聽過師父講現在,在時間上。說你屬于過去的,如果你不明白的話,就說就屬于過去的。如果你真正明白的話,跟共產黨決裂的話,你就屬于未來的。師父從來不說現在,原來那聽了多少年聽不懂。怎么沒現在啊?原來講過去的就是淘汰的。擁有未來,那就是有生命有未來了。

現在呢?后來多少年之后,咱們節目中才提到說現在是不存在的,還有人嘲笑我有病,現在不存在。我昨天還是前天在節目中我說共產黨的文化叫活在當下。后來有朋友聽明白了,說濤哥你罵人。活在當下,北京話,活在你褲襠下。活在當下是今天中國社會當中的大家是都在以這個方式生存的。中共的黨文化教育人們以活在當下的概念作為一個及時行樂,唯我獨尊的這種說法。

共產黨叫什么?叫黨中央。你活在當下,一個人你豎著看,他在中間。如果一個人,你橫著看,他還在中間。他就是黨中央。有人說濤哥你太神了,不是我說的。中國人有句話,聽話聽音,鑼鼓聽聲。中國人畫的畫都叫大寫意、小寫意,對吧?大寫意、小寫意,看的是背后的故事。是不是?齊白石畫一西瓜,洗完澡了,把屁股上抹上沫,往那一坐,拿筆勾兩下,大西瓜就出來了,連秧子把兒都有。

你別樂,齊白石就這么畫的。這么畫的西瓜,旁邊弄倆大蝦米,你說它是不是蝦米,它叫傳神?對不對?寫意都叫傳神。這種傳神的概念是背后他不受困于我們這個肉體的本身。西方的不是,西方是用油畫描繪這一層生命的最精髓的這種間架結構,把東西都畫活了。他是把魂魄的那一部分透過身體的這種有形的表達,讓他傳神出來。那中國的畫不是,他干脆把這邊給稀里嘩啦就那么回事兒。所以你看很多修道的原來都臟不溜秋,愛誰誰,就那樣。和尚不見人,要飯。你看明白了,我覺得很多事就明白了。

而在這其中有很有趣的東西,我只能說有很趣的東西。耶穌的12門人當中出現了一個出賣者。這出賣者,在最后的晚餐中都跟他的師父一起吃飯,他師父沒有指出他,師父也沒回避,沒錯吧?而他12門人中的大弟子,圣彼得大教堂,就是作為他的大弟子,拿著天堂的鑰匙,然后耶穌說他雞叫前你不認師父三次,抓人來了,結果這個圣彼得是那么回事兒。

咱哪說哪了啊,這是我個人理解的。其實在他的弟子中就出現了極端的概念,就是換個角度說吧,有多少人真正能跟著他修成。但是呢,耶穌是神的兒子,不是神的本人,這中間有差距,這中間一定有差距。那都是神了,人嘴沒資格說了,憑借大家理解了,其實我有認識我也不敢說出口。而在這個元始天尊的12金門人中,他的12門人OK了,在他的弟子中出現了申公豹,所有的麻煩都是他弟子,都是申公豹找的。

那當初元始天尊為什么不能把他除掉?不能把申公豹給他弄住?為什么?我們哪說哪了啊,純粹探索生命文化。耶穌是被人殺的,被猶太人殺的,借助了羅馬人的力量,是猶太人殺了耶穌,在人的這面真實殺了他。元始天尊,在封神演義中,跟他的師兄這個老子與他的師弟通天教主展開了滅門似的打斗。滅門那,把截教全滅了,這話什么意思?他們兩個神仙在人中帶弟子的時候,帶著肉身,出現在這個環境中的時候,有他的局限性,有他的沒辦法的地方。同時給人在現實環境中給所有其他修行的人帶來了一種相生相克的道理的存在。

太上老君的煉丹爐,在煉丹的時候,人們看到的是火焰,對不對?那孫悟空給扔到里頭了,他就躲在那個風眼那兒了。因為沒有風,那老君爐那也得有風,沒有風的火就著不起來,就給滅了。所以他躲在風眼那兒,把眼睛就給弄成了火眼金睛,老君爐可以把他眼睛煉成火眼金睛。而這老君爐的爐里面那種耀艷的光火是什么?你只能說那是煤炭,對不對?他得燒東西。

所以煉丹的,人們看到的老君爐是熊熊的火,燃燒的火焰,燃燒的那些煤礦,我也不知道叫什么詞兒了,燒的是那些煤礦,外面的人看到的是煤塊燃燒過程中的光輝,看不著丹。光輝燒盡之后,如果有丹,丹才出來。沒有煤炭的火,就沒有丹的形成,但火與丹是對立的。火的光輝是為了丹能生成,而他們同在一個環境中,同在老君的爐里面,啥意思?申公豹,或者這個耶穌的12門人中的出賣者,是為他的其他師兄而存在的,所以他就像那爐中的火焰。麻煩,人們記住他。

你到意大利,《最后的晚餐》,你看那個畫,所有后來看畫的人都找誰是出賣者,都找那個拿錢袋兒的,其他那11個很多人叫不出名來,但只有這個猶大,所有人都看誰是猶大,誰能找出猶大,誰就看明白這畫。

《封神演義》找的就是那個申公豹,麻煩全是他找的,那本事大的也是他找來的,一個道理。所以我以為這是揭示在真正生命文化中,要能看懂相生相克對應的存在。在人的層面光輝的、耀眼的、權力的、唯我獨尊的、我將無我的,將連灰渣都不會留,會在過程中燒盡。而他的出現,是為了真實的那種丹,真實的神仙修成的必備條件。表面上看起來沒關系,實際完全有關系。

現實中發生的一切,是人們看到的。現實中發生的一切,就是老君爐當中的,就像那濃濃的大火似的,對吧?大家能看,誰能看明白誰能看得懂,就像留下的那些文化似的。講的最普通的故事,誰一動用了形容詞基本就是瞎掰了,聽著很漂亮,對吧?沉魚落雁之容多美呀。沉魚,你看它美的時候,你是那條魚,你是天上的那只雁。其實沉魚落雁里頭相互妒忌呀,閉月羞花也是,對不對?

里面帶有著貪婪、妒忌、不忍讓、不屈從、那種自卑、自傲、自戀,都在這兩個詞里面。所以聽起來很誘餌,一聽完了,人就開始胡思亂想,晚上做夢,這是毀人的,共產黨用詞都是形容詞。

《中美貿易戰:北京已經無牌可打》,其實講的那些看起漂,其實現在這個表現就是一個時代的。火焰的一切,老君爐里面火快熄了,他不就無牌可打了嗎?燒完了,燒完了看誰是那個丹了。星期五提高2000億的關稅,北京揚言出臺反制措施,那雙方還有什么牌可打?而反制措施依然是個謎。貿易爭端接下來會怎樣走勢?這是很多人探討的一個問題,每個人站的角度是不同的。所以這是一個比較大的話題,具有前瞻性。

通常在這個環境中,人們會從所謂的專家學者的角度去解釋。賀江兵,金融學者,他現在可能是一個獨立學者了,他在推特上經常發表東西。北京無牌可打,美國手中有牌,這是德國之聲采訪的。中國從美國的進口額只有1300億,出口額5000億,出口額相當于3萬多億人民幣,占中國經濟總量的太大的比重,所以對中國的影響巨大。

國家統計是2018年的GDP90萬億人民幣,那出口額占了經濟總量的3%,這已經就是相當大了。90萬億的人民幣的數字相當于什么呢?14億人一年的這個數量就在那里。所以如果一個數量在它的比重中占有一定比重的話,那就不得了了。川普對2000多億產品已經加征關稅,剩下3250億,尚未加征關稅,但是這部分已經開始做了文書。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已經開始進行文書,而且星期五的晚上已經發出公文,接到總統的命令,那對相關的東西展開征稅的過程,這是當時明確這么說的,但報復空間不多。

商業部的數字,這是從技術的角度,2018年中國從美國進口1551億美元,貿易戰開打,在歷次反制措施中大概加稅的是1100億。北京如果想對美國這一次調整關稅再進行報復的話,只剩下400億,或者把原來的稅率增高。因為關稅戰也就這樣嘍,因為你沒有什么其他可講的,對吧?你就是站這說這了。

當然在中國方面有很多非關稅壁壘的做法,舉個例子,很多美國水果透過貨輪運到中國,對吧?比如說橙子、大櫻桃這些,然后要進這個關口報關的,對不對?他不讓你進來,讓你在海里再趴半個月,那船要在那再趴半個月,他把水果弄爛了,這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賀江兵認為即便這些選項也不是非常可取的,中國從美國的進口貨物大多都是農產品或者高科技產品,他代替的余地太小。不吃大豆改成綠豆了,對不對?反正你是豆子。我們原來節目中早跟大家說了,他對美國人的他懲罰性的概念都是往嘴里放的東西,那東西哪弄啊。但是呢,豬跟牛挺配合,對不對?大豆大多是做飼料的,做大豆餅,喂豬的,后來大家一喊口號,很理解習近平的難處,咱一塊死了吧,怎么死?弄點非洲豬瘟,遠隔重洋,弄了點非洲豬瘟把自己整死了。

而在這次關稅戰加稅的時候,豬全死沒了,因為連香港都有了,沒招了,這些畜生很理解。現在開始死牛了,你在推特上你可以看到成批的牛被趕到坑里埋了。中國依靠拖延時間,讓面臨大選的川普有所忌諱,迫使美方讓步的說法站不住腳。川普在推文中已經說了,說你習近平的夢想,就是讓明年拜登能當總統,我告訴你不可能,如果你非要等到明年,我讓你都猜不出你怎么死,川普在推文上自己說的。

你敢憋我明年大選,那是你對我不禮貌,對吧?那你就逼我下臺,你賭大選就是逼我下臺,是你不地道在先,我不整死你,我對不起你,川普推文自己這樣說的。所以基本川普扯了,他扯的意思就是,他跟習近平之間那一點點的那掩蓋都不存在了,顧忌都不存在。賀江兵說,即使川普下臺,應該說對習近平幫助也不大,其他人上臺可能還會更狠,至于說民主黨的拜登,他不可能贏,北京要寄托于這樣希望的話,那是在做夢。

他沒說清楚,這段話是他翻譯的川普的那段推文。我剛才說的基本就是這段話,它里面暗指,因為他做夢的夢想的夢,是大寫的,所以它里面有雙重含義。你要知道他是個70多歲老頭子,他的生活經歷,已經在那里了,對不對?所以當他說話的時候,他會有一些背后的含義,啥意思呢?

習近平是我好朋友,金正恩是我好朋友,他就有倆好朋友,這就完了,這就是背后的意思,對吧?這是背后的意思。那很多精英讀書讀傻了,他說跟習近平是好朋友,嘩寫了一大篇文章,瞎掰,文化人騙錢花。

“愿談則談,要打就打”,這個人叫魯舍,是科隆的經濟學院的人。中美之間對壘是典型的膽小鬼博弈,誰先示弱誰就輸掉整個場的這種較量。應該是。中國要么接受不利的條款做出讓步,要么就準備好進行沖突升級,哪個選項損失更大,北京會自然權衡,要是現在就做出讓步的話,美國將來肯定會提出更多要求,所以有可能中國先任由沖突升級,然后再尋找共識。都是這樣了,這沒錯了,應該是這么回事兒了,反正你選項就這幾種。

環球時報:談到最后是最較勁的,中國社會在這個時候要堅決支持國家的應對政策,無論什么變故我們都跟國家同在。你看,國家要死我們一起死,國家要被強奸我們也被強奸,如果老板要強奸我們,我們一定迎頭趕上,完全是犧牲個體者,完全是侮辱個體者的說法,對吧?那整個的故事是這樣的。那“愿意談就談,愿意打就打”,網上出了幾段視頻,因為有版權的問題,我個人不好用。

其中一個是打拳的,有一個小小的步伐非常靈活,又翻跟頭,又這個,又那個,一大堆,那在開場前就是還沒正式吹哨,他一直圍繞那個大塊頭,那個大塊頭是個黑人,圍繞著轉,調戲那個大塊頭,你這么著你那么著他罵了一通,然后人家一吹哨,他就連躥帶跳非常快,圍著這大塊兒都轉悠,一拳都不敢打,然后剛一湊近身兒的時候,大塊頭上去就一拳,這爺們打一半死躺那了。底下出來一串詞“要談就談,要打就打”。

我相信這是什么電影里或者有些人排的,大概就是這個。所以就像北京胡同打架似的,小子你等著啊,我跟你說你等著,誰不等著誰是膽小鬼,我跟你說,我叫人去,你要敢跑,我跟你說你綏了,瞧你這塊,白長這肉。撒丫子就跑,跑之前跟人聊著話,反正他也是北京出來的。我指習近平也是北京出來的,對不對?十三四歲的時候給他打的稀里嘩啦,到了十五歲的時候,去陜北的時候,得跑就跑,我終于跑了,他這個。

美方極限施壓恰好表明美方對早點達成共識的協議其實很著急,越是這樣的時候,中方一定要忍住。可以發燒發的再高一點,多燒一會兒,對中國戰略上未必是個壞事,我們可以如何如何如何,他講了一大堆。

劉鶴自己去了,然后劉鶴說我什么都不怕,劉鶴最有趣的就是在面對美國貿易代表和美國財長的時候,他非常的恭敬,是這樣,你看那視頻都有。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門前有很多西方記者,他又記者的一個區域,他是這么上臺階進門的,很小的門,所以劉鶴進門出門都是這個方式跟記者打招呼,非常好。他一回到酒店,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找那么個地方拍,那個酒店挺破的,據說是在白宮對面,不知道了,白宮對面酒店多了。

報道的時候,他面對少數中文記者,哪的啊?中央電視臺、新華社、人民日報社,沒有別的。這劉鶴眼睛就瞪起來了,特別是那地方暗,一瞪起來,那拍的還是近照,紅鼻子頭兒就出來了。原來中國人有句話,鼻子頭一紅,一輩子白干。所以也不知道怎么了,習近平選了他了。那家伙厲害,我們決不讓步,這是我們的原則,這是我們的主旋,他立刻就不一樣了。

你看,共產黨人出來的就是這樣,見著老外慫,見著要飯的老外他都慫,一回來見著大陸人多大他都橫,他賊橫,橫的他理所當然不知所措,因為他不知道為什么這么橫。你把兩個視頻對在一塊你看,完全一樣。這是生命品質,這是共產黨把人毀了之后的樣子。“邊談邊打”,這是新華社說的,“愿意談就談,愿意打就打,要打兩敗俱傷”。也不知道誰傷了,對吧?

在說愿打、愿談的時候,劉鶴一回到北京,對等的報復沒出來,卻已經向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和美國財長發出邀請,希望兩個人到北京,我們繼續談,對方沒接盤。《南華早報》的報道就不太一樣,他說不要對貿易戰過度報道,如果將股市慘跌,人民幣貶值,經濟疲軟,貿易戰連在一起的話,應該更加格外謹慎。其實《南華早報》已經逐漸顯現出他面對習近平的做法中的這種中間平衡的東西,因為背后有著曾慶紅的勢力。

科隆大學的政治學教授耶格說美中之間的貿易戰其實超過了貿易和經濟本身,川普采取的辦法,包括他身邊的顧問都是對華政策極其激進的人,認為中共政權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強勁的對手,所以他在遏制整個中共政權。是,這基本上是現在的觀點,就是現在不是貿易戰,現在是inGodWetrust的美國人,美國社會對壘以殺戮殺人為宗旨的毛澤東、共產黨下來的中共政權。

歐洲駐華的前商會的主席叫做伍德克,他表示樂觀,他認為總會化解的,只要中國能夠進一步開放市場。開放市場,只能放棄共產黨。

賀江兵類似,說只有在中方落實美方要求經濟改革之后,川普就會有可能完全取消之前的關稅。在美國國務卿的評價中就說,習近平刪掉了貿易協議中的改革部分。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因為為什么刪掉?他加入那部分,共產黨就死了,應該講換個角度來講是習近平自己跟共產黨綁在一起了。

美國不愿意讓中國取得科技領先地位,所以出現了更大的這種沖突,我覺得是這么回事。這是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那所謂的科技領先,如果中共科技領先,是高機動物掌握了AI系統,將把整體人類置于死地。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