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華為獲北京力挺稱反對美國禁令

2019-05-22|来源: |标签:石涛 华为获北京力挺 美国禁令 

5月20號這個美國政府給了華為一個90天的臨時許可證。其實就是給了它90天來維護美國現有的華為的網絡設備包括他的手機等這些設備的維護,但只是90天,但不許他購買任何美國的東西,零配件不可能有,只是維護。相信同時給了美國當地的一些電信商在使用華為設備和跟華為有著業務往來的公司給出了90天時間,他得換人,有人說賠錢,賠錢那就賠錢咯,這就是你趕上了,要不然你就違法,對不對?給了90天是這樣的。

當年2018年4月份封殺中興之后,大概一個月之后給了同樣的一個東西,所以當時的中興即刻停產。現在看來應該華為本身也即刻停產。因為主要是指它的手機了,它新的手機,它的軟體部分,比如說Google的安卓系統,它不能再裝了,它裝不了了,安卓本身就改。

后來有人說Google真壞,已經現存的手機是可以的,對吧?現存的在海外手機它還能更新,這是Google提供的服務。但是安卓系統,在美國政府、美國商務部下了通令之后,谷歌對安卓系統當天晚上就進行了軟體更新,國內的很多華為的手機應該更新不了了。有人說Google這回報了一箭之仇,我覺得也可以這么說,確實是報了一箭之仇。

面對這個背景,習近平跑到江西,去江西那辦了兩件事情。一個他視察了稀土,江西是中國最大的稀土產地。而稀土是當今現代科學所需要的最主要的原材料之一。一些AI產品、電信產品,包括我們知道的芯片、晶片這些東西。在制造這些東西里面,它具體的東西來自于稀土,包括什么將會影響到無人駕駛飛機,無人汽車這些相應的這種軟體、硬件控制的設備中是需要稀土的。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生產國,全世界目前知道的70%稀土在中國。那在有關稀土的提煉、分離等等所有這些工程本身,中國也是最先進的國家。所以如果習近平去到稀土的全國最大的稀土制造公司去視察,與此同時他到了大概是江西贛州,那個地方是當年中央紅軍萬里長征起步點,起步的地方。

在起步點的地方有個紀念碑,他自己跑那獻個花圈還是獻了個花籃,在落款上只有他自己。他身邊有誰呢?只帶了一只鶴,帶了劉鶴,只帶了一個人,剩下的都是當地的地方官,那不算。帶了一只鶴,獻了一個圈兒,中美之間貿易戰,萬里長征從頭來,瘋了。萬里長征從頭來,所有責任一擔挑,周圍沒有任何朋友,只有一只鶴。

他真能拽,我跟你說真能拽。到稀土什么意思?要跟美國打稀土戰,禁止向美國出口稀土。他的想法很簡單,我要禁止向美國出口稀土的話,直接截殺高通、博通、英特爾任何美國軟體公司。是有這個威脅,它邪了門的在哪呢?除了中國之外,另外一個大的稀土生產國是澳大利亞。澳大利亞有一家公司是世界上第二大稀土生產公司,專門制作稀土的一些生產廠。

幾乎在同一天,幾乎在同一時,美國的一個德克薩斯州的一個公司跟澳大利亞最大的稀土公司簽訂了合同,要在德克薩斯州,美國本土,建造一個美國第一個系統性處理分離稀土的這么一個公司,這么一個廠。這是一個戰略部署,在開打貿易戰之前,美國就預料到中國打急了,可能會禁止向美國出口稀土。所以習近平這仗,這火還沒點呢,人家那邊已經把后頭備胎就開始備好了。

美國人干事可不像華為似的,華為說我囤起來了,我不是搞電腦的,據說晶片也好芯片也好,就像牛奶一樣,有一個最佳的食用期限,過了最佳食用期限,那東西就不好使了。感情生產那東西都跟活的動西一樣,那是朋友留言,人家是專業的,他說那東西它囤不了,往那一囤就壞了,就跟牛奶似的,你能囤嗎?你太愛喝牛奶,我都給買絕了,我囤起來,不可能啊,你再怎么密封也壞,一個道理。

美國人不,我就買一個工廠,我簽訂一個合同,到我們家那自個兒做去,你打我就打吧。我印象中是幾個月前據說日本是有報道,日本發現了巨大大型的稀土礦。所以這是習近平自己選擇的路了,在我眼睛里非常可惜。

他不能上中央紅軍那兒去獻一個花籃,他自己。只有他自己是共產黨,中央紅軍當初長征到了陜北,見了他爹,見了劉志丹,沒幾天劉志丹就死了,毛澤東就給殺了。你習近平跑這兒去,你爹被整不就是寫了一本《劉志丹傳》嗎?而強龍不壓地頭蛇,那毛澤東中央紅軍到了陜北之后,是我沒壓地頭蛇,我殺了你,做晚輩的扭過臉來,來祭奠他,祭奠殺他爹的人,這叫什么世道?

這是共產黨人,所以我就搞不明白習近平犯得上嗎?你為什么?你問問自個為什么?共產黨抱你家,你是共產黨,共產黨是你,然后呢,你說你有什么,你有什么?對不對?放個屁還聽個響兒,聞個味兒呢。你抱著共產黨,然后呢?咱就說這話,你誰都不信,弄花籃的只有你一個,劉鶴在后頭跟著。

劉鶴也心里想,倒了血霉了,怎么跟你是同學呢?第二個人你都不信,所以你什么都沒有。你只有共產黨,你明兒死的時候,共產黨的麻煩都放你腦袋上。見過缺心眼的,沒見過這么缺心眼的。見過有病的,沒見過這么......病入膏肓都是屬于很輕的,這不只是病入膏肓了.犯不上嘛,這是我說的犯不上啊,他干了。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華為獲北京力挺稱反對美國禁令》,挺什么呀?習近平都萬里長城第一步去了,你拿什么挺啊?有時候我覺得這報道是這么回事,會很可笑。川普封殺華為,北京強烈反彈。華為70個附屬公司,其實不是70個,有人說是68個,放入了黑名單,任正非說美國的封鎖對華為很有限,那你還說什么話啊?對不對?沒打疼呢,誰叫喚啊?對不對?打成那樣,我就不疼,我真的就不疼,他得叫喚那,對不對?喊爹喊娘他叫喚。

你說有幾個悶柱,你們打吧,我沒什么反應,對吧?那沒反應才是那個呢,有反應,其實都疼了。20號谷歌終止了華為的部分業務,外交部說注意到相關報道將正式確認此事已關如何如何,支持中國企業拿起法律武器捍衛自己的正當權益。

這基本就是狗熊掰棒子,瞎掰了。他們在處理孟晚舟這個事情,他們就吃準了,對不對?拿國家的錢養著孟晚舟,孟晚舟在美國、加拿、大香港,在他們的名下有二十幾家房產,她一分錢都沒掏,是全額被香港銀行貸款的,人就這么拽,對不對?所以拽到這份上,她就無所謂了。孟晚舟為什么那么拽?打起法律官司,10年8年都是這么回事兒。

陸慷說了中國企業拿起法律武器,捍衛自己的正當權益。我跟你講這個法律官司等打完了,任正非還在不在?說不好了。我意思是說天長地久,對吧?那時候5G是什么東西?沒人知道,可能鬼都不知道。因為當這段時間段過去了,它就完全過去了,這個東西就這么回事。當共產黨人說起拿起法律武器的時候,基本它就死了,已經沒招了。

給你舉個例子,2012年10月23號,《紐約時報》登了一篇文章,頭版頭條打擊溫家寶,溫家寶最后沒招了,在11月3號說威脅狀告《紐約時報》,逼得紐約時報老板出來說話,我們是自由的社會,我們相信人權,我們相信人人平等,我們更相信法律,有本事,小樣兒,你來。溫家寶前兩天剛去了四川大地震的地方,那是他耿耿于懷的地方,那是江澤民整了他,去了四川大地震的地方,跟人揮了揮手,告訴《紐約時報》那事不再提了。

共產黨人的法律就這樣,當時他可是總理啊。美國政府對華為下達禁令是否造成重大沖擊,國際媒體高度關注。任正非對日本經濟新聞表示美國封鎖華為造成的影響有限,旗下子公司的海思總裁說將啟用自主研發芯片實現科技自立。

也就在他們發表聲明的同一天,在杭州,在杭州的市政府對面的大樓,在播《上甘嶺》。現代人科技水平是厲害,他可以把光打到整個,那樓不得有四五十層樓高啊,那是樓群,他在樓群上打著放《上甘嶺》。我在另外節目中用了,后來人家留言說濤哥你都看傻了,我說可不看傻了嘛。

那個景色是我穿開襠褲的時候,在北京的樣子。叫什么打倒帝國主義的什么大本營?一定穿綠軍裝,帶一個八角帽。因為那時候八角帽上中學的時候打過架,那東西不得了,那就像金子一樣。只有軍人、總參、總政的,有那個正經八百的八角帽。那個綠帽子有八個角,真有八個角,那外頭凈是假的。布的,那時候得要的確良的。人家說濤哥你看傻了,可不看傻了,我穿開襠褲的時候放的那歌。

今天在杭州,在杭州市政府,利用了現代的科技,演繹著我穿開襠褲時的當時的抗美援朝的場面。我都奔60了,你說他習近平不就瘋了?他習近平就在這樣的抗美援朝的歌聲中,一跟頭扎到梁家河里了,跑了。那我能記住穿開襠褲的時候,他肯定也記著當時的場面來。你為什么要這么干那?跟這東西是一樣的。

你知道如果那電影能打在樓上幾十棟高的樓上可以看得那么清楚的話,那是多高的技術啊。而播放的影片是50年前的精神,《上甘嶺》。向我開炮,都是這個,騙人的,向我開炮,真正炸死是毛岸英。那是毛澤東的兒子,要吃蛋炒飯,一下自個兒成了蛋了,那是真炸死了。向我開炮那是胡說八道,根本沒有那事。向我開炮,蛋炒飯把自己炒蛋了,這就是今天中國社會現實的狀況,這個東西一樣的。

任正非也是那時候過來的,所以我就說那話,你挺吧,你拿什么挺啊?你拿什么拼啊?拿嘴挺。華為銷售手機成承認禁令后外國顧客購買量明顯減少,幾乎老外都不來了。它說比方說今天上午拿到加拿大用的,個別的有拿到加拿大用的,而別的國家也有,但是即使買也就只能在中國用。

兩個月前非洲用戶表示支持,他說我不擔心,我們家是在非洲,我覺得寫文章挺拽的。那華為的技術和產品在安全可靠性受到質疑,發言人喬凱利作出回應,美國的市場沒有華為技術,沒有與華為合作的經驗,美國政府似乎很確信地告訴與華為長期做生意的人,我們是個壞公司,我們以多種方式否認這種指控,要求給出證據,但是沒有。

在好萊塢拍的太多的片子,女人出軌也好,男人出軌也好,很少見到真刀真槍的證據吧,傻帽,你問問自個兒。就像我們說的,你眼睫毛你看得著嗎?你能證明你眼睫毛的存在嗎?你能證明你鼻子大了一寸還是小了半寸?那大一寸那是象鼻子。很多證據的說法就是誣賴,十足的無賴和流氓。你放心吧,人好什么都好,人壞什么都壞。

如果一個狐貍鉆到人的身體里頭,你說她是人不是人?就像那期節目說的,一個女人招了狐貍來了,你想不讓她騷,那是你有病。她要不騷,她就不是狐貍。禁令影響加劇,人臉識別技術商斷供華為,這是最新的。人臉識別技術商,美國的,叫魯門特姆,20號正式停止向華為出貨,這是最新的一家。華為的業務占了這家公司上個季度的總收入的18%,無法預測何時能恢復發貨。第四季度的收益,大概4億左右,現在下調到3.75億。在這樣的對壘封殺中,大家明白一個道理,美國公司,美國人,美國政府賠的是錢。

中共國,中共產黨,跟共產黨合在一起的公司,包括華為,賠的是命。用錢換命,你說不值不值?這就是川普老爺子的生意經,用錢換它的命,讓它從地球上消失,你說值不值?如果這個你有答案了,很多網上的評論就是垃圾。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