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明舉六四聽證會

2019-06-03|来源:

明天是六四天安門事件30周年,美國參眾兩院都安排聽證會,聽取當年參與活動者的證詞。中國民主運動人士也將在國會山莊外舉辦紀念活動,讓世人不忘中國政府當年惡行。當年學運領袖之一王丹投書“紐約時報”,回憶這場令他和中國皆付出“沉重代價”事件。王丹並認為,一旦機會降臨,現今中國年輕人也會再起身反抗。

據中央社消息,六四30年之日華府國會聽證,民運人士舉行活動紀念。

中央社說,明天是六四天安門事件30周年,美國參眾兩院都安排聽證會,聽取當年

參與活動者的證詞。中國民主運動人士也將在國會山莊外舉辦紀念活動,讓世人不忘中國政府當年惡行。

報道說,今年是六四天安門事件30周年,眾議院外交委員會與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CECC)、國會藍托斯人權委員會(TomLantosHumanRightsCommission)將於4日上午舉辦聽證會,當年學生運動領袖吾爾開希與周鋒鎖、中國人權組織新聞媒體主任徐美玲、亞洲協會(AsiaSociety)美中關係中心主任夏偉(OrvilleSchell)將出席並提供證詞。

該報道說,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將於5日舉辦聽證會,中國數字時代雜誌創辦人蕭強、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李察遜(SophieRichardson)、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副總裁華

克(ChristopherWalker)將出席聽證會。

海外中國民主運動人士王丹、王軍濤、胡平等數十人明天也將在華府舉行一整天的紀念活動,包括中外記者會、國會山莊集會、六四圖片展,晚間“對話中國”與“北京之春”也將舉辦座談會。

中央社報道王丹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指出中國年輕人如果有機會會再次起身反抗。

六四天安門事件將屆滿30周年,當年學運領袖之一王丹投書“紐約時報”,回憶這場令他和中國皆付出“沉重代價”事件。他並認為,一旦機會降臨,現今中國年輕人也會再起身反抗。

據王丹表示,六四事件始於1989年4月17日晚間,當時一群北京大學學生齊聚,悼念因主張西方式改革被逼下臺的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曾在校內主辦“民主沙龍”活動的王丹,在同學慫恿下發表演說。

據王丹回憶道,他談論中國面臨的問題時越說越激昂,於是建議大家遊行到16公里外的北京天安門廣場,以胡耀邦之死作為契機,抗議政府貪腐並訴求民主改革。

該報道說,於是當天深夜,數百名北大學生離開校園前往佔據天安門廣場。隨後來自其他大學的學生加入,北京各階層的許多民眾也加入抗議。由於當時中國正從毛澤東時代轉變,這場運動帶給渴求改變的人民希望,抗爭蔓延到中國其他城市。

據王丹說,群眾在天安門靜坐期間,他參與的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嘗試和中國政府對話。但北京高層領導人拒絕他們的訴求,並主張抗議活動恐顛覆共產黨統

治,於是宣布戒嚴,還派軍隊包圍北京。

據報道說,到了6月3日,王丹提議從天安門廣場撤退,遭到其他學運領袖否決,於是他回宿舍休息。當天深夜王丹接到朋友電話,告知軍隊對抗議者開槍,他震驚不已。因為他們從不相信領導人會動用武力,他們訴求的是中共改革,而非交出政權。

該報道說,王丹躲藏數周後,在電視上見到一個個抗議夥伴被捕,於是他回到北京,並於7月2日被捕入獄。他首度遭囚禁3年7個月期間,內心經常感到哀傷和罪惡,自覺須為許多在血腥鎮壓中喪命的學生和北京居民負起部分責任。

據王丹表示,30年前這場運動之所以失敗,是因為他們缺乏支持和推動民主改變的經驗。許多人將希望寄託在中共內部自由派,期待他們從體制內發動改革。但學生們低估了中共老一輩的勢力,天安門大屠殺粉碎了他們的幻想,讓他們認清中共一黨專政的殘暴。

王丹還指出,天真的不只是學生。天安門大屠殺過後短短數年,許多西方國家便取消對中國的制裁。當時西方盛行和中國採取交往政策,期待貿易和投資能為中國帶來民主改變。但最終西方資本並未激勵中國自由化,反而肥了中共領導階層的荷包,讓他們能夠在國內消除異議以及在全球拓展影響力,延長自身政權壽命。

不過王丹也說,儘管天安門學運失敗,他相信他們產生一些影響。當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即時報導天安門廣場上發生的情況,中國政府了解到,他們不再能夠在全球眾目睽睽下屠殺人民。

根據報道,這場運動還促進中國民眾提高民主意識。天安門事件過後的幾年內,許多曾參與或支持運動的律師和人權運動人士,都出面挑戰中共合法性。西方今日也

終於認清中國極權統治的危險性。

報道指王丹又說,當今中國年輕人比1980年代的學生更務實。中國政府雖對他們洗腦,但現在年輕人知道如何運用科技從國外獲得資訊。因此和學運世代相較,他們對西方更了解,也不會對中共懷抱錯誤希望。當今中國年輕世代已更加世故且現實,一旦出現機會,“他們將起身反抗,一如我們30年前所為”。

根據王丹還認為,美中貿易戰讓他見到促使中國政治改革的絕佳機會。例如在1990年代,當華府以人權為條件考慮是否給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時,北京便屈服於壓

力而放寬政治控制,並釋放包括他在內的數名異議人士;而一旦貿易和人權議題脫鉤,中國專制便顯著惡化。

中央社報道說,王丹在1998年2度獲釋後來到美國,此後便遭中國政府禁止入境。天安門學運不僅令他大半青春在牢里度過,如今也無法回到祖國陪伴衰老的雙親。儘管付出慘痛代價,但王丹不後悔他曾做過的決定。

作者小山

圖源:AP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