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八九六四三十周年

2019-06-03|来源: |标签:石濤 八九六四 

我們今天還繼續跟大家分享8964的30年,今天是6月3號,其實真正打槍,在當年8964的開始的時候,時間是6月3號晚上。最早開槍的地方,應該是苜蓿地,公主墳苜蓿地那邊,大概在晚上9點半左右,就已經開始打槍了。

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個人當時的故事,這都是我自己親身經歷的。大概在6月3號晚上7點半左右,我從廣播電視部,南禮士路,大概是從西便門那邊,大家知道那有個環島,其實也不叫環島,就是西便門城墻,夏天在那地方喝啤酒。從那邊騎車過來,順著二環路,就是復興門橋下過的時候,對面就是百盛,現在就是金融街了。

我們騎自行車過來的時候,我面對著復興門立交橋,在它上邊,一輛212小吉普,兩輛到三輛,解放卡車,全是軍人。那個時候在那個位置上,普通群眾就把那三輛車是五輛車給圍了。車是從西向天安門廣場去的,給圍在了橋那兒。如果大致上說,應該是廣播電影電視部的門口那個位置上。那個位置從那兒過去的時候,看見軍車給攔的時候,當時心里一咯噔,那個時候住在三元橋那邊,就騎著車往家跑。那時候騎著車是順著西二環走北二環,然后再從東直門前頭穿過去,上到三元立交橋那兒,大概是這么個故事。

所以那是我當時看到的,心里只是覺得,媽呀,這要出事。今晚上可別出事。就往家跑。

等我騎車到了三元立交橋,是從東直門那邊往上走,我是從機場路這一側貼著右邊上去,大概到晚上9點鐘,應該不到9點半,天已經黑了。我上橋的時候,沒什么人。結果從三元立交橋上面下來了一輛解放卡車,大解放是帶軍篷的。你看8964照片都是帶軍篷的,是把那些軍人封在里頭,不讓人看見這些軍人。但是在我看見那個車的時候,它的一側的帆布是翻起來的,一排軍人。我不知道那個時候是不是AK47,我沒敢數有幾支槍。人家高,我騎著自行車。兩個人相向而行,今天習近平的話,一切要相向而行。車下我往上走。我看見軍車,看見槍筒,看見所有軍人的臉在看著我,我就不敢抬頭了。我也不敢快騎,我是什么速度還是什么速度,就這么慢慢騎。所以跟軍車擦肩而過。那個時候我的余光可以看到,它的幾支槍的槍口沖著我腦袋。

上了橋我往右拐,往家跑。這是6月3號,我自己親身經歷的。等到晚上說打槍了,大概9點多10點,但我在東邊聽不到西邊的槍聲,那時候槍比較厲害的就在苜蓿地公主墳那邊,八寶山那邊。那是打得比較兇的。

后來出國之后,認識了個朋友,朋友自己是住甘家口的,甘家口中學的。甘家口那地方離當初他們部長樓其中一個部長大院兩站地吧大概。他是個中學老師,他是8964跑出來的。當年6月3號晚上,他跑到苜蓿地去了。他說,我跑到苜蓿地堵軍車去了。

那個晚上,讓他經歷很特別。首先一個人死在他懷里,是個學生。他說我在那之后就跑了。他說大概9點半到10點一刻左右開始開槍——因為我不在現場,人家怎么描述我就怎么描述了——學生不相信的,打的是排子槍,軍人是在公路上站一排,打的排子槍,所以學生在另外一邊砍磚頭,那個時候學生市民都有。他就屬于市民了。一開始打槍不相信,學生還往前沖,再打槍前頭倒了,才害怕,大家都趴到馬路邊上,馬路牙子這么高,就趴在馬路牙子邊上了。他在邊上,一個學生倒了,他去抓這個學生,給這個學生抓到馬路牙子這邊,他大概說的意思是,學生跟他說,他媽不知道他干嘛來了。死在這個朋友的懷里了。

他說,當時嚇傻了。他也說不出來是憤怒啊,憤恨啊,還是什么,他說不出來。

大概在前后,它打了槍,人不退,就開始救學生。離苜蓿地跟公主墳最近的,就是301醫院,往天安門廣場這邊走,就是復興醫院。復興醫院當天就開始接這些被打傷的人,大概死在它里頭不下200人到300人。有些鄰居是復興醫院里面的醫生和護士,對他們來講,醫生不會忘記的。他說走路上全是血。

大概在6月3號晚上,9、10點鐘開始,就開始往里送人。

我認識的這個朋友說,一打槍就打亂了,有些軍人跑散了,在他過來的過程中,跑散了,被老百姓用磚頭砸腦袋,他說砸死了一個。他去救,他不知道,天黑了已經,他去拉。是個年輕的孩子,軍人。他忘了也跟他說了一句什么話。

后來,我們有一年做8964節目,我請他在節目中說了,他說,他對自己很感觸了,前是一個學生,后是一個軍人,都死在他懷里了。你說他是誰?他是什么?他怎么看?

這是我自己經歷的跟一個朋友親自說的。

圍繞著那一天,那是6月3號晚上是相當慘烈的。因為大家可以看到很多內容,我們節目的時間有限,就跟大家陳述這樣的一個隨著時間我能記住的這樣的故事。

作為中國人來講,我不知道有人再去討論說,是否廣場真的死人了。天安門廣場是否真的死人,這是個命題,你可以這么問,但問的人,你比邪惡還邪惡。借助了一個地點的說法,妄圖掩蓋這天地中最邪惡的生命,你算哪塊臭肉?

我們昨天的節目就跟大家分享事情大致的演化過程,22號,學生罷課游行,事情基本就開始大爆發了。

北師大23號開始罷課,同時,最具有標志性和最有價值的事情是北京高校學自聯大會成立。88年畢業的碩士研究生劉剛是高自聯的發起人。現在他們有一些很大的分歧,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召集了21所高校的幾十名學生代表開會,成立了高自聯。周勇軍是當時首任主席。

周勇軍我上期節目說了,他是當時跪在了人大門口的,請愿書寫了7條請愿信。而周勇軍應該是他們幾個人里面,持續遭受中共迫害最多的一個。今年,就在兩個月前,剛剛被判刑了。因為在他過境緬甸的過程中,從他的行李里找出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這次被判刑,是以這個理由判的他。

所以這是我個人相當感觸的。

咱在節目中咱早就講過,現在習近平面對的一切,就是真正真正圍繞的是法輪功。江澤民的邪惡,曾慶紅的陰險,從8964江澤民的上臺,你再看一看當時的學生領袖當中的最一開始的領袖,今天卻同樣因為法輪功的問題,再一次被中共判刑,而今天主政的是習近平。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