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逃犯條例爭議:破紀錄百萬人游行后警員與示威者爆發沖突

2019-06-10|来源: |标签:逃犯条例 破纪录百万人游行 

今天是6月10號,20年前的6月10號,江澤民成立迫害法輪功的組織610辦公室。今天是紀念日了——可以叫做紀念日。

5年前,2014年的6月10號,劉云山發表610香港白皮書,上下通體一致,甭管它是體制內的體制外的,甭管立足上是在政治上,中國問題專家的,磚頭的,石頭子兒的,什么樣都有。它放在一起都叫承認,在當時,劉云山5年前寫出了香港610白皮書,針對的是打擊他習近平。

而踩在整個故事過程中,在習近平上臺之后,踩在一個最基本的點上,就是對法輪功的態度。他取決于人是在肉欲上的這種貪婪,邪惡和齷齪,骯臟,還是人在靈魂上,靈性上,人們對一種真正善的根源追求,人的對尊嚴的一種堅守。

作為正常人來講,他只要能夠做一個坦白的人就行了。什么叫就行了?他自然就要拒絕中共的進化論的高級動物的說法。以科學的所謂的說法,去扼殺人道德之本來,道德之根源。

610香港白皮書,當年迫害法輪功的組織,延續到今天,成為了在習近平的年代當中一個代表性的日子,包括他自己是選擇善還是選擇惡,我們在節目中講得非常清楚。共產黨是邪惡,作為具體的人,你將選擇什么,無論你是誰。

普京說習近平是獨裁者,打嗝放屁吧唧嘴,娶老婆生孩子一樣。普通要飯的,打嗝放屁吧唧嘴,他沒錢娶老婆,但是沒準有女孩子追他。

上海不就出現那么一個要飯的,女孩得跟他照相才能在網上做網紅。這事就這樣,這就是今天的環境。

這個東西,現實生活中的一切,人們會做出自己選擇的時候,他的基點是什么?他基點是在惡上,還是在善上。這是生命的真諦,這是生命的根本。

到了今年,發生了一系列事情,也就是習近平獲得權力之后的2018年到2019年,我們講太多了。我們說,在七的定數中,幾乎跟大家描繪都說死了。七的定數會把共產黨完全釘死在地獄之下,誰跟著它走,誰奔它去,它根本逃不了,也不可能逃。

在我一個多月前的節目中,有朋友說,濤哥你泄露天機。

我沒資格泄露天機。如果說修煉的人從功能的角度來講,人們通常以為的那種功能我不具備,說天目開了,沒看見。說天耳通了,沒有,不知道。有人說,你有預知功能,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預知功能,我不知道,我也從來沒用過,也不知道怎么用。

所以修煉人憑悟,憑悟是什么?一個豎心,一個吾。去掉人心是真實的自我,人的靈魂。人的靈魂你如果拜對了師父,師父給你拔到你應該有的境界,你就自然什么都懂。但并不妨礙在人的環境中你去做一些你本該做的事情。

咱就常說云中子,他什么都知道,紂王哪天死的都知道。但他卻從終南山費老了勁了進到朝歌里頭跟紂王去說,哎呀,你殿里頭進了狐貍了。他把狐貍殺了不就成了嗎?他不能殺。他殺那狐貍,這手拿把攥的事,因為弄狐貍的是女媧,是他師奶,不能動的。所以師父的“父”是父親的“父”。是啟悟人的,讓人們能夠認識到自己的魂魄。用了一個悟,去掉人心,見到真實的自己。是師父幫你的。

一樣的道理,所以云中子什么都知道,但是跟紂王得好心好意的說,說了半天,最后紂王一看那個女人,稀里嘩啦了。立刻就不成了,多大的英雄,一看女人就稀里嘩啦了。那云中子一樂就走了。道理是一樣的。

給予人機會,定數就是定數,在定數中,紂王被毀掉之后,他雖然被封成神了,他也知道他只不過扮演了一個角色,在今天的環境中是一樣的。

2019年5月13號,跟大家說過,我說,對比成巴黎圣母院的大火開始著,6月10號,是塔尖崩潰。今天是6月10號。

6月9號,遇到九,是103萬人香港人走向街頭,從來沒有過。

在整個故事的過程中,我個人相當感觸了,很多網友我自己也蠻感觸的,在隨著我節目更新的過程中,有的網友已經說,我游行到哪兒了,濤哥我到哪兒了。另外有網友說,濤哥我還在?園呢,就是出發的地方,我已經等一個多小時了。有另外一個說,濤哥,我已經游行結束了,我到了哪兒哪兒了。還有朋友說,濤哥,我從銅鑼灣直接插進去的,下午4點,我沒從起步那兒。說什么的都有。

我個人非常感動了,我覺得朋友們能夠在節目中在這種現實的環境中,103萬香港人走出來,向共產黨說不,在我的眼睛里,就是當初巴黎圣母院著大火時,跪倒在巴黎街頭的那些普通的巴黎人。他為什么跪下?他只能祈求神明。他尋求什么結果?結果不在他手里面。那他能夠做到什么?能夠做到生命的展現,生命善的取向。

這是一個最關鍵的故事。九,共產黨必亡,九是希望。中共回收香港之后,在中國的土地上,按照國家的隸屬,103萬國民,反對中共政權,權力的統治,這是中國人的希望。能夠被神以惠顧,能夠被神以關照的一種希望。

大家一定明白這道理,這是在中共政權的土地上,103萬人站出來。

為什么是103?我還沒有悟透,沒有明白。但是,林鄭月娥堅持了三條七,她是三條七選出來的。天地人,是三,對上七七七,就是助紂為虐者,她是有使命的。而她的出生日,1957年5月13號。我們跟大家解釋過,513是大善的日子,她出在這個大善的日子,對應著惡的生命。

咱解釋過,就看9號出來多少。但它扭轉不了事局。

在9號夜里11點零7分,港府面對103萬港人站出來游行,毫不退縮,直接宣布在6月12號,將進行二讀。因為一讀已經通過了有關引渡法律。所以將要進行二讀。

我們早講過,子丑寅卯,子時是頭天夜里的11點到第二天凌晨1點鐘,我們通常說的子時。它宣讀的時間,子時的第7分鐘,11點零7分。它跑不了。

但是人們會在現實的斗爭中,普通的人看不到希望。在它宣讀完之后,在差10分鐘12點到6月10號——香港當地時間——突然一些年輕人,沖擊港府,造成了暴力沖突。

現在中共的媒體,在有關103萬大游行的時候,只字不提,而在沖擊港府的過程中,那些全是年輕人,戴上口罩,沒人知道他們是誰。103萬人游行,離去,只剩下幾百人在當時的環境中,其中有一個老婆婆大概姓鄧,70幾歲,也在那堅守著。有人竟然拿雞蛋襲擊老婆婆,襲擊完老婆婆,然后立刻有人說,是警察扔的。

我跟大家解釋過說,6月10號,將是決定性的,是一種暴發性的。

6月10號子時第7分鐘,港府宣布絕不投降,促成了在6月12號,現在的香港,正在推動人們進行罷課,罷市,罷工。

事實就這么發生了。

而中共的媒體大肆宣傳暴徒襲擊警察,跟8964一樣。而在我眼睛里,這是定數。共產黨死定了,2019年。

在海外很多大的中文媒體破天荒的鴉雀無聲,為什么?由王滬寧控制的幾乎所有中宣系統要求所有它能控制的媒體不得報導。一定是這個。那也就是什么?那就是當初廣成子在打通天教主的時候,在跟通天教主交涉的時候,把他的徒弟們全都打出了原形。

上百萬人游行,把所有跟中共之間有勾結的媒體,全都曝光了。

我們通常知道的大媒體幾乎沒有,這里面很奇怪,唯一能夠說話的,我看到說得比較多的是法廣,其它沒有。包括很多所謂的自媒體,什么都沒有。這是很有趣的現象,而《明報》《星島》公開支持港府修改條例,所以在我個人眼睛里,因為你要一定明白道理,它不被打出原形,不被迫露出原形,它是獸,它是妖,它是蛇,它是狐貍,它是黃鼠狼。你怎么能應對習近平說的那句話,方得始終呢?

100萬游行,只發生在1989年5月21號,當時在8964之后,香港出現了破百萬的大游行。有人查過說150萬,但我自己查過BBC,它當時只說100萬,突破百萬游行。

8964三十年,中國人講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在這一次6月9號,大游行再一次突破百萬,這個圈圓了。8964之后,這個圈圓了。

很有趣很有趣,當你讀得懂時間,其實人很難讀得懂時間,當你起碼能順應時間是個神的時候,你能看破一切。看破一切的人,對這些東西就無所謂了。

BBC的報導:《逃犯條例爭議:破紀錄百萬人游行后警員與示威者爆發沖突》。

這就是我跟大家講的,很多媒體去報這個。去報沖突,卻不報那103萬人如此平和的在31度32度的高溫下那樣緩緩的走過游行區。

我個人覺著,非常令人感觸。

CNN在當時現場報導的時候,竟然說是幾千人。所以中共它要不是惡魔的話,它的背后的力量沒有這么大。它不可能讓人們每一個具體的人站在自己利益上去面對事實的時候,隨意去篡改,隨意去扭曲事實。

這是通常看到的,全是年輕人,全戴著口罩,沒人知道他們是誰。

而在發生事情6月9號之前,6月7號深夜,兩起襲擊港警警署的事件,用燃燒彈,其實有一個人被人用手機拍下來了,那警車離那么老遠,10米遠,他扔在警車外,他沒敢扔警車,他扔在馬路上。炸了,然后,警車一扭臉走了。然后香港的媒體報說,有人用燃燒彈襲擊警察。另外一個是扔在墻上,所以那個事情就被人們給曝光了,然后就沒做成了。

這個事情是上百萬人都離開之后發生的。

所以我個人的說法就是個樂子。全是唱雙簧,全都在唱雙簧。有朋友對雙簧的意思理解太狹隘。正負存在就是雙簧,達到利益就是雙簧。

這個時間,發生的這個時間差10分鐘12點。

【主辦單位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簡稱民陣)于晚上約9時半公布,有103萬人參與這次示威。這次示威游行成為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香港最大規模的游行。香港警方表示,最高峰時約有24萬人參加游行。】

警方的說法非常有趣,什么叫最高峰時24萬?這話都是笑話。

【香港政府官員此前稱游行人數不是重點,無意收回草案,并強調草案只包括嚴重罪案,不會影響集會、新聞、言論自由,亦不會削弱營商環境,能夠保障人權,并確保司法獨立。】

我個人覺得這都無所謂了,這是個過程了。

【草案將在星期三(12日)在立法會大會恢復二讀,立法機關在建制派議席占優勢的情況下,如果沒有任何建制派議員選擇棄權或反對,難以阻擋草案獲得通過。】

在2017年選舉的時候,突然出現了港獨,同樣是年輕人。他們在港獨的宣傳下,奪得了立法會的一席。而他們在言行中,在做法中,被人家抓到了把柄,港府利用它手中的權力,剝奪了泛民主派具有否決權的一席。而泛民主自己為了自己的利益,分化了本身促成了當時的場面。

有朋友說,這么說,那么說,其實在我個人眼睛里,道理很簡單。所有的惡魔猛獸動物,一定在死前打出原形,而當它一旦露出原形的時候,人會害怕的。人無力戰勝中共,今天的泛民主派同樣的道理。所以才出現我們現在的場面。

我跟大家解釋過,6月10號,相當于巴黎圣母院的那個塔樓倒塌,現實中的人包括這103萬香港人,他會感到無力感,他會感到沒有用。

很多人留言也說,游行有什么用?

娶媳婦有用,嫁人有用,孝敬你媽沒用。人在利益中,會選擇背信棄義。失去尊嚴的過程,失去人性的過程,失去道義的過程,全在利益的驅使下,全在有用和沒用的背景下。

這個事,大概跟大家陳述就是這么個過程。作為BBC,因為跟香港特殊的關系,它做了一種相應的報導,作為內容基本上在節目中涵蓋了。

所以只是提醒大家,6月10號到7月20號,這是一個痛苦的過程,非常可能。到7月20號,你將看到中共體制本身它的權力的橫行。6月10號到7月19號,49天,七七四十九,到7月20號,20加7三條9。

沒有任何力量會改變的。不信咱走著瞅。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