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笑飛】“政令不出中南海”是中共解體的前奏
政令暢通是一個組織或國家正常運作的基本要求。在民主法治國家,政令暢通是正常狀態。根本原因在于權力來源于民眾、服務于民眾,權力在法律框架內運行,主要體現在以下幾點,第一,選舉制度實現了民眾對政府的授權,公務員制度保證了政府部門在執行決策時不受黨派和個人的影響。第二,三權分立相互制約,這種制約不是掣肘,而是一種分工協作,對于提高行政效率是有促進作用的。第三,政府行為透明,民眾監督到位。

中共當然也希望能夠政令暢通,但是中共的體制決定了中共的政令必然不會暢通。在國家層面,中共的政權是非法的,中共也豪不諱言“槍桿子里面出政權”。在中共體制內部,黨魁也不是黨員選舉出來的,而是殘酷斗爭和妥協的結果。而中共的權力也不是用來為民眾服務的,而是用來維護中共暴政和牟取利益。權力的來源和用途都不是正當的,必定導致權力運行的黑暗。那么這就帶來一個中共體制特有的現象,上下級之間不是決策和執行的關系,而是互相照應共享權力的關系。中共官僚體系中,上級對下級有一定的依賴性,畢竟具體工作要依靠下級去做;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下級有很多辦法抵制上級的決策,逼急了還可以故意捅婁子讓上級吃不了兜著走。由于權力是用來牟利的,那么下級是否執行、如何執行上級的決策,出發點是自己的利益。由于權力暗箱操作見不得光,即使遭到下級抵制,上級也缺乏強制力,就如同黑吃黑,誰也不敢報警。當然不是說上下級完全處于對立狀態,而是有這樣一種微妙的權力格局。所以上級出臺政策時都要適當考慮下級的利益,而下級也盡可能配合上級,大家相安無事。但是遇到核心利益的矛盾,那就是另一種狀態了。

黨魁推行政令完全依靠自己的權力,而這個權力不是黨章中的條文,而是真正能在現實中發揮的影響力。說得再直接一點,最關鍵的就是人,只有自己的親信才會真正執行自己的意志,所以黨魁要任人唯親,培植自己的勢力,打壓其他派系。

中共也建立了所謂的公務員制度,但是此制度非彼制度。西方公務員制度下,政府公務員沒有黨派色彩,不參與決策,只是執行政令。比如川普當選后組建內閣,任命財政部長,但是財政部的公務員還是原班人馬,他們會嚴格執行現任財政部長的指令,前任財政部長不可能再對這些公務員產生任何影響。但是在中共體制內就不一樣了,如果一個官員在一個地區或者部門任職時間比較長,他就可以把這個地區或者部門經營成自己的勢力范圍,他的下屬都是他的親信,這是一種非常堅實的利益共同體。

在西方國家,成為公務員不是從政,只是一份工作而已。如果想從政,參加競選是唯一的出路。而且即使當選,也有任期限制,總統退任后也是一介平民。而在中共體制內,不要說政府的公務員,凡是國有的單位包括企業學校醫院,其員工都是在從政,小小的辦事員做的都是總理夢。中共高官實際上是終身制,退休了就身居幕后干政,一方面畢竟有自己的勢力范圍,這是實力;另一方面也有利益訴求,一幫小弟也需要照應;就算死了也要借尸還魂,成為派系斗爭的籌碼。

其實中共歷史上就沒有真正政令暢通的時候,因為派系傾軋爭權奪利是常態。即使在毛澤東時期,劉少奇的親信彭真掌控的北京市委也是“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毛澤東只能通過發動政治運動的方式把劉少奇打倒。但是總體而言,在毛鄧時期中共的政令暢通程度還是能夠維持在一個正常的水平,鄧小平能夠調集幾十萬軍隊鎮壓六四運動,就是一個例證。江澤民的黨內資歷不深,但是被鄧小平指定為黨魁并撿到了鄧死后的權力真空,借機培植了大批親信,黨羽遍布黨政軍商的要害部門。同時江澤民推行“悶聲發大財”,放縱官員腐敗。所以即使中共其他常委都反對,江澤民依然能夠一意孤行發動對“真善忍”信仰的殘酷迫害。

胡溫時期,“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問題顯露出來。江澤民在幕后,其黨羽在前臺,胡溫難有作為。溫家寶對經濟進行宏觀調控,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陳良宇不僅公開抵制,而且在政治局會議上拍桌子要溫家寶下臺。胡溫這才下定決心聯手將陳良宇打掉。習近平上臺后,政令就更加舉步維艱。如果說江派在架空胡溫,那么與習近平則是處于對立狀態。

習近平和王岐山聯手打虎,力度不小,似乎習近平的權力很大,其實不然。習近平作為黨魁要清剿周薄政變,這在中共體制內是名正言順的。王岐山掌控中紀委,兩人聯手打虎,相當于兩人直接操刀,才動得了那些老虎,恰恰說明習王的權力只能在中南海范圍內發揮作用,而且還需要親自動手。相比之下,陜西秦嶺別墅的問題,習近平六次批示都沒有作用,只能把幾個高官打掉之后才能拆除別墅。

但是打掉幾只老虎并不能解決政令不通的問題,因為派系勢力和利益集團依然存在,而這個矛盾已經無法調和。比如周永康已經身陷秦城,但是政法委的各級官員多數還是周永康提拔起來的,與周有千絲萬縷的利益聯系。那么這些官員為了自己的利益,必然對習陽奉陰違。對習近平來說,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首先,政令不通就是權力不穩,而習近平打虎得罪了眾多利益集團,權力不穩意味著性命堪憂。其次,雖然權力不穩,但是責任可不輕,利益集團各自為政,但是一旦出了問題,所有責任都是習近平的,危急關頭習可能被中共體制拋棄。習近平如果想保黨再逐漸鞏固權力,不僅是徒勞,而且也沒有時間了。

政令不出中南海,表明中共作為一個整體已經開始坍塌。一方面,中共之所以曾經強大,原因之一就是它的密密麻麻的分支遍布中國社會各個角落。現在中共的組織已經運轉不靈,逐漸失去對社會的控制,就好像一個人得了腦血栓,四肢不受大腦支配了。另一方面,中共內部斗爭日益激化,不同的派系和利益集團各自為政甚至針鋒相對,矛盾日益激化,隨時一拍兩散。

對于民眾來說,這當然是好事。特別是那些迫害民眾的政令,也許在傳達的過程中就夭折了。如果今天發生六四運動,中共鎮壓的政令估計是胎死腹中,會有更多的徐勤先抗命并選擇與民眾站在一起。明慧網報導,許多派出所和警察明白了真相之后,不再參與中共對“真善忍”信仰的迫害,甚至暗中保護法輪功學員。

環顧中共面臨的各個危機,可以發現這些危機都是中共自己一手造成的。中共就是這樣一個邪惡的體制,產生之初就帶著自我毀滅的基因,生于不義,死于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