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香港開啟抗爭2.0 無領袖、無數字蹤跡

2019-06-18|来源: 自由亞洲電台|标签:香港开启抗争2.0 无领袖 无数字踪迹 

6月9日和16日,香港發生了兩次人數超過百萬的游行示威,其間也曾發生過嚴重的警民對峙和沖突。外國媒體留意到,香港市民的反抗,是在沒有組織協調的情況下發生的,而香港的年青人也采取了和雨傘運動時不同的方式。

除了兩次大規模的游行示威,6月12日清晨香港發生的警民沖突,也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香港警方發射了超過一百五十顆催淚彈,并用橡皮子彈和布袋彈向示威人群開槍,超過七十人受傷,多人被逮捕。

《華盛頓郵報》報道說,年輕的香港示威者,采取了多種方法躲避當局數字化的追蹤。

27歲的抗議者費伊頓,一直都在示威抗議的最前線。他表示,香港年青人吸取了過去幾年的抗爭經驗。

“大家都盡量避免社媒平臺,甚至有無關的人來拍照,大家也都不讓,就是怕這些照片會傳給警方去。大家都用Telegram來通信。”

上個星期,手機加密通訊工具Telegram營運公司宣布,受到了來自中國大陸的嚴重的網絡攻擊,導致該軟件一度癱瘓。Telegram是這次香港抗議活動中年青人主要使用的通訊工具。費伊頓解釋說,Telegram有其他軟體所沒有的特殊功能。

“Telegram有一個特點,比如WhatsApp也能加密,但需要電話號碼,有了號碼就能鎖定人,但Telegram可以隱藏電話號碼。而且,Telegram還可以在加密的基礎上再加密,雙重加密,所以是最安全的通訊軟體。”

費先生表示,走在最前線的抗議者,基本都是現場自發組織,并沒有團體或組織事先策劃。他透露,他在抵達示威區的時候,會有人遞給他各種防備裝備。

同樣一直在示威抗議最前線的妮珂,也否認所有的示威抗議曾有任何事先策劃。她表示,所有的相關物資和裝備,都是香港市民自發捐助的。

“沒有大臺組織,大家都是自發的。就是群組中說需要水、口罩、保鮮紙,每個人去都帶一些。我每次也都帶兩百塊錢的,大家都帶,這樣物資就有了。這次非常成功。”

美聯社的報道說,這次香港的抗議行動規模巨大,卻看不到任何的統一協調組織,凸顯了數字監控時代民間抗爭的一種新特征。

妮珂的推特。(網站截屏)

妮珂向本臺表示,大部分在第一線的抗議者都是大學生,他們在雨傘運動時仍只是少年,對如何應付警方的催淚彈和胡椒噴霧毫無經驗。她本人見此情況,購買了口罩和保鮮膜,并親自教這些學生穿戴。

“612那天,我在金鐘那里,和他們說,今天你們在最前線,一定要戴口罩,包上保鮮膜,否則催淚彈會受不了。我幫著包了十多個,警察的催淚彈就打過來了。”

星期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公開電視露面,并向香港市民道歉。但妮珂表示,港府和林鄭月娥拒絕回應市民的五條要求,香港市民也看不到他們道歉的誠意,因此抗爭仍會繼續下去。香港抗議人士費伊頓認為,香港的大規模抗議行動,一定會持續到今年七月一日以后。

星期一,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特加斯,表達了對香港爭取權益的和平示威者的支持,并呼吁港府真心聽取香港民意。當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則繼續批評外部勢力,指責一些外國政客甚至政府散布“煽動性的言論”。


圖: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條例》的示威活動中,抗議者被防暴警察襲擊。(美聯社)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石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