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暴動是中央定性的 林鄭敢撤嗎

2019-06-21|来源: |标签:暴动 中央定性 林郑 

在前后7天300萬人次大游行,包括6月12號。警民發生沖突的過程中,最早懷疑警察里面摻有中共大陸的一個內容是有張照片,在人們無意中拿出的一張照片,一個港警的警號。而這個警號對應起來,在香港警察的名單中那是公開的。香港警察的名單中應該是個女的,但穿這個警衣服裝的這個人是個男的,他還戴著面罩,就是當時在6月12號鎮壓學生的過程中。

類似的事情在5年前9月28號在荊州旺角當時有過類似的場面。當時的概念就是到晚上說要開槍的時候,那個警察戴著防毒面具,沒人知道誰是誰。而在5年前警方一直拒絕承認他們威脅開槍,可是那個大條幅都有,那個照片都有。所以那是當時警方跟民眾之間沖突的過程中表現出來的。那這一次有著類似,然后就出現了另外的場景。

警察在開槍的時候,指揮官直接指揮開槍的人,開槍的人很明確,再照著目標打,打催淚彈一般,你看到西方也有,那很多是往天上打,就是打過去之后落在地上就完了。那個不是,那個是直接瞄準打的,跟狙擊手一樣。而且打槍的人毫不含糊。他打的橡皮子彈沒打幾顆,但幾乎有三個人頭部中槍,都是橡皮子彈,那就是故意打頭,對吧?那故意打頭部,那警察就有問題了,那就是故意去傷人了,這是兩回事。

那在這個背景之下,我在另外的節目中也用過,在香港街頭就出現了沒有警號和沒有帶警察相關證件的便衣警察,被香港立法會的泛民主派的議員就給發現了,就抓住不干了。但他們一定有一個本地的警察,就是一個本地的警察帶著一群不知所以然的、不會講粵語的、聽不懂英文的這么一批警察,但穿著香港的警衣。所以那段視頻就比較震撼,后來那個人,就是那個替這些警察說話的警察就躲開了,這段視頻大概兩分鐘。

那過后大概在13號到14號再披露出來的,是一組警察穿著香港警察的警衣,結果被立法會的議員給截住了,在質問他們的時候,這些人一句話不說,一個聲都不出,這是一個很特別很特別的場面。所以很多人就懷疑了,那這些警察實際是廣東地區過來的。那廣東地區過來的武警可能是這個,可能是那個,他聽不懂粵語,有可能。在2014年的9月28號,后來的這個警務處的處長自己抱怨說,整個香港警察有三個大分部,在當時部署力量的時候把三個大分布給混了。

就連警察處的處長,他都不知道他的人是怎么分的,所以警察之間都是不認識的。那篇文章你到現在你都可以查到,我在《今日點擊》、《石濤評述》中都用過,我們跟大家解釋過那故事。而回過頭來到現在呢,結果在今天,我看到是今天,有人逐漸拿到了香港警察,就是飛龍特警在抓人的照片。而那些人穿的鞋,是普通的鞋,給我感覺起來呢,又像球鞋又像運動鞋,是黃色的。

而飛龍特警他是特警來的,他們的著裝是有規矩的,下邊一定要穿他們特制的皮鞋。所以對警察到底在鎮壓過程中,多少警察是真的?多少警察是假的?誰允許他們進來?誰在指揮?那就變成了一個大家討論的問題。

自由亞洲電臺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送中”惡法暫緩民間開始追究警方濫權行為》。這些都是相應的一些視頻了,在推特上逐漸都顯露出來了。林鄭月娥親自向公眾道歉,未能平息民怨,其中一個就是警方在過往時間段里面涉嫌濫用警權、武力險些造成災難,社會要追究到底。

12號金鐘一帶的沖突事件被定性為暴動,她到現在沒收回來。因為現在看來,給我另外一個感覺,它有雙重概念。第一個暴動是由中央定性的,那她作為林正月娥,她不敢撤回來。

第二個如果她撤回暴動,那行為過激、武力過分的警察將受到制裁,他們可能會丟掉工作,他們可能會進進到監獄,非常有可能。那警察的做法卻是替她林鄭月娥賣的命,而林鄭月娥做的事情是韓正交代的,習近平交代的,他們拴在一條線上的螞蚱,現在就出這種事情。市民對此不買賬,堅決堅持撤回“送中”條例,釋放被關押的人,平反“6.12”暴動定性,林鄭月娥下臺。

所以現在討論的就是中信圍困事件,上星期三,就是12號當時出現的事情。有網民整合由傳媒跟市民拍攝的圖片,警方在立法會一帶大舉清場時,把大批示威者圍困在中信大廈外。示威者無路可退的情況下,警方突然向人群中中央發射多枚催淚彈,令數以百計的示威者涌進了中信大廈。而當時一扇玻璃被鎖上,示威者只能透過另外一扇玻璃門及中間的旋轉門逃生,險象環生,險些造成災難。所以網民們質疑警察“蓄意謀殺”,“試圖制造人踩人的悲劇”。

這是這件事情在推特上討論的,我可以看到在推特上討論蠻多。相應的內容、相應的東西呢,隨著這樣的事情的質疑,就是當時在大游行的時候,人們已經號召說每個人把手機充好電,意思就是都是記錄下你身邊發生的事情。所以手機的年代,是個很特別,是一個無法掩蓋的年代,是一個真相曝光的年代。

警方公布數據,至少共施放了150枚催淚彈,數發橡膠子彈,20發布袋彈,并使用了胡椒噴劑,催淚水劑等武器,以驅散示威者,造成近80人受傷,部分傷者更被擊中眼睛及頭部,被人權組織乃至國際社會炮轟使用不對等武力。而俗稱“速龍小隊”的警方特別戰術小隊,也多次被拍到群毆示威者,被質疑清場手法兇殘,制服上亦無警號編號,令公眾投訴無門。

那如果是這種做法,那他的隊長,他的現場隊長一定負有責任,就是警方會應該是負有責任的,這是一種涉嫌故意的做法。保安局局長說警方使用了最低的武力,那在這種對峙之下,人們開玩笑,因為作為警方來講,他明確講說有5個人涉嫌暴動行為,但他用了150顆催淚彈去打擊5個涉嫌暴動行為的人,這是人們嘲笑他的。所以這是當時場面混亂時我們看到的故事。

那有些比較故意的做法,比較明確的就是一位外國記者拍攝的那段視頻,警察故意放催淚彈去打記者。那個記者罵了粗話,對方顯然聽不懂,所以同樣被人們質疑。因為都戴著面罩嘛,那些警察根本就是假的。那現在的問題就開始找后賬了,但是找后賬有個問題,林鄭月娥在有關設立的監警會的概念當中成立10年。它是自己查自己,它首先是自查,那自查這個東西就很顯然,下達命令的是他最高級的警署的官員,那他怎么能自查自己,他怎么能查出來?所以這里面就直截了當提到質疑的問題。

自己人查自己人,投訴警察科本身就是警隊的一部分,是他們才有權調查,而監警會沒有調查權,這是非常荒謬的。那這種概念就像中紀委一樣,中共的中紀委一樣,中紀委說我是自律的,那中紀委書記是他小叔子,是他大姨子,對不對?那你這事就不好辦了,中紀委的女兒嫁給了他,或者玩弄了那邊小鮮肉,共產黨就這個。

有朋友說你太埋汰人,沒有啊。毛主席的相掛著,對不對?毛主席的種子,大江南北走到哪兒灑在哪兒,一滴都沒浪費,沒錯吧?Sowhat,你們家的相掛著,那是你們家的祖師爺,你不跟祖師爺一樣,那你是什么東西?你背叛黨,對不對?這不是扯驢蛋嗎?毛主席的種子走在哪兒撒在哪兒。

無論是鹽堿地,還是水稻,還是山上,還是溝里頭,他都撒種子。你知道人間有多少毛澤東的種子呀?你看找特型演員,一找一個,你看誰都像,誰知道誰是真的誰是假的呀。這是后來的照片沖突的場面了。

敦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此事件,那也應該是由法官主持,徹查警隊在處理整個事件中的部署以及涉嫌的濫權的行為。那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在我做節目的時候,推特上越來越多的視頻顯示出來。因為現在相對的是一個平穩期,所以當內容顯示出來之后,人們看到更多的是這種不可一世。

你會看到事情的真相,起碼人們在這種真相背景之下,權力者對他不知可否,不予以回答。但是在一個公眾的環境中,人們意識到中共政權的本身,它的勢力的本身已經進入了香港的權力和執法機構。現在香港有可能進入穩定期,那北京加速大陸人同化港人。

可能是,可能不是,因為緊接著,學生現在有些在號召罷課了。他提出的說法21號如果不給予答復的話,學生會有進一步的動作。所以這是一個動蕩的過程,在我個人眼睛里看到的,應該是7月1號了。如果林鄭月娥就這樣了,誰都不提了,7月1號可能會有更新的行動。

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這個專家的說法,這個東西呢,港人被大陸人同化了,不是現在才出現的,它一直有這個過程。林鄭月娥承認未來管制將很困難,那執意堅持暫緩的說法,而不是撤回,也只是為了給建制派和自己的小圈子一點面子,不讓他們一敗涂地。我覺得不是,根本不是這問題。

林鄭永遠不是說了算的,而且她已經被拋棄了,那她被拋棄了,但中央沒說話,是習近平忙不過來,習近平現在要對付川普。所以在這個硍節上,習近平今天還跑到朝鮮去訪問,他對那邊。那習近平不說話,韓正在15號那天又辦錯事,沒能阻止200萬人出來,所以就變成了空檔,中央一定是沒有結果的,才落成了現在這樣。那林鄭月娥太貪官貪權,所以她絕不會從自己的人性的角度去說:算了,我聲明撤回了。

她不會干這種事,她有一線機會,她都想留住她的權力。所以她會百分百的執行當初韓正教給她的說法,而那個說法早已激怒了香港人。林和力:大部分港人非常勇敢,上星期差不多200萬人出來,那起碼明后兩三年北京大概不敢去出動《23條》立法,林鄭月娥可能下臺,但香港人的團結勇敢表達了他們的意見。我個人覺得這些都還是在政治的角度,還把這件事情看死了。

現在根本不是,因為在我眼睛里,那位梁先生在習近平的生日那天死了,而也是在那天,林鄭月娥提出暫緩。也就是習近平、韓正、林鄭月娥,整個這些人被那一個梁生死去給拴住了。而梁先生是35歲,5*7=35,沒跟你說嘛,全拴在7上。習近平6月15號的生日,6+15=21,3*7=21,這事兒你怎么也解不開了。你給我吹牛,你說吧,他就這樣,他就碰著了。所以這是一個死穴,剩下的時間會突變。

在我眼睛里,你看到的前面僅僅是一個開始,僅僅是個過程。所以至于說把港人大陸化,不是今天的。如果在香港街頭,在他的什么快速小隊里都摻有武警的話,他已經大陸化了,而不是在未來的時間里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