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梅講古 】弄玉簫史 (下)

2019-06-23|来源: 希望之声粵語台

弄玉簫史 (下)

(接上文) 穆公見蕭史形容瀟灑,有絕塵離俗之韻,心里先有三分歡喜。賜坐于旁,問道:“你精于吹簫,也精于吹笙嗎?”聽得蕭史只會吹簫,不能吹笙,有些失望,說:“可能不是小女所希望的吧。”正猶豫,弄玉派侍女對穆公說:“簫和笙是同類樂器。客人既然善于吹簫,何不讓他吹簫一曲,聽一聽呢?”

穆公覺得很對,就請蕭史吹簫一曲。蕭史從懷中取出赤玉蕭,只見那簫玉色溫潤,赤光耀人,一看就知是稀世之寶。

才奏一曲,就感到清風習習;第二曲,只見空中彩云四合;第三曲,就見白鶴對對,翱翔飛舞,孔雀雙雙,棲息于樹林之中,不一時百鳥聚集,齊唱和鳴,足足一個時辰,才漸漸散去。穆公大喜。弄玉在簾內,看到這些奇異景象,心中歡喜,嘆道:“這真是我的夫君啊!”

穆公問蕭史:“你知道笙、簫是為何而作?始于何時嗎?”蕭史對曰:“笙者,生也;女媧氏所作,義取發生,律應太簇。簫者,肅也;伏羲氏所作,義取肅清,律應仲呂。”穆公又說:“請你再說的詳細一點?”蕭史回答曰:“臣的技藝是吹簫,就只說說簫吧。當初伏羲氏,編竹為簫,其形參差,模仿鳳凰的羽翼;其聲和美,模仿鳳鳴。大的叫‘雅簫’,編二十三管,長一尺四寸;小的叫‘頌簫’,編十六管,長一尺二寸。總稱簫管。其無底者,謂之‘洞簫’。后人嫌簫管太多,改為專用一管而豎吹之。又以長者名簫,短者名管。今之簫,非古之簫矣。”穆公問:“你吹簫,怎么能招來那么多珍禽異鳥呢?”史又對曰:“簫聲象鳳鳴,鳳乃百鳥之王,所以聽到鳳聲百鳥翔集也。古時舜作簫韶之樂,鳳凰應聲而來儀,鳳凰都能來,何況其他鳥呢?”蕭史應對如流,音聲洪亮。

穆公更加喜歡,對蕭史說:“寡人有愛女名叫弄玉,頗通音律,愿嫁與你為妻。”蕭史斂容再拜曰:“蕭史不過一個山村野人,怎么敢高攀王侯貴戚呢?”穆公說:“小女有誓愿在前,欲擇善笙者為偶,如今你吹簫,能通天地,格萬物,更勝于笙多矣。何況吾女也曾夢中得兆,今日正是八月十五之夕,此天緣也,你就不要推辭了。”

蕭史于是拜謝。穆公命太史擇日婚配,太史奏曰今夕中秋,月圓于上,人圓于下,大吉。于是命左右服侍蕭史沐浴更衣,送至鳳樓,與弄玉成親。自此夫妻和順,自不必說。

第二天,穆公拜蕭史為中大夫。蕭史雖列朝班,卻從不參與國政,每天只在鳳樓之中,也不食火食。弄玉學他導氣之方,慢慢的也少食以致不食。蕭史教弄玉吹簫,奏《來鳳》之曲。過了大約半年,忽然一夜,夫婦于月下吹簫,遂有紫鳳集于鳳臺之左,赤龍盤于鳳臺之右。蕭史對弄玉說:“吾本上界仙人,上帝因人間史籍散亂,命我下界整理。乃于周宣王十七年五日,降生于周之蕭氏,為蕭三郎。到宣王末年,吾連綴本末,把典籍所遺漏的補全備齊。周人因我著史有功,遂稱我為蕭史。到現在一百一十多年了。上帝命我為華山之主,因與你有夙緣,故以簫聲作合,結為夫妻。但不應久住人間。今龍鳳來迎,可以去矣。”弄玉要去辭別父親,蕭史不可,說:“既為神仙,當脫然無慮,怎么還能戀戀于眷屬親情呢?”于是蕭史乘赤龍,弄玉乘紫鳳,自鳳臺翔云而去。現在人稱佳婿為“乘龍”快婿,就是從這里來的。當天夜里,人們聽到太華山上有鳳凰和鳴。第二天早晨,宮女把此事報知穆公。穆公聽了,惘然若失,半晌,嘆息說:“沒想到神仙之事,果然是有啊!如果現在有龍鳳來迎寡人,我一定會毫不猶豫。拋棄這人間的一切,拋棄我的國土,在我看來就像拋掉一雙舊鞋一樣!”穆公又派人去太華山尋找。杳無音訊。于是就在明星巖建了一個寺廟,稱為蕭女祠,人們傳說祠中時而聽到鳳鳴。

秦穆公自此遂有超然世外之想,不再對出兵打仗征伐國土感興趣。把國政全部交給孟明去管理,自己每天清凈無為,一意修心。又過三年,周襄王三十一年春二月望日,穆公坐于鳳臺觀月,思念女兒弄玉,驀然睡去。夢見蕭史、弄玉,馭一鳳來迎接他,同游廣寒宮,身覺清冷徹骨。醒了沒幾天就過世了。人們都說秦穆公是被蕭史弄玉接走了,也成仙去了。

好,聽眾朋友們,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兒了,您聽完這段故事,有何感想呢?真心感謝朋友們收聽我們今天的欄目,希望您能夠喜歡,再見。

再見。讓我們下次空中再相會。

撰文:紫君

配樂:選自天音網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