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梅講古】黃粱一夢 (下)

2019-07-23|来源: 希望之声粵語台|标签:冬梅講古 黃粱一夢 

(接上文)
當時皇帝的許多兒子當中,除了已立為太子的長子外,另有一個皇子,是茵妃的兒子,封為江寧王。茵妃心里想著要廢掉太子,另立自己的兒子江寧王為儲君,將來做皇帝。茵妃的父兄就利用皇親國戚的權柄,結交了朝中的幾個大臣和宰相,一起預謀此事。但太子沒有什么過錯,這些人也無從下手。于是想了一個計策。一天,由另外兩個宰相出面,對皇上說:“啟奏皇上,江寧王文武雙全,近日防守邊塞,多立戰功,堪托重任。現今兵馬大元帥之職,非江寧王莫屬,請皇上賜江寧王為天下兵馬大元帥之職。”

皇上委決不下,和盧生商量。盧生力阻,連稱不可,奏道:“皇上請思考:太子只不過是一個空名頭,沒有任何實權。而兵馬大元帥那可是大權在握,舉足輕重。這個兵馬大元帥只可給太子,不可給任何他人,否則國家將大亂,說不定江山社稷不保,黎民百姓遭殃啊。請皇上 三思。” 皇上聽了覺得盧生說得很有道理,就沒有同意這件事。茵妃知道了,心里懷恨,和其他幾個人勾結起來,要陷害盧生,除去這個絆腳石。

古詩有云“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盧生聲望日高,引起當朝官員妒忌,制造流言蜚語,說盧生功高蓋主,勾結外臣,對皇帝存有二心,預謀造反。一時飛短流長,傳的滿城風雨。皇帝也聽到了,不由起疑,茵妃等人趁勢就在皇帝耳邊加油添醋,誣陷盧生。

這一日,盧生正與夫人在家閑坐,忽然門人從外進來,慌慌張張,嘴里喊著:“老爺,不好了!”盧生驚問:“何事慌張? ”

“大、大人,”門人慌得嘴直磕巴,“滿街上都在傳言說大人與外臣勾結,圖謀造反。還說皇上已準奏,要來抓人,抄家了!”

盧生驚的瞠目結舌,與夫人相對無計,正慌悚間,只見大門外闖進來了御林軍,還有欽差大臣,宣讀圣旨,滿門抄斬。全家老少幾百口人,包括五個兒子,兩個女兒,無一幸免。

盧生此時,呼天不應,喚地不靈。看那欽差大臣,正是平時經常來看望自己,百般討好自己的同僚,這時卻像不認識自己的一般。心里凄楚,知道是自己直言,得罪了那些小人,對夫人嘆道:“想我當初,家居山東,一介平民,擁有良田五頃。每日農耕,衣食無憂,百事不愁。無官一身輕,自在活神仙。何苦來要做官受罪呢?現在落到這步田地,要想回家穿短衫、扛鋤頭、騎青馬、種農田,也實現不了了啊!”說著,不由對天長嘆。幾個和盧生來往密切的官員受了牽連,都沒有逃過一死。盧生全家被綁赴市曹,處斬。

盧生看到那劊子手大刀砍下,不覺哎呀一聲。只覺自己一躍而起, 隨空飄起,看到自己的身首異處,躺在那里,心里不覺茫然。又見遠遠一處光亮,就奔那里而去,不覺得腳下一絆,摔了一跤,猛一驚,連忙爬起時,抬頭睜眼,一看,哪里有什么京城官府,也沒有劊子手行刑官,卻發現自己人還在旅舍之中,呂翁坐在自己身邊,鋤頭立在柜旁,青馬拴在屋外,屋內飄著黍米香味 。

盧生不由發愣,看看呂翁,呂翁瞅著他笑,問道: “公子好睡。”盧生急忙起來,“怎么?那是夢?那難道都是夢嗎?”

呂翁點頭應道:“人生不過就是一場夢啊。”

這時耳旁聽見店主人喊:“黍米熟了! 揭鍋吧。”

盧生嘆息道,“幾十年的榮華富貴、跌宕生死,竟然就是煮一鍋黍米飯的時間啊?!”

回想著夢中情景,還歷歷在目,不由一陣悵惘。

過了好一會兒,站起來沖著呂翁作揖拜道:“多謝道長點化。人生榮辱、富貴貧窮、得失生死,都是夢幻。欲望是一切煩惱的禍根啊,小生將銘記在心。有一事請教道長:人生在世,到底是為了什么呢?”

呂翁捋著胡須,沖著盧生點著頭說:“嗯,人從哪里來,還要回到那里去;人活著,世代輪回,修心向善,返本歸真,等待造物主下世度人,就是了。”說罷,呂翁轉身出門而去。盧生大悟,緊追呂翁,喊著:“道長慢走,弟子來了!”

那鋤頭還立在柜旁,青馬還拴在屋外。店家喊道:“嗨,黍米飯熟了,還沒吃呢?”

好,聽眾朋友們,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兒了,您聽完這段故事,有何感想呢?真心感謝朋友們收聽我們今天的欄目,希望您能夠喜歡,再見。

再見。讓我們下次空中再相會。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