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5a):東方殺戮

2019-08-06|来源: 大纪元|标签: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 共產主義 殺戮 

【大紀元2018年05月23日訊】第三章 東方殺戮

目錄

引言
1. 暴力奪權──不光彩的起家
1)蘇共上位
2)中共篡權
2. 受苦的還是工人、農民
1)蘇俄殺工人、殺農民
2)中共亦步亦趨
3. 共產黨幹的事沒有一件是有人性的,全是變異的、不光彩的
1)蘇共暴行
(1)勞改營殺人,希特勒取經
(2)製造饑荒殺人
(3)大清洗殺自己人
2)中共暴行
(1)中共製造饑荒殺人
(2)文革暴力殺人,毀壞傳統文化
(3)登峰造極,迫害法輪功
4. 共產紅禍,輸出暴力

引言
從在蘇俄奪取政權開始,共產暴政的存在至今已有百年。美國國會記錄顯示共產主義殘殺了至少一億人,[1]《共產主義黑皮書》詳實記敘其殺人歷史及事實。[2]從蘇聯及東歐共產集團解體後解密的檔案、中共黨史研究室公開的歷次運動死傷人數記錄、國際法庭公審前柬埔寨共產黨魁的殺人罪行,到當下的朝鮮金氏極權暴政,人們對共產暴政嗜殺的本性有著相當程度的認識。

曾有很多學者比較共產黨極權與納粹極權政體的不同。這些比較固然有很多真知灼見,但有一點卻通常為學者所忽略。納粹屠殺猶太人只是以屠殺本身為目的,但共產黨殺人的本身卻不是根本目的,而是手段。信神者相信,人的肉身死亡並不是真正的死亡,靈魂還是會進入天國或輪迴轉生。而共產黨以屠殺的方式,在人們心中植入恐懼,強迫人們接受它的邪說,最終讓人類的靈魂在道德的敗壞中走向地獄。它不僅要毀掉人的肉體,更要毀滅人的靈魂。

共產黨殺人還有另外一個特徵,就是強化內部成員的兇殘,篩選最邪惡者來進行掌控。許多人不能理解的是,共產黨為什麼要不斷在內搞清洗。很多人只是在某件事上持有不同意見,既沒有反黨,也沒有反對黨的領袖,但卻遭到殘酷無情的清洗,乃至株連九族。這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共產黨由於與神和人為敵,罪惡彌天,因此時時感受到生存的危機。為此,共產黨需要找到最沒有是非善惡觀念的人來做它的中堅力量。屠殺的過程就是在篩選最心狠手辣的邪惡分子,這樣共產邪靈才能放心地將權力交到其手上,以保證這個暴政的延續。譬如,在1989年的六四屠殺中,所有不忍心下手的黨員都被清洗,由此選出了一個最邪惡的江澤民,成為了中共的繼任領袖。江澤民後來又選擇了在鎮壓法輪功的過程中最兇殘的羅干和周永康相繼進入最高領導層,其原因也是如此。

這種殺人有時候還需要全民的參與,如「文革」,讓全民手上都沾了血,與黨共同犯罪後就容易成為這個罪惡體制的維護者。至今那些打砸搶的紅衛兵中,還有很多人高喊著「青春無悔」,就是這種心態的寫照。

除此之外,共產邪教通過屠殺來消滅被製造出來的敵人,並讓旁觀者在恐懼和戰慄中放棄對共產黨的一切質疑。

理解了上述原因,我們不難解釋一個現象:在人類歷史中,無論是戰爭還是暴君,都是先有了敵人才去殺人。而共產黨卻是反其道而行之,為了殺而去找敵人,沒有敵人也要製造出敵人來殺。

對於中國這樣一個歷史悠久、傳統文化深厚的國家,持久和大規模的殺戮是不可或缺的手段。因為傳統的中國人信神、敬佛,五千年積累的文化底蘊、思想內涵和民族精神不可能容納仇視神佛和崇尚暴力的共產主義,因此共產邪說必須靠暴力來移植和維繫。在此之前,則是在蘇聯進行預演。

1. 暴力奪權──不光彩的起家
共產主義是個邪靈,所以其起家就必然是不光彩的。從馬克思的「一個幽靈」在歐洲遊蕩,到巴黎公社的地痞、流氓毀掉擁有人世間最輝煌藝術的巴黎城;從蘇聯共產黨陰謀加暴力奪權,到中共暴力加詭計篡位,皆是如此。

1)蘇共上位
1917年2月,當時俄國產業工人因食物短缺和工廠環境惡化而發動罷工。其後,動亂蔓延至俄羅斯其他地區,沙皇尼古拉二世退位。俄國臨時政府建立。列寧聽聞動亂後想立即從瑞士趕回俄羅斯,但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戰交戰正酣,中間經過的都是敵對國。2007年底,德國《明鏡周刊》證實了一個長達九十年的猜測。[3]當時的德國皇帝威廉二世與俄羅斯是交戰國,他認識到列寧能夠給俄羅斯帶來的災難性結果,於是允許列寧取道德國到達瑞典,再經芬蘭回到俄羅斯。不僅如此德皇給了列寧大量的金錢和武器支持,僅到1917年年底之前,德國外交部就給了列寧2600萬馬克。邱吉爾在評價德國人把流亡在外的列寧送回俄羅斯時說:「他們把所有武器中最恐怖的那種用在了俄羅斯。他們把列寧像鼠疫桿菌那樣裝在一輛密封卡車裡運了回去。」[4]列寧利用俄羅斯的這一動亂在1917年11月7日(儒略曆10月25日)發動政變(即十月政變),推翻了俄國臨時政府,建立首個共產政權。

但在其後的俄國立憲會議選舉中(1918年1月5日),俄國社會革命黨以明顯的選票優勢擊敗執政黨,即以列寧為首的布爾什維克黨。在4440萬以上的選民投票後,布爾什維克得票率只有24%,社會革命黨得票率有40%,布爾什維克最終敗選。

面對這一結果,列寧撕毀承諾,宣布立憲會議是「人民的敵人」,與此同時,早已準備充分的列寧布爾什維克黨在立憲會議召開當天宣布在彼得格勒戒嚴,並調集軍隊進入首都,後以強制手段解散了立憲會議,導致1月5日的選舉最終失效。蘇俄十月政變是20世紀國際共產暴力運動的始因,它觸發了共產主義暴力運動在全球範圍的擴張,給全世界人民帶來了無盡的災難,自此殺戮不斷。

2)中共篡權
1917年,蘇俄剛剛建立,便利用中國是共產第三國際成員國的機會「輸出革命」,派遣維京斯基到中國建立共產主義小組,再通過鮑羅廷讓國民黨接受「聯俄容共」政策,以讓中共滲透國民黨促進其實力的迅速增強。國民黨政府軍與侵華日軍八年艱苦對決中,中共趁機壯大自己的勢力,從幾乎被消滅的3萬紅軍重新坐大成為擁有正規軍132萬、民兵260萬的軍事集團。隨著日本戰敗,中共一邊和國民黨假裝和談,一邊武力擴張,慫恿美、蘇放棄國民黨轉而支持共產黨,打敗了國民黨政府軍,於1949年暴力篡權,建立了世界上最邪惡的共產極權國家。

此時的共產陣營不可一世,有世界占地面積最大和人口最多的蘇、中兩大國,幾乎「紅」遍歐亞大陸,占據了全球人口及地球版圖的三分之一,非洲、南美和東南亞許多國家也倒向蘇共或中共。二戰中無數世人浴血奮戰的結果,卻養虎為患,讓共產極權坐大,實出世人所料。

2. 受苦的還是工人、農民
從共產鼻祖馬克思到共產極權國家都在口頭上大講依靠工人農民、無產階級,代表著工人農民的利益等等,但其實際行動證明了最後吃苦的還是工人、農民。

1)蘇俄殺工人、殺農民
1918年,隨著立憲會議被列寧非法解散,工人最先站起來反抗,成為第一個在暴力機器前流血的階層。當時彼得格勒和莫斯科發生了抗議解散立憲會議的工人遊行示威,參加者多達數萬人。布爾什維克軍人向和平的遊行隊伍開槍射擊,彼得格勒和莫斯科的街道上灑滿了工人的鮮血。俄國最大的行業工會「全俄鐵總」宣布政治罷工,以抗議立憲會議被驅散,許多工會紛紛支持。但罷工很快被蘇共用武力殘暴鎮壓。全俄鐵總和其它非布爾什維克控制的工會被取締,從此俄國工會逐漸被蘇共控制而官方化。1919年春,在俄國很多城市也多次發生工人罷工。饑餓的工人要求獲得與紅軍士兵相同的糧食定量,廢除共產黨人的特權,實行言論自由和自由選舉。結果,所有罷工都被契卡以逮捕和槍決的殘酷方式鎮壓下去。

1918年夏天,俄國因內戰而斷糧。為解決糧食供應問題,列寧在1918年6月間把斯大林派到伏爾加流域的察里津,因為那裡是俄國的傳統糧倉。列寧命令斯大林在察里津搞集體大屠殺。斯大林到那兒後立即開始大規模處決農民。斯大林給列寧的電報中說:「放心好了,我們的手不會顫抖。」不久後,大批糧食便被押運至莫斯科。

蘇共的暴政激起了更多的農民反抗。1918年8月,奔薩地區的農民起來武裝反抗,起義迅速蔓延到周邊地區。蘇共派出軍隊血腥鎮壓了起義。列寧當時給奔薩地區發送的電報如下:「1. 吊死(確保人民都能充分看到絞刑的執行)至少100個已知的地主、富人和吸血鬼。2. 公布他們的名字。3. 搶走他們的全部穀物。4. 根據昨天的電報指定人質。此事應辦得讓周圍幾百公里的人民都能看見、顫抖、知道、喊叫。」[5]

坦波夫省十月政變前是俄國最富饒的省份之一。為了強行將糧食收繳上來,蘇俄政府組織了很多「徵糧隊」進入坦波夫省。為了抵抗強行徵糧,5萬多農民組成了自衛軍,同「武裝徵糧隊」展開了武裝衝突。

為鎮壓坦波夫農民的反抗,1921年6月蘇俄政府「反匪徒委員會」建議圖哈切夫斯基可以動用毒氣攻擊「匪徒」。圖哈切夫斯基用毒氣與大火使得坦波夫地區的大片土地成了無人區。在鎮壓坦波夫州農民起義中,估計有約10萬農民起義者和他們的家屬被囚禁或被流放,有15,000人被殺死。

蘇俄血腥殺戮的預演為之後中共迫害中國工人、農民做了充分的鋪墊。

2)中共亦步亦趨
中國有著經過五千年奠基的、博大精深的文化,敬天信神的傳統已經融入到一代代中國人的骨子裡。共產邪靈只靠欺騙、變異、滲透等手段想改變這五千年的傳統談何容易?為此共產邪靈有計劃地用暴力殘殺傳承中華傳統文化的社會精英階層,摧毀傳統文化中世人賴以生存的精神支柱及物質載體,割斷神人聯繫;同時建立邪惡的「黨文化」以代替傳統文化,並用其培養、訓練沒被殺掉的世人,特別是年輕人,把他們變成忘恩負義的「狼崽子」,變成共產邪靈繼續毀滅人類的工具。

中共剛剛篡奪政權後,馬上開始製造敵人,把屠刀首先揮向精英階層,開始在農村屠殺地主、鄉紳,在城市中殺資本家,也在製造恐怖的同時洗劫社會財富。

中共進行的所謂「土地改革」,許諾把土地分給農民,先給農民一點甜頭,挑動他們和共產黨一起殺地主、殺富農,支持共產黨新政權。可是完成了對地主、鄉紳的屠殺後,卻立刻通過「合作化」收回了分給農民的土地。結果廣大的農民還是沒有自己的土地,繼續受苦。

中共在1950年3月發出了《嚴厲鎮壓反革命分子的指示》,史稱「鎮反」運動,集中殺害鄉村中的地主、富農階層。中共公布,到1952年底消滅的「反革命分子」是240餘萬人,實則遇害的最少在500萬人以上,占當時人口的近百分之一。

殺完了農村的地主、富農,中共接下來又用「三反五反」運動來屠殺城市中有資產的人士。僅上海從1952年1月25日至4月1日,據不完全統計,因運動而自殺者就達876人,其中有很多資本家是全家數口人一起自殺。

消滅地主、資本家階層之後,中共並沒有停止,而是緊接著整治農民、小商人、手工業者,把他們的財富搶為中共所有,其結果是廣大工人、農民照樣貧窮。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