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7):滲透西方(上_a)

【大紀元2018年05月25日訊】第五章 滲透西方(上)

目錄

引言
1. 暴力共產主義和非暴力共產主義
2. 共產國際、諜報戰、“謠言”戰
3. 從羅斯福新政到進步主義
4. 西方的文化大革命
5. 和平反戰運動與民權運動

*****

引言
2016年美國大選是幾十年來最富戲劇性的一次選舉。雖然58%的投票率并不算高,但選戰過程卻一波三折,很不尋常。隨著共和黨候選人勝選,喧囂的選戰暫時落下帷幕,但另一場戰爭隨即開始了。除了媒體上鋪天蓋地的對新當選總統的攻擊,很多城市都爆發了針對選舉結果的抗議游行。游行者打出“不是我的總統”等標語口號,稱新選總統為“種族主義者”、“性別歧視者”、“排外主義者”、“納粹黨人”,要求重新清點選票,甚至威脅啟動彈劾程序。

雖然抗議者一再聲稱他們的游行示威出于自發,調查記者還是發現了關鍵的證據,揭示出其示威活動是有人在背后策劃的。據指證,組織抗議的是左派的“職業革命家”,這些團體和朝鮮、伊朗、委內瑞拉、古巴等社會主義國家或者極權國家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其中最主要的兩個團體──“工人世界黨”(Workers World Party)和“自由之路社會主義組織”(Freedom Road Socialist Organization)分別是斯大林主義和毛(澤東)主義的共產主義組織。根據這一系列調查的結果,新西蘭政論家翠弗?勞敦(Trevor Loudon)制作了紀錄片《陷于重圍:2017美國內戰》(America under Siege: Civil War 2017)。[1]

勞敦并非危言聳聽,也不是出于沖動說上面一番話的。他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研究共產主義問題,發現共產主義把美國作為滲透和顛覆的主要目標。[2]由于形形色色的共產主義者掌握了美國的教育、媒體,滲透進政界和企業界,過去幾十年美國社會在意識形態上不斷向左,即共產極權方向遷移。就在世人為自由世界擊敗共產陣營歡呼的時候,共產主義卻悄然控制了西方主要國家的政治、經濟、文化、教育、媒體,加緊準備著最后的致命一擊。

美國作為自由世界的燈塔,肩負著“世界警察”的天賦使命。在兩次世界大戰中,美國的參與最后扭轉了戰爭的局面;在長達近半個世紀的冷戰當中,美國抵制住了另一個超級大國的核武威脅,最終不負眾望,成功瓦解了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陣營。二百多年前,富于遠見的美國建國之父們,在研究了西方主要的信仰體系和哲學理念、經過審慎的思考和討論之后,撰寫了不朽的政治學經典──《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這兩個基礎性文件,把天賦人權作為不證自明的真理,確立了宗教自由和言論自由原則,并且奠定了分權制衡的共和制度。這兩個文件和眾多睿智的政治家、虔敬信神的美國人民一道,保證了美國社會的和平、穩定和繁榮達兩百年之久。

共產邪靈當然不會安心于整個西半球超出其掌控之外,它要在東西方同時布局。為了毀滅人類,邪靈操縱其在人間的代表,先是勾畫了一個大同社會的美好愿景,然后選擇不同的人間代理,以不同的方式散布歪理邪說,極其狡詐地實施毀滅人類的計劃。如果說在蘇聯、中國等國家,共產邪靈采用的是奪權、殺戮等方式,破壞傳統文化、敗壞人的道德,最后達到毀滅人類的目的,那么在西方所謂的“自由世界”,共產邪靈采用的則是滲透的方式,用千變萬化的欺騙手法,變異其宗教、文化,控制其政治、經濟、社會組織,最終也達到敗壞人、毀滅人的目的。

由于在西方國家共產黨暫時沒有取得政權,共產邪靈的代理人不得不戴上各種各樣的面具,滲透進各種各樣的組織和機構當中。在推進共產主義的過程中,至少有四股力量以不同方式發揮了作用。

第一,蘇聯的顛覆和滲透。蘇俄成立之初,即成立共產國際(史稱第三國際),作為向全世界輸出革命的工具。上世紀80年代中共改革開放以后,與西方開始了更多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交往,也開始用不同方式對西方進行滲透。

第二,各國共產黨聽命于蘇聯共產黨和第三國際,積極籌劃顛覆活動。

第三,西方很多國家的政府在經濟危機和社會動蕩時期,病急亂投醫,采納了各種變形的社會主義政策,使西方社會中過去幾十年中呈現不斷向左轉的態勢。

第四,各個國家都有共產黨的同路人、同情者,大量被共產黨利用的“有用的傻瓜”,成為共產邪靈得心應手的工具。他們和共產黨一起,成為西方國家內部的“第五縱隊”,客觀上起到了破壞傳統文化、敗壞社會道德、支援共產政權、顛覆本國合法政府的作用。

本章將從不同角度勾畫出共產主義滲透西方的過程和手法。由于圖景紛繁復雜,這里難免掛一漏萬。但掌握了基本的線索,相信讀者能夠舉一反三,認清戴著各種假面具的共產邪靈的魔爪。由于篇幅所限,我們主要使用了美國的例子,但讀者應該清楚,魔鬼的詭計絕不僅僅局限在美國一國,在其它國家其手法也是高度相似的。本章也將概述共產主義對歐洲的影響。

1. 暴力共產主義和非暴力共產主義
很多人心目中的共產黨都是和暴力分不開的,這一點事出有因。共產黨從不諱言暴力。事實上,在《共產黨宣言》中,馬克思和恩格斯就叫囂:“共產黨人不屑于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2]《宣言》出籠之后一百多年的時間,尤其是因為俄國和中國的共產革命都以暴力為主要手段,客觀上使世人忽視了共產主義的另一種表現形式,即非暴力的共產主義。

暴力革命派的馬克思主義以列寧為代表。列寧從兩個方面“發展”了馬克思主義。按照馬克思的設想,共產主義革命首先在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爆發,但列寧認為,在落后的俄國一樣可以建成社會主義。列寧的另外一個“貢獻”是其“建黨”學說。列寧認為,工人階級不能自發地產生階級意識和革命要求,必須從外部把革命的要求灌輸給工人階級。因此就要組織一個由職業革命家組成的、有嚴格紀律的政黨,這個政黨就是“無產階級先鋒隊”──共產黨。列寧“黨建學說”的實質是把黑幫組織和恐怖主義嫁接到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說之上,設計出一個依靠暴力和欺詐實現共產主義騙局的路徑。

就在馬克思死去的第二年(1884年),英國誕生了一個以漸進方式實現社會主義的團體“費邊社”。費邊社的名字來源于以“逃避、拖延”戰術著稱的古羅馬將軍費邊?馬克西姆,費邊社的標志是一只披著羊皮的狼。在《費邊短評》的第一期刊頭上,登載了這樣一句社銘:“要像費邊與漢尼拔作戰那樣,盡管許多人指責他拖延時日,他還是極其耐心地在等待時機;一旦時機來到,就得像費邊那樣,全力出擊,否則就白等了一場,徒勞無功。”[3]

費邊社宣揚“和平長入”社會主義,因此發明了“到處鉆洞”的“滲透”策略。費邊社不僅不限制自己成員的活動,而且鼓勵他們去做內閣大臣、高級行政官員、大工業家、大學校長、主教等重要人物的隨從,或直接加入其它同意接受他們的團體,以便通過這些途徑,把其思想灌輸給關鍵的決策人物。費邊社主席西德尼?韋伯(Sidney Webb)寫道:“我們堅定不移地相信我們所謂的‘滲透政策’──那就是說,把社會主義思想與社會主義計劃,不僅要注入到完全信奉社會主義的人們的思想里,同時也要注入到與我們見解不同的人們的思想里──我們不遺余力地不僅在自由黨人或激進主義者中進行這種宣傳,也在保守黨人中進行這種宣傳;不僅在工會運動者和合作主義者中進行宣傳,也在雇主們及金融家們中進行宣傳。只要有機會,我們就把符合于我們的方向的觀念和計劃向他們進攻。”[4]

費邊社成員中有很多青年知識分子,他們四處演講,出版書籍、雜志、小冊子,在社會上影響很大。20世紀之后,費邊社成員開始參加政黨活動。費邊社四巨頭之一的韋伯成了剛剛成立的工黨的全國執行委員會中的費邊派代表。他為工黨起草黨章、擬定黨綱草案,指導各項政策,努力使費邊社會主義成為該黨的指導思想。費邊社在美國影響也很大,有不止一個費邊主義團體,費邊思想在著名大學的文科院系中影響也很大。[5]

不管是列寧式的暴力共產主義還是費邊社的非暴力共產主義,背后都是共產邪靈在操控,其終極目的沒有任何差別,因此列寧式的暴力共產主義并不排斥非暴力手段。在《共產主義運動的“左派”幼稚病》一書中,列寧嚴厲批評了西歐共產黨拒絕與“反動”的工會合作,或者拒絕加入資產階級國家議會的舉動。列寧寫道:“政治家的藝術(以及共產黨人對自己任務的正確理解)就在于正確判斷在什么條件下、在什么時機無產階級先鋒隊可以成功地取得政權,可以在取得政權過程中和取得政權以后得到工人階級和非無產階級勞動群眾十分廣大階層的充分支持,以及在取得政權以后,能夠通過教育、訓練和爭取愈來愈多的勞動群眾來支持、鞏固和擴大自己的統治。”[6]他一再強調,共產黨必須隱瞞自己的真實意圖,為了奪取政權,可以做出任何許諾和妥協。換句話說,為了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在俄國布爾什維克黨和中國共產黨奪權過程中,他們的確是把暴力和欺騙的兩手發揮得淋漓盡致。

較少引起人注意的是,那些非暴力共產主義流派其實也不排斥暴力。英國費邊社代表人物之一、劇作家蕭伯納曾經寫道:“我已經清楚地闡明:沒有收入的平均就沒有社會主義,在社會主義制度下,貧窮是被禁止的。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都會被強制地喂飽、穿暖、居住、接受教育、安排工作。如果發現你的操行和勤奮夠不上這樣的待遇,你可能會被溫柔地殺死。”[7]善于偽裝的費邊社選擇了善于辭令的蕭伯納,把非暴力社會主義的真實目的包裝得溫情脈脈,只是在最后才露出兇殘的面目。在西方國家共產主義運動高漲時期,共產黨分子和其各種前臺組織、被煽動蠱惑的青年,為了壓制不同言論,造成一種人人自危的恐怖氣氛,不惜采用暴力手段,打、砸、搶、燒、暗殺、爆炸,其行為模式和共產黨如出一轍。

2. 共產國際、諜報戰、“謠言”戰
共產主義認為,國家是階級壓迫的工具,是階級社會的產物。共產主義社會消滅了階級,自然也就不再需要國家。因此,“工人階級沒有祖國”,在《共產黨宣言》的最后,馬克思和恩格斯呼吁:“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黨在俄國建成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之后,迅速成立“共產國際”,其使命就是輸出革命,在世界范圍內發動社會主義革命,推翻各個國家的合法政權,建立全世界的無產階級專政。1921年成立的中國共產黨就隸屬于第三國際的遠東支部。

事實上,不僅僅是中國共產黨,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共產黨全都聽命于共產國際,接受其資助和培訓。蘇聯共產黨也以其龐大帝國為后盾,在世界各國招募激進分子,把他們培養成“職業革命家”,在各自的國家進行顛覆活動。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