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譴責“8.11警暴” 舊金山逾八百人參加集會
周六,北加州香港會在舊金山舉行集會,逾800人參加。

【希望之聲2019年8月19日】(本臺記者常寧綜合報導)8月17日周六下午,北加州香港會聯同香港大專學界、全球港人團體及民政等,在舊金山EmbarcaderoPlaza的廣場上舉行集會,以聲援「全球譴責8月11日警察暴行」活動。

集會上,活動主辦方發表聲明,強烈譴責香港警方及暴虐無能、不負責任的香港政府。聲明中表示,“對於2019年8月11日,香港政府和香港警察對平民及示威者所做的行動,完全抵觸了有關法規及原則,使用過度暴力,濫用職權。”

集會上,活動主辦方發表聲明,強烈譴責香港警方及暴虐無能、不負責任的香港政府。聲明中表示,“對於2019年8月11日,香港政府和香港警察對平民及示威者所做的行動,完全抵觸了有關法規及原則,使用過度暴力,濫用職權。”

聲明稱“對於香港政府在新聞發布會中,指責示威者掠奪港人過正常生活的權力,但同時對於市民過去兩個月,多番清晰說明的‘五大訴求’,卻完全沒有真正回應。大家不要被特首林鄭月娥愚弄,讓她意圖用卑鄙手法,可以卸責和承擔責任。”聲明中還強調,目前香港人面對的是政治危機,“始作俑者是特首領導下的傲慢無能政府,和她效忠的暴力極權中共。”

斯坦福大學政治及社會學教授/著名政治學者戴雅門教授蒞臨現場,他表示,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不僅是美國人支持香港人權民主的強大象徵性壓力,也會通過對香港和北京官員實施針對性制裁,震懾鎮壓行為和參與鎮壓的個人。

前學民思潮/香港眾志成員黃希憫在集會上解答了外界對於反送中運動的疑問。有不少人認為這次的運動及示威者是為了搞獨立,黃希憫說:“這次運動和2014年的‘雨傘運動’有一個很明顯的不同,這次的運動大家對於抗爭手法沒有一個很清晰的共識,但是我們絕對不會在抗爭的手法上去批評任何手足,因為我們大家都是一家人,大家都是香港人,大家的槍口是對準政權,而不是指責我們的同路人。”還有傳聞稱,這次運動可能有外國勢力影響,比如美國大使館派政治部主任會見示威者,會不會是美國或者外國有幕後參與這次運動?黃希憫答道,“香港靠自己的力量是不能夠撼動中共這個政權的,香港必須要向外國爭取更多的聯結,再盡我們的能力將香港推動成為國際議題,令國際關注香港,幫助香港爭取自由、民主。”

據主辦方發言人陳國禧介紹,本次集會聚集了近800人,是6月“反送中”活動以來,舊金山最多人參與的聲援活動。除了大部分香港移民,還有不少大陸移民及臺灣人參加集會,以聲援香港的“反送中”運動。

在舊金山工作3年的臺灣青年詹益齊,和自己的臺灣朋友一同出席集會。詹益齊表示,“最近看到很多香港遊行的新聞,有很多不好的事情發生,所以我要站出來支持香港人。我們應該要站在一起,雖然不能幫助什麼,但是我覺得只要站在一起就很有意義了。”

關於“反送中”運動的看法,他表示自己很能理解為什麼香港人會出來抗議,“就像臺灣也有很多抗議,因為想要爭取自己的權益。但是他們(香港人)遭受到的對待是非常粗暴的,政府並沒有正面的回應他們的訴求。這對臺灣人來說,我們面對的政府沒有像中國政府那麼粗暴,但是很多權益也是我們用一樣的模式爭取過來的,所以我很能理解。”

詹益齊最後鼓勵香港人:“當大家在面對獨裁政府的時候,有些事情是很困難的,香港人不要因為一時的失敗而沮喪,如果能累積每一次的能量,最終能爭取到香港人想要的權益,我覺得是值得的。”

在中國出生的大陸移民Shirley,由於父母不是共產黨員而被迫分離,她在集會上說:“我愛中國,我愛香港。但我可以告訴你們,這個中共政權,我們並不喜歡。我父母因為不是中共黨員,而別迫分離。我11歲的時候,來到香港。有人說,香港是英國的殖民地,香港人沒有民主。但這並不是事實!在香港,我們有民主。香港給了我良好的教育,教會了我:人們是有基本人權的。人們還有信仰自由權力,遵守法律。”

Shirley在22歲時從香港來到美國,“當時我想,我不用再關心香港了。但是在過去2個月,香港發生的一系列事件,每當我打開社交媒體,看到這些警察(聽從中共政府)暴力鎮壓,我無法入眠。大部分時候,你們甚至覺得自己失去了家園,香港瀕臨死亡。但是不,香港並沒有!香港人民正在抗爭!我們可以伸出援手。香港是有人權和民主的。請你們那打電話給香港眾議員,立法會,寫信給他們。美國需要香港。美國是世界上最後的一片自由和民主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