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香港的事情走向結束 中國即刻出大事

2019-09-04|来源: |标签:香港 结束 中国即刻出大事 

昨天咱們節目中說了共產黨的旗子,就是革別人命的旗子。鐮刀斧頭是武器,那五星紅旗,那個血都是中國人的血,它是殺人的,它就是一個完全是殺人的,完全是殘害生命的概念。而它以什么為基礎?它是以無產階級去殺有產階級。無產階級去殺有產階級它的根本是從法國大革命那兒來的,當時從巴黎公社,法國大革命那么延續過來的。窮人殺有錢人,它整個的基礎是這么個基礎。

馬克思的理論其實也是這個基礎,大的平均主義,對吧?一直到革命成功,其實毛澤東的年代其實多少還是這個年代,走到鄧小平這兒就開始改樣了,走到江澤民那走得最極致。無產的共產黨走到江澤民那,他把今天無產階級的一套,就是他帶領著革命的這些人,完全反著走,他們成為了真正的有產階級,真正的資本家。

原來有些人是有這種說法,但只是在利益的角度,平面的角度去考慮,從來沒想過今天的中國共產黨,習近平帶領的,習近平思想也好,這都無所謂了,是他自己弄的,江澤民之后走的這條路是跟共產黨最開始的無產階級的概念完全是對立的,跟它的生命根本是對立的,這個大家要明白。

所以他們成為了最大的土豪、最大的資本的擁有者,以國家的名義,以無產階級的名義,以革命的名義,那就跟他的祖宗是對立的。所以現在的人,中共的人,上上下下沒有人相信共產黨,全在利用共產黨,包括他習近平自己都在利用共產黨,覺得它是戰無不勝的,人是不可能戰勝的,他們也承認人是不可能戰勝的。但不可能戰勝共產黨的時候,那共產黨就是魔鬼來的,因為它是殺人的。

所以在今天的有錢人,有勢力的人在利用魔鬼,放在王滬寧的話上叫“人之初性本惡”,不就是魔鬼嗎?所以他們本事大了,他們是魔鬼他爹,鬼他爹,他爺爺,那你得按輩數啊。人家說沒有,現在都反著,現在兒子是爹,是孫子,是爺爺。你看哪有爺爺打孫子的,全是孫子打爺爺。

現在是這么回事,全都反的,所以誰是孫子?誰是爺?不知道。沒罵人啊,你們家里頭你孫子打你的時候打你樂樂的,你就這德性,中國人就這個,大陸很多人就這個,所以他是反的。那反的基礎上,很多中國人是無神論的基礎,所以唯利之所用,他什么都敢干。但他從來沒想過,無產階級本身,共產黨本身是生命來的。在香港出現的事情叫時代革命,時代革命,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革誰的命?革富豪的命,主體是學生,因為他們沒有未來,那不就是無產階級嗎?革今天共產黨領袖的命,因為個個背叛了無產階級,兌現他習近平的“方得始終”。

他沒有,他說我要一條道走到黑,叫牢記使命,而這一條道走到黑是背叛共產黨當初的東西,就這么回事。所以人家叫時代革命,這話也對。在這個時間點上,人家時代革命是要大清倉、大清洗,共產黨大清倉。我剛才說的意思就是,你定性的無產階級也好,有產階級也好,當初的什么法國革命也好,你現在看起來是一種歷史的變遷,一種社會的說法,而在我眼睛里不是,它是一種生命得概念。就這么講吧,今天的習近平共產黨會遭到真正的共產黨的報應。

這就是我說的一定他們自己整死自己,因為他們背叛了無產階級的一切。一定終止他們自己。有人說中國人民會革命,我不知道,很多人這么個說法是太物質化。

這個圖31號拿出來的,很有趣,8月31號。6月9號到8月31號12個7。12不是什么最大的數,最大的數到9,到12的本身的概念是不同的。1~9的這個概念,我也不知道應該怎么描繪它,它不是這么個說法,我只能說不是這么個說法。黃道十二宮,對不對?那耶穌有12門徒,元始天尊有12門徒,它是這么對應的。那個黃道十二宮,可能跟那個說的365個神,那概念還是有差距。

我只能說以人的環境中它是另外一個概念。與修行才有,這么說吧,與真正的修煉才有這個含義,沒有這個修煉的含義就是另外一個概念,可能是這樣,有時候說不好,但意思是這樣。頂到頭了,所以7配著12,而不是12的本身的獨立,這么說就對了。9是可以獨立的,12沒聽說獨立,三個12沒這么說過,沒看到過,不知道,從來沒有,我覺得這個解釋就對了。所以這是兩條系統上的。

當兩個系統其實就是陰陽相對,正反相對,一合上那是關鍵的。這是8月31號人們打出的旗子,你說有幾十萬、上百萬人上街了有可能。后面說共產黨,你真敢信它的了,但是后面這黑旗子是共產黨,你可真敢信它的,打那么個旗子。所以這個旗子,你可以看到它的標志,也是用了納粹的,它叫赤納粹。以佛法的名義,里面包括佛法,因為它把萬字符放那了。

而這今天應對在習近平身上的,他說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它出自于正定,對吧?借助了佛家的東西,去達到自己的目的。今天被人們稱為赤納粹。誰敢盜用佛法的東西,那不只是大逆不道,所以其實他笨就笨在這里,麻煩也出在這里。所以我們剛才跟大家說的概念,就是遭到的報應就跟這有關。

誰也沒想過有人會印出這樣的旗子,而印出這樣的旗子對很多人來講覺得是很貼切,說它就是納粹,很多樸素的人只奔著納粹去了。那在他習近平身上卻應對了他自己曾經愿意把佛教的東西為自己之所用,甚至他自己有所投入,不就是亂來嗎?說文殊菩薩你那句話不錯,我這兒用的挺嘚的,對吧?那文殊菩薩是誰?你是誰呀?那當初紂王不就是說這女媧像真的挺漂亮的,我是王,一個女人,我贊揚她漂亮有什么不成的?他們家有什么差距?應對在習近平身上,還是死在女人身上了,林鄭月娥整死他。

《英媒:中國和英國對香港抗議有哪些應對選項》,態度強硬,北京對五大訴求完全拒絕,香港抗議示威沒有任何減退的跡象。我以為就停在這了。香港抗議多方人士對前景進行預測。

《衛報》周日報道的標題:中共國為平息香港抗議將會走多遠?你可以看到這都是非常對立的說法。因為在路透社本身,你看到的故事,就是說路透社披露出來的消息,是林鄭月娥講說北京把香港這事就這么放著了,她私底下是這么說的,就這么放著了,就這樣了,到時候愛弄成什么樣就什么樣,香港毀了都無所謂。

她是這么說的,但是原因就是說她不能走到派兵這一步。而就我個人來講,31號在香港警察里頭有很多大陸的人。在30號的夜里,起碼有超過10輛的軍車,帶著盾牌和軍人,就去了香港港島的北角這個地方。北角是福建人待的地方。

福建人是支持政府的,跑到世界各地,偷渡到世界各地,福建人最多,而反過來福建人又跟共產黨走的最近,很邪門的都是,又是福建人。那那個地方是沒有兵營的,所以被路人拍攝到視頻,說為什么去了北角沒有兵營的地方?沒有兵營,卻有福建人的社團的地方。

在第2天31號下午的時候,大批的空的香港警察的面包車成排的奔向了北角,又被人拍到,說為什么這么多車跑去到北角?然后在香港街頭出現了燃燒彈,出現了裝成抗議人的黑衣人的警察。你記住他們就這點事,所以在我自己眼睛里,北京基本就這樣,就拖了,你到現在習近平也沒敢說話吧,他不會說,對吧?他不會說,他就頂到這份上,他就要等到10月1號做袁世凱。他就想做袁世凱,他就想做夢,他只要往那一坐,十月一號一大閱兵,我習家光宗耀祖,就這個。真不是個男人,真的不是個男人。

有關香港抗議中共國高官們所說的“恐怖主義行動”以及“顏色革命特征”都清楚的表明他們已經排除了任何妥協性的可能。這些都是沒用了,我以為都是沒用了。這個拍的是在深圳的這個狀況,這些車還有沒有,不知道,因為我們看到在29號很多這種車輛進入了香港。

他說是換防,我跟大家解釋過,我說換防,只進不出?進去那么多兵,沒見從口岸出來呀,沒見出兵啊,怎么叫換防啊?這不是只吃不拉嗎?去北角的車30號晚上都是這種軍車,這種軍車配了一輛類似醫護車,類似這樣的車,這也是裝甲運兵車,但類似,其他的車輛全是這種兵車,里面裝的全是拿著盾牌的人。

隨著10月1號的臨近,當局會采取極端的手段,很多人把10月1號作為北京結束香港動蕩的最后期限。林鄭月娥是否定了這個說法,我們不好說哪個是對哪個是錯,我覺得這些都是變量,因為沒人知道明天會發生什么。那習近平個人的想法轉變的太厲害,自己又慫,他確實不敢開槍,但又慫、又沒招、又死硬,他跟林鄭月娥配了對了。

高敬文是法國人來的,在香港的大學里。他分析認為:中共想不為局勢所動,不干預香港很難,它是個政治組織。這哪是政治組織?它是邪惡團,它是生命來的。很多人今天也就麻煩到這兒,其實更多的人對中共要有生命認識的話,你看那個香港警察自己瘋了似的,在那跳桑巴舞似的,馬路上沒人,就這樣,對吧?就像家里男人遇見狐貍精似的。

一方面過于自信,另一方面極端焦慮。他不是自信,他極端自卑,然后盲目自負。你不信你看很多中國人見著洋人就跟孫子似的,回家一看說你們這群傻瓜,我跟你說那洋人......他這么說話,對吧?開著蘭博尼,他就爺了,上天了。所以真垃圾。他們要防止香港成為一個顛覆政權的基地,而這是他們最大的擔憂。它已經是了。

他防止這個,防止那個,他不敢伸手,什么都干不了,他不就已經是了嗎?香港政府可能會動用緊急狀態法,給特首更大的權限,10月1號關閉互聯網,大規模拘押。大規模拘押,應該現在已經有了。法學教授叫楊艾文分析認為:中共武裝警察作為軍隊的一部分,選項是顯而易見的,因為它的責任是負責國內的保安,有可能香港是北愛爾蘭化。北愛爾蘭化就是很沖突了。

我以為這些觀點很多都不能站在生命角度上去認識,有人說什么叫生命角度?與神同行,這是香港人的說法。在英國的媒體中,你就看不到。“天滅中共”在西方媒體中更看不到,但這是抗議的人說出的話。所以香港的抗議者他們的對中共的認識超越了媒體本身。

《每日電訊報》署名文章:英國必須更明確的向中共國表達我們的價值觀。這個價值觀的概念就對了,生命的價值。但是他很有趣,他的價值觀放在利益上去講。談到人權的問題,在我眼睛里,我覺得這些對于中共來講它不怕,中共怕的叫天滅中共,它真怕,而不相信神的人覺得那句話是一句無奈。

那如果你覺得那句話是無奈的話,4月15號巴黎街頭跪在地上唱圣歌的那些人,你問他們叫什么?你覺得是一種文化,你就是垃圾。因為你把人性生命中上下貫穿的一切的東西,以自己牛叉的那點知識,去任意詮釋。既是對別人的侮辱,也是對你自己的自殘式的糟蹋。你別多想啊。

陸克文更垃圾,我以為陸克文是替共產黨說話的。他說:英國向來既軟弱又搖擺不定,我們需要為自己的價值觀感到自豪,為捍衛這些價值觀以及我們的各種利益有必要更加堅定不移。那你自己價值觀是什么?所以這就是今天人墮落的原因,才造成共產黨今天強大無比的感覺。對吧?

這都是英國大報,能在英國大報寫專欄的人那都是有知識的。自由香港,這背后沒有天滅中共的認知就很難有這種氛圍,所以這也同樣是今天很多有知識的人很難以解釋的。

所以就我個人來講,我堅持認為,這樣的事情結束,香港的事情走向結束,就這么著了,中國即刻出大事。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