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19):教育篇(下c)

2019-09-04|来源: 大纪元|标签: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教育 共产主义 

(1)心理學與教育學
現代教育學的基礎是哲學和心理學。除了杜威的進步主義教育以外,對現代美國教育有巨大影響的還有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和以卡爾?羅杰斯(Carl Rogers)為代表的人本主義心理學,而法蘭克福學派則綜合了馬克思主義和弗洛伊德學說。比如,法蘭克福學派理論家馬爾庫塞主張,正如在經濟方面要消除“剩余價值”,在個人生活上也要取消“剩余壓抑(surplus-repression)”。[30]他主張釋放本能、放縱個性,幫助催生了上世紀60年代的反文化運動。

深受上述幾個心理學流派影響的國際衛生組織(WHO)第一任總干事、加拿大心理學家布洛克?齊碩姆(Brock Chisholm)在1946年的一次演講中說:

每個文明中都存在著一種心理扭曲……它是一種阻礙人們看到和承認顯而易見的事實的力量,這種力量使人產生自卑感、內疚和恐懼……能夠產生這些變態的唯一心理因素是道德,是非、對錯的概念……[這種]人為地強加的自卑、內疚和恐懼,通常被稱為“罪(sin)”……這種情況造成了那么多人無法適應社會,并且感到不快樂。……擺脫道德意味著自由觀察、思考和明智的行為……要想使整個種族擺脫嚴重的善惡負擔,精神病學家必須承擔最初的使命。[31]

齊碩姆從錯誤理論出發,提出了一個驚世駭俗的理論──為了解除人的心理痛苦,必須破除道德和是非對錯的概念,而負責發起這場針對道德的戰役的是精神病學家。不知是否受到齊碩姆的直接啟發,人本主義心理學家卡爾?羅杰斯發明了“澄清價值觀(values clarification)”課程,客觀上起到了破除人類傳統道德和是非觀念的作用。

于是,杜威的道德相對主義、法蘭克福學派的壓抑學說、齊碩姆的心理學理論,匯成一個反對傳統道德的大合唱,一起摧毀了美國學校的道德堤防。

(2)用道德相對主義混淆學生的價值觀
很多上世紀70年代末期上學的美國人都記得這樣一節課,老師讓學生假想一個情境:沉船之后,幾個人被迫登上救生艇,有船長、幾名兒童、一名懷孕的婦女、一名男同性戀等。由于救生艇超載,必須讓一個人放棄求生的機會。老師讓學生討論讓誰離開救生艇,也就是決定哪一個人應該放棄生命,而老師對討論不做任何評判。

這是70年代出臺的“澄清價值觀”課上常常使用的一個故事。這類課程,除了“澄清價值觀”以外,還有決策制定(decision making)、情感教育(affective education)、探索(Quest)、毒品預防、性教育等。

《為什么強尼不能分辨對錯》的作者基爾派翠克描述,這類課堂的討論變成了無目的的自由交談,觀點來來回回,卻永遠沒有結論。老師變成了脫口秀主持人,引導學生辯論諸如換妻游戲、吃人習俗、教兒童手淫之類的問題。這類課程引導學生拋棄在家里養成的價值觀,卻產生一種錯誤印象,即思想行為的對錯是純粹主觀的,最終造成學生道德價值觀的全方位混亂。這樣的課程制造出道德觀念的文盲,學生只相信自己的感覺,而不了解自己的文化。[32]

索維爾發現這些課程運用了大量極權國家給人民洗腦的手段。這些手段包括:①精神壓力、強烈的刺激去敏化,破除情感或理智的抵抗;②把對象孤立起來;③操縱同儕壓力檢驗學生從前(從家庭或者教會繼承)的價值觀;④剝奪個人的正常防御能力,如矜持、自尊、隱私感或拒絕參與的能力;⑤獎勵對新態度、價值觀和信仰的接受,這種回報可以表現為免遭其他人受到的壓力,也可能采取其它有形無形的方式。[33]

索維爾指出,這類課程的共同點是鼓勵學生背棄家長和社會的傳統價值觀。它們以一種中性的或者說“不加判斷”的方式進行,不尋求區分“對”和“錯”,而是要尋找對個人來說什么感覺良好;其重心是個人的感覺,而不是社會或理性的規范。[34]

(3)使學生變得麻木不仁──死亡教育、毒品預防教育
1990年9月,美國ABC電視臺播放的一個節目使觀眾感到極大不安。一所學校組織學生到殯儀館參觀死者的遺體,而且讓學生觸摸尸體。這是新潮的死亡教育(death education)的一部分。[35]此外,毒品預防教育也變得相當普遍。

死亡教育的常用方法還包括:讓學生寫自己的墓志銘、設計墓碑、挑選棺材、安排葬禮、寫自己的訃告等。死亡教育使用的調查問卷包括這樣的問題:“你愿意怎樣死亡?”“你將什么時候死亡?”“你認識任何因暴力而死的人嗎?”“你上次悼念別人是什么時候?你是哭了還是默默地感到痛苦?你是獨自一人還是和別人一起悼念的?”“你相信來生嗎?”[36]顯而易見,問題和學習無關,是為了了解學生的人生態度、宗教信仰、性格特點等等,有些問題本身就具有引導性,會對十幾歲的少年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

據說死亡教育可以培養學生對待死亡的正確態度,可是全國出現了多起上過“死亡教育課”的學齡兒童自殺的案例。雖然沒有證據證明自殺與死亡教育之間存在直接的因果關系,但是家長有理由懷疑,給心理不成熟的中小學生講述太多有關死亡、自殺等問題,會使心理脆弱的學生產生絕望感和憂郁的心理狀態,最終觸發了他們的自殺。

1976年,斯坦福大學的理查德?布魯姆(Richard Blum)博士進行了一項為期四年的研究,發現上過一個名叫“決定”(Decide)的毒品預防課程的學生反而沒有對比組(即沒有上過該課程的學生)對毒品的抵制力大。[37]1978年到1985年之間,斯蒂芬?儒爾斯(Stephen Jurs)教授進行了一項研究,比較上過“探索”(Quest)課程的學生和沒上過該課程的學生吸煙和藥物濫用的情況。他發現,對比組的吸煙和藥物濫用人數或者是保持穩定,或者下降。[38]

既然死亡教育、毒品預防教育都沒有達到教育者預期的目標,其真實目的何在呢?這些課程的真實目的也是把孩子變壞。少年兒童具有強烈的好奇心,但沒有堅實的道德基礎,新奇的課程內容會引導小孩尋求刺激、走向墮落;同時它們也會把學生變得麻木不仁,讓學生對社會上發生的暴力、色情、恐怖襲擊、道德墮落等現象見怪不怪,對邪惡的容忍度無限制提高,這跟魔鬼用藝術表現暴力、色情、墮落的動機是一樣的。

(4)淫穢的性教育
在東西方的傳統中,“性”在公眾場合是一個禁忌的話題。神給人定下的道德規范要求性行為只能發生在婚姻之內,其它形式的性行為被視為違背神的誡命的淫邪。這就決定了“性”和婚姻不可分離,在正常社會中不可能是一個公眾話題。傳統社會中,對于不到婚姻年齡的青少年只有青春期生理教育,并不需要今天的所謂“性教育”。

現代意義的“性教育”是法蘭克福學派創始人格奧爾格?盧卡奇首先在社會上大規模推行的,目的是借此顛覆傳統西方價值觀。1919年,盧卡奇在短命的匈牙利蘇維埃共和國政府擔任文化部長。他在學校里開展了一項激進的性教育計劃,以露骨的方式指導青少年“自由性愛”(濫交)。[39]

魔鬼在上世紀60年代掀起的“性解放”運動顛覆了西方的傳統性道德觀念,一時間性傳播疾病和少女懷孕率飆升。在此背景下“好心”想要解決社會問題的人們推出了“性教育”。但在排神的教育系統中,這種側重于“安全”(防止疾病和懷孕),并且和婚姻無關的“性”教育從一開始就和性道德脫離,這也使其很容易滑入盧卡奇式“性教育”的軌跡,成為邪靈利用來敗壞青少年的工具:把婚姻之外的亂性、同性戀等觀念以“常識”和“科學”的名義灌輸給年輕學生,讓下一代在完全背離神的路上“自由”放縱。這些名目繁多、從小學開始的“性教育”已經系統地扭轉了神留給人的性價值觀,包括家庭、責任、愛、貞潔、羞恥感、自我控制、忠誠等。

在具體操作中,杜威的“在實踐中學習”進步主義教育理念恰好成為魔鬼的趁手工具。“專注于孩子”(Focus on Kids),一個由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大力推廣的“性教育”課程,推薦教師在學生團隊之間舉辦“避孕套比賽”:團隊中的每個人都必須將避孕套套在成人玩具上并將其取下,看哪個團隊首先完成。[40]

根據“你應該驕傲!負責任!”(Be Proud! Be Responsible!)──另一個疾病控制中心認可、由“計劃生育聯盟”(Planned Parenthood)等多個性教育組織大規模推廣的教程, 學生要進行角色扮演:兩名女生一起開始商量“更安全的性行為”。 “學生主導的學習”──另一個進步主義教育理念,也被利用:同一教程中教師被告知讓孩子們“腦力激蕩討論(性伴侶)親密接近的方式”。對此討論話題,教程中建議了各種肉體接觸和刺激欲望的方式。[41]對大多數心底還保留點傳統倫理的人來說,很難區分這種課程到底是教育還是兒童色情。

上述教程的主要推廣者“計劃生育聯盟”組織是美國最大的性教育教程和教材的提供者,在全世界12個國家有分會。該組織也是激進的“墮胎權”鼓吹者,其前身是美國避孕聯盟(American Birth Control League)。其創立者瑪格麗特?桑葛(Margaret Sanger)是一位激進的社會主義者,憧憬斯大林統治下的蘇聯并前去“朝拜”。她是“性愛自由”(亂性)運動的強烈擁護者,在首次發生婚外情之后,她感嘆“真的感受了自由”;她主張女性擁有“成為未婚媽媽的權利”,甚至寫信鼓勵自己16歲的外孫女亂性,還說做愛“每天三次比較恰當”。她創立避孕立法組織正是基于自己淫蕩生活方式的需要。在該組織推出的現代性教育教程中,我們不難看出共產邪靈主導的“性愛自由”理念的烙印。

《這完全正常!》是一本銷量百萬、被翻譯成30種語言、在全世界廣泛使用的性教育教材。全書用上百張全彩的裸體卡通圖文并茂描述了自慰以及兩性和同性之間的各種正常、非正常性行為的動作和心理、生理感受,以及各種避孕措施和墮胎。作者宣稱“孩子有權知道”所有這些信息。[42]該書的主題是,各種性行為都是“完全正常”的選項,不做任何道德評判。

一本廣泛使用的初高中性教育教材中,作者告訴孩子,有些宗教認為婚姻以外的性是有罪的,“你得自己決定這些信息對你來說有多重要。”[43]一言以蔽之,一切價值都是相對的,是非對錯由你自己定!

今天的美國公立學校基本上有兩大類性教育課程,一類是前面敘述的主要性教育組織大力推動的“全面性教育”,包括性行為、避孕、防止性病的教育;另一類是節制欲望教育(不談避孕話題),鼓勵學生節制欲望,將性行為延遲到結婚。

不可否認,社會道德,尤其是性觀念普遍變異;對神的信仰式微;媒體、互聯網上色情資訊泛濫,無一不在拖著孩子滑向墮落的深淵。

在今天排神思想主導教育界的情況下,大多數奉行“價值中立”教育思想的公立學校不愿或不敢教育孩子婚姻之外的性行為是可恥的、不道德的,不敢以神的誡命作為根本來教育孩子是非對錯。即使節制欲望教育也只能從未成年人生理心智發育不完全、性病和青少年懷孕對身心的危害,以及保持貞潔對于未來婚姻關系的重要性等等道德之外的角度勸說,當然效果也會打折扣。

性教育今天在西方依然是個熱門話題。社會各界的討論都圍繞“安全”這一主題,專注于降低少女懷孕、性傳播疾病這兩大指標。然而學校里公開教授少年兒童“性知識”本身必然導致和婚姻分離的“性”,違背傳統的性道德。但即使這兩大指標因此下降為零,就真的“安全”了嗎?性觀念比美國更加“開放”的歐洲,確實通過“有效”的性教育,做到了少女懷孕率低于美國。有人對此高興,有人對此憂慮。不論哪種結局,魔鬼都達到了敗壞人類道德的目的。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