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對香港局勢有何影響?

2019-09-11|来源: 希望之聲

【希望之聲2019年9月11日】(本臺記者靜汝採訪報導)

主持人:靜汝

嘉賓:謝田博士

聽眾朋友,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謝田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目前香港的抗議民眾在提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同時,促請美國國會在本周復會審議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據悉,林鄭月娥10日對媒體說,絕不容許外國以任何形式干預、介入香港內部事務。有報道說,北京當局對香港民眾的這一請願非常害怕,林鄭的話恰恰是授意于北京當局。那麼《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對香港目前的局勢有什麼影響?北京當局為什麼對香港的這一民意非常擔憂?本臺記者就此採訪了美國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

記者:謝田博士您好。為什麼香港民眾希望美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我看有報道說中共外交部多次宣稱香港問題是中國內政。但我看網上有種說法,說香港問題已經演變為國際問題。您怎麼看?

謝田:香港是演變成國際問題了。中共一直在利用香港,它在利用香港什麼呢?實際上就是利用香港國際化的特色。因為香港作為一個自由港,自由港是跟誰自由?是跟世界各國的貿易自由,還有香港是個國際金融中心,跟誰金融中心?當然是跟國際社會,跟其他歐美,其他發達國家的金融,和金融來往,金錢來往,貨幣來往這樣一個中心。所以香港本來就是個國際化的大都市,它的優勢也來源於它的國際化。

他的問題現在恰恰是中共不遵循國際化這樣的一個條約,當然我們指得是中英的聯合聲明。因為當年中英簽署聯合聲明,把香港歸還給中國的時候,中共是有一個承諾的。它承諾從97年開始50年保持制度不變,換句話說,它實際上是承認香港現行的資本主義的制度,自由企業的制度實際上是有優越性的。沒有人會承認它保持一個低下的或者是卑劣的,或者是無效率的、沒用的制度,它實際上是承認了香港製度是一個優越的制度。所以是對中國大陸,中國人民,對中國實際上都是有利的這麼個制度。但現在看來它為了它自己的一黨專制的個人的私利,為了它政權統治,前段時間甚至放出風聲來,說中英聯合條約無效。現在看來,說當年的基本法無效,中共現在不敢這樣講話了,實際上它還得不得不承認中英聯合聲明是有效的。

實際上美國對香港的關係,也是由於當年一個跟香港關係法確定的,那個關係法的確定也基於香港保持現有的制度,保持現在自由港和國際金融中心,這樣美國才會繼續把它做為一個單獨的經濟實體來看,這就是當年美國香港法的關鍵的一部份。現在看來實際上50年過去剛剛一半,還不到一半,中共現在要反悔,它就要撕毀當年的協定,撕毀這個聲明,它實際上要把它的專制獨裁要延伸到香港。這就是為什麼香港人民現在在反對“送中”條列,在反對共產黨統治延伸到香港。

實際上現在香港三個月以來,現在港人已經充分的非常清楚的認識到,港府是魁儡政府,林鄭政權顯然是個魁儡,她不能做出任何真正的決定,她是由著北京在背後操縱,即使林鄭自己想撤掉送中條例,她也做不到。如果北京是背後的黑手,中共是背後的黑手,香港人民反送中,自然就要反抗中共。實際上這已經是香港全民反共的新的開始了。

記者:美國會這樣做嗎?美國會不會通過貿易談判提這個問題?我在網上看到有不同說法。

謝田:這個時候美國當然要考慮,因為當年美國之所以維持跟香港經濟關係的一個策略,就是因為香港是被承諾的,維持這樣的一個制度。

現在中共顯然已經要把這套司法制度,甚至它現在已經把它的警察力量帶入香港政府,香港現在惡毒的、瘋狂的鎮壓學生的警察,都是從大陸悄悄派過來的。香港已經不能控制,實際上是中共在延伸、在破壞,它在破壞一國兩制,換句話說一國兩制現在已經不存在了。香港人民反抗反送中,其實正好說明他們反的是正確的。現在看來如果不反,你看看現在中共的做法就知道,他們的權利已經全部給摧毀了。所以在這個時候,港人也非常清楚,他們知道美國是一個希望,因為能真正制裁中共,能夠逼著中共讓步的,或者打垮中共的就是美國。當然我們知道現在全世界都在看著美國對中共在打貿易戰,從經濟上瓦解中共統治的經濟基礎。現在美國又在警告中共,說你如果鎮壓香港學生運動,鎮壓反送中運動,川普政府已經明確的表示,我們貿易戰談判都沒辦法繼續,因為不可能在你出兵鎮壓香港的情況下,在香港重新重演一次北京六四事件情況下,而美國坐視不管,還繼續跟你談什麼貿易協定,這也是不可能的。

我想中共官方,中共高層他們也認識到,他們知道香港的地位對他們的意義。他們在香港有極大的利益,是他們洗錢,藏錢,存錢,控制金融的進出,資金流動和投資的關鍵的窗口,我想從他們自己的利益誰也不願意毀掉香港,喪失了香港地位,但它又要顧忌它自己的政權。

所以現在如果美國出手,我們知道川普政府已有這樣明確的表示。但如果中共它不派軍隊,只派惡警悄悄的做的話,那美國現在川普還不能說,因為它沒派軍隊鎮壓,沒有重演六四,中共還想繼續跟美國進行貿易談判,這時候怎麼辦?

我覺得香港民眾非常有智慧。他們看到了,他們寄希望如果讓美國國會通過這樣一些香港人權和關係的法案,把這個事情跟人權,對香港獨立關稅地位,跟香港人權政策、人權狀況掛勾,這樣的話,他們有這樣一個美國國會的法案,成為美國的法律,我想川普會堅守。

這法案要求美國國務院每年對香港的自治狀態進行認證,看他是不是還是一國兩制,或者保持司法獨立,這樣來決定是否維持香港享有特殊地位的待遇。所以使得美國不管政府會怎麼樣做,不管是民主黨或者共和黨政府,他都會有法律可依,按照法律來懲罰任何中共在香港的輕舉妄動。所以我覺得這個對港來說是非常有智慧的一個想法,我想他們一定會支持,我想在美國國會兩院,在美國民間,這個法案也受到了高度的支持。所以對中共來說它非常害怕,因為九月份美國國會一旦開會,這個很可能馬上就會討論、就會通過。

這裡邊還有一點,這個法案要求制裁那些侵權的中共官員,要求美國政府查明一些比方綁架香港書商,假記者,有責任的人,其他有關捲入香港基本自由的人,那些不管支持惡警也好,或者靠操控香港股市也好,要凍結這些人的資產並禁止他們入境美國,這個是非常強有力的,就是說又站在道義上的高點,又有實質性的操作,所以對中共來說非常非常害怕,這就是為什麼香港抗議民眾很希望這個通過,我想對世界民眾也希望這個通過。

記者:目前對於香港抗議民眾,不斷傳出警察暴力毆打抗議民眾而造成了多起平民死傷的事件時時發生。如果這個法案通過,對警察的這種暴力會有制約作用嗎?

謝田:我想這個一定會有,我想中共現在破壞了香港政府自主的權力,自治權力,它也參與了滲透了香港警局,但中共現在它還沒有能夠完全破壞香港的司法體系,香港的大律師和法院,終審法院,最高法院這套體系我想現在中共可能還沒有統戰到和攻陷。當然我想對香港中共現在說派軍隊進去把所有的法官和大律師全部抓起來,它現在還不敢做這一步,做不到這一步。如果只要香港司法體制,終審法院的體制還在,還可以運行,這些現在黑警打人也好,或者是誣陷也好,構陷也好,栽贓也好,這些手法,這些手段,這些個人,我想慢慢都會曝光,人們會慢慢知道他們是誰。

這些人顯然很多他可能會說廣東話,但它實際上不是香港警察。他們在用詞的時候,回答的時候,他們說什麼根據香港法律的啊……這種講話,你一聽就知道是從大陸來的。因為香港的警察不會說“根據香港的法律之類的這種話。中共以為它可能布置的萬無一失,但是它還是會失手,這些人、這些臉,這些警察的臉,這些行為,從照片的錄像,香港人都有證據。以後這些人有那些是從中國大陸招募來的,會講廣東話的警察,是中共的武警,我想電腦的發達,人臉刷臉的技術,我想很快這些人都會找出來。那個時候,我想只要香港的司法體制還存在,這些這些審判惡警就會到來。

我想對香港人來說這次中共已經做惡做到這一點,港人已經沒有退路了。他們知道的非常清楚,現在他們如果退下來,他們所有的成果都沒有,中共馬上就會讓香港馬上陷入一片黑暗,陷入中共統治,一國一制。他們只要繼續抗爭,如果有美國西方社會正義力量來支持的話,他們還有希望,他們可能會看到中共因為這個而垮臺的話,對香港人來說這是個最好的事情。

記者:另外,在網上看到一種說法。說林鄭月娥回應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的決定,但香港人的抗議持續,是眾口難調之舉,您怎麼看?

謝田:不是眾口難調。我很吃驚的、很驚訝的看到,並且令人振奮的看到,香港人實際上在這個問題上,實際上是高度一致,他們的共識非常強。他們現在已經不能接受林鄭月娥撤出送中條例。這五大訴求的光滿足第一個訴求,如果這個事情是在三個月之前做的,那是沒問題。但這三個月以來,我們知道已經有幾條生命失去了,有一隻寶貴的眼睛失去了,有上百的人被抓起來,上千的人被搜。香港警察體制,執法體制現在已經完全被破壞,並且在這個情況下,只是撤出送中,實際上它並沒有認真的做出真正的讓步。

就像林鄭自己都講了,當時幾個月前她說已經壽終正寢的時候,這不是法律術語,她認為這已經結束了,已經撤下來了,當然現在她正式從法律上撤出來。但實際上這裡很可能包含著中共背後更大的陰謀。因為這已經不是她自己做的決定,她自己也說她不能做出這個決定。但是中共做出這個決定,在這個時候顯然是為了保中共十一所謂的大慶,或者保中共目前的面子,它並不是真正的讓步,很可能有著某種陰謀。我想香港人民已經識破了這陰謀,他們不會放鬆、放棄。所以他們現在的要求繼續維持五大訴求,一個都不能少,這個是非常正確的。

記者:您能說明一下中共的這個陰謀可能是什麼?

謝田:我覺得背後的陰謀,我覺得中共就是準備在十一以前,讓這個事平息一下,它們以為啦,如果它正式撤銷的話,顯然是北京授意的,香港的抗議能夠平息下來,至少到十一,它不會再有新的抗議或新的轉移視線的,轉移注意力的,因為中共不希望它搞一個十一國慶大慶,有其它事情轉移了,分散了世界的注意力,讓它灰熘熘的。我想從這個角度談,中共它推出這個來表面讓步,說撤出送中,但你看看中共的做法,它實際上是大規模的讓中國大陸的武警在更換,在替換香港的警察,據說現在又有把香港人抓起來以後,直接送到新疆或甘肅。還有它現在一步步的抓人,在背後最後大規模的算帳,這個都是完全可能會在十一之後發生的。並且現在這個政權它也撕破臉,基本上它對香港人來說,他們叫囂什麼留港不留人到現在絲毫完全無視香港法治體系,但現在用中共那種軍警特那些流氓手法,實際上它是照搬了當年鎮壓法輪功所有那些栽贓誣陷欺騙的手法,全部淋漓盡致的用在香港。它對法輪功的鎮壓以後,我們也知道鎮壓以後,它抓了人,它沒有平息法輪功的反抗,它又繼續製造更多的冤桉,抓了更多的人,還有活摘器官。所以它對港人最後的報復,我想最後的陰謀肯定也不會很少的。

聽眾朋友,今天的【謝田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請寫明來自希望之聲,違者必究。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