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德國外長會見黃之峰 遭中方強烈反對

2019-09-11|来源: |标签:德國外長 黃之峰 遭中方强烈反對 

我們在講定數的時候基本就講到現在,就不知道該怎么辦了。9月7號我們跟大家解釋過,我原以為應該是那樣出現事情的,是從7月20號之后算起來七七四十九天,但它沒出。9月9號,毛澤東死的那天,毛澤東進入北京城的同一天,其實遵義會議也是那天,毛澤東一生中占了很多9。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同樣占著9。

但習近平是7,所以在我眼睛里他有著一種相生相克的這種相當邪惡的成分,邪惡至極,有朋友說什么叫邪惡至極?撒旦也在伊甸園上面,人在伊甸園下面。亞當跟夏娃被打出伊甸園,不讓他們再回去,然后兩個人就睡在一起,結婚生孩子,生的第一個孩子就把第二個,把自己的兄弟給殺了,出于妒忌。但他們都可以接觸神,他們已經可以接觸神,是這個弟弟獻給神的禮物,被耶和華接受了。那結果人類中的男女結合的第一個兒子,第一個男子,卻殺掉了自己的弟弟,出于妒忌。

我以為這樣的故事對今天所有的人,包括你宗教人,你要能明白,要明白其中的隱喻,沒有真正的神的依托,真正的超越的神的依托,你永遠出不去。人類中男女結合的第一個男人,妒忌、狹隘、殺虐,應淫蕩而來,男女結合淫蕩而來,其實就這么回事了,我以為就這么回事。但是撒旦在他們上面,所以受撒旦誘惑,他壓在那呢。那這相生相克的道理,所以真正能修成的,心里頭可能就很不得了。

就像我們說的定數的本身,女媧在紂王侮辱了女媧,紂王贊美女媧,但是在女媧的角度卻是人在侮辱她,要去教訓紂王,走到朝歌才看見商朝還有28年。所以女媧不能說在她的主尊所在的這個廟宇中,她坐那就知道她不應該去懲罰,沒有,她也做不到。她得架著云路、祥云,來到朝歌,想下手的時候,殷郊、殷洪的紅光擋住了她的去路,她定睛一看,商朝有28年,她不可造次。

《封神演義》就這么寫的,她不可造次。所以生命就有這么層面。我跟大家解釋也是說,無論我們前面的定數講的大家聽起來怎么有道理,它也是事實,不是我編的。但當走到最后真正決定性的,不在人的手中。我們在節目中也跟大家解釋過,用人的嘴講出這樣天意的話,到最后絕對天意的更改絕不在人的嘴中,這個我們跟大家早就講了。

所以在解釋中也有很多朋友很善意的說,濤哥可別說絕了,說絕了到時候打臉丟人。沒什么丟人的,人就這么回事。《封神演義》里面真正修成神的,有一個算一個,全走了,人家沒在人間留下輝煌,他根本不在乎的。在乎的,你根本修不成,說句難聽話。

我以為是修不成了,只能說我以為,因為你在乎自己的得失,在乎自己的顏面,在乎你是社交媒體中很名的人你說話就得算數,那是我說了算的嗎?也不是我說了算的,對不對?我今天吃仨豆子,我也不知道明天我是打嗝還是放屁,我也不知道,對吧?所以不在輸贏中,不在對策中,只在生命過程中人的善良,對修行人而言是慈悲。

9月8號在香港,25萬人出來大游行。它是一種祈禱式集會,然后游行,有媒體報道美國旗鋪遍了整個港島中環。這很奇怪,在當時的旗子里沒看到任何香港的旗子,其他旗子沒有看到,有看到赤納粹那個旗子,這是對中共而言,但美國國旗覆蓋了整個港島。原因很簡單,香港人希望美國國會能夠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對香港的官員進行制裁。

香港人就他們自己而言說,我們不知道該怎么辦,我們盡力了,我們盡我們最大可能了,但我們遇到的就是三七婆。遇到的三七婆死硬死硬的,遇到了習近平死硬死硬的,沒招了。所以這是一個很感觸的,而中共確實是把美國描繪成外國勢力,而香港人在與神同行的背景之下,就把它貼上去了。有人說,這是落到了中共政權的手里的把柄,你就給它,小樣兒吧,為什么?

川普在一次講話中明確講,美國是神的國度,在他的《獨立宣言》中,四次用了創世主的名義,美國是創世主,美國社會、美國國家是創世主帶來的。他們是與神同行的人,與神同行,就是Ingodwetrust。我們在兩三年前,甚至更早就談到了美國的錢幣,今天川普同樣也在沿用這句話。今天的美國很多州的公共學校用了這句話。那美國就成為了今天在人的環境中,在國家的環境中,有著創世主代言之概念。

當中共把它稱為是顛覆中共政權的黑手的時候,就對了,人絕不能與高級動物同污。你娶了媳婦兒,你媳婦說嘿,高級動物,哥們你愿意聽嗎?你們家就是那個。你跟黨走,你就是那東西,就這么回事。所以人承認自己被神造的時候,絕不能與共產黨同污。所以退黨、退團、退隊。我們早就說過。如果你把它說成是政治,你是傻叉他爹,你傻的不知道到哪家去了。你充滿了知識的一個生命文化的大傻瓜,所以共產黨把受教育的人叫知識分子。

知識分子等同垃圾桶,你只有知識。那你的知識跟你的身體,跟你的人是隔開的,為什么?因為你只信自己。這個桶真大,我裝了一肚子東西,全是垃圾,一樣都不是你的。所以這是我們今天看到的場面。

我覺得當中共講出這一番話的時候,就對了,說明今天香港人跟世界環球正常的人,都在趨向于與神同行。也就在這次集會當中,很多人喊出了“天滅中共”“光復香港”“驅除共魔”,“共產黨”的“共”,“魔鬼”的“魔”,用了粵語,用了中文,我沒聽說用英文,我也不知道英文怎么說。我看過很多視頻,那是在視頻里面,人們共同喊出“天滅中共”。所以這是講外國勢力。

《美國之音》有篇報道外國勢力。我覺得很有趣,這些人他們在尋找自己的角色,在整個這次抗爭中沒有大牌,包括黃之峰他們都退出來。那后來黃之峰給自己找了一個位置,他借助自己在國際社會當中的影響,過去5年來,他從雨傘運動開始走到現在,所以他完全集中在社交媒體中。當他集中在社交媒體的背景之下,去向海外展示他的相應的消息,幾乎在他的推文中全是英文的。

我個人覺得相當厲害。22歲的年輕人與香港回歸同齡,他就是來在人的層面埋葬中共的。他是97年出生的,但他的談吐,他的觀點看法,他做事情的態度極其成熟。你沒有見到他在任何環境下發言去念稿。想做領袖的人,這是一個基本要素。這跟習近平說,想做領袖的人,這是一個基本要素,隨口而說,如果你不具備,你就是個垃圾桶,為什么叫垃圾桶?你裝的是王滬寧寫的稿,你不是垃圾誰是垃圾?你什么都沒有,什么都沒有。

有,就是這塊肉,黃之峰在臺灣之后回到香港,被香港警察抓了,他已經保釋了,說他違反了“保釋條例”。那實際是香港律政司擺烏龍,故意弄他,寫錯了日子了,所以那香港無論怎么樣你要遵從這種法律了,所以又不得不放行他去德國。黃之峰星期一晚上出席德國媒體在首都柏林舉行的酒會,在現場發言說,香港現在的處境就如同當年冷戰時期的西柏林。

冷戰時期的西柏林是一塊匪地,周圍全是共產黨的國家,所以它叫一塊匪地。而他也呼吁國際社會與香港使示威者站在同一條陣線上,與德國外長會面遭到了中共官方的強烈反對。沒什么可講的,我覺得就是這么個意思。中共不反對,那它就趨向于人的環境,或者它有詭計。中共反對只能表明是高級動物的強烈抗議。

另外一個,因為美國國會要討論《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而這是直接打擊中共高官與香港高官個人利益的,所以他們反應的非常激烈。打擊他們個人利益,就是一旦法律通過之后,將可以直接凍結那些在整個這一次的運動中,香港運動中傷害香港人們權利的那些高官。比如說林鄭月娥、警務處處長、警務處副處長、保安局局長,直接對人們造成傷害的人。所以那就不干了,那他們肯定都不干了,立刻就不干了。我覺得蠻有趣的,他們做事情也非常的直截了當,我們家錢是錢,可別傷著我們家錢。

《黃之峰、何韻詩將在美國國會支持<美國人權與民主法案>》,這話是有問題的,他到美國國會支持法案這話,我以為在書寫本身上是有問題的。他首先講述了黃之峰星期一早晨在法庭出庭時,有關他被香港警察抓捕,所謂“違反保釋條件”。其實那是個很荒謬的說法,這里面解釋了當時保釋的狀況。

黃之峰后來就被法庭釋放,被法庭釋放之后,在外面他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雖然是保釋文件將出境日期寫錯,并非特意針對他,但這是“警方濫捕濫告”的結果。應該是很有趣的。你說他叫故意還是不是故意?我個人覺得這事兒就是一種相互對應的說法,在今天的背景之下已經很難講了。

然后文章介紹了林鄭月娥視察被破壞的港鐵地鐵站,這是講的中環地鐵站被人放火燒了。那整個過程,香港港鐵已經被香港人稱為叫黨鐵,共產黨的黨鐵。香港港鐵本來是政府的,在曾蔭權的年代把它私有化,但政府握有最大的股份,香港的港鐵也是世界上最賺錢的地鐵的公司之一。而在后來的過程中明顯配合香港警察,故意制造所謂的暴動機會,所謂暴動的場面,而暴動的本身卻是警察施予暴力的概念。

在任何人多的地方,它故意關閉車站,以安全之由。人多就要疏散,借助港鐵疏散,它不,它把人給堵在那兒。所以我覺得相當真正的丑陋就在其中。這篇報道也很奇怪,它打的標題是黃之峰和何韻詩將到美國國會,肯定會發言的,它不討論這個,它去扭臉說別的。

所以就像我跟大家介紹的《美國之音》里面到現在,我越來越認為大陸的人進入了《美國之音》,拿著美國政府的錢、納稅人的錢,在干著某些他自己的故事。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