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如何以“天滅中共”的概念去保護香港人的利益?

2019-09-12|来源: |标签:“天灭中共 保护香港人 

三個月,對頭算三個月,其實是差不多,從6月9號算起到9月9號是3個月。三個月的時間,香港的抗爭它一步一步走過來,其實你可以看到非常明確的時間的這種概念,非常明確。而且香港在抗爭過程中出現了不同的在普通人的層面你可以叫一種精神上的那種力量。因為這個東西,堅持就是持續堅持,這是一個相當難的,而且這次抗爭最大的特點就是他說了一句Bewater。

Bewater這個話其實它的層面相當高。bewater,你不會看到水有任何的獨立性,它是一體的,什么叫任何的獨立性?比如你到曼哈頓,你到香港,對吧?你到倫敦,你到巴黎、北京,不同的城市有著它不同的文化的風貌。不同的環境,人們創造出不同的建筑物,它的飲食,人們的衣著,以致人們在這個環境中不同的民族表現出他自己的那一份特點,但所有這些都是固態的。

樓房的建設,對吧?街邊的小吃,倫敦的名廚,羅馬的2000多年前當時凱撒年代的輝煌,它都是固體的建筑,以及習近平借助故宮,把故宮當成私家宅院,那種虛榮自卑的心理要與川普抗衡,極其幼稚,那是個男人根本沒長成的表現。

大家伙看,其實你不用想復雜,它就這回事。一個要飯的孩子突然去了曼哈頓的108層的頂層penthouse,曼哈頓就是我們家了,他那樣。這個東西都屬于生命的不成熟,所以他敢用故宮,但故宮代表的含義卻是明清的時期,對吧?它可不是中國鼎盛的時期,是中國文化朝代當中其實逐漸開始走向衰敗的過程,但它確實又代表著帝王的象征。所以一個被這個制度幾乎殺掉的人突然成為了這個制度的擁有者,他就要締造,自卑的心理會給人帶來極強的憤恨,自卑里面本身的產生根基妒忌,而妒忌卻源于撒旦。

那這是我們看到的有形的,所以香港人說了一句Bewater,你見不到水有任何的形象,世界上各地的水都是一個模樣,是水有問題嗎?不是,是人的眼睛有問題,是人的生命的外在的肉身的形式低于水的本身生命形式。所以你可以絕食,但你不能絕水,對吧?絕水這人就死了,這人會渴死的。那個渴跟那個食物概念不同,所以在人肉眼可以識別的背景之下,Bewater沒有任何獨立的。

整個無論世界上的海洋有多大,水有多少,它表現出是一個形態。沒有人有能力分辨出海浪的不同,沒有。人們分辨的海浪,要仰仗著海邊的那個巖石,是不是這道理?說沙灘不同,那是沙的不同,不是水不同。所以香港人的一句bewater,他的生命境界遠遠超過了今天的習近平。習近平要仰仗著故宮,去彰顯他的權力。而整體上幾百萬人,香港人卻用了一個水,表現出他的超凡的與神同在的那個境界。你問王滬寧說得了這段話嗎?我不開玩笑,你問問他,不是這碼子事。

正是這個概念出現了“與神同行”、“萬劫不復”、“天滅中共”,所以這是人們走在這個過程中一直走到了8月31號。這一點我依然堅信,從6月9號到8月31號,12個7,那個過程我們都是包含是這么回事。等到我說9月7號的時候這事兒就不靈了,我當時就跟大家講這事不靈了,跟我們說的不一樣了。那如果你現在問我,我能理解說8月31號之后,這個定數的概念改了,很可能改了,改成什么樣了?我還不敢確定。

在香港出現了一個很特別的場面,香港出現了一首國歌,這個國歌最早唱出的時間大概就在8月30號、31號,大概是那天。我在其他節目中放過,我們跟大家分享一下。

《愿榮光歸香港》通用版歌詞:

A1

何以這土地淚再流

何以令眾人亦憤恨

昂首拒默沉吶喊聲響透

盼自由歸于這里

A2

何以這恐懼抹不走

何以為信念從沒退后

何解血在流但邁進聲響透

建自由光輝香港

通用版B

在晚星墜落徬徨午夜

迷霧里最遠處吹來號角聲

“捍自由來齊集這里來全力抗對

勇氣智慧也永不滅”

A3

黎明來到要光復這香港

同行兒女為正義時代革命

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

我愿榮光歸香港

它的歌詞是在連登網上網友們討論的。他說沒說出曲子誰做的,你讓我說就是香港人做的。你知道與神同行的時候,一開始唱的是《圣經》里面的歌,后來他另外一首歌是《悲慘世界》里面的歌,雨果的,我個人覺得很有趣。就是我們講的是說從巴黎圣母院開始出事,所以我也不知道為什么那香港人當時唱的是《悲慘世界》的歌。

大概衍生到8月31號左右,這首歌就出來了。沒有出處,我只能說叫沒有出處。當時做了一個類似mv,記述了從6月9號的百萬大游行,到8月31號的這種沖突。主要是太子站,太子站打死人,現在看應該是打死人了,那這是前后我們看到的故事。

所以我當時看了這歌的時候,他講說只叫說新國歌。“何以這土地淚在流,何以令眾人亦憤恨,昂首拒默沉吶喊聲響透”,它是按照香港人粵語的概念去走的。

那隨著時間的推移,特別是林鄭月娥9月3號拒絕承認路透社曝光,然后9月4號又撤回,這個歌就伴隨就開始唱了。

我們知道8月31號中共的軍人進入香港之后,穿著翠綠的軍衣遍布香港街頭。

后來9月份出現在香港街頭出現的警察穿著翠綠軍衣的顏色的警察遠遠超過穿著藍色的包括速龍小隊穿著黑色,遠遠超過他們的人數,到處你都可以看到。所以這是8月29號和30號進入香港的軍人。

我再跟大家解釋,我不承認他是大陸的公安、武警,是軍人。

《新華社》人家講的很清楚,是第22次軍人換防,你要知道軍人進入香港跟武警和公安概念上兩回事。

當初在89六四殺人的是軍人,不是警察。

我覺得很多朋友意識不到它的嚴肅性,這是89六四的回歸,所有的事情要應在習近平的“方得始終”這句話上。所以這首歌基本就是這么來的。

那為什么介紹這首歌呢?新的國歌的產生。在過去的時間里面,在香港發生的事情,先是在7月1號,把香港的港徽給它噴了,然后打出了“萬劫不復無路可退”。那時候他拿出的是當時英聯邦的香港的旗子,他把國旗給噴黑了。

你查一下7月1號香港“萬劫不復無路可退”,你就會看到那張照片,那是在立法會里立出來的。后來那個“只有暴政沒有暴徒”,我以為它政治上的宣傳口號太濃了,就是現在的報道當中大家太注重所謂政治層面了,而真正它的含義在它前一幅照片。他把中共的國旗配上黑色,黑色旗子5個五角星,在那之后,后來就在7月3號還是4號,就把它的紫荊花給噴了,噴成了“天滅中共”。也在7月1號,把它的國旗給降了。

那個7月1號把國旗降了,升起了黑色的紫荊旗。那是中共成立78年的紀念,所以這是一個標志。那一直到8月份的時候,又兩次把它的國旗降掉,后來的兩次都在銅鑼灣,所以第一次發生在金鐘。

也在那個時間再次在紫荊花那噴出了“天滅中共”,所以紫荊花的臺子現在應該全都封上了,用黑布紗布蓋上,因為上下都是“天滅中共”。

一直延續到8月31號,8月31號再次喊出“天滅中共”。它的整個過程就是這么走過來的,到了8月31號它沒敢升旗,沒敢升國旗,它把國旗都摘了。所以那一天,我們看到是“天滅中共”的吶喊,而同時新的國歌出來了。

國旗、國歌,這就是標志,是吧?這是標志。在任何體育競賽當中,升國旗奏國歌,冠軍你也得升國旗奏國歌,這是一個國家的基本象征。那也就在8月31號,這是他們現在的講的旗子,中間是紫荊花。

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我剛才說在這個背景之下,它的新國歌就都唱瘋了,唱得最瘋的那是10號。這是香港隊跟伊朗隊在世界杯外圍賽,當時在香港大球場比賽,10號晚上。結果去的1萬多人,那球賽剛剛開始就奏國歌了。奏國歌的時候,所有的1萬多人就吹口哨,愣把現場的國歌中共的國歌全都給壓掉。

在此之前曾經出現過類似的事件,從而出現香港政府想頒布《國歌法》。那現在看《國歌法》基本就流產了,很有趣的。那結果這來的香港人為什么伸出5個手指頭呢?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所以在10號的晚上在香港的大球場就出現了這個場面。當中共的國歌播完之后,然后香港人就開始全場唱這首新國歌。

與此同時在香港的旺角、銅鑼灣,大概八九個不同的地方,在那些購物中心,在同時間大概晚上8:00還是10:00,就居于香港的整個港島,包括新界,它的不同的購物中心里面,每個地方都去了幾百人上千人,黃大仙去了上千人,一起在那個時間點唱這首歌,所以新的國歌就誕生了。

那在香港中共的旗子,后來改成叫赤納粹。我們跟大家演示過,它是按照納粹的那個標志改成紅色的旗子、黃五星叫赤納粹。而這個納粹的標志實際它是從佛家的萬字符轉過來的。

偏偏習近平在他的這個過程中,“不忘初心方得始終”源自于文殊菩薩。有人說是他說的,有人說不是他說的,但這句話流傳了很久,在佛教中、在文殊菩薩的門下流傳了很久,所以前后應對上了。8月19號他去莫高窟也前后應對上了,結果后來人們當打出那也是8月31號,打出赤納粹的時候,讓我很感觸。

赤納粹的旗子,完美的放在了今天的習近平的腦袋上。有他的過去,有他的曾經,有他的曾經的機會,也有今天他幫著共產黨要實現自己夢想的,中國夢是假,他自己做夢是真。

他的那種矜持,那種愚笨,那種貪婪,那種自戀,他的自戀的程度遠遠超過16歲的少女,是基于他極深的自卑,而自卑的本身是共產黨對他家迫害所造成的整個生命的摧殘。所以他認為掌握在共產黨身上,他心目中認為沒有人能戰勝共產黨,只有人借助共產黨達到他個人的夢想,去故宮就是皇帝夢。所以這是一個很具有象征意義的。時間的羅列,你就知道它在演變的過程中走到現在。

就隨著這種演變,10號的晚上就顯得太特別了。《世界杯亞洲賽預選賽:一首國歌,兩個故事》,BBC就登了這篇文章。

Boo是英文中一種嘲笑的字眼,在整個球場因為在香港年輕人都是雙語的,甚至是三語的,如果你把普通話、粵語都算上,那香港的年輕人英文的基礎基本就跟他的母語的概念差不多。所以在很大程度上,我們今天看到的香港人展現出來的整體素質是今天的大陸青年人根本沒辦法比的。

它就講了在10號晚上香港政府大球場,很多觀眾具體印有“boo”的這個字樣的紙片,在奏出國歌的時候背向球場,這是一種抗議了。比賽前后在主場的球迷中彌漫著政治氣氛,令比賽幾乎成為配角。這是今天太多的精英媒體的悲劇,他都理解成政治氣氛。那也就是說今天從某種程度上,在我個人眼睛里看到香港人更難的一面。當你把香港人歸結為政治氣氛的時候,可是他的口號叫“與神同行”。

所以寫文章的人就是對他們的一種不尊重,他沒有能力理解香港人的bewater。他只理解到說那是李小龍,所以在他們的角度里面都是利益的,而利益的人今天你無法理解香港人的說法。有人說那他來抗爭保護香港的利益難道不是利益嗎?如何用bewater去保護香港人的利益?如何用“與神同行”去保護香港人的利益?如何以“天滅中共”的概念去保護香港人的利益?你是p打頭的,你是博士后,你給解釋,放個驢煙兒屁嘛,對不對?

“天滅中共”怎么叫利益?你以為娶媳婦呢?你以為喝多了之后,上哪去耍爽一把。這就是利益的人很下賤的地方。所以這里面就提到了他說在國際足聯有規定不能出現政治氛圍。那你說國旗、國歌是不是政治氛圍?它是這么回事的,國旗跟國歌算不算政治?其實很荒唐的,真的,我不開玩笑,很荒唐的。你要看到這是這個社會墮落的過程,人們在追求公平的時候,本身都是擁有權力的人在保護自己的利益。足聯也好,競技比賽的很多協會也好,為什么定出這么多規矩?掙錢。

政治表達:官方要使用《義勇軍進行曲》,現在在2015年的世界杯的預選賽的時候,那香港隊的主場比賽就來嘲笑國歌了,是。在現場你可以看到這個“free香港”就是自由香港的意思。整個球場充滿了這樣的標志。這是它今天不得不面對的。法新社引用了一位球迷的話說國歌讓他極其反感,才可能會想唱回自己屬于香港的歌。

另外一個球迷說在球賽中表達個人的感想沒有什么問題。在比賽過程中,“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整個響徹了這個過程。他說近幾個月數月經常使用的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7月1號以后的。然后唱起了運動中創造的歌《愿榮光歸香港》。我看到有一些媒體的表達,那個就很厲害了,媒體表達說香港的國歌,它這么說。就我個人來講,我個人覺得稍微有所欠缺。

當你說出香港的國歌的時候,跟“與神同行”和“天滅中共”就有距離了,我說的是這意思。所以今天的香港,在它的行政歸屬上依然會歸于跟大陸是一個。所以那就變成了中國人,真正的中國人。在我眼睛里,可能有些香港朋友不認可,中國人在中國的土地上,要重塑中國人自有的尊嚴。在香港生活的中國人,在整個中共倒塌的過程中,他們成為了最前線。

所以在這點上,今天活著的中國人得感謝香港人。一首國歌,兩種情緒:它就講了中國隊的比賽,其中有一個從巴西規劃入籍的球員代表中國隊出場并攻入兩球,所以中國足球歷史上第一次有了非中國血統的入籍球員代表國家隊出場比賽。沒什么兩種情緒,利益,再跟你說一遍利益,唯利是圖者必下賤。下賤的原因,你失去了自己的道德源泉之認識。一個人不認識自己的魂魄,你就是一塊臭肉。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