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家奴紀昌-夙冤(83)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家奴紀昌

家奴紀昌本來姓魏,按照黃犢子改隨主人姓的故事,改姓紀,叫紀昌。紀昌從小喜歡讀書,對文藝也很嫻熟,寫字也很工整。平時最有心計,一輩子沒有一件事情不占便宜,從來沒有吃過虧。晚年,他得了一種奇怪的病:眼睛不能看,耳朵不能聽,口不能說,手腳不能動,全身肌肉萎縮麻痹,不知痛癢。把他仰放在床上,就象木頭和石塊一般,只有呼吸沒斷。 因而知道他沒死。每天按時把飯菜放在他口中,他還能咀嚼吞咽食物,找醫生給他診斷時,他的六脈平和,沒有一點生病的狀態,名醫也對他束手無策。象這樣一直過了好幾年,他才死去。

老僧果成說:“這種病是身體死了,而心還活著。自古以來,醫書上從沒有記載過。是報應嗎?然而這個家奴平生并沒有做過很不好的事,只不過事事只求對自己有好處,機關算盡罷了。看來算計取巧是上天所忌的,確實不錯。”

有句話說“機關算盡太聰明,誤了卿卿性命”。一個人該有的就有,憑著機巧得到了不該有的,就欠了人家的;那本來是該還的不僅沒還,不該有的還占了。豈不是業力越滾越多?最后的下場也就可想而知了。

---------------

夙冤

(我家)家奴劉琪養了一頭牛、一只狗。這頭牛看見這只狗就用角頂它;而這只狗也是只要看見這頭牛就用牙齒咬,兩個經常斗得血流不止。然而奇怪的是,牛只看見這只狗就用角頂,而看見其他的狗則不會頂;狗也只是看見這頭牛才用牙齒咬,看見其他的牛也不這樣。

后來就把它們分開,拴在兩個不同的地方。牛有時聽到這只狗的聲音,或者這只狗有時聽到這頭牛的聲音,都會昂首瞪眼的。后來先父姚安公在戶部作官,我跟隨著父親一起到了京城,就不知道這兩個家伙究竟怎么樣了。

有人說:“禽獸不能說話,所以都能記得前生。這頭牛和這只狗,大概就是佛經里所說的前世冤家,今世相逢還能知道過去的夙仇吧?”

我認為夙冤的說法是確鑿無疑的。但所謂的能記起前生,則不一定。我的親戚中有姑嫂二人互相厭惡的。嫂子與其他小姑子都能和睦相處,唯獨和這個小姑子猶如仇人一般;小姑子與其他嫂子也都能和睦相處,唯獨和這個嫂子仇人一般。難道這也是能記得前生的冤仇嗎?相互厭惡怨恨的怨毒念頭,根植在各自的元神性識之中。 一旦碰上,就象藥性相反的藥,即使是枯根朽草,本身沒有知覺,彼此的氣味就能激發它們相斗。因果淵源互相牽連糾纏,沒有什么作為不會受到報應的。

前世來生,人的三生也不過眨眼就過去了,何必為一些小事睚眥必報而糾纏不清呢?